昨天台北天氣熱,於是咩仔就幫兩隻貓洗澡。雖然咩仔沒有明說,但感覺他有點羞愧,因為兩隻貓實在太久沒洗澡了,洗完後居然都有變白了的感覺。尤其是喵喵咪,以前他每次洗澡都要閃躲一番,但這次卻乖乖的讓咩仔大洗特洗,可見他心裡嚮往洗澡已久。這樣回想起來,咩仔恍然大悟,難怪兩隻貓在他洗澡時,都圍繞在浴缸旁邊,而且還露出渴望的眼神哩。

 

昨天有點罪惡感的開了一瓶紅酒。家裡只剩下兩瓶2005年比較好的波爾多,這樣的好酒,我通常都會等著跟朋友共飲,現在因為別無選擇就打開了,喝了一口,罪惡感更深一層,因為真的不錯啊。如此昨天邊喝酒邊寫一篇小東西,就喝了三分之二瓶,把自己灌醉睡個好覺,又是愉快的一晚。

 

最近看日劇,加上Light的留言,所以昨天部落格本來想寫寫對純愛日劇的一點小感覺。但一來想到,這個題目比較適合小花寫,二來我的日劇看得又不多,所以就算了。不過,我還是頗慶幸看了「Last Friends」,去年丸子跟我說好看,我略知劇情後,其實不太有興致,這次有個機緣看了第一集前頭一小段以及主題曲的部分,我就知道這會是我喜歡的影片,現在看到第三集了,我還挺喜歡的。

 

我跟丸子說,上野樹里演得太好了。他演野田妹是那個樣子,現在截然不同的角色,也非常有說服力啊。丸子說,就是啊,誰誰現在可迷他呢。我說,連我也……,覺得他很迷人啊。我突然想到有一陣子,丸子如獲天啟般,覺得機緣到了他也不排斥交女朋友,莫非、難道、我想大概是上野樹里的魅力吧。

 

我覺得純愛是個奇蹟。在愛情的歷程裡,純愛大概是黑夜裡的一點火焰,瞬即消失,他只能存在於不可能的狀態,如果天長地久,純度不斷被稀釋,大概什麼都會走樣的。

 

「Last Friends」在前三集裡有兩幕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當女主角和男朋友爭辯為何不能跟他最好的女性朋友(上野樹里演的角色)見面時,上野樹里那邊正在玩撲克牌,撲克牌短暫的出現一個小丑的畫面,在塔羅牌裡小丑是愚人,而在感情的解讀中,愚人其實有著不切實際不求回報的意思。我覺得純愛裡頭可能需要一點蠢,才能有多付出一些,但人不可能永遠蠢下去,所以這總是短暫的。

 

還有一幕是,女主角對上野樹里說,他男朋友是唯一讓他感覺自己被愛過的人。這時上野樹里的表情,居然讓我掉了一滴眼淚。好吧,丸子我承認,那一刻,就像小豬迷上Rain一樣,我也迷上上野樹里了。

 

我還要承認,那三分之二瓶紅酒,寫完三百字的草稿,其實只喝了一杯都不到。其他的是我又濫情的找出那些伍佰、陳昇、許如芸的CD,一起喝完的。這算什麼啊?當時上野樹里是對女主角說這句話嗎?我想到當你手上握著一個「愚人」的紙牌時,其實你就應該知道你的命運。而愚人有他的悲哀,但其實也有著他的快樂的。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