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這麼多年,昨晚終於再度嚐到阿咪的手藝。想當年,阿咪位於民生東路的前藝術可是我三兩天就會去盤桓的地方。那時喝了不少當年價格還好現在卻已完全喝不起的酒,阿咪說,我當年喝的紅酒若以現在的價格算來,恐怕已有兩三百萬的身價了。

 

結束「前藝術」後,阿咪先後開了幾個餐廳,我去過的有限,後來大半時間不在台北,也就幾乎是斷了聯繫了。昨天和水之松、小咪、冷笑約在他的新店「花神」,我本來並沒有太多滄海桑田的感傷,反而在盤算如何真的可以做到只喝三杯的偉大任務。但是先喝了湯,再吃了蝦、軟殼蟹沙拉、涼拌花枝,我就油然的回想起當年的快樂時光,阿咪的手藝還是一樣的好啊,就別說後來還吃了牛肉、豬腳與皮蛋雞、鮭魚炒飯,我就跟隨食物一起回到當年那個冷色調的地下室,在那裡你總會不期而遇許多人,在那裡紅酒和人聲鼎沸幫我宣洩了暗戀的惆悵失戀的苦悶,縱情任性的度過其實是快意人生而當時卻渾然不知的日子。

 

昨晚阿咪說,一九九七年開始的那段時間真是「燦爛時光」,真的是這樣。現在回想那幾年,我曾因為情感的失意,而認為那是一段痛苦的過程,但是除了情感之外,其實那幾年真是爽快無比,看書採訪寫稿喝酒,我喜歡的事情一應俱足,只是那時不知道怎麼應付情感的失落,以為得不到回應的情感,就讓生活如此不圓滿,只有到現在才能明白,自己在某些地方的失落,卻使我得到其他的東西,只是這些東西不是我當時想要的愛情。

 

如果當時我就知道,日後我會多麼的懷念那段時光,我是不是會過得不一樣?痛苦沒那麼凌厲,會懂得該以第三隻眼看待自己廉價的感傷?我也永遠記得,當時我曾邀一位朋友去那裡喝酒,他電話中勉為其難同意的語氣驚嚇到我,以致於我再也沒有勇氣跟他說什麼。

 

儲存在記憶裡的這些片段,經過時間的加封,我彷彿可以看到它在那個封閉的地下室裡蜿蜒伸展,就像秋天的葉子那樣脆弱的存在那裡,很多的時候我忘記它,想到時也只能以淚水跟它相認,讓它因此而更茁壯一些。

 

昨天的三杯,起碼變成了五杯。回家路上我坐著捷運、公車,種種往事浮上心頭。我想人生就是這樣,當年暢飲Talbot的時候,我不知道它日後會變得如此昂貴,只是用它來佐以我失落的孤寂,現在Talbot早已不是當年的價碼,我才明白當年大筆揮霍了什麼。其實不是酒,而是一去不再來的人生最好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維維
  • 有一陣子,我結束一段感情。

    對於那段感情的片段,我只是支離破碎地留在心裡,而且方法很好,就是只能把故事凝結出一個幻象,而它就只是幻象。直到有一天,我與對方相遇,聊著過去的事情,我驚覺,對方記得的竟然比我多---縱使,感情終結時,我認為我傷得比較深。

    我後來發現記憶這種東西,很像開關,當你刻意忘掉,或許就能真的像蓋上一塊布那樣,但是有一天它還是會被掀動,由OFF變成ON,因為,冥冥中自有人事物會幫你去召喚,不管想或不想,不管召喚出的是真是假。很多時候,我對過去發生的事情,很容易視為迷霧,一眨眼就模糊了,但卻一直認為,若這段記憶對我來說是有意義的‧總有一天就能被召喚。因為那是上天認為,真正屬於我的記憶,否則,便是本應不該存在於血脈中,只能讓時間輕輕把它剝走。

    而那種失落,不是再也忘不了什麼,而是,再也記不起來什麼。
  • 我說說另一種記憶。有的時候,你會記得一些奇怪的片段,當時這個印象可能對你無足輕重,但你卻不知道為什麼記憶清晰。直到有一天,這個記憶的脈絡可能逐漸擴大,變成一個悲哀的故事或是快樂的故事。這時候,你發現記憶是一種暗示。它比你更早知道你後來知道的,只可惜當你意會時,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2/23 14: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