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像我這樣沒有看過「安娜卡列尼娜」,也知道女主角在小說的開頭目睹了一個火車撞人慘劇,而這一幕,預示了他未來的命運。

 

年初五,我終於要去見我媽了。在火車站裡我把東西擺放一旁準備買車票,看到旁邊有幾個塑膠袋,我想這是誰遺忘了東西呢?過了一會,有個女遊民把這些東西都拿走了,顯然這些是他的家當。這時,我想到多年來我總是想著會不會有一天成為遊民這件事情,還想到所謂命運的暗示。當然,後來蒙我妹贈送我一件皮衣後,我又樂觀的想,即使有一天成為遊民,我應該也是收穫比較豐富的遊民吧。

 

年初六到龍山寺拜拜,我抽到一個下下簽。這時我又不樂觀的想,看來今年運氣真的不太好喔,如果今年要去當遊民的話,恐怕也是屬於那種運氣不太好的遊民。我突然的想念起我的酒友三毛虎哥,我記得當我遊民恐慌症發作時,咩仔曾經安慰我,只要我不要喝這麼多紅酒,我應該不會成為遊民的,而且就算我成為遊民,我也會有個遊民朋友三毛虎哥。

 

遊民跟遊民的緣分就是這麼巧。就在當晚,我決定把手機SIM卡上的號碼複製一份到聯絡人那裡,在這機械重複的過程中,突然聽到電話傳來「喂喂」的聲音,原來我誤撥了三毛虎哥的電話,而一向在上海的他,居然正好在台北。我們聊了一陣後,發現以前夜夜笙歌的三毛虎哥已經不太喝酒了,這讓我很失落,如果要一個人當遊民,我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就在這種覺悟中,昨晚發生了一個奇蹟。我先是和LC夫婦、冷湯大啖麻辣鍋,還佐以紅酒、清酒若干。然後到另一個朋友家送稿費並繼續小酌,如此到深夜兩點,居然毫無醉意啊。如果不是半夜胃痛,這就是完美的一天了。

 

因為知道喝酒而不醉的奇蹟不太容易發生,我決定跟三毛虎哥一樣,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以後一攤酒,我只喝三杯(不是一瓶酒喝三杯,是一個晚上只喝三杯),這是我繼今年不要再喝醉之後,另一個新年新希望。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