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新年我該怎麼說呢。陰雨的大年初一和年初二,我翻出了「戰爭與和平」、「三國演義」還有上次回台只看了一半的「赫索格」,輪流的看交換的看,我覺得充實又帶點無聊,除夕下午我在永康街喝咖啡,信義路上人與車俱少,這時的台北陰鬱而迷人,如果不下雨,我真想出去走走,但下雨也就算了,也許哪天想起捧著這三本小說的日子,會覺得幸福而懷念也說不定。

 

大年初三天氣很好,只是我喝掛了。喝掛之前我自覺並無徵兆,後來想起曾經喝一杯調酒,或者我也別怪在調酒上頭了,人喝多就會掛,此乃天經地義的事情。然後年初三很快的就進入了年初四,年初四的上午我在床上度過的,下午也在床上度過的,晚上也在床上度過的,差別在於上午生不如死,下午因為吃了小火鍋,元氣十足的又睡著了,晚上其實已經相對清醒,但我突然想要躺在床上聽著上面的鞭炮聲想想我的人生,只可惜沒有想太久,我又睡著了。也許所謂的「醉生夢死」就是這種感覺吧?在此我要向年初三晚上跟我打過電話的人致歉,請原諒我不太想得起來你們是誰,也原諒我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最好你們也忘了曾經打過電話給我。

 

在年初四想到人生的時候,我默默許下一個心願,今年就只喝醉這麼一次,人老了經不起這樣折騰,也不是這麼幸運會遇到一個好司機送你回家,我想我還是知福惜福吧。也是在想著人生的時候,我家電話響了,咩仔從遙遠的紐約打電話過來,第一句話就說:「我就猜你今天會在家。」原來初三晚上他也打過電話給我,發現我醉言醉語,而我完全忘記這件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雖然今年沒有算流年,但我猜今年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比以前更隨遇而安。這不僅是因為一開年就有安德烈和娜塔莎相伴,還喝了好酒,還奇怪的,我過年前到咩仔家,他送了我一件很好看的皮衣,今天到我妹妹家,他又拿出一件在德國買的皮衣送我,為什麼回台灣十天就有兩件皮衣,這種好事可不是年年有,怎能不讓人對今年充滿期望。

 

開年了,沒什麼好貢獻的。我就貢獻這兩張母子連心圖,認識我的人就知道上面那張不是我,下面那張也不會是我,但是他們都喜歡做出「法國中尉的女人」的樣子,看過這部電影的人,請想想梅莉史翠普在海邊把披肩蒙在頭上的照片,這應該還算有趣吧。(我猜照片主人看了也許會叫我把他的照片拿下來,不過沒關係,如果後來只剩下法國中尉女人的貓,也是挺討喜的。)

IMG_2411.jpg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毛主席
  • 咩仔真是好命~~

    新年快樂喲!!!!
  • 毛主席果然運氣好,還看到照片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2/01 13:32 回覆

  • 影中人
  • 您還是趕緊把照片拿下來,別在這嚇人啊
  • 其實這張照片頂好。不過既然你不想露面,那就算囉。現在果然只剩下法國中尉女人的貓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2/01 13:32 回覆

  • 喵
  • 網路很不穩,msn無法連線
  • 沒關係,我也快下線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2/01 13: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