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昏過去那天,新京報的書評編輯綠茶跟大夥說,我最近多開心啊,這麼多人請我吃飯……。一來當時身體略有不適,二來對吃素的人來說,總覺得自己的選擇會影響到別人,所以對於聚餐也比過去更不熱中。所以,對於綠茶的快活,我也不見得多能體會。

 

但是這幾天,我也不禁要說,最近我多開心啊,這麼多人請我吃飯。就以昨天來說吧,中午有人請我去吃一家精緻海鮮自助餐,只要在座位上選了菜,別人就會送上來那種。我吃了什錦生魚片、烤牛排、烤大蝦、海螃蟹(所以不是活螃蟹,之所以特別強調,是避免咩仔又指責我吃活的東西)、鱈魚、刀魚、海鮮蔥餅、青菜、牛尾湯、蔬菜粥,說有多好吃就有多好吃。

 

照理來說,吃完這麼多東西,晚上肯定是吃不下了。不料到傍晚時分,有人送來一鍋我家鄉的水晶餃,在北京可以吃到水晶餃,我感動得快要流下淚來(這一點都不誇張,這種水晶餃是苗栗特產,有次我居住在新竹的妹妹在菜市場居然看到水晶餃,他也快哭出來了。就別說我在北京了),我大吃了十幾個,痛快之餘,也完全明白豬是怎麼養成的。

 

既然說了昨天,就不妨也說說前天。前天中午,北京同事說我們附近有家很棒的越南餐館叫做「妙」,這家館子一九六九年就在巴黎營業了,在北京也有幾家分店。我原本不敢嘗試北京的越南館子,以為絕對比不上當年台大附近的越南館子,但是聽說這是一家六九年就在巴黎開的老店,我也就覺得不妨一試。

 

結果真是太美味了,在北京的寒冬中喝上一碗海鮮河粉這是多麼的讓人打從心裡溫暖起來啊。這個餐館布置得很有法國風味,我想就算坐在這裡喝一杯越南咖啡感覺也是很棒的。

 

今天晚上,又有人要請我們去吃那家海鮮自助餐了。雖然我昨天下班時已經發現,我坐在椅子上要彎腰繫鞋帶時,已經頗為吃力了,吃素時感覺到的清爽,現在變成存在感很強的贅肉,但是我還是不禁要說,最近我多開心啊,有這麼多人請我吃飯,連酒商都舉辦買二送一的活動了,這日子多美好啊。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你對面的同事
  • 古時候女人因為很嬌弱動不動就昏倒,就會惹人憐惜。
    你你你......心機真重。

    像我這種壯如牛的,
    就很吃虧。
  • 呵呵,昨天咩仔跟我說,你這番留言,恐怕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呢。他還勸我要低調一點,這樣炫耀的把吃過的大魚大肉都寫出來,菩薩看了也會驚訝的。我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所以以後如果吃素食,我就會聲張,如果是葷菜,我就以今日進食若干來一筆帶過,以顯示我悔恨的心情。對了,我今天中午吃韓式蔬菜拌飯。

    nightonearth 於 2009/01/08 12:02 回覆

  • light
  • 大凡人生,高興就好。
    能吃是福呀,這話不是說假的。︿︿
    (順便一言,喜歡你的【時間牆】一文,真有fu!)
  • 是嗎?這篇其實幾星期前就寫好,但其他後交的都先登了,這篇反而等到這星期才刊出,我還以為沒寫好呢。

    不過話說回來,迪奧的展覽挺不錯的。我們也惋惜,以後這種展覽恐怕在北京、上海才看得見,台北可能越來越被忽視了。其實許多人都跟我說,兩岸三地裡他們最喜歡台北,我自己也是如此。不過,相對於別的城市的進步,台北也不能老靠過去的累積,現在也得加加油了。

    nightonearth 於 2009/01/08 12:10 回覆

  • 班主任
  • 無論如何,保重身體最重要。
    然後妳的文字越來越有老北京的味道了
    讓在台北的我,十分羡慕那種富有歷史層次的書寫
  • 最近才感覺,在北京久了,可以知道一些過去不知道的用詞。比如,有一次某酒友喝醉了,他說:「我真想乾脆滅了他。」我原本以為「滅了」是以前八路軍打仗使用的詞彙,延續到現在。沒想到,在電影「梅蘭芳」裡頭也出現了,後來我問人,才知道「滅了」是道地的北京黑話,跟八路軍或打仗沒關係。這些怪詞,有時聽聽,挺有意思的。

    nightonearth 於 2009/01/09 17:01 回覆

  • 小史
  • 原來你也是識得家鄉好貨水晶餃
    想當年橋上人家
    還有對面小鋪的炒米粉豬肚小腸湯
    所謂童年是這個面貌
  • 炒米粉、水晶餃實在是人間美味。不過,大概只有像我們這樣從小吃到大的,才會倍感懷念吧。

    nightonearth 於 2009/01/14 16: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