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件事情是有徵兆的。前幾天開始感覺喉嚨癢,好像快感冒了。喉嚨一癢就開始咳嗽,一咳嗽心臟就跳得很快,我也習慣了。到了前晚平安夜,一群同事朋友吃吃喝喝,我海吃三碗炒米粉,喝了兩杯紅酒,突然心臟跳得很快,我非常不舒服,一位朋友看我臉色不對,問我怎麼回事,我休息半個多小時,覺得終於緩過氣了。朋友也說我現在看來好多了。

 

昨晚,和開卷站崗員及其夫婿、新京報書評版編輯及其女友,我們五人一起吃涮羊肉,還開了一瓶紅酒。緊閉的包廂加上一個大黃銅火鍋,簡直具有集體燒炭的效果,我越來越不舒服,於是請服務員把包廂房門打開,雖然不舒服還在持續,但我想吃完之後,走到外頭也許就好了。

 

結完帳,我虛弱的起來穿大衣,結果又跌坐到椅子上,我發現我根本就站不起來了。如果站起來,我知道我一定會昏過去,心臟還是跳動得非常快速,我請他們稍坐等我緩過氣來。此時,開卷站崗員的先生也覺得頭昏,我們就把窗子打開,我覺得冷風一吹,雖然具有空氣流動的效果,但那種冷,好像讓心臟更不舒服。

 

終於,我覺得似乎可以走到樓下了。一打開大門,我緊靠著路邊的樹,不舒服的感覺很劇烈,我覺得心臟快跳出來了,那一刻,我真的覺得我快要死了。我看看週圍朋友,覺得這樣麻煩他們很抱歉,我看看週圍的環境,我想,這難道就是我生命停止的地方。我想打電話給咩仔,跟他說,我現在可難受到不行。我想打電話給一個朋友,雖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我想讓他知道在我生命停止的時刻,我還是惦記著他。我還想到小咪,今天打了兩次電話給他,想跟他說今晚要跟開卷站崗員一起喝他的酒,但都沒找到他。我想,如果我真有三長兩短,他一定很懊惱。

 

然後,然後我就昏過去了。以我清醒後的姿勢來看,大概只昏過去一兩秒,一隻腳已經跪倒在地,一位朋友已經打了電話叫醫院救護車,另外幾個人飛奔到店裡抬出椅子,然後把我像抬轎子般抬到店裡。屋裡畢竟比較暖和,國祥給了我一個暖包放在脖子上,店家給了我一杯糖水。依稀記得開卷站崗員問我:「所謂的眼前一黑,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如此又休息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可以上計程車了。

 

回家後,我跟咩仔通了一下電話就上床休息了。但不知道是因為虛弱還是驚嚇,我一直到凌晨四點都睡不著,之間還曾悲憤的跳了兩滴眼淚。雖然我有嚴重貧血,但我可不是像「阿拉斯加之死」那樣,刻意把自己放在危險的境地,我也不想跟菩薩鬧著玩。為了一年的吃素,很少吃零食的我,吃了大量乾果,還有網路上說可以補充營養的食品,就連我一向不吃的鐵劑都吃了。難道我吃的這些,營養比不上我以前每天吃的幾片肉嗎?

 

早上醒來,咩仔打電話給我。我說,這素是不能吃了,再吃我的小命就沒了。咩仔也安慰說,菩薩是很仁慈的,不會一定要你這樣吃素的。我說,既然我吃不了素,我就捐錢好了,這樣我也比較心安一點。

 

如果這件事對我有什麼影響的話,就是在我昏倒前一刻,我深深感覺生命是隨時可以停下來的。幾年前在馬來西亞溺水時,還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昨天那種不甘心,但什麼都做不了,連個電話都不能打的情況,刺激了我,如果生命隨時都可以停下來,這樣的你,你是否願意就此寫下句點?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冷湯
  • 剛剛水之松要我看妳這篇,
    真的嚇死人。
    妳所形容的反而更像是我的死法。
    真的要保重ㄚ,
    我也覺得別吃素了。
    先保護自己再保護其它小動物吧。
  • YC
  • 親愛的版主:
    你怎麼如此矇昧? 這跟吃不吃素 / 營養不營養有啥子關係?
    你是身體出現了狀況,給你一個警訊,
    會不會是心臟或其他出了問題,趕快去看醫生吧,
    現別討論素不素了。
  • 螃蟹
  • 診斷結果?

    同意YC見解,這跟吃素無關,妳的問題比較像是嚴重貧血引發的心悸,一旦血液流速過快(酒後),心臟負荷過重,撐不住就昏了。嚴重貧血要看血液科和婦科,如果你沒有經血量過多的問題就是血液本身有問題。
    相信你早已經看過醫師,如果鐵劑連續服用3個月,血色素都未回到正常值14左右,問題可就不能再輕忽下去了。
  • lotus
  • 是啊,這跟吃素應該沒關係,如果還要繼續吃素的話,可得好好研究怎麼吃素,你這傢伙,似乎不大懂吃素這件事就冒然這麼做了.還是去看醫生吧,挺嚇人的
  • jean
  • 你還好吧?怎麼就直接回家了呢?應該去醫院查一下心臟血液,或是乾脆做個全身體檢吧!
  • nightonearth
  • 剛才寫了一大篇,結果網路一出問題,什麼都沒有了。

    我覺得螃蟹很厲害,我的確有嚴重貧血,只是這兩年來,以為逐漸好轉,沒想到吃素二十天,就原形畢露了。我對鐵的吸收看來有問題,鐵劑恐怕也不管用,想我回台北以後得再去看醫生了,不知道是不是又出了什麼問題。

    周末有善心人士送了一鍋牛肉湯。也在牛肉湯的陪伴下身體逐漸好轉,其實我對牛感到非常抱歉,只要我身體一出問題,他們就倒楣了。但是咩仔安慰我,也許這是因為我跟牛之間,緣分未盡吧。

    最近會少寫部落格。先祝大家新年快樂,有什麼想做的就趕緊做吧,人只有當下,不要等待未來了。

  • light
  • 如果還有碰到不舒服的狀況,還是在第一時間就趕緊處理,
    不要撐到【吃完之後,走到外頭也許就好了。】
    北京室外的溫度,應該跟台北的外頭沒能比吧?
    低溫中身體機能調適往往更緩慢啊~
  • nightonearth
  • 對,感覺不對的時候,的確不能硬撐。這次學到了,也希望不會有下次了。

    總之,謝謝大家關心。
  • 小史
  • 難怪我一直惦著想近期應該跟你打聲招呼
    原來晚輩還是真能感應長輩健康
    煮一鍋紅棗粥好了
  • 自從我開始吃葷以來,每天吃東西都很高興。前幾天特別亢奮、特別愛講話時,我的同事貓姍說,看來牛肉的確是有打荷爾蒙的。哈哈,真是一針見血啊。

    nightonearth 於 2009/01/06 15:13 回覆

  • 露依莎
  • 你身體要顧啊﹗可惜三劍客現不能重聚﹐我和LZ都彪悍﹐絕對可以架起你來。難為你了﹐一面吃素一面還敬業的觀察著油封鴨腿﹐光那個就可以放倒心靈細緻脆弱的閣下了。

    王鼎鈞最近在百度王鼎鈞吧露面﹐講台灣編輯看不懂他“林青塞黑”的典故(哀悼故友﹐用魂來楓林青的典)﹐他檢討是不是和讀者太脫節﹐該砍掉好讓出版社多賣兩本書﹐可傷。

    你這裡真好﹐來了就像回到北京和台北。
  • 親愛的露意莎,我又再度上網查「林青塞黑」是什麼意思,我覺得你們這種十幾歲就出國,然後在番邦抱著紅樓夢苦練絕世武功的人跟我們真不一樣,為什麼我們好像學的是不一樣的中文?

    不過如果我是那個編輯,我至少會先查一下這是什麼意思,而且也不必因為覺得冷僻而要作者修改。閱讀是擴大的過程不是封閉的過程,如果只寫些讀者已經知道的東西或詞彙,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

    nightonearth 於 2009/02/10 14:30 回覆

  • 露意莎
  • 我們差別不大啊﹐都很絕望﹐反正看不到跟別人上床的路﹐不讀書何待﹖你說的少小離家的寂寞﹐我懂。當年我如果有便宜又好吃的人可以撲倒做掉﹐是絕對不會浪費時間看什麼古董的。

    小編不是覺得冷僻﹐是理直氣壯問是不是筆誤。還有“一至於此”的一也懷疑是多餘的。真是何止一至於此﹗「林青塞黑」這樣濃縮了是為難人一點﹐我建議老人家全句徵引。你說的話漂亮﹐編輯出色當行啊。

    王鼎鈞也可以翻成英文 -- 還有汪曾祺的書在亞馬遜賣得很差﹐也許重譯能好些﹐不過我猜要有比高某人好看的諾貝爾獎得主寫介紹和才情縱橫的譯註才賣得動。

    我先去睡了﹐明早還要送小孩。馬上開始放假一陣﹐蠢蠢欲動﹐手癢了。早上再來瞧你﹐好生歇著。(不能怪我紅樓﹐你看你這不是風吹了就倒麼。少喝點。)
  • 呵呵,本來我想說,當我少小離家時,內心還十分純潔,看待感情只看形而上,還沒想到什麼撲倒做掉的事情,所以呢,在小說裡倒也獲得不少精神的慰藉。

    不過後來想一想,你撲倒做掉的緣分未到時,也只能跟我一樣在小說裡聊以排遣,看來靈與肉,可真是殊途同歸啊。

    以前遇到詩人曾淑美,他說他從來不懷念他的青春期。當時我也頗有同感,但又過了幾年,發現人會變老這件事情是真實存在的,而且每個人都逃不掉,這時我想,青春期絕對比中年危機或更年期好玩很多,所以我現在還挺懷念年幼無知時的寂寞的。

    nightonearth 於 2009/02/10 16: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