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和一位將近八十歲的老太太交上了朋友。我最早看到他是在住家樓下的咖啡館,一位老太太獨坐角落吃東西或者休息,總讓人多看兩眼,更何況他經常選的都是我最喜歡的位子,也難免印象就更深了。

一天,我先坐到這個位子,隨後他來了,坐在我旁邊。吃完飯,他要付錢時,好像一時沒算清楚,服務員應該跟他很熟,耐心的把零錢找出來,我也在旁幫腔說,只要再十元就好,就這樣我們開始說起話來。

老太太年輕時一定是大美人,現在看起來還是挺有樣子的。他說,原本是他女兒住這裡,後來女兒得了血癌,他就想搬過來照顧女兒好了,沒想到沒多久女兒就去世了。這家咖啡館,他們以前一起來過,所以現在偶爾來這裡吃飯,他還是挺傷感的。我聽了也很感慨,所以以後遇見他時,一定好好打招呼。

昨天友人找我去看「漂浪青春」的試片,我覺得還不錯,誠如我友敬愛的寶姐所云,這幾年新一代的導演真的很值得期待。在昨天三段式的片子裡,我覺得第一段不論說故事的方式或者呈現的結局,最為傳統(這是我的淺見啦),第三段青春洋溢非常可愛,但我個人最喜歡第二段。男同志阿彥跟女同志水蓮假結婚,後來彼此的愛人因為生離死別都不見了,有一天得了愛滋的阿彥提了行李去找他名義上的老婆,得了阿茲海默症的水蓮,結果會是怎樣呢?

不管是故意還是真的,水蓮一直把阿彥當成他去世的伴侶阿海。在這裡,如果之前他們假結婚算是對社會規範的妥協或模擬,現在阿彥願意讓水蓮把他打扮成阿海的樣子(而且不是中性形象的阿海,而是被迫女性化穿旗袍的阿海),這裡面如戲中戲般,有著種種轉折,但是最後,兩個人一起在車站裡坐著,似乎要相依為命的渡過生命的最後時刻,這時卻彷彿破解了之前繁複的性別連環套,而是回歸到最基本的「老伴」的意義。

誰是能跟你走過生命最後時刻的一個人?這裡頭甚至可以沒有愛情,只是人與人之間一點關心一點同情。而在這裡頭,人都是孤獨的,人所需要的也不過是這些,不管是同性戀或者異性戀,結局都是如此。

這讓我想起我的新朋友老太太。每次看著他拄著雨傘走出咖啡館時,我總想生命的盡頭總是孤單無比,而電影第二段裡的兩個人,從自己的孤單體會到對方的孤單,終究才能坐在一起,一起度過生命的向晚吧。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