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不五時會去德朵夫人的網站看一看。這一天看到他介紹很好用的旅行收納用品,真是大喜過望。每次收拾行李時,總要找些塑膠袋置放雜物,現在有這些收納小袋就方便了,而且更環保更美觀。這就是為什麼昨天我累到不行,還跑去棻蘭吃晚餐,順便散步到墾趣的原因。

我之所以覺得自己沒辦法做生意,除了算盤打得不精外,還自知脾氣不好,很難應付奇形怪狀的客人。昨晚在棻蘭,有一女子就相當令人傻眼,從他們的言談中大概可以得知他剛從米國回來,他先是質疑棻蘭為何不能自己點菜,又說如果菜配得不好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付錢?有一朋友要去廚房旁邊的洗手間時,他大聲嚷嚷的跟他說,幫我檢查一下有沒有老鼠蟑螂什麼的。弄得大家都很尷尬(我想他的朋友也很尷尬,因為他說了好幾次,我就是要惹你生氣。如果這算一種調情,恐怕效果極為不彰)。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一定要用這種讓別人不舒服的方式表現個性。

尤其聽到他跟朋友說,根據他在台灣的觀察,台灣人真是太享受太會吃喝玩樂了。我想這也許部分是實情,但是他沒有觀察到,台灣人其實比許多地方的人都來得有禮貌。

最後我付錢要走的時候,看到他拉著兩位朋友的手進行飯前禱告,也覺得很有意思,因為從他剛才的言談中,實在很難讓人連想到他是教徒。我認識的教徒不多,但有一幕我的印象很深刻。那恐怕還是我很小的時候(我很短暫的到一個天主教幼稚園上過學),有一天到學校對過的小花園玩,看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神父慈祥的對著我們微笑,這種守著一畦花園終身奉獻的形象,雖然不應過渡延伸以為每個教徒都是如此,但至少不會以刺激別人為樂吧?

然後我就走到墾趣去買了兩個收納包,可惜店裡沒有環保人字拖,只好算了。

說到環保,我今天也買了一雙出門時可以使用的環保筷。有一回咩仔的同事訪問了趙可式,有不少訊息都讓咩仔覺得極有收穫。我大概記得兩個,一個是每天早上要先吃兩份水果再吃其他東西,午餐時也要先把蔬菜吃完再吃其他東西。另一則是一定要使用環保筷,因為外頭免洗筷可能含有非常不好的物質,容易讓人生病。

所以咩仔已經跟我說過無數次一定要隨身攜帶環保筷,但我都非常懶得,今天到星巴克時才注意到他們有販售環保筷並附上一個小布袋,做得挺好看的,而且所得款項會捐助南投山區部落,於是我就買了一個。

昨晚回到家時,真是奄奄一息。加上屋裡甚為燠熱,我想起冰箱裡放著一瓶心世紀買來的粉紅酒,決定打開喝上兩杯後再睡覺,開始能夠體會為何有些酒友會喜歡這種酒了,輕鬆清爽即開即飲,是種能讓人放鬆的酒。尤其在夏天午後,或像我這樣昏昏欲睡時,喝上兩杯睡覺去,的確挺舒服的。

當然,既然這麼累如果立刻上床睡覺,也一樣可以達到呼呼大睡的效果的。可是,再累也要喝杯酒,這才是巴克斯的子民啊。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