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友社看到嚴長壽先生兩篇文章,在他的感召下(我老實說好了,其實是有次他請我朋友吃飯,我也跟去白吃白喝一頓,也聽了很多好故事,讓我的心和我的胃都受到極大感召,所以看這兩篇相當感人的文章時,我聯想到那天羅亞爾河的白酒和好吃的佳餚,居然還差點掉下懷念的淚水),我也決定要作別人生命中的天使,所以今天我要介紹一本「戀酒事典」。介紹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但是誠心推薦一本自己失之交臂的書,這比較難得。

事情是這樣的。在一次編輯會議上,我提到想出這本由法國最著名讀書節目主持人貝爾納‧畢佛寫的關於葡萄酒的辭典,結果我話還沒說完,有著親戚關係的友社阿和兄,就拿出這本法文原書來,還說找到了LC來翻譯。這可如何是好?其實我們還沒有看到這本書,只是從負責幫畢佛交涉版權的法國朋友那裡知道這個書訊?最後的結果是,既然人家都找好了譯者,我們就放棄了。為了這件事,我還被北京同事念了好久。

不過,我今天看到這本書,覺得和兄他們的確是適合出這本書的,整體的感覺非常不錯。

雖然因為剛拿到書,看到的內容實在有限,但也看到一些精彩的東西。比如說,在他主持的「文化湯」節目結束時,他自己回答了十年來他向每位來賓都會提出的問卷,其中有一題是,你會想要轉世成哪一種植物,哪一種樹,或是哪一種動物?畢佛自己的回答是,他希望便成一株侯馬內—康地的葡萄樹。

對葡萄酒略有所知的人,都知道侯馬內—康地是世界排名第一的紅酒,我想我這輩子大概沒機會喝到它了。但是如果可以轉世成這個地區的一株葡萄樹,跟其他葡萄樹手牽手做出世界頂級的紅酒,這的確是很浪漫的事情啊。

書裡還提到一個城堡歐菘堡。在聖愛美隆產區裡,它和白馬堡(也就是「尋找新方向」電影裡,男主角最後用紙杯喝完的那瓶酒)是最頂級的兩款酒。畢佛在這個詞條裡寫著,就跟所有的好酒一樣,專家也會建議要陳放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後再喝,但是有多少人有能力在四十歲之前買一箱特優年份的這種酒呢?更重要的是,畢佛哀怨的寫道:「等這酒的狀態達到頂峰的時候,誰能保證我們不會到達我們的谷底?甚至,我們或許已經像葡萄酒一樣,躺在箱子裡了?」

看到最後一句時,我在辦公室非常失態的噗嗤一笑,這位老兄實在太有趣了。只有非常喜歡葡萄酒的人,才會說出這種失魂落魄的話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