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說是認識多年,但大概有將近十年的時間,我們各自在地球不同角落生活著,偶爾聽到共同朋友說起他的近況,總是隻字片語,還包含著太多的臆測,因此我無由判斷他過得好嗎?現在的生活讓他快樂嗎?

去年我們終於聯絡上了。他的外表依然甜美嫻靜,但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變換了形狀一般,不在原來的位置了。或許不是變換形狀,而是碎了一地然後趕緊收攏好,再組裝成一個堅強的堡壘。他並不是在抗拒外面的世界,而是選擇一個可以讓自己舒服的方式活下去,而且是帶著對過去的懺悔,謹慎的活下去。


今年大年初一我到他家吃飯,飯後我們到河邊的咖啡館,隨意閒聊著,然後他帶我穿越老市區彎彎曲曲的窄巷,我錯覺好像回到義賊廖添丁的時代。從咖啡館到下雨暗黑的窄巷,有一些片刻,我以為他會說一些自己過去生活的片段,但他幾乎是無語的往前疾行,似乎重走一次他心裡的地圖,然後我們定了昨天的約會。在回台北的捷運上,我想起方才我們看著出海口顏色的變化,然後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其實擁有可以坐一整天卻不必一直說個不停的朋友,實在是快樂的事情,但那樣偶然的靜默,卻好像兩個人活在不同的時空裡。

昨天我們決定吃麻辣火鍋。麻辣的氣味有種歡快的氣氛,青蒜開啟我的食慾,而食慾轉開了我八卦的密碼,我問及他過去的男友們,並殷殷垂詢他們的現況,他說,他正想跟我說一個離奇的故事。

 H大學時有個男友R,後來因為一些我記不起來的原因而分手了。他們最後一次聯繫是在H研究所畢業後,R突然出現,說是現在和妻子分居,而他之所以很快走入這個婚姻,則是因為H讓他傷心的緣故,而不仔細考慮的婚姻,難怪會有這樣不圓滿的結果。H因此覺得有些愧疚,直到有一天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中的女人非常直截了當,他說他是R的女友。H大吃一驚的說:「我以為他已經結婚了。」女人說,他是結婚了,現在也的確跟妻子分居中,但我是他現在的女友,女人客氣的說:「我猜你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我才打電話給你。」HR痛罵一頓,然後兩人再也不聯絡了。

 

過了十年,H有時會想到R,偶爾還會上google查詢他的行蹤。讓他非常意外的是,google上完全沒有他的訊息,以R這樣名牌大學畢業的博士,居然消失在茫茫人海,H認為他應該是不在人世了。H說,過去他常想R可能有兩種結果,一個是瘋了,一個是自殺,現在完全銷聲匿跡,也許是已經去世了。

 

奇怪的事情在過年前發生了。H突然接到R的郵件,然後終於聯絡上了。R表示最近要動一個手術,結果可能很危險,這讓他終於有了勇氣打電話給H

 

R說這些年他發生了許多事情,其中一件事情對他打擊很大。他的父母一直非常恩愛,甚至還曾當選模範夫妻之類的,但在他父親七十大壽的宴會上,他父親突然牽著一個女人的手走進來,原來他父親已經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多年,甚至還有一個家庭,而所有人包括他媽媽都被蒙在鼓裡。

 

在這件事之後,許多蛛絲馬跡越來越清晰。他也才知道,幾年前他離婚後,父母一直急著幫他介紹女友,有一個人他父親最為支持,而現在也真相大白,那個女人其實曾經是他父親的女友。

 

在通過幾次電話後,離奇的事情又再度發生了。R突然消失,H打了幾次電話都找不到人。我問:「他這個手術…」,H說,他動完手術後我們還通過電話啊。

 

R消失後,H回想他們的對話,突然一個念頭像麻辣鍋裡的食物從紅油中突圍而出。H說:「我懷疑,他是不是在瘋人院給我打的電話?」

 

我看著H,想像療養院裡有個人打電話給昔日女友,訴說自己腦海裡發生的一幕幕戲劇性的情景,突然不知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我說,他父親七十歲決定揭開自己假面人生的事情真的很離奇。H說:「的確很離奇。如果R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小記:

聽了這個故事後,我覺得這真是寫小說的好題材,我的朋友也說,我可以寫,他不會介意的。

偏偏我聽得過癮,卻不會寫小說(咩仔曾提醒我,要能「經營」小說,不要只是「描述」小說)。無論如何,我先把這個故事記下來,哪天再寫好了。我本來可是希望能寫出像村上春樹「東京故事集」那樣的小短篇呢。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