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我在微風廣場,感覺人生虛無。我對櫥窗裡的任何東西都失去了興趣,連超市也無意問津。我跟咩仔說這種感覺真可怕,你再也不想買任何東西了。然後咩仔回家,我到誠品信義店買了三本小說,到音樂館買了卡拉‧布魯妮的第二張專輯,漸漸的感覺緩過氣來。

年初五,我跟咩仔在新光三越A8,再度感覺人生虛無。先是,延續著對任何東西都失去感覺的感覺,我跟咩仔臆測,有錢人買東西不像我們需要思前想後,需要醞釀,是不是也就失去了購物的樂趣?我不是有錢人,但當你不想買任何東西的時候,是不是也像有錢人那樣因為缺乏掙扎而失去了欲望?

於是咩仔說,不如到A4好了,那裡比較好玩。但是就在要去A4的路上,咩仔看了一件Marlboro Classics的風衣,他覺得我穿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了,更何況還打五折呢。我其實原本就想買件風衣,一直沒買是因為不論台北或北京,都不適合穿這種外套。但是,既然這麼巧,既然咩仔說好看,既然打五折,那就買吧。等付了錢之後,我茫然的跟咩仔說,我有這麼多外套,為什麼我又買了一件呢?

我們繼續往A4的方向走,但也只走了幾步,就看到一個賣煙斗的地方。咩仔以前抽煙,後來不抽了,最近迷上小雪茄,從小雪茄又打算抽煙斗,我也大加鼓勵,因為我想起一位研究川島芳子的女性朋友,他就是抽煙斗,還挺有味道的。於是,我們今天終究還是沒走到A4,就一人提了風衣,一人帶了煙斗,在尋找煙草店未果的情況下,火速離開新光三越。而我還帶著盲目購物產生的不安,感覺到人生的另一種虛無。(不過回家後,我仔細看了這件風衣,覺得咩仔說的沒錯,這件風衣的確是挺好的。)

其實這個春節假期過得很不錯。看完三本小說,大年初一還在淡水河邊的星巴克,看著出海口從灰濛濛轉變成灰藍,再轉成深藍,然後對岸燈光如舞台般亮起,天就黑了。好像電影場景一般。

最糟的是年初三從苗栗回來後到一位朋友家喝酒,酒越喝越好,我越喝越多,然後第二天只能在床上躺一整天,浪費一天的假期讓我非常扼腕。

所以,現在我決定戒酒。兩天。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毛主席
  • 你和咩仔的年,看來過的可真是精實啊~~~~
  • 昨天幾個朋友吃飯,對於我又買了一件外套,他們咸表驚訝。咩仔解釋說,那家店啊,裡面的衣服都像是斷背山的男主角穿的,只有這件風衣特別優雅,正好又被我們看到,我穿又剛剛好,所以和該我當天住定要花錢。還有啊,如果我不喜歡這件風衣的話,送給他,他也會很高興的。

    nightonearth 於 2008/02/13 13:22 回覆

  • light
  • 有錢人不用掙扎,
    不過有錢人必須競爭,
    因為商人還是技高一籌,
    來個全球限量精品...
  • 說的也是,我最近看一個德國NOMOS的限量對表,也考慮再三呢。不過我希望它早點賣掉,這樣我就不需要掙扎了。

    nightonearth 於 2008/02/13 13: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