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看了標題,就會想起這正是此地一本書的書名。我把這個書名牢牢記住,並不是因為我喜愛這本書(因為還沒看呢),而是我有病,我真的覺得這是一種怪病。

這個病剛開始發作,大概至少有兩年了吧?那時我去一個碟店淘碟,忘了是「蟲蟲危機」還是「軍火之王」,還是兩個加在一起讓我病情加重,總之,我看到許多子彈鑲在人臉上,或是一堆蟲排列在一起,從此我就感覺一陣無來由的害怕和噁心。

後來越來越嚴重,別說蟲了,只要是許多線「堆」在一起,不管是什麼線,不管是排列是纏繞還是擠成一團,我都由衷的不舒服。有天,我們一群人搭一輛出租車,我正好坐在司機後面,司機正好滿臉鬍渣,當時正好夕陽西下,從背面而來的金色陽光把司機的鬍渣襯托得非常清晰,我立刻把眼睛閉起來,否則我知道我又要發病了。

讓我想起寫這個題目是因為昨天晚上看了「奧林匹亞」紀錄片。正好播映到馬術表演時,影像突然出現問題,那些馬或人,變成一個一個小方塊組成的集合體,而且形狀不時變異,我又感覺一陣不舒服。我想完了,現在不要說線,連組合在一起的方塊也不成了。

這件事情真的讓我很納悶,為什麼我以前一點都不害怕這些,現在卻像我的老長官看到老鼠一樣,充滿恐慌?這到底該算是什麼病?

對了,也許你會很好奇,我平常看到人頭上的頭髮時會有什麼反應?說來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我看到那些烏黑亮麗柔順的頭髮,感覺很整齊,看到滿頭白髮,感覺很尊敬,一點要發作的跡象也沒有,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S
  • 我一直也有這種病,
    不過比較侷限於小小圓圓,
    密密麻麻貼在一起的時候。
    譬如說,新鮮青椒剝開上頭的籽,
    或很近看草莓的紋路。
    吃還是吃,只不過會自動模糊焦聚。

    細想首次對這種視覺效果感到頭皮發麻,
    是小學時養的蠶寶寶,變成蛾後產下的卵。
    灰灰細細密密麻麻排在飼養箱的每一面。
    在幼蟲孵化之前,因為忍受不了,
    就把整個飼養箱丟掉。

    數大即是美,
    這種美可真讓我腳軟就是了.
  • 真有趣,這種病怎麼開始發作都跟蟲有關?你說得沒錯,這種數大便是美真令人害怕。

    nightonearth 於 2008/01/18 11:05 回覆

  • 小姍姍
  • 歐歐,前面的,我也是
    只要是那種一粒一粒的東西堆在一起,我就會從尾椎開始麻起來
    或者是一粒一粒的東西卡在一個一個的洞裡
    最最經典的是Discovry播過的負子蟾
    母蟾的背上背了一坨卵,然後一顆顆孵化...
    噁....我想我不會再來看這篇了
  • 是不是電腦也被弄得頭皮發麻?要回覆這篇時,電腦可斷線幾回。

    我寫這篇時,也想到會不會讓人聯想到自己害怕的事情,而覺得驚恐?不料卻成真,看來每個人都有罩門呢。

    nightonearth 於 2008/01/18 17: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