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回,法國某出版社社長到我們辦公室拜訪,他個兒不高,穿著藍色襯衫休閒長褲,看起來又知性又雅痞的樣子,讓我不禁感慨,同樣是編輯,為什麼台灣、大陸的男編輯,長得就是不一般呢。

我平常接觸到的男編輯,有的文氣,有的酸氣,有的土氣,但很少有帥氣的。但最近時來運轉,我終於遇到一個型男了。先是同事到上海出差,很稱讚一位跟我們合作的編輯,說是非常細心。我說,他長得帥嗎?我同事說,帥啊,還留著鬍子呢。我說,是長著大鬍子很陽剛那型嗎?同事說,也不是這個樣子。

後來我一位台北同事也說,看了這個編輯,心臟可會怦怦跳呢。終於,我很榮幸的遇見這位帥哥了。也許因為原先想得太帥,所以乍見覺得還好,心臟也因為近來一直年久失修,所以也沒感覺跳得比平常厲害,但不論怎樣,此兄還是屬於帥哥無疑。

遇到這位先生後,很奇怪的我的媒婆指數直線上升,一直想著可以把他介紹給我哪個待字閨中的朋友,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是一九八○年出生的,從此我又興趣缺缺,因為我的朋友裡,與他年歲相當的已然不多了。

不過,後來我又領悟到囤積居奇的道理。有回,一位朋友問起這個小帥哥有沒有女朋友?我說,我沒問耶。不過你已經有男朋友了,幹嘛還打聽這個?他說,唉呀,這種人可是送禮自用兩相宜啊。

話說得沒錯,不過最近因為不用送禮,所以我又把這件事情擱在一邊了,心裡還暗暗自責,自己實在是太八卦了。有趣的是,罕見的事物大家都有興趣,八卦跟諾基亞一樣,都是源自人性呢。有天帥哥在上海遇見張惠菁,非常興奮的跟我說:「原來美女作家是真的存在的。」當下,我覺得惠菁真是為國爭光。沒錯,美女作家是真的存在的,就像他讓我知道,原來帥哥編輯也是真的存在的。

我是很有反省能力的。開篇就說別人有的酸氣有的土氣,我知道在刮別人的鬍子前,也得先刮自己的。所以在寫這篇之前,我就打電話給咩仔。

我說:你在幹嘛啊?
咩:我在星巴克寫稿子呢。
我:喔,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我長得土不土氣?
咩:你說什麼?
我:我說,我長得土不土?
咩:你長得土不土啊?(聲音放大且微帶笑意)
我:你別說得這麼大聲,別人聽見會覺得很好笑。
咩:怕什麼,他們又不會對你品評一番。
我:那,我土不土呢?
咩:這很難用土不土來形容呢。
我:這怎麼說呢?
咩:其實還好啦。
我:其實還好,那你為什麼要想這麼久?
咩:唉呀這個電話很奇怪,講話都會延遲幾秒鐘。
我:是不是你又被竊聽了?
咩:也許喔,恐怕你待會就會聽到有人忍不住說「你長得很土哩」。

好了吧。別以為我在批評別人,不論酸氣還是土氣,我都先畫押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Z
  • 我大笑良久。
  • 看來你真的笑了許久,居然還連留三篇呢。

    另外,我要爆料一下。我的酒友P老師,平常還不容易出現,昨天居然寫信祝我過節愉快,當然免不了問我,為何他沒看過那位帥哥哩?P老師你放心,只要你在京滬兩地出現,我一定會安排你們見面的。

    nightonearth 於 2007/12/25 14:24 回覆

  • YZ
  • 哎呀, 留三次是網路延遲按太多下的關係, 可以把多的兩篇刪去.
  • 好的,我把兩篇重複的刪掉了。

    nightonearth 於 2007/12/27 17: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