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一個鐵律。如果你覺得事情稍微順手,那麼可能有一個麻煩就如颱風般正在遠處悄悄醞釀成形。如果你心裡有一絲不安,但你又輕輕放過,那麼這個不安後來就會變成具體的問題,讓你疲於奔命。

週五早上,又出現新的狀況,雖然事後看來,很容易便可以解決,但這段時間接二連三出現的問題,真的讓我感覺這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沮喪極了。偏偏事情還沒搞定時,我又得去出入境管理局辦理加簽的事情,總之就是一團混亂。

到了出入境管理局,我發現兩個窗口上面掛著一模一樣的牌子,但一隊人較少,一隊人較多。我當然選人少的地方,但又覺得事有蹊蹺,於是問排在前面的小姐說,這是辦簽證的地方吧?他說,是啊是啊。排了半天終於到我時,辦事員看看我的證件然後說,你直接去那個窗口排不就好了?哇塞,原來這個窗口不受理,只辦一些疑難雜症,問題是誰分得清楚啊?我急著去另個窗口排隊時,辦事員又說了,你一吋照片不行,得兩吋的,去照相室重照一張。這時我覺得我快崩潰了。

到了照相室,裡頭的辦事人員說,把圍巾、眼鏡脫掉。我說,我眼鏡脫了,能見人嗎?他說,有鏡片的眼鏡會反光,你可以從我們的小盒子裡選一副眼鏡,我探頭一看,發現有許多有框但沒有鏡片的鏡架,我隨便選了一副。

這時辦事人員又說,來來來,往右邊一點,臉稍微上抬,笑一下。我無奈但又覺得氣發作在他身上沒有道理,不過還是堅決的說:「我不要笑。我排了半天又要重排,我笑不出來。」辦事員這種場面可能見多了,也不理我,火速拍了一張,然後要我看看電腦說:「這樣可以嗎?」我說我也不要看,我要趕緊去交錢拿照片,然後他就說好吧。

等我取來照片一看,這可有趣了。裡頭的人因為原本戴著毛線帽,摘下來後又沒有好好梳理,所以頭髮翹了一邊,最重要的是那種樣子,好像被人打兩拳還踢倒在地還被踹兩腳然後拉起來的樣子,問題是表情看起來很不爽,很可厭, 讓人還想繼續打他兩拳,然後再踹兩腳。唉,我還知道一個鐵律,人若任性,凡是順著自己的性子走,就一定會遭到報應,今天我又見識到了。

下午繼續在辦公室解決事情。到了傍晚,約好去一個朋友的辦公室看他們做出來的東西,然後一起去跟阿霞吃飯。

我就知道阿霞通常可以增廣我的見聞,開拓我的視野。果然,他說要去吃燒肉,我心裡覺得這非常好,因為我在北京還沒吃過燒烤呢。「牛屋」是以前在三里屯北街一家餐廳老闆開的,老闆是日本人,這時我又不禁覺得日子過得真快,五年前我偶爾還會去三里屯那家餐廳,現在總有三四年沒去了吧。

燒肉好吃,值得再去。接下來我們要轉往一個我聞名已久的酒吧「Q吧」。這個酒吧很有趣,位在一個賓館的頂樓,所以不論一男一女或兩男兩女,都得冒著開房間的嫌疑才能到上頭。但是一進到酒吧裡頭,就覺得別有洞天,氣氛完全不同,可惜的是週五人太多,我們只好冒著寒風待在外頭大陽台。

朋友說這裡的調酒份量很足,也就是酒精濃度很夠,真是太好了,完全適合我今天想喝醉的心情。我叫了一杯馬丁尼,然後追加一杯長島冰茶,後來大家覺得外頭太冷,決定轉戰到旁邊的瑞典餐廳,這時我又喝了一杯紅酒。開始覺得自己語無倫次了。

週六早上,我頭昏的躺在床上,覺得喝醉也是自找麻煩的一種,不過好久沒喝醉了,感覺上這個麻煩還是比較讓人愉快的。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aobao
  • miss. bean

    哈!哈!哈!!
    描述的畫面,有一種mr. bean 的tone。
  • 沒看到這個電影,只記得豆先生的表情。唉,我終於知道「相由心生」是至理名言了。

    nightonearth 於 2007/12/03 18:24 回覆

  • light
  • 還好還好,
    喝喝酒去去霉氣。
    這樣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就可以順利了,
    因為倒楣還是有配額的,用完就好了。
  • 希望是這樣。追酒總比追倒楣好。希望否極泰來啊。

    nightonearth 於 2007/12/03 18:26 回覆

  • shopping
  • 下次見面可否帶上台胞證讓我笑一下? ^_^
  • 嘿嘿,幸好這張照片只是貼在表格裡給他門留底用,如果是要放在證件上頭,我會更理智的。

    nightonearth 於 2007/12/21 14: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