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提到蘇州一家旅館時,本想寫出這家旅館的名字,但又覺得金雞百花獎的活動還沒有結束,擔心造成友人工作團隊的困擾。可是昨晚一夜好眠後,今天我感覺自己有些杞人憂天,以我現在每天二、三十忠實讀者的瀏覽量,要洩密恐怕還很困難呢。

這次到蘇州是談一個合作案,朋友說他們包下許多房間,擠一擠總是有床位的,我覺得這真是再好不過,所以欣然允諾前往,等到臨行前幾天,他說是住在嚴長壽的蘇州亞致飯店,我更是油然興起一種賺到了的感覺。

昨天說過,我早上七點出現在飯店門口時,就被服務人員知道我的名字而大吃一驚。這件事至今仍是不解之謎,因為我的朋友一口咬定他根本還來不及跟飯店說我的名字,那這是怎麼回事呢?其實也許問服務人員就可以真相大白,但糟糕的是我已經忘了他的樣子,我想,這就是人家可以做服務業而我不行的原因啦。

其實神奇的事情還不只這一件。我有位朋友,他有通天人之際的靈異本事,還感覺得到人的前生呢。大約六七年前他就跟我說,我有輩子是蘇州人,雖然我的確對蘇州印象不錯,但上輩子的事情誰知道,所以我也不太放在心上。但是到了這個飯店之後,很奇怪的,我看到一些人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昨天下午在飯店酒吧區上網時,我一坐下打開電腦,就覺得我在夢中見過這一景象,當然夢見的不是跟飯店一模一樣的情景,而是夢見自己在上網然後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這裡,而外頭的情景跟這裡是很像的。如果真要追究起來,這家飯店位於新區,幾十年前可能還是稻田或荒地呢,跟所謂的上輩子肯定沒關係,但我很難解釋這種熟悉的感覺從何而來。

我真的要好好的稱讚這個飯店。外觀看起來也許不像一般大飯店那樣豪華張揚,但裡頭的布置真的很講究,許多的細節都注意到了。在房間裡,有一個稱為工作站的視聽上網設備,在旅途上處理商務也很方便,浴室裡提供的沐浴清潔用品,不但品質好種類也很多,可以說除了你個人衣物外,即使你兩手空空入住這裡,也絕無問題。

不過,最令人感動的是他們的服務態度。像我在酒吧區上網,服務人員經過時一定會問你需不需要喝水,等我咳嗽兩回,他們就把冷水,換成檸檬熱水。因為他們的熱誠,我發現客人跟服務人員說話時也都特別客氣,其實人與人之間的往來,通常都是一種循環,善意招來善意,惡意也一定會帶來惡意。住過這家飯店後,我想,日後我到蘇州這裡一定是我的不二之選。

最不好意思的是我的朋友,因為他們是來這裡辦活動的,很多事情需要飯店協助,我看到一位服務人員臉色特別慘白,因為他每天都得陪他們熬夜到深夜,不是只有陪,而是看他們需要什麼,都得萬能的解決。我的朋友說,有次他們公司安排到陽明山的亞致休閒,一切都安排好了,卻又臨時取消了。這次到蘇州,他想,總可以還他們人情了,沒想到,我的朋友嘆息的說,卻好像是在懲罰他們啊。所以,我的朋友遇到這裡的總經理時,有時會用鼓舞的語氣說,經過我們之後,再也沒有客人可以難倒你們了。有時則是用耍賴的語氣說,我是你們總裁派來的找麻煩顧問,你們現在都通過考驗了。

其實我感慨比較多的是,體驗過這種服務後,你會更瞭解所謂台灣的優勢是什麼。大陸系統的飯店一定可以做出比這種更豪華的飯店,但他們很難複製這種屬於軟體的屬於人與人之間互動的一種感覺,問題是,這樣軟體的優勢還能有多久。昨天因為來得早,我在大廳等待時,看到有個電視螢幕不斷播放中天電視對嚴長壽的訪問,他當時就說,當頂級客人都往中國大陸移動的時候,缺乏所謂頂級客人的台灣服務業,其實就逐漸缺乏了一種學習的機會,相對的大陸卻開始具有這種學習的優勢了。(大意是這樣)

我從來沒有統一或獨立的預設立場,因為這可能是我這輩子都不會面對的問題,但在中國大陸的這幾年,我始終覺得我更清楚深刻的意識到自己是台灣人的身份,但就因為自己這種意識逐漸增強,我就更厭惡更瞧不起那種只會口口聲聲說愛台灣,覺得台灣一切都好,連批評都不能批評,卻鴕鳥的任由台灣競爭力不斷流失,逐漸因為閉關自守而被邊緣化也在所不惜的人。

更極端一點說,這種人是不負責任的。他們可以因為「愛台灣」而獲取一切資源,甚至做過的蠢事都可以被原諒,但他們的短視,卻要由下一代付出代價。更悲慘的是,我們沒有一個稱頭的反對黨,讓我們知道除了游泳和騎腳踏車之外,還可能做些什麼,短視卻有效,正直但無能,想想真是悲哀。

創作者介紹

nightonearth雨季困我們這麼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Z
  • 看了這篇又想哭啦,這些辛苦何苦來哉。
  • 不過,如果做一件事情可以讓人感動,總是會有一些影響的。我現在遇到誰都勸他們到蘇州一定要住這個飯店,就連一個在台北的朋友,最近生日時想找個飯店住兩天,自己安靜的慶生,我都建議他去亞都呢。

    nightonearth 於 2007/11/01 11: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