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知道在「多數人」裡是最好的藏匿場所,一如在森林裡偽裝成綠色。如果我們跟隨多數人發出的聲音,我們就在同聲一氣裡以為自己是正確的,或者以為自己站在安全的一方。

 

但是如果你不小心成為多數裡的少數,就像那位美國女記者在埃及街頭形成醒目的金黃,那時你是否可以理解,多數人一旦形成暴力將更肆無忌憚?公憤可以是正義的,也可以是暴力的。被點燃的激情,可能是善良的,也可能是黑暗的。

 

前陣子台灣政府當局因為提名大法官而引起軒然大波。主要原因是,其中一位提名者最高法院法官邵燕玲因為之前一個判決見解:她的合議庭主張一三歲女童的性侵案,無法確知是否違反女童意願而發回更審;此事引起台灣民眾激烈反彈,透過臉書等網路串連,而發動了「白玫瑰運動」,邵燕玲被網民稱作「恐龍法官」。事件尚未平息,馬政府又提名邵燕玲出任大法官,民眾的怒氣又再度被點燃,質問政府的決定距離民意有多遠?使得台灣最高當局幾次出面道歉,並改變提名邵燕玲的決定。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也許因為看了陳永龍「告別」的MV,讓我想起「不要告別」這首歌。這首歌最早出現是1973年,作詞者ECHO日後以三毛的筆名成為一代傳奇,作曲者李泰祥也毫無疑問是當代華語歌曲最具風格的作曲家。時常聽唱片界的朋友說到嗓音的辨識度,辨識度是他們尋找新人的一個標準,如果新人聲音跟其他歌手類似,要脫穎而出是困難的。而在我心裡,「不要告別」也是一個超有辨識度的歌曲,自從幼年聽過之後,始終無法忘卻。

 

這首歌有太多歌手都曾經重唱過,從最早的李金鈴鳳飛飛黃鶯鶯劉文正齊秦張惠妹到最近的楊坤,不同的編曲,顯示這首歌曾經經過各種不同的詮釋,每個人可以選出一個自己最喜歡的版本。我自己最偏愛的其實是張惠妹的版本。

 

經歷過這麼漫長的時間,我對這首歌喜歡的部分也在改變。也許小時候喜歡那種燈火輝煌的華麗,深沈的哀傷與放開,其實是非常表面的情感。但是現在,我逐漸感受到承認「我們的一生已經滿盈」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不要告別終須一別,人可以主宰命運,但命運隨時保持把你的生命之舟盪開的權利,如果我們在這人世的河流被盪開,希望我們對於任何即將告別的事物都感覺已經足夠,再少都自成圓滿。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9818月的一個下午,我老爸看著電視突然大叫一聲,這天發生了三義空難,讓我爸大叫一聲的是,罹難者中有一位日本作家向田邦子,我爸爸跟我說,這是日本非常非常有名的作家,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向田邦子的名字。

 

當時我是一個對生命深度懷疑的慘綠少年,所以這天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一件事。我跟我媽說,人活著好沒意思,如果我也坐在那個飛機上,你們就可以發財了。我媽看了我一眼,鼻子哼了一聲,一副我在發什麼神經的樣子,但我還是偷偷地想,對於我的提議,我那務實的摩羯座的媽媽,當時是否其實心動了一下。

 

後來看了兩部跟向田邦子有關的片子。一部是從他的作品改編的「宛如阿修羅」,另一部是他為松本清張作品改編成劇本的「驛站」,後者我非常喜歡,前面一部因為時間過了太久,現在有點想不起來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243.jpg

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夢,夢見抱著喵喵咪,但是過了一會,有人叫我去吃炒米粉,夾了幾筷子後,發現原本抱在手上的喵喵咪不見了,然後夢的後半段就是去尋找喵咪的過程。

 

我記得在夢中還挺有信心的,覺得喵咪會自己回來,醒來卻一陣恐慌,喵咪以前也曾離家幾天,但是現在如果跑出去應該就不會回來了吧。也許喵咪還是一樣的,只是我們越來越害怕失去什麼,終於再也不敢冒任何會失去他的危險了。

 

昨天打開喵咪和襪子的照片看了半天,看到他們站在一起看窗外風景的照片,感覺有趣又充滿傷感。不知道他們那時候在看什麼,兩隻好貓這麼安靜的好像世界幾乎停止了,然後有襪子的好時光一去不回,雖然我不覺得自己對襪子有這麼多的感情,但我可以看到那空缺了的一塊,這樣喵咪的孤獨就更清晰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朝3C生活跨進了一大步。我終於幫我的理光GR3更換了軔體,也學會了如何在iTunes更改簡介,然後共同的心得是,這些剛開始都以為很難,真的認真研究一下,就發現其實很簡單,主要是我的蘋果電腦真是太聰明了,在讓電腦白痴可以快速的享受科技帶來的簡便快樂上,賈伯斯真的應該獲得諾貝爾獎才對。

 

最近太忙了,連看書的時間都銳減,但居然沒有妨礙我跟我的好酒友柏老師歡聚的時刻,我想原因是我們都很忙,忙完之後約出來吃飯反而感覺剛剛好,而且我跟柏老師經常一年見面一次,這種可以一起吃飯喝酒的機會,怎樣也不該錯過。

 

最近在很多事情上,我都確定自己是個無可救藥的處女座,但我那好逸惡勞的射手也不時的蠢蠢欲動,我發現我經常以吃飯喝酒作為一種生活的刻度,激勵我在其他時刻努力工作。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