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坦白說,把他們兩個的名字放在一起,對韓寒真是不公平。在我看來,韓寒至少是說話直截了當的明白人,而李戡則是說話直截了當的草包,但我很同情他,因為他週圍可能沒人直截了當的跟他說,快閉嘴吧,不要再顯示你是個草包了。反而把他當成什麼才子一樣的吹捧,大人表示善心也許是好意,害死小孩則真是造孽。

韓寒最近很紅,國外媒體對他大肆報導之外,還有人捧他為當今魯迅,更有一些文化人講到韓寒心裡就像開了花似的,甜蜜蜜到不行。凡事物極必反,當然也有人看了不高興,所以就開始批評韓寒了,說他名不符實,或說他的粉絲是庸眾等。

我一直覺得圍繞著韓寒周邊的稱讚也好,批評也好,都是些很奇怪的事情。多年來,他當賽車手,他寫作,他敢率直的批評一些看不順眼的事情,這就是韓寒,清清楚楚不跟擰巴扭曲了的世界妥協,我覺得他一直活得很本色。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當紐蘭坐在巴黎小廣場的椅子上,看著帶有遮陽棚的窗子被關上,玻璃窗反射的光芒遮蔽了雙眼,他的記憶簾幕卻被立時拉開。彷彿回到當年,他被囑託到海邊尋找艾倫,他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想著,如果帆船經過燈塔時,她沒有回頭,我立刻就走。帆船經過了燈塔,艾倫沒有回頭,紐蘭離開了海邊。

耀眼的反光,似乎延續著將近三十年前帆船的信號,紐蘭跟當年一樣,沒有探望分別多時的舊愛,獨自一人離開了廣場。

幾乎每年總有一個時候,會讓我想起應該重看這部電影。而在重看這部電影之後,又讓我想起該把伊迪絲‧華頓這部讓她獲得普利茲獎的小說拿來重讀。為什麼電影末尾紐蘭決定不登樓探訪艾倫始終是我心裡的一個謎,當初閱讀《純真年代》這部小說,其實只是想知道,可不可能有其他結尾,我是入戲太深的觀眾,想在小說裡尋求一個解答。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其實真不知道要寫什麼。但又覺得該寫些什麼,紀念這一天。活動一塌糊塗也就算了,還聽到一個消息,讓我無言以對。

 

真的是適合跳海的一天。下午外頭又狂風暴雨,但是偶然看看天空,烏雲旁邊居然還有一道金邊,或許雨停了也說不定。才剛說完傷口已經麻木,立刻就發生讓人錯愕的事情,也許我自以為到了人生的谷底,但,其實還沒真正著陸吧。

 

咖啡廳的音樂本來就吵,我忘了帶耳機,還是找出黃耀明的「一個人在途上」,混雜在咖啡廳的背景音樂,只能依稀聽見。就像我的心情,在許多讓人沮喪的事情中,這件事情打敗其他事情成了隱隱作痛的高音。這首歌是我們認識時你傳給我的歌,但現在已經成了一個預言。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0193.JPG 

雖然昨天只睡兩個小時,但我還是找了咖啡館想要寫篇部落格,在過了三個月使用翻牆軟件突破封鎖的辛苦日子,現在坐在香港島的海邊,可以自由自在上網,真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雖然壓力還是很大,擔心這擔心那,最害怕明後天的演講活動人來得不多,但是也沒辦法想太多了。人生是一步一步的,這步的輕盈不代表下一步沒有風險,只希望遇到問題時能夠面對,這一年我最大的收穫就是體會「暫無止息」,要真正的鬆一口氣,幾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心情也很難真正釋然。

 

從我現在的座位望出去,五光十色的夜景,讓我有些後悔沒有帶相機。但是後悔也只是暫時的,我知道我沒有時間好好的再去看這個城市,或者我是刻意選擇這樣匆促的行程,因為我更怕自己察覺原來我對這個城市已經再無感覺,就像你曾喜歡的一部電影,情節猶在,感覺全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心情非常不爽,很想學YZ弟也寫一長串的「幹」,但畢竟我還是比較怯懦,所以就換了相對文雅的說法。

 

朋友小姜看了,給我傳來北京近郊某地禪修的連接,我說我才不去呢,我剛買了中國賀蘭山谷出產的紅酒,紅酒就是我的禪修。小姜想想便說,說得也是,你的方向跟我們不同,你是往酒鬼的路上禪修啊。

 

我們的生命總有一個時候會看到陽光,這時你會錯覺有許多有趣的事情值得期待。紅酒送來的那一天,我跟北京同事說,這個酒是很特別的,產地是賀蘭山下一個小葡萄園,釀酒師是葡萄園主人,她是中國少見的女性釀酒師,還是特別到波爾多學的。我打開這瓶紅酒,非常優雅的波爾多風味,但是還是有些不同,我想像那是中國葡萄與風土不同於法國的地方。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