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發現看了「華麗年代」這部猶如普及版的電影後,現在重看當年如墜五里霧中的「八又二分一」,可就覺得親切多了。甚至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覺得費里尼處理男主角困坐車中的畫面真是厲害啊。因為現在正在處理關於經典的編務,我就忍不住想說一句,「經典並非遙不可及,而是根源於人性」,也就是說凡是可以成為經典的作品,一定是讓世世代代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共鳴的作品。

 

好,廣告時間結束。「八又二分之一」除了讓我有著心靈上的收穫外,我還意外發現那個年代義大利的黑框眼鏡就已經非常好看了。所以「八又二分一」對我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想去買黑框眼鏡,我也把我之前早已買的但很少戴的黑框眼鏡拿出來溫習一下,沒想到一照鏡子,我就如夢初醒,因為沒有那種鼻子沒有那種長相,就算戴著時髦的黑框眼鏡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這時我突然想到阿城在「威尼斯日記」裡寫的,因為鼻梁不夠高,所以他在威尼斯找眼鏡得找一種腿腳可以牢牢的掛在耳朵上,這樣才能支撐住眼鏡的鏡框,他有感而發的說,西方人的鼻子好像是專門為了戴眼鏡而設計的。這時,雖然我因此打消配眼鏡的念頭,但對和阿城擁有同樣的塌鼻子而由衷的驕傲起來。

 

最近依然非常忙,但根據我同事的說法,我最近平靜得異常。我想這都是維生素B的功勞。我一向脾氣不好,情緒時喜時憂。有一件事我至今念念不忘,就是我還在念小學時,有個小朋友曾經跟我說:「你有點喜怒無常」。我相信我對這位小朋友的語文造詣應該有很大的貢獻,因為他小學二年級就知道「喜怒無常」這個成語,而且仔細的觀察過我,還能精確的用在我身上,我一定對他的語文學習有觸類旁通的效果。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友螃蟹問我雲遊何處?其實我每天都對著電腦忙到不行,10-10的上班時間雖說有些誇張,但也相去不遠,有一日政大書城的輝哥請大家吃上海小館,這家館子我慕名久矣,但就是沒辦法去,那晚我的心情異常低落,頗有忠孝不能兩全的遺憾,美食都不能不放棄,部落格又算得了什麼呢?當然就只好一直不管它了。

 

說也奇怪,當一個人如此忙碌時,才會感覺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喝紅酒有點想,但知道不行,因為第二天的狀態也很重要,除非是很小的小酌,而既然心有罣念,我就寧可不喝了。我現在最期待的是周末可以去看電影,看完電影走路到誠品翻翻書和雜誌,這樣可以讓我平衡一點。

 

前幾星期看了「沙灘上的安妮」,突然想到楚浮,於是從書架深處找出一本「夏日之戀」的小說,這部小說楚浮曾改編成電影,我在北京看到的DVD翻譯成「祖與占」,而這部電影我之前就看過了,但我一直不知道這就是「夏日之戀」。在平常日子的晚上,感覺還不是太疲倦的時候,我就看兩段「夏日之戀」,而這樣緩慢的速度對於這本號稱是「詩人所寫的電報體小說」,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