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經典3.0台北場演講,1月30日、31日兩天,地點在信義路五段一號國際會議中心102會議室。)

 

大概兩個多月前,和台北書展基金會的文琪等人談起經典3.0台北場的活動,當時文琪建議最好能介紹每位主講者,也寫些他們的小故事,製作成文宣品,讓更多聽眾可以認識他們。結果我自己因為各種事情堆疊在一起繁忙不堪,沒時間進一步採訪或收集他們更多資訊,所以這件事情就擱下來了,反而是書展基金會的朋友自己製作了這份文宣。

 

昨天晚上失眠整夜,突然想到這件事情。在想,所謂人物採訪可能要慎重一些,但如果寫些對這幾位講者的小印象呢?其實在這六位講者裡,有幾位是我接觸過的,也許我可以從自己的角度寫些對他們的印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才阿達突然在MSN跟我說,羅葉去世了。不久前才看到他得林榮三文學獎的消息,正為他開心,沒想到接下來就聽到這個消息。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我跟他和楊淑慧曾在師大路的「地下社會」喝酒,這個酒吧我以後沒再去過,跟兩個人的聯繫也越來越少,沒想到現在兩人都已經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我想這對我也是一個警訊,手頭的時間真是越來越少了。

 

我突然想說一個小秘密,覺得羅葉應該不會怪我吧。在我們還經常到南方安逸廝混的年代,當時羅葉喜歡一個女生,而我們多多少少也聽說了。有一次跟羅葉在南方安逸喝酒,我跟他說,上回在這裡遇到那個女生喔。羅葉眼睛發亮環顧四周,似乎這個空間因為那個女生曾經出現過,而變得完全不同了。羅葉,我會記住你那時的表情,還有那種情感的純粹。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天氣好成這樣,坐計程車上班成了一種罪過。所以我決定搭文湖線飽覽湖光山色以及有些煞風景的破舊不堪的大樓門面,一路上光影閃爍,讓人沒來由的心情為之一振,想到昨晚的心情低沈,連自己都想痛罵自己,何必為對你本無心的人屢屢懷疑自己挫敗自己?在他眼中你一無是處,因為他只想在你傷口上插刀,證明所有的錯都是你的錯。而你為了辯駁,完全激發出只要一生氣就口不擇言的壞毛病,為什麼要為一個根本不在意你的人越變越壞?越變越刻薄?我是中邪了嗎?

 

也因此,我突然想到前幾天看的「空氣人形」電影。這是一個充氣娃娃突然有「心」的故事。充氣娃娃原本像鏡子一樣,供人喃喃自語,也像寵物一樣,人高興時可以對他又摟又抱,當然它也具有充氣娃娃最原初的功能,就是人洩慾的工具。充氣娃娃之所以讓人愛不釋手,就因為他不言不語,你不用對他付出,他也不會找你麻煩,比起真人來,充氣娃娃真是省事多了。

 

人有時非常奇妙,明明需要其他人的溫暖,但總是會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付出,所以,常常發生你所表達的善意,對對方來說卻是完全不喜歡或者不在意的。這時候如果對方是充氣娃娃就簡單多了,你怎樣對待他都無所謂,因為人需要從另外一個人的反應中來回頭看到自己,面對不說話的充氣娃娃,你把自己想成布萊德彼特也沒人會笑你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約莫十來歲的時候,我挺喜歡海明威的作品。小學時先讀了他的「老人與海」,那時不知道這是名著,就把它當故事書看完了。以後喜歡他的短篇小說,「勝利者一無所獲」這個書名是一看到就買了,想必那時容易傷春悲秋,喜歡這種虛無的詞彙吧。倒是他的長篇如「戰地春夢」等,我是一本都沒看過。

 

前陣子看見城徹的「編輯這種病」,一翻開書就看見引自「勝利者一無所獲」的幾句話,立刻覺得跟見城桑親近起來,頗有那種跟你是一國的感覺。看完整本書後,我覺得自己完全被他征服了。雖然這本書有一些重複的內容,我也不知道關於尾崎豐為什麼需要放這麼多篇,可是那種被激勵的感覺彌補了這一切。

 

我很喜歡他引用韓波「航向苦難之港」這個詩句,也讓我有當頭棒喝之感。也許過去我們會覺得所謂的航向,總是要去一個更美好的地方,但見城桑說,如果你夢想要去的地方是黃金之港,那麼只要起霧或遇到危險,你就會急忙返航。只有那種航向苦難之港的決心,才會不怕一切困難的抵達。同樣的,他也喜歡「勝利者一無所獲」這句話,也是因為你必須知道生命就是絕對虛無,你才會在虛無中不斷的去戰鬥,即使勝利者不會獲得任何獎賞。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