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周五晚上終於喝到善心人士貢獻的1981年木桐堡,這酒很有趣,你喝了半天,依然不知道他已經是明日黃花了,還是在裝死,一直到最後一口,我感覺喝出一點甜味,才比較確定這酒可能開始醒過來,無奈的是,就只剩下一口了。

 

最近我痛下決心要減肥,我覺得這些年一直覺得身體不好,也許體脂肪過高也是一個原因。但大家都知道,當你開始想要減重時,腦中多少年前吃過的好東西都會浮上心頭。像我現在,此刻,居然想到老王店裡的生魚片,以及那碗魚湯,我打算以後去老王的店不再吃什麼牛排丼(雖然也很好吃),吃個生魚片或者烤秋刀魚,再配上Cody調的「憂鬱的熱帶」或者Allen調的「Trio」,應該就很棒了吧。

 

因為周五有木桐堡和生魚片和調酒,我就覺得快樂多到快滿出來,直到後來覺得自己說錯話了,就感覺很沮喪,半夜醒來還在想這問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觀看金馬影展極少的經驗裡,有兩部電影是我始終難以忘懷的,一是「羅莎盧森堡」,另外一部則是伊莎貝雨蓓的「我們之間」。其實從「編織的女孩」開始,我就是伊莎貝雨蓓的影迷,他那種有點漠然的,如果不想,就什麼都進不去他心裡的表情,使我日後深深的為某一種類型的人著迷。尤其是那種看來凜然不可侵犯的,很多人覺得孤僻冷傲的,我只要一看到就像喵咪看到塑膠袋一樣,忍不住就會走過去搭訕,覺得這些人心裡一定有些有趣的故事,而且通常的,這些看起來冷漠的人熟悉起來一點都不冷漠,有些甚至日後成為很好的朋友。

 

偶爾我會想,如果時光倒流,我們遇到以前的自己,我們會如何看待那時候的那個人?這也跟如果現在重看一本以前喜歡的書跟電影一樣,以前覺得感受深刻的,會觸動你的,現在是否依然如此?我記得當年看「編織的女孩」時,非常同情那個女主角,以為在愛情之中,階級、知識程度,所有的一切都不會是問題,現在我會覺得愛情裡頭處處是問題,只是你碰到的是哪一個地雷罷了。

 

也許,經過一些世事之後,對於無能為力的感覺會有更多的理解。就像「編織的女孩」曾讓我覺得悲慘的一幕,女主角起床後看著裝睡的男主角,有些東西其實再也無法挽回,現在我可以理解,但那時只覺得愛情不會消失,只看你還要不要而已。無能為力有時就像夢中想要拔足狂奔的自己,怎麼樣也跑不起來,但是在夢中你不會知道那只是心的徒勞而已。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1 Wed 2009 18:18
  • 八婆

我的朋友貴婦黃,曾在扶桑國求學多年,懂吃懂喝,對有趣的事情充滿高度興趣。有次,他跟我說日本電視台曾經做過一個專輯叫做「歐巴桑」,對於歐巴桑的行徑有非常細膩又讓人會心一笑的觀察。我還記得他告訴我其中一幕是,有個歐巴桑在店裡看到一個髮夾,立刻就拿起來在一個陌生女孩背後比劃起來,完全不管這女孩跟他一點都不熟。我聽了這個故事後,不禁心生警惕,千萬不要哪天自己也歐巴桑上身,這就太難看了。

 

人越老越頑固,看不順眼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有時候我也忘了自己並不比歐巴桑年輕多少,而深深厭惡起歐巴桑的行徑來。我覺得,「只要我高興沒什麼不可以」這句話並非年輕人的專利,反而活到隨心所欲年紀的人,有時做起事情來更是為所欲為,完全不在意他人眼光。

 

讓我有此深刻體會的是某一天,我在公司附近自助餐廳吃飯,前面坐了八婆六七名,他們在討論什麼呢?他們在討論小強的種類,而且每個人還紛紛從自己的經驗,跟大家分享他們最討厭的是哪一類的小強,七嘴八舌,讓人食不下嚥。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猜「淚王子」是一部喜歡跟不喜歡都可以說出很多理由的電影,但我自己是挺喜歡的。當然,這裡頭有些畫面讓人覺得匪夷所思,比如說,海邊美麗的黃色草原的色澤,比如說歐陽千君決定走向終點時的穿著,都讓人在那一刻有脫離現實的感覺,但我覺得這幾幕本來就是脫離現實的,你可以說那是導演對於美的感受的個人的偏執,但我覺得這更像是心裡的風景,不見得是真實曾經發生過,但卻可能是在回憶與想像中不斷出現的畫面。就像電影裡小女孩從那一刻開始了懷念,而在懷念中,光線、顏色、事情發生的過程,都混雜了許多真實、幻想與傳說,而呈現一種接近真實但又絕對不等同於真實的狀態。

 

除卻了這些,我覺得這部電影捕捉了白色恐怖時代的一種氛圍。不管是對於早期眷村生活的描繪,而我覺得眷村生活之所以前陣子變得熱門,正因為這種生活也逐漸走入懷念中,成為注定會消失的昔日風景;還是當時的人,對於恐怖如影隨形的敏感(像是小周的的媽急著把他從海邊帶走),對於當下時空的不在意,以為這只是暫時的居所(就像不願意清理院子的劉將軍)。我覺得這部電影裡頭的人物,有些有幾分白先勇「台北人」的味道,但是那種動輒被陷害入獄的恐怖感,其實就寄居在表面的唯美滄桑底下,是一種跟空氣一樣時刻瀰漫在週圍的東西。

 

看完電影之後,其實我最早想到的一個詞是「火候」。這部電影將記憶中美麗的畫面與時代的恐怖揉合在一起,表達的感覺很準確,但卻不張牙舞爪,這兩年台灣導演新作層出不窮,「淚王子」也許在一些人眼裡顯得老派,但卻有著只有對那個時代體會良深的人才能掌握的一種火候。當然,隨著白色恐怖已經成為一個歷史名詞,也許那樣的時代這樣的電影,就不是很多人會注意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三星期前的周五深夜,已然睡著的我突然聽到手機響了,我先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三點多,然後我「喂」了半天,只聽到電話裡一些人在聊天的聲音。我想,如果是很熟的朋友打來,電話應該有顯示,或者我應該會對這號碼有印象,如果是不熟的朋友打來,這就有點詭異,因為誰會半夜打電話給不熟的朋友?最後我覺得比較有可能的是有人打錯號碼了,於是我就把電話掛斷了。

 

過了幾天我在辦公室,手機又響了,我一看就是那午夜詭異電話。對方說,請問你認識電話上面顯示號碼的人嗎?我一時還聽不懂,後來明白了,他說,因為他撿到一隻電話,看到上面曾撥電話給我,所以就請我通知我的朋友,有人撿到他的手機。

 

我立刻說我不認識這個人。對方有點楞了一下,好像我回話有點太快了,多數人應該會稍微想想,會不會真的是自己朋友的號碼。這個人不知道處女座一向很無聊,沒事就東想西想,尤其我又愛看推理小說,在我的判斷裡,這件事情很簡單,有人就是故意要問你認不認識這個手機的主人(而這手機的主人你絕對不會認識),所以才會深更半夜打電話過來,原意是希望趁你熟睡時留下一個未接來電,這樣你醒來時就會覺得好奇,也許你會回撥,如果不回撥,他們就會再打電話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開始極為忙碌的生活,但越忙,我越覺得應該寫些兩三百字的小東西來轉換心情,這跟中午喝咖啡意義是一樣的。我第一個想寫的就是麻油雞。

 

話說下班後,我經常走路到忠孝敦化站,這時棻蘭就成為我晚餐的首選。前陣子他們跟我說今天有麻油雞,我本來覺得這未免太補了吧,但服務小妹說很好吃,我就覺得不妨試試看。上來的其實是麻油雞豬肝,真的非常補,也很好吃,但最重要的是,當晚我一沾枕,就立刻睡著,直到第二天鬧鐘響了才恢復意識。

 

我跟許多人一樣,睡眠狀況不好不壞,但也不是那種可以立刻入睡那種,有時躺下輾轉個一個小時才睡著也是常事。有了這次經驗,過幾天我又前往棻蘭,發現又有麻油雞,我二話不說又喝了一碗,但可能心裡有種要立刻睡著的預期,反而就跟平常一樣,過了一會才睡著。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月某日,一位記者朋友找我到星光現場聽張懸的演唱會。居住北京多年,初來乍到時熱中跟新朋友聊天喝酒侃大山的激情早已如煙消逝,夜深人靜時,最喜一個人獨坐家中,聽聽音樂看看閒書,把以前錯過的經典電影一一補課,如此生活外表看來十分孤寂,其實有著現在回想起來千金不換的滿足感。

 

孤寂可以是一種封閉,但我更願意比喻成「花落花開」電影裡,那一棵獨立原野的大樹。風可以經過,飛鳥可以棲息,一個在心智中迷路的素人藝術家,可以在這裡聆聽樹葉的聲響還有光影的迷眩。我常在想,如果沒有在北京這幾年的時間,我一定會固守在習以為常的生活中覺得錯過的東西都是不重要的,不會因為孤寂而想捕捉一些可以讓自己愉悅的線索。也許陳綺貞、蘇打綠、張懸的音樂在一些人眼裡什麼都不是,但在那幾年的生活中,總有一段時間我會從早到晚播放他們的音樂,有時在這些不斷重覆回放的聲音中,我可能什麼都聽不見,但總有一種被撫慰和被陪伴的感覺。

 

關於陪伴,其實我曾經具象的在一個保安身上看見。直到現在,只要在北京,週末我一定到太平洋百貨二樓的咖啡館吃飯,有一次我坐著計程車從百貨公司後門小路進去時,我聽到保安在哼著一首歌,這是陳淑樺的「夢醒時分」。這件事情我跟朋友說過很多次,我不知道他們能否感受到我的驚訝,一首在台灣已經逐漸沈寂的流行歌曲,卻在一個看來百無聊賴的中國保安身上埋下一個火種,因此無聊的時候他想到它。我想有多少台灣流行歌曲,就這樣深入中國年輕人的生活中,也許彼此流行的時候有著十幾二十年的時間差,但我們都曾在同一首歌中宣洩了生活的種種感慨。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