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從老王的三重奏Trio試賣以來,本人幾乎每隔一天就去捧場,這星期雖然怠惰一些,但我想出席率也應該算是名列前茅的。

 

我對老王有種特別的迷信,總覺得兩岸三地沒人調的酒比他更好了。每聽此言老王總要表示一些謙遜,這時更彰顯出他酒國前輩深不可測的風範。但是,三重奏開幕以來,我突然隱隱有種感覺,也許老王的謙虛不見得是謙虛喔,江山代有人才出,當他找來CodyAllen兩名帥氣又調酒技巧精湛的酒保時,他也就順水推舟的享受他所說的身為一個「老鴇」的爽快了。

 

以前Allen調的酒我比較熟悉,但是最近我卻成了Cody的粉絲。這個變化來自一夕之間,有回去得太晚,酒過三巡後,樓下必須要打掃整理了,我們只好坐到樓上由Cody幫我們服務。他調了一杯由新鮮葡萄汁、白酒、伏特加混合在一起的酒,好喝到不行,剛開始你以為喝的是現打葡萄汁,然後酒意順著血液開始擴散,這時候你知道,你開始有感覺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七月下旬,我們在香港辦了兩天活動。等活動結束後老闆請我們到市區吃火鍋,就在到市區的計程車上,我聽到一首熟悉的歌,演唱的是一個男生,我想了半天終於記起了這是當年劉藍溪演唱的「微風細雨」,一時之間我彷彿陷入過去的時間黑洞裡。

 

隨著對當下事物記憶的衰退,我倒是經常不經意的想起一些以前零散的回憶。有些其實對我沒有特別的意義,但就是某個旋律某個影像突然閃過,就像棲息在回憶洞穴裡莫名驚起的飛鳥般一閃而逝。

 

不過聽到「微風細雨」讓我如此觸動,是因為我幾個月前剛想起這個人,於是從網路上重聽了所有可以找到的劉藍溪的歌,如果不是這樣,我在香港突然聽到這首歌,也許根本就想不起來原唱者是誰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2 Mon 2009 14:12

 

週六我跟咩仔打算去看蔡明亮的「臉」。但是因為聽到太多可怕的評價,後來我們有點猶疑,是不是該改看胡士托呢?還是乾脆去看「聽說」?最後我們覺得就因為「臉」的評價非常兩極,所以更應該去看看。

 

我不太喜歡「天邊一朵雲」,原因是我覺得很做作,當然這也只是我的想法,別人可能不這樣認為。直到現在我只要想到李康生貼著亮片好像蜥蜴那一幕,我就覺得受不了,這真是我不能理解的藝術。

 

在這樣的印象之下,我覺得「臉」好看多了。雖然不是用試圖讓人理解的方式說故事,但是許許多多的畫面,如果把它當成一筆一筆的印象,經常可以在每一個拼貼的瞬間,讓人感覺很美。不僅是一張一張停格時的臉,也包括杜勒麗花園裡雪景與鏡面的折射,就連在「天邊一朵雲」裡我受不了的歌舞表演,在「臉」裡頭也有趣多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颱風天看「本格小說」真是一個莫大的享受。這部小說看起來就像融合了「咆哮山莊」和「大亨小傳」的部分元素,然後寫成了一個日本式的「本格小說」,非常非常的好看,上下兩大冊,我在一天之內就看完了。

 

在小說前面的部分,作者不管是真正的作者還是書裡的作者,花了幾頁篇幅來表達以日文寫作「本格小說」的困難,以及日本「私小說」流行的情況。如果簡單的以十九世紀盛行的全屬虛構的小說稱為「本格小說」,所謂的「私小說」也許望文生義是指攙雜作者個人經歷而寫成的作品,我覺得這本書名為「本格小說」的作品,其實是以偽私小說的方式,寫一個本格小說。而有趣的是,這部作品在編輯部分放入大量照片,這在小說來說,是比較少有的處理方式,書裡提到的日本場景幾乎都有一張照片,這種讓讀者親歷實境的方式,其實讓人感覺很「私小說」。也許編輯已經敏感到以這本小說好看的程度,如果拍成電視電影,完全有可能造成「輕井澤」遊覽風潮,就像「咆哮山莊」也吸引許多人去作者家鄉遊覽一樣,虛構的故事會讓一個地點沾染異樣色彩,而真實的場景,也會讓虛構的小說延伸更多想像力。

 

因為好看的「本格小說」,所以昨天我終於成為「博客來」的會員。以前一來在台灣時間不多,二來有一群朋友在誠品,因此每次到誠品總是買書看書訪友喝酒一舉數得,所以從來沒有感覺需要在網路買書。但是現在光景不同了,我絕大多數朋友都離開誠品,使得我也失去到誠品的動力,這時我就想到從網路上購書再到離家只需要走路兩分鐘的7-11取書,這是何等便捷的事情,於是我就上網買了一直想看的「小碎肉末」和「長路」。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咩仔跟我說,家裡出現了一些小強。我立刻建議他找專業獵殺小強大隊,這樣可以一勞永逸。他很為難的說,但是他不願意殺生。我為之氣結,我說如果不殺生,小強就永遠會與你長相左右。咩仔說他早已想好了,他要先去土地公廟拜拜,請土地公通知小強早點遷地為良,否則獵殺小強大隊來了,也就怨不得他了。我覺得這個方法也許有效,但可憐的土地公,他要管的事情也未免太多了。

 

我是一個不喜歡改變的處女座,尤其遇到喜歡的事情總要一再重覆。我最近就發現了一個新的寶寶路線,也就是先去漁泊食堂吃飯,再去Mei那裡喝酒,我已經約了幾組人馬走這個路線,我覺得這個路線清爽舒適,很適合我和其他中年寶寶們。

 

昨天我又警覺到有一條路線快要形成。我的朋友們都知道,當我心裡有一個想像已經成形時,可千萬不能改變我的想像,否則我會很失落。昨天我真的很想吃瑪哪牛肉麵,但計畫被打斷之後,我有一段時間都心不在焉,後來我找到什麼方式來安慰自己呢?那就是當老王的店開幕後,我一定要先去瑪哪吃麵再去老王那裡喝酒,誰都不能阻止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