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90505-IMG_2281.jpg 

我現在住的地方,每天在電梯裡都會看到「今天是X月X日電梯已消毒」之類的字眼,因此我也才想到今天是我爸的生日。

 

也許在他去世前,我就已經知道他的生日是哪一天,但是我不經常記得。現在更是不太願意想起,因為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我就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只要一想到他超過十分鐘,我就淚流滿面,所以可想而知,我現在在辦公室裡非常的狼狽。

 

因為時勢所趨,我想我爸也應該與時俱進,所以我就上網查了他老人家的星圖,赫然發現他的太陽、月亮、水星什麼都跟我一樣。我真是不知道這麼相同的兩個人,為什麼以前老是覺得對方讓自己很難受。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Sep 16 Wed 2009 14:23
  • 搬家

年初,我的算命先生跟我說,今年可別搬家啊。我欣然同意,有些人每住半年就想換個新環境,如我朋友小尹,也有人像我一樣,能不動彈就不動彈,既然算命先生都交代別搬家了,我就更有理由不煩心這件事了。

 

但是這回天算不如人算,我的房東要把房子收回自住,剛聽這一消息時,我覺得有違天意,所以覺得很為難。我跟咩仔說,某先生算了說今年搬家不好,但房東又要把房子收回去,我是否應該跟某先生打電話,看看怎樣比較好?咩仔說,你可以打電話給他啊(這時我還沒聽出他在笑話我),你可以問問他,房東既然要把房子收回去,那是不是可以在門口搭帳棚?房東要收回房子,你只好搬家,這有什麼好問的?

 

說的也是。我就再也不多想了,立刻致電Bao,看看有何租屋消息?他介紹了一個俐落的仲介,我也三言兩語跟仲介說了我的需求,就在上週六,仲介通知我看了幾個房子,現在適逢租屋高峰期,租金降不下來,後來我看上一個租金略微便宜,但得自己粉刷,自己買冰箱洗衣機的房子,立刻就下定了。回想上次租房,還有時間請塔羅王子卜算比較,再做定奪,這回只能速戰速決,幸好有新鄰居Bao陪我看房,讓我慶幸即使在水星退行期間,應該也沒做錯決定吧?尤其一聊屋主居然還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算是冥冥中注定的緣分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雖然我一天到晚嚷嚷著水星退行如何如何,但從歷史經驗來看,真正讓我不寒而慄的只有一次。那時要出「北京100」,跟我合作的企畫是處女座,美編是雙子座,感覺上完全被水星退行一網打盡,使我的焦慮指數暗暗激增不少。所幸一路還算風平浪靜,直到最後我要看藍圖時,因為之前文稿已經看過太多遍了,所以目錄部份我就大致瞄過,直到整份藍圖快看完時,我偶然翻到前頭,發現不知為何有塊奇異的空白,等我意會過來時,我終於知道頭皮發麻非夢事,因為有一塊,不,其實是兩塊的目錄奇異的消失了,我飛奔去找美編,問他這是怎麼回事,然後我們找了舊稿,發現明明都沒問題啊,這時除了怪罪水星退行外,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

 

今年我感覺水星退行威力也很強悍。據瑪法達的說法是,水星逆行是九月七日開始,這一天我驅車上班要從東便門橋轉入二環主路,剛開始車行順暢,後來逐漸慢下來,這時我們遠遠看到有三輛公車停在路邊,那時還想,莫非公車要停在路邊接駁乘客?但二環一向堵塞,尤其是東便門橋轉彎處,為什麼不另找個空曠的地方呢?然後繼續緩慢前行時,又望見不遠處停了一輛公車,這時我又想,也許是前晚預演的公車沒來得及開走吧?後來才發現,那輛公車是因為擦撞計程車,所以停在路邊,而前頭三輛公車是因為互相擦撞所以停在路邊,短短二十公尺內,就發生兩起事故了。當晚,我從通惠河北路回家時,又發現路邊停了一輛中國郵政的大貨車,也是因為交通事故,這種巧合真是很讓人驚心動魄。

 

第二天,我就接到仲介說,房東要收回房子自住的電話了。然後到了昨天,咩仔跟我說,他想把一些基金處理掉,我想到之前的東歐基金在慘賠之後,現在好像只賠了兩萬多,所以我想我也處分掉算了,免得日後大跌又煩心。但當我按了許多個「確認」,以致於覆水難收時,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又不缺錢為什麼要在賠的時候賣掉,而不等到漲時或是回本時賣掉?」水星退行真可怕啊,為什麼會讓人做出頭腦不清的事情?不過後來想想,我覺得這樣做還是對的,一來天蠍座本週運氣好,跟著咩仔的決定應該不會錯,也許沒多久就要大跌囉。其次是,以前賠太多,現在等他回本,還不如等以後低點時再買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09 Wed 2009 15:01
  • 轉折

 

最近我一直在聽拉赫曼尼諾夫自己彈奏的第二和第三鋼琴協奏曲,我覺得這兩首曲子有一種奇特的協調作用,每天醒來與回來,都順手打開CD,什麼書都不看,什麼影碟也不看,一天一天過去,感覺北京的秋天在下過幾場雨之後,涼意即使在大太陽底下也慢慢的滲進你的皮膚裡,前陣子繃得太緊的神經慢慢鬆弛,好像你跟宇宙的關係慢慢取得和諧的角度,而不再是要去迎戰什麼。

 

雖然想想也挺倒楣的,仲介通知我房東要把房子收回去自住,我想到瑪法達說處女座本週要為家事煩心,真是難得的準啊。不過也許是在這和諧的感受裡,找房子的麻煩和搬家的麻煩,都被一種或許可以期待什麼新生活的樂觀氣息給淡化了。其實當我們的辦公室從崇文門搬到萬達這裡,就注定了遲早會離開那個區域,現在只是完成了必然的移轉而已。

 

然後慢慢的有想把什麼拉回來的感覺,像是一些很多人說是好看的書,放在架子上一直沒看的影碟,前些時候因為繁忙而覺得可以放下如任花園荒蕪的事物,像是生命的某些時刻,你感覺欣喜,只因為你可以感受到一種靜靜的靜靜的在你週圍無言流淌的自然的節奏,現在這些久違的感覺好像又逐漸的浮現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MG_4744.jpg  

我一直在想,北京這一場是真正檢驗我們能力的時刻。香港有香港書展幫忙事務性的事情,上海書展有一組人協助我們,只有北京,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但是,昨天活動結束了。我卻不知道怎樣給自己打分數,六場活動多則三百三十人坐位全滿,最少也有兩百多人,如果以老闆當初希望場地是兩百人這樣的標準,我可以自我安慰的說,差強人意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因為不久前郝譽翔寫了一篇北野武的文章,才提醒了我,原來當年「俘虜」裡頭士官那個角色是北野武演的。我還記得那時影評提到士官最後說「Merry Christmas」時,臉上表情宛如能劇臉譜,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所以到這一幕時,我還特別注意了,注意到至今多少都還可以想起來。遺憾的是,我不知道這位先生就是北野武。

 

人的記憶非常詭異,千絲萬縷交纏,但如果你要認真想的話,也許什麼都想不起來。看完這篇文章後,我想著哪天要看「御法度」,但除了導演都是大島渚之外,我還真想不起關連性是什麼。昨晚睡前決定看這部電影催眠,電影剛開始,我就看到北野武,然後逐漸想起來了,郝譽翔在香港「經典3.0」演講「聊齋誌異」時,似乎曾經提過這個電影,他提到北野武在電影中將櫻花砍倒,因為「美麗是有罪」的。看這部電影時,我想郝譽翔會從「聊齋」談到「御法度」是有原因的,因為電影裡頭提到「菊花之盟」,一個已死的鬼魂回來赴約的故事,其實非常聊齋,而且也許就是從聊齋裡頭引用的,就不用說書裡對於美與魔之間的關係,簡直就跟電影所要說的東西是很接近的。

 

不過實在很沒辦法的是,我看的影碟翻譯實在太糟了,主角的名字就可以翻成兩三種,你還以為是不同的人呢,就不用說內容了。也因此我必須查了網上的介紹,才知道原來劇情是這樣的。但是知道劇情是這樣,其實一點幫助都沒有,因為導演刻意安排的心理的轉折,整個被平面化了。除了知道一群人圍著美少年團團轉,以及美少年佈下陷阱大開殺戒外,那些層次整個都混雜在一起了。雖然北野武砍倒櫻花的那幕實在是很經典,但越是這樣,越是讓人對因為翻譯太差而無法理解的部分,感到非常的可惜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