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說喝酒的地點不重要,今天覺得需要立刻更正。前門23號不僅值得一看,而且他們的調酒真的很讚讓我立刻想到以前看過的酒保漫畫,也開始喜歡上馬丁尼。據說這裡的經理是今年世界酒保排名第八,但可惜我們昨晚沒遇到,不過從他徒弟手藝看來,這個經理應該真的很厲害。

 

前門23號在一百年前是美國大使館一走進去果然頗為開闊,中間是空地,然後三邊有幾棟看起來頗有氣派的老樓,每一棟樓都由一家公司經營,有的是法式餐廳,有的是牛排館,還有義大利餐廳、畫廊等,如果有閒有錢的話,很值得來這裡嚐嚐

 

不過我對於到這裡吃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想純喝酒。昨晚先去沸騰魚鄉建國門店吃了水煮魚,北京水煮魚很多,但出身四川的作家虹影認為這家是最好的,昨天我跟柏老師也吃得讚不絕口,雖然這對我來說實在太辣,今天秤了體重,更是悔不當初,但是真的非常美味。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北京的第二天,我興沖沖的打電話到「九份咖啡」訂午餐。自從搬到這個新的辦公區域,除非中午有飯局,我是絕不下樓擠電梯、擠飯館的,這時外送服務就給我很多的方便,尤其是開業不久的「九份咖啡」,經常是我的首選。

 

沒想到撥去的電話竟然已是空號,我不敢置信的決定親自下樓一看究竟,真的讓人很傷感,餐館門口貼了招租的字樣,而對面的「傳奇排骨飯」,也一樣的關門大吉了。我不過離開北京一個多月,我最「倚重」的兩個餐館就這樣消失了。

 

前幾天和小尹喝酒,他提到現在出門吃飯,都得先上網看看,否則真不知道有什麼新地方。想當年我剛到北京的時候,他和一位樂評家並列京城兩大交際花,現在只能說,隨著年歲漸增,人也越來越沒有交際的心情了,而北京城物換星移,我們熟悉的事物不斷消失,卻沒有心力去追逐新的,於是也只能這樣得過且過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五聽完張懸演唱會,突然想到我的酒友柏老師,我想他也該從西安冶遊回來了吧?不如打個電話給他,周末約出來喝酒。沒想到他還在西安機場苦等飛機,這種辛苦我在虹橋機場也遭遇過,實在是非常之同情。我跟他說,星期天我得到北大附近,不如就約這天出來吃飯。柏老師說,聽說圓明園最近荷花長得好,不如我們去賞荷。聽到如此充滿雅趣的建議,我想也應該輸人不輸陣,我說,聽說阿曼集團在圓明園也開了一家旅館,不如賞荷完了之後,我們去喝下午茶。

 

但是,我們壓根沒到圓明園,因為柏老師得去做瑜珈,這等細節容後細表,我要說的是,星期天的下午我整個人有種被打倒在地的感覺。極為極為的不舒服。我之所以得大老遠跑到北大,是因為我們九月初要辦活動,我要去幫講者訂旅館。原先想訂的看了之後覺得不佳,於是我就去北大老師建議的另一家旅館,他們說之前辦過很多會議,學者們都是住在這裡,我想應該也還可以吧。

 

我對西北地區實在不熟,所以找了半天。就在路上,我看到一個小女孩,我瞄了一眼立刻轉過頭去,因為我那一眼的印象是,他有一隻眼睛大概腫了十幾公分高,整個潰爛了。但我想,會不會是我看錯了,其實他是在看望遠鏡?於是我又瞄了一眼,發現我原先的印象是沒有錯的。那一刻,我後來跟柏老師說,我覺得好像有三把刀刺向我的心臟,我不知道為什麼有父母可以這麼殘忍,讓女兒這樣上街乞討?或者在那女孩旁邊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父母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當我聽到「回不去了」,心裡突然想到很多相關的事情。比如說,張愛玲的「半生緣」,比如說鄭愁予的「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還有很奇怪的想到鄭智化的一句歌詞像是「把悲傷收藏起來」之類的。

 

也許應該率性的說,既然回不去了,那我就不回去了。但是因為深深記得曾經有過的日子,所以我總是反覆思量。直到所有的不愉快我都已忘記,從今以後只記得美好的若干回憶。

 

從現在開始,我會讓自己的心情好起來。謝謝你曾經陪伴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四從台北到上海,直航時間只需要八十二分鐘,心情還來不及轉換,就已經抵達目的地了。機上預告上海陰雨,當飛機在浦東機場滑行時,我看了窗外,突然想起「挪威的森林」的開篇,主角降落在漢堡機場,外頭灰暗有雨,他聽到飛機的背景音樂響起了「挪威的森林」,不禁把臉埋在手中。不知道記得對不對?這個開頭,曾經是我非常喜歡的。

 

據說上海前陣子一直在下雨,上海朋友開玩笑說,自從日蝕那天開始,他們就沒看過太陽。我到上海時,雨幾乎不下了,但還是天色陰沈,一時頗感秋意。這次到上海辦活動,跟在香港心情非常不同,好像比較寂寞一點,但相對而言有了上次的經驗後又比較不緊張,只是依然覺得身心俱疲。幸好上海的合作伙伴非常周到,這次上海場的活動非常成功,有三百多個座位的上海圖書館,擠進了四五百人,這種熱情讓我們覺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這次在上海住在一個很漂亮的飯店安亭花園別墅。它原始的建物是一九三六年蓋好的房子,據說是西班牙式建築,現在看起來依舊漂亮,我們的飯店雖然是近期蓋的,但因為要跟老建築搭配,所以設計得也很有味道。我第一次住在這以前應該屬於法租界的地方,步行幾分鐘就到衡山路,周邊漂亮的老洋房很多,真的有走進張愛玲小說的感覺。如果不是馬上要到北京準備九月初的活動,我實在很想多住幾天,就算是只到附近走走也好。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ug 11 Tue 2009 15:51
  • 東區

昨天在網路上看到酒界大老T大介紹的223巷小吃,讓我心嚮往焉。雖然我一向覺得T大寫的美食見仁見智,比如說,有一次他說富霸王旁邊的豬腳飯也不遜色,我和咩仔和另一友人有天就特別前往,結果點了一堆沒吃完不說,我們還是到富霸王點了一份豬腳三人分食,才得以解饞。不是那家有多不好吃,而是跟富霸王比,就是不夠好啊。

 

我這次有點心動,主要是因為他大力推薦乾拌麵。有好幾年,我週六最喜歡過的生活,就是中午到麗水街吃傻瓜乾麵,然後去卡瓦利喝咖啡。現在傻瓜乾麵搬走了,連帶的我到卡瓦利的時間也變少了。所以我看到居然有這種被稱為人間極品的乾拌麵,我想哪天一定要去嚐嚐。

 

沒想到食物讓我如此有活力。我本來以為會等下次回台北時再去光顧,沒想到今天上班途中搭車到忠孝敦化站,想到乾拌麵不就在附近?居然我就決定先吃了早午餐再去上班。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人可能會發現,之前不是有一篇小文怎麼不見了?其實是這樣的,以前我的瀏覽人數不過幾十人,這篇卻直線上升,一方面讓我很好奇人是從哪冒出來的?一方面也有點小失落,以前認真不認真寫,好像不如罵人那樣有看頭,這也並非讓人開心的事。

 

前兩天我要快遞一份文件到北京,我問老闆秘書有沒有一樣東西(是什麼東西我現在都忘了),他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我接下來的一句居然是「媽的,……」,幸好人在講話時從語氣、表情可以知道對方是否生氣,所以他們也知道這兩個不雅的字純粹是我的轉接詞,一時辦公室的同事不是愕然抬頭,就是爆笑。老闆秘書說,你說這兩個字時和下一句連接得非常巧妙耶。我想他說的是,照理來說,人在說這兩個字時應該有另有一段的效果,怎麼我接得那樣順暢呢?其實順暢的原因是,我對當下的事情一點都沒有生氣,但我心裡隱藏的火氣一直蠢蠢欲動並未消減,因此在我完全不經意間就說出來。我想,發脾氣這件事情是會上癮的,但是人如果一直順著自己的脾氣就太可悲,我希望自己還沒有病態到那種地步,這也是我決定將那篇文章隱蔽的原因。

 

最近書看得真少。一本「維梅爾的帽子」看到現在還沒看完,但昨晚在看這本書的空檔,我拿起「少將滋幹之母」,原本是想作為休息之用,卻一看不能罷休,直到看完才放下書來。谷崎潤一郎的書我以前只看過「細雪」,但因為咩仔非常喜歡這個怪老頭,所以我也對他抱有好感。我記得我們在京都法然院,特別在墓園找到谷崎潤一郎的墓地,沒有石碑只有一棵大樹下放著兩個石頭,一個寫「空」,一個寫「寂」,非常有味道。昨天我在咩仔家玩耍半天,臨走時想找幾本書看,咩仔推薦了這本,還說作家劉大任認為谷崎比川端康成寫得更好,不管怎樣,「少將滋幹之母」的確是一本很好看的小書。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