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昨天帶了相機,但到MASA壽司之前,我已經決定不要拍照。原因很簡單,我上網查這家壽司店的資料時,幾乎多數網友都會貼照片,一份套餐就有十幾樣食物,我看得都累了,所以我想就不要麻煩大家了。(如果想看這些食物照片,許多部落格都找得到)

 

而我在寫這篇時,心裡也有點猶豫,這家店已經需要訂位才能得其門而入,再多口耳相傳一下,恐怕以後訂位會更困難也說不定。但是這麼棒的地方,不推薦一下實在說不過去,尤其帶酒還完全不收開瓶費,這種好事,一定要通報我的酒友們才對。

 

其實昨天走路去MASA時,我心情不太好。心情不好我就容易鬧彆扭,我昨天的彆扭是,難得回來,其實我好想吃肉圓啊這類台灣小吃,也想去龍門客棧吃水餃,現在要來吃握壽司,但是坦白說,我可對握壽司沒有特別感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N1620.JPG 

這是一張將近二十年前的照片。底片不知道棄置在哪裡,只有這張照片我特別護貝起來起來,其實也沒特別意義,唯一覺得好玩的是,當年騙過許多香港人,很少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哪裡拍的,我學長的女朋友還說(他可是道地的香港人),這想必是你們學校剛蓋好的人社院吧。現在拿著相機重拍,效果很差,只能看著意思意思。

 

我記得這拍的應該是尖沙嘴的香港文化中心,裡頭映照的影子,應該是以前的鐘樓。今天,覺得好像比較恢復了氣力,也慢慢的恢復了知覺,就開始懷念起以前拿著小相機在香港晃蕩的時候。

 

其實我在香港行走的時候感覺很疏離。我喜歡的可能是當年異於台灣的地景,或者就是離開台灣到一個不熟悉城市的感覺。以前我很喜歡誇張的形容那時候的生活,早上睡到自然醒,中午到學校餐廳吃飯,然後拿著一份報紙到水木咖啡喝咖啡,報紙看完了就看自己的書,自己的書看煩了,就到水木書苑看其他的書。如此到了傍晚,再吃了晚餐,就到研究室勉強一下。到了深夜,就可以找同學吃宵夜喝啤酒了。如果提了一個鳥籠,偶爾到湖邊轉悠,我就有八旗子弟的氣象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29 Wed 2009 12:34
  • 香港

DSCN1597.JPG 

在香港的幾天,我住在一個可以看到海景的酒店裡,早上起床時,看一眼對岸朦朧的九龍,再看一眼遠處海天交界的壯闊景象,大船小船在海面上跑來跑去,然後我就要去忙了。

 

晚上回來,再看一眼對岸的燈火,然後我就要去睡了。很美麗的地方,但實在是無心欣賞。

 

我對香港有很多的情感和記憶。我還記得唸書的時候,有時到香港借住學長家,其實那是他家早年居住的很破舊的廉租屋,我一個人早上坐著公車到一個比較熱鬧的市區,買一份報紙去喝早茶,過著學長們口中香港失業人士才會過的生活,有時坐渡輪到港島,高興的時候就坐纜車到太平山,那次的記憶是纜車穿過樹蔭往上爬,非常清靜而且好玩。可惜到了山上,因為有霧,所以景色始終非常模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想到一件事情我就忍不住開心的大吃大喝。其實這件事情也沒什麼,只不過是老闆要到香港出差一天罷了,但就是很難理解的讓人莫名的興奮起來,所以我昨天喝了啤酒、紅酒、白酒,就像參加什麼慶祝酒會一樣。但是有一件讓人更難理解的事情發生了,我突然「感應」到,我這種快樂的心情,老闆應該也會「感應」到,樂極必定生悲,我還是小心為妙。(但是酒也沒有少喝就是了)

 

果然,套用「麥迪遜之橋」裡頭的一句話,這種感覺一生只有一次,我感應到我老闆的感應,真的不是想太多。早上不到八點,我的手機簡訊響起,我伸出手還來不及把簡訊點開,就接到老闆電話:「我的簡訊你看了沒?」我很為難的表示沒有看到,心裡想的是,我連打開簡訊的時間都沒有,我還有時間「看」嗎?老闆說,那你先看一下。我把老闆手喻看完,心想這回輸人不輸陣,我要立刻打電話跟他說,我已經看完了。但是,再度的,在我來不及把電話按鍵按下去的時候,手機又響了,我不禁佩服的想,連比賽打電話我都輸人家,難怪人家是老闆,我只能當員工啊。

 

然後從八點開始,我就接到好多電話,堪稱歷來之最。我想宇宙果然是個和諧的氣場,你前一天晚上去大吃大喝,好多人都感應得到呢。終於有一個空檔,我又再度的倒回床上,卻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為什麼老闆發了簡訊給我,還要打電話給我?這個問題也可以改變成,既然他要打電話給我,為什麼要先發簡訊給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MG_3872.JPG 

上周五在敬愛的寶姊家舉行了「喜羊羊紅酒會」,重點當然是圖片中間略顯陳舊的那瓶一九六七年的酒了。坦白說,我原本對這瓶酒並不抱持什麼希望,因為一九六七並非好年份,而且想想這些年的保存狀況,稍有天災人禍都會影響這瓶酒的品質,所以只能平常心看待了。

 

出乎意外的是,這瓶酒的狀態好極了。顏色呈磚紅色,喝起來有點甜,類似波特酒的風味,總之我是非常滿意的。過了這麼多年,依然可以呈現這種狀態,看來人生也不要太早絕望的好。

 

這天喝的酒實在是很有特色,罕見的美國白酒,老地塊的小莊園勃根地以及歐布里翁二軍酒,我想這種等級,頂多一年只能一回吧。除了一九六七年的酒之外,我還貢獻了二○○二年的梧玖園。有人說,梧玖園是最像愛情的酒,我不知道這話的由來是,一旦喝過梧玖園你就會離不開他,而是因為他的風味所給人的感受。不管這樣,那天的梧玖園實在非常好,如果不是太貴,我還真想再買一些嚐嚐,他的感覺是愛情過程中最甜蜜的部分,而且可遇不可求。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我跟小史說,今天我要來更新一下。我真的這麼做了,但是,當我上傳後,頁面顯得很怪異,然後我覺得既然會自動儲存草稿,我就大膽的回到上一頁, 然後就這樣,一切都消失無蹤了。既然人無法站在同一河流上兩次,我如何重寫一篇一樣的部落格?更有趣的是,我原來的篇名是引自宗薩仁波切的話:「與幻象一起遊戲」,看來佛家許多道理應該不落言詮,行之為文已落下乘,網路是真的在跟我示範,所謂的幻象是怎麼一回事。(也就是你寫了半天的東西,就是會不見啦)

 

我是真的懶得再重寫一次了。但是我想週日到咩仔家看喵咪的事情,還值得一說。那天喵咪站在客廳裡,聽我們對他品頭論足。我說,喵咪看起來還是很帥啊。咩仔說,他的臉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哩。我們都迴避著喵咪今年已經十三歲,還有他的腹部已經開始下垂的事實,想像歲月在他身上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跡,這竟然讓我想到前陣子聽宗薩仁波切演講的一些話。

 

人總是期望自己喜歡的事物不要有任何變化。宗薩仁波切講佛教的四種見地,其中兩種讓我深有同感。一是,「所有和合都是無常」,以及「一切情緒皆苦」,這真是完全命中我的要害。在演講中,有個小女生問宗薩仁波切,既然一切最後都是虛空,那人為什麼要努力?之前宗薩仁波切曾經說,人生就像是人在夢中夢見自己躺在老虎旁邊,一般人看到老虎的反應是趕緊逃走,但也可以由旁邊的人澆他一盆冷水,讓他從夢中醒來。所以對於這個小女生的提問,宗薩仁波切的回答是,人要能與幻象一起遊戲。也就是說,人不但要能認識到人生如夢幻泡影,而且還要超越幻象,與幻象一起生活,就像可以學著跟老虎一起玩耍一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