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小說敘述是我越來越厭煩的。經歷了許多恍如夢境的不可解的遭遇,最後種種跡象表明,一切都是你的幻覺。我厭煩的原因在於,你無法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所以跳到這個讓人如夢初醒的結局,我覺得這樣的結尾不是所謂的出人意表,而是一種解釋的困窘。


 

不過我不能否認在真實生活中,有一種重複始終存在。就像有一幅畫裡的人物,高高低低不斷不斷走著樓梯,還有「巴勒摩獵影」男主角在房間裡跑上跑下,怎麼也找不到出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