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時候,你閉上眼睛,心裡想著我要永遠記住這一刻。當眼睛再度張開,日常生活如泥沙緩緩流進你想像中以為可以純淨記憶的永恆,記憶逐漸污濁,太多的瑣事,太多需要你暫時關注的瞬間,於是,你以為永恆的片刻,在不經意間就隱藏起來。


 

有一天,我帶著電腦穿越大半個北京城,利用談公事之前的幾分鐘跟你說話。那時候我跟你說,我會永遠記住我此刻的心情。有時,一句簡單的話語,卻通向對說話者來說意義深遠的過去。比如,當我說,或者當我想到「我要永遠記住這一刻」時,我想到的是「阮玲玉」這部電影裡,黎莉莉現身說法,在電影中敘述他參加阮玲玉葬禮的時候,他看見阮玲玉額頭上有一撮頭髮顯得凌亂,於是他將自己的髮夾解下來,別在阮玲玉的頭髮,然後心裡想著,我要記住這一刻。過了幾十年,黎莉莉果然記住了,甚至還可以在電影裡回憶這一幕。反而是我,在重述的此刻,我也在懷疑,我到底記得對不對?這件事情真的一如我所記憶的嗎?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