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這裡的封鎖非常厲害,我可以從某個管道上傳寫的東西,但看不到自己的部落格,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真的是這樣也許是因為看不到,我最近就覺得寫部落格的熱情減少了許多。

 

前幾天上網看麥可傑克森的新聞,沒想到順便看到周迅李大齊分手的消息,有一篇新聞的標題很直接,大概是「沒有他也不會死」。這標題挺毒,但也的確很真實,誰叫周迅當年要說出「沒有他我會死」這樣的話。我想到有些朋友,年輕時為愛瘋狂,交往分手都在陽光下,十分的坦蕩蕩,但到某個年紀後,就開始諱莫如深,也許是瞭解愛情這種東西就跟段譽的六脈神劍一樣,時靈時不靈現在有,以後不見得也有,所以乾脆一言不發,免得好事者哪天也可以下出「沒有他也不會死」之類的標題。

 

打從我喜歡但也有不少人唾棄的「蘇州河」以來,我就挺喜歡周迅,也買了他的CD。看到分手消息時,當晚我放了他的CD,聽了好多遍的「飄搖」,雖然完全想不出這件事跟我有什麼關係,但是我覺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再好的感情也會變化,凡事真的不要想太多,但起碼要記住「沒有你會死」這句話是真的不能再說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有一次,一個朋友看到我的MSN上頭的訊息標示的是「忙碌」,他頗感驚奇的說,這是我第一次看你說「忙碌」耶。我忘了那次為什麼「忙碌」,但是印象中隱隱記得很像是按錯了。

 

最近倒真的是頗忙碌的。不過我發現忙碌也分順流逆流,有時候忙碌會讓你快樂,那是因為事情雖然很多,但一直有進展,有一種忙碌像是鬼打牆,就會讓人煩上加煩。我最近就在這順流逆流中培養浩然正氣,有時候覺得自己像古今完人,有時候也很想跟鬼一起打牆,但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了。

 

人在忙的時候,通常會想回家休息,不過我卻不時的想出去玩。有一天打電話給寶寶,找他們去一家類似居酒屋的燒烤店,他說今晚不宜,最好周末,當天我遺憾備至,但是等週六時又覺豁然開朗,凡事有個等待,到了這一天時就會分外快樂。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有一種小說敘述是我越來越厭煩的。經歷了許多恍如夢境的不可解的遭遇,最後種種跡象表明,一切都是你的幻覺。我厭煩的原因在於,你無法解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所以跳到這個讓人如夢初醒的結局,我覺得這樣的結尾不是所謂的出人意表,而是一種解釋的困窘。


 

不過我不能否認在真實生活中,有一種重複始終存在。就像有一幅畫裡的人物,高高低低不斷不斷走著樓梯,還有「巴勒摩獵影」男主角在房間裡跑上跑下,怎麼也找不到出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243.jpg

為什麼貓的背影可以讓人感覺如此寧靜?他們一動不動,到底是看見了什麼?

R0011362.jpg

R0011263.jpg

有一天,咩仔發現他的棉被隆起一塊。打開棉被後,發現兩隻貓正抱在一起睡覺。於是便有了這張宛如偷情被逮的畫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R0011367.jpg

昨夜大酒。今天早上頭痛欲裂,每次站起來試圖振奮精神,但不到幾分鐘就頹然倒下。有一回我還不小心照到了鏡子,發現自己雙眼無神眼皮浮腫面色青黃,十分不堪。這時我又想起了莒哈絲在「情人」裡寫的,類似被酒精毀壞的容顏之類的。問題是人家是莒哈絲,從一些照片裡也沒看出他的容顏有何不妥,最重要的是他七十多歲還寫出這麼好看的「情人」,我算哪棵蔥啊?

 

這真是讓人沮喪。週六對我而言意義重大,我總是在這天到咖啡館看完一星期的台灣報紙,連老闆假日要拉伕時,也知道週六這天別找我,但是現在我只能無聊的躺在床上無所事事不知道昨天甘甜的黑皮諾,為何今天變成我頭上的緊箍咒,我是沒有臉再說要戒酒這件事情,但我現在由衷的希望我能戒酒直到七月。

 

既然只能胡思亂想,我就想到昨天與小尹的談話。我有個也算是頗有威嚴的朋友曾經跟我說,真奇怪,不知道為什麼站在尹麗川面前,就突然有種自卑的感覺。其實我知道他的意思,小尹是個非常聰明的人,經常可以看出你議論裡的破綻,有時我為我一塌糊塗的生活辯解時,他也會立刻讓你知道,他看出你自圓其說的部分。所以以前跟他聊天時,總不免有些「敬畏」,好像要有心理準備,隨時會被他一針見血的看出你想法的漏洞。我覺得有趣的地方在於,人如果不要希望自己完美,其實就不會在意別人看出你多少缺點或不足之處,因為缺點本來就是存在的,你希望自己完美,反而患得患失的讓你處在一個較低的位置,如果有一天你理直氣壯的承認自己的缺陷,反而就可以平等的談話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的時候,你閉上眼睛,心裡想著我要永遠記住這一刻。當眼睛再度張開,日常生活如泥沙緩緩流進你想像中以為可以純淨記憶的永恆,記憶逐漸污濁,太多的瑣事,太多需要你暫時關注的瞬間,於是,你以為永恆的片刻,在不經意間就隱藏起來。


 

有一天,我帶著電腦穿越大半個北京城,利用談公事之前的幾分鐘跟你說話。那時候我跟你說,我會永遠記住我此刻的心情。有時,一句簡單的話語,卻通向對說話者來說意義深遠的過去。比如,當我說,或者當我想到「我要永遠記住這一刻」時,我想到的是「阮玲玉」這部電影裡,黎莉莉現身說法,在電影中敘述他參加阮玲玉葬禮的時候,他看見阮玲玉額頭上有一撮頭髮顯得凌亂,於是他將自己的髮夾解下來,別在阮玲玉的頭髮,然後心裡想著,我要記住這一刻。過了幾十年,黎莉莉果然記住了,甚至還可以在電影裡回憶這一幕。反而是我,在重述的此刻,我也在懷疑,我到底記得對不對?這件事情真的一如我所記憶的嗎?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在辛波絲卡的旋轉門邊,我們不知道交會過幾次,但以前我看不見你,我總是朝著外頭張望,等待永遠不會為你停留的人。其實那樣的感覺並非不好,感情經常可以自我完成,而這並不如一般人想像的淒涼。甚至,當你覺得已經完成後,你可能不知不覺中變成另一個人,什麼東西鐫刻了你,變換了你的容顏,你可能像一個馬拉松選手那樣,不敢置信自己已經跑完全程,而躺在可能空無一人的終點線上,汗水與淚水模糊雙眼,但是什麼遺憾也沒有了。


 這個時候你再度出現。感覺上就像每回遇見點頭微笑各自走開後,有一天決定停下腳步說,你好嗎?我說,你很忙啊。你很忙,但是也許這是你隨意的習慣,你總是會說,等等我喔。等等我喔。我那個時候其實就想到我們都很喜歡的宮本輝,他總是可以在小說開頭的第一句就抓住你,就像「月光之東」裡的那個字條「到月光之東來找我」。當你說等等我時,我好像也慢慢的放下腳步,站在某個地方,開始等待著。當我從擦身而過,到停了下來,到等待,從那個時候開始,你對我來說就不再是陌生人了。如果按照「阿飛正傳」的說法,我們甚至開始已經是朋友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迷第一次出現時,他對我說,我是你心裡的影子,葉尖上金黃的鑲邊,陰暗中較不純粹的黑。我是你想拯救的自己,所以你幻想了我。

 

我記得那是一個太過明亮的下午。他從海裡出現,彷彿對我熟悉已久,知道我心裡最隱晦的秘密。他說,你一直在召喚我,但卻始終不知情。在他消失後,我看著海面,飄盪卻沒有任何隙縫,那時我的確以為這是寂寞產生的幻覺。

 

有時候,我試圖描繪迷的形狀,卻總是徒勞無功。我感覺這是樂園有意或無意打開的一扇門,在午夜時分旋轉木馬奇蹟似的只為你開放,音樂聲中,迷的身影時隱時現,幾次我以為他已經消失,卻又看見他在對我揮手,似乎我只要數對音樂的節拍,就可以穿越隱形的路障,跟他一起上路。他問我,你怕不怕?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孤單一人,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走向地獄,你敢不敢開始?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真的很喜歡柏格曼,不管能看懂多少。幾個月前在「萬象」看到一篇尉任之的文章,我覺得寫得很好,裡頭就提到柏格曼以及「薩拉邦德」這部電影,而且非常巧的,沒多久我就找到這張影碟。

 

電影一開始,麗芙烏嫚坐在鏡頭前面,桌上是許許多多散落的照片,他說他要去拜訪三十年沒有聯絡的前夫約翰。如果從看完電影後的後見之明來說,我會覺得這些散落的照片,固然意味著許許多多片段的記憶,但同時也是始終割裂的,需要修補的人與人的關係。就像電影裡頭去世的安娜那樣,電影裡不斷出現他的遺照,似乎顯示著他的不在留下了欠缺這個家族裡每個人就像單獨的照片那樣,無法再產生連結。


今天上網查看的時候,才知道電影裡安娜的遺照,正是柏格曼最後一任妻子英格莉的遺照而整部電影由麗芙鄔嫚作為探視者,而緩緩揭開一到十等十個小節的故事,更讓人感覺電影似乎出入了柏格曼真實的生活中間。比如說,裡頭父與子的關係,父親鄙夷兒子說,他連自己都殺不了。而在教堂的那一幕,兒子亨利克極盡惡意的攻擊了父親後,麗芙鄔嫚對教堂裡懷抱聖子的聖像祈禱,似乎父子之間的破洞,唯有乞憐於神的悲憫。或者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神的純潔無語,讓人獲得的不是救贖,而是意味著他對人類之間破碎的關係,其實無能為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的時候回頭看自己以前寫的部落格,都不禁感慨良深。其實那個時候活在一種很認真的狀態裡,但自己並不曉得,看到失去的,但不知道因為要抵抗那種失去,其他部分卻因此而更豐盈。文字似乎也反應了同樣的事情,有些感情只能往心裡不斷纏繞,文字也因此能表達更細微的東西,當痛苦已經不存在時,文字似乎也失去憑依了。

 

我一直在想,人活到了這個階段,總應該要有屬於自己的收穫,而什麼是屬於我的獨特的領悟呢?我以為的自己,的確就如我所想像的那樣嗎?我曾經十分愚蠢的,認為自己沒有愛人的能力,我說十分愚蠢,是因為我跟他說這些話的人,正是一個我愛了非常多年,幾乎每天都活在對他的思念中的人,我不知道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抵銷過去自己曾經付出的,來否定曾經在我心裡存在過的,最後這一切都好像是一齣曠日廢時的鬧劇。

 

也許答案正好相反,我總是放任自己不計代價的去喜歡一些早就應該喊停的人,總是很委屈的覺得,只要能愛他們就好,有沒有結果不是那麼重要的。我想,愛情裡頭也有迷思,我們總覺得應該付出比得到更重要,至於所付出的對別人意義為何,有時自己也不敢多想。而自己在這裡受傷多重,也覺得這本來就是愛的代價。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曾經在伊通街住過一段時間,那裡有一家很老的餐廳,偶爾中午去會遇到隱地,他似乎經常來這裡喝咖啡。有一天他在某記者會上致詞,大意是說,他覺得很快樂的事情,是能找一個喜歡的咖啡館,然後跟老闆一起變老。

 

前幾天我問咩仔,看到朋友們越來越老是什麼感覺?他說,就像大家說好了一起化老妝一樣,但是喔,這是真的,可不是在化妝呢。

 

這次去上海僅有的一晚裡,我想一定要把三毛虎哥和愛麗絲抓出來喝酒,唯一的障礙是,我如何勸老闆維持早睡早起的習慣,這樣我就可以在他睡著後偷溜出去。這個心願完成了一半,因為吃完飯後,他說不妨找他們一起續攤,所以就變成一群人喝酒,最後老闆果然體力不支提早離席,於是我就如願的跟他們一起喝酒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