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除了上野樹里,我和丸子還非常喜歡劇中另一人物瑛太。這種又會做菜,又會調酒,又貼心的好青年,連我都想訂製一個。上回看「不結婚的男人」時,我對於自己在家煎一塊牛排配上紅酒的悠閒畫面產生嚮往,雖然最後也只能做點不好吃的小火鍋,這回看到他們不時在家聚餐,又讓我燃起了做點小菜的雄心。

 

不知道以前說過沒有?其實有一段時間,我對自己有不切實際的認知,覺得只要稍微認真一點,我也可以學會做些好菜的。那是我念大學的時候,周末經常去一個朋友家,周日早上我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去菜市場,然後中午好好吃一頓。那時候,我經常做的菜是韭黃炒牛肉、炒海瓜子、炒螃蟹以及辣椒小魚,因為別人並沒有抗議,所以我始終覺得應該還好吧。(現在想來,莫非當時朋友有超人的忍耐力?)

 

這段時間曇花一現,等我再度下廚起碼過了十年。那時在一朋友家,小豬小姐也受到邀請,我決定要表演一下炒牛肉,結果這次以大失敗告終。我抱怨不會用木頭鍋鏟,但其實剛炒兩下,我就覺得完全失去手感,總之這盤牛肉是老得沒人吃得動。小豬小姐笑到差點說不出話來,最後他說,你不知道炒牛肉是多難的一道菜嗎?你說要炒牛肉,我還以為你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呢,結果,哈哈哈哈…。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Feb 26 Thu 2009 12:44
  • 愚人

昨天台北天氣熱,於是咩仔就幫兩隻貓洗澡。雖然咩仔沒有明說,但感覺他有點羞愧,因為兩隻貓實在太久沒洗澡了,洗完後居然都有變白了的感覺。尤其是喵喵咪,以前他每次洗澡都要閃躲一番,但這次卻乖乖的讓咩仔大洗特洗,可見他心裡嚮往洗澡已久。這樣回想起來,咩仔恍然大悟,難怪兩隻貓在他洗澡時,都圍繞在浴缸旁邊,而且還露出渴望的眼神哩。

 

昨天有點罪惡感的開了一瓶紅酒。家裡只剩下兩瓶2005年比較好的波爾多,這樣的好酒,我通常都會等著跟朋友共飲,現在因為別無選擇就打開了,喝了一口,罪惡感更深一層,因為真的不錯啊。如此昨天邊喝酒邊寫一篇小東西,就喝了三分之二瓶,把自己灌醉睡個好覺,又是愉快的一晚。

 

最近看日劇,加上Light的留言,所以昨天部落格本來想寫寫對純愛日劇的一點小感覺。但一來想到,這個題目比較適合小花寫,二來我的日劇看得又不多,所以就算了。不過,我還是頗慶幸看了「Last Friends」,去年丸子跟我說好看,我略知劇情後,其實不太有興致,這次有個機緣看了第一集前頭一小段以及主題曲的部分,我就知道這會是我喜歡的影片,現在看到第三集了,我還挺喜歡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真是太忙了。企畫案每天要有新進度,今天還連續修改了幾回,明天還要繼續開會。老實說,今天一度有點煩躁,後來又想,這種訓練對自己還是有幫助的,倒又定下心來。

 

既然這麼忙,本來也想沒事就不寫部落格,但昨天看了「朗讀者」,我覺得女主角演得真好,劇中人沒有接觸過文字世界,他那種不能用文字宣洩、疏導的情感,透過臉部表情來傳達,真的很深刻。今天知道女主角得奧斯卡獎,我也挺高興的。

 

不過有一幕我倒是挺不以為然。女主角一直掩飾他不認識字,因此有個不是他簽署的文件,他也認罪了。這時候,身為法律系學生的男主角,本來有機會提醒他這件事情,但他卻退縮了。就像他們最後在監獄相遇,其實女主角也只需要更多溫情,但是男主角卻顯得冷漠。為什麼他總是在時機不對的時候付出關心呢?當然,小說不是我寫的,劇本也不是我編的,也許這種內心的起伏就是張力所在,但是坦白說吧,有時候我對溫吞吞這件事情就不耐煩。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影像039.jpg

這是有一晚在大律師家喝的酒。當天其實有大攝影師在,但攝影師沒帶相機也沒用,這張是敬愛的寶姐用他的手機拍的,不是很清楚,但既然有些人可以憑色澤、香氣、口感,就盲飲說出酒的產地年份,那麼我相信也有人憑著不清楚的酒標,就可以知道這些是什麼酒了。

 

多麼幸福的一晚。最右邊是西班牙國寶酒Vega Sicilia,我記得是1989年份。右手第二瓶就是紅頭Leroy,第三瓶就是一九九五年的老酒,放久了就回歸到土塊的味道,像密封起來的往事。第四瓶是很好的酒,但當天好酒太多,我竟然記憶模糊。第五瓶教皇新堡是有一個很有名的釀酒師的作品,最左邊的一級酒,是我們當天喝的第一支酒。真是無比豪華的一晚。

 

我跟丸子說,平常我們朋友喝酒,你帶一瓶我帶一瓶,總是可以取得平衡,但是大律師的酒,我們真是還不起啊。只能非常感謝,讓我們可以喝到這些仰望中的酒。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N1448.JPG

這個景象很熟悉吧?沒錯,這就是在我房間拍攝中庭的景象。回北京前,有人跟我說,天氣已經暖了。所以我穿了T恤、毛線衫、風衣就去搭飛機,一出北京機場寒意襲來,幸好坐在計程車裡,倒也不怕。

 

然後說是要下雪了。去年北京市區連場正經的小雪都沒有,頂多是早上出門時,發現有些小冰渣,北京人憂心忡忡,因為在他們的經驗裡,夏天不熱冬天不冷,可是要生病的呀。

 

昨天出門開始飄起小雪花,我想中午約莫也停了。沒想到晚上雪花又出現了,直到今天早上。無意中我度過了一個飄雪的夜。也許是我多想,我想這次我這麼快回北京,北京也是高興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坦白說,我真的很不想寫這一篇。但想到前幾天晚上,在敬愛的寶姐家對大家如此繪聲繪影的說我的信用卡被盜刷的事情,我就覺得應該還香港機場的免稅店一個公道,順便也提醒大家,我已坦白交代,以後大家看到我就別笑得說不出話來了。

 

話說,我離開北京台北的前一天收到信用卡帳單,我很少刷卡,即使偶爾刷卡,只要數字跟我想像的差不多,也很少仔細察看。這天,我發現我有兩筆香港消費,一筆是我回台北當天在香港免稅店買煙,這沒問題,但是兩天後又有一筆消費,這時我都回台灣了,怎麼可能在香港刷卡?我想我的卡一定是被盜刷了。打電話到信用卡公司,他們說這應該是在國泰航空消費的,我覺得更離奇了,那天我根本沒有出境,怎麼可能在飛機上刷卡呢。信用卡公司也覺得茲事體大,先幫我把信用卡鎖住,等我回台灣之後再補發一個新卡給我。

 

我覺得,在免稅店買東西兩天後,就有人拿我的卡盜刷,那一定是個效率很高的偽卡集團,但是為什麼只刷了四十八美金,而不是買什麼鐘錶、相機呢?我想這個人手上一定有大量的卡,每張卡都只刷一點,這樣就不會引起注意了。我想一定是這樣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陽光這麼好,一點也不像即將要離開的日子。這次去北京得待半年,我第一次懷疑是否可以支撐下來,即使北京已經變成我非常熟悉的城市,即使台北似乎也沒有多停留的理由,但是我覺得心情沈重,好像即將鳴槍起跑的馬拉松,在比賽開始前,我已心生畏懼。

 

旅人的心情,抵達與回歸之間總是在辯證。奧迪修斯一直想要返鄉,但是返鄉之後他卻覺得自己像個異鄉人,我在北京時覺得自己是異鄉人,回到台北時卻有穩定的歸屬感,但是未來留在台北的時間將越來越短,我有一種自己將被連根拔起,但又不想投入到另一塊土地的失重感。暈眩空虛跟隨氣流的浮動漂泊,不知道這次可以飛多久?

 

轉眼間到北京即將邁入第七年,我一直覺得所為有限,但是既然一時緣分未了,希望今年有個新的開始,把頻率調整到對的軌道,也許這樣可以讓我安頓下來。雖然我早有經驗,當我從北京機場進入市區途中,我的傷感就會遺落在高速路兩旁的樹林裡,回家打掃一番,第二天又是一個尋常的在北京的日子,但是在即將離開的時候,沈重還是湧上心頭,我想我的確是老了,經不起一再的別離,雖然我是如此相信,變動才是人生的真相。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把小灰放在我的書房裡,書房逼仄,小灰的牛角常常鉤住我的衣服。我想,他是用這種方式告訴我,老是把他關在這裡他真的很不開心。昨天上午要去醫院檢查,所以我乾脆請一整天的假,下午就帶小灰出去走走。

 

感覺小灰心情似乎好多了。我們開始走得很順暢,但也許早上才身體檢查下午就去騎車有點太猛,沒多久我就開始肚子痛了,所以昨天我們只到彩虹橋,來回三十公里,回程時我走走停停非常狼狽。小灰是輛好車,但我不敢把他帶到北京,因為太容易被偷,我在台灣的時間又很短,這次過年還遇到天氣好時我沒空,我有空時天氣不好的歹運,所以真正騎車只有昨天而已,我心裡覺得對不起小灰,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兩天到書店,看到「愛情沒那麼美好」已經出版了,我立刻買了一本,但還來不及看。對於這本當初自己也想買下版權的書,我的感覺有點複雜。有點像是你喜歡一個人,可惜花落別人家,但是看到人家把他照顧得這麼好,你也不得不承認他跟別人在一起比跟你好。當初我顧慮的篇幅太少的問題,我覺得木馬處理得挺不錯的。對於得不到的東西,詛咒沒必要,抱怨也沒必要,我們還是祝他早日大賣,從此幸福一生,這樣我們雖然得不到任何好處,至少證明自己眼光不差。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聯合報有個新聞不能不看。大意是,有對男女朋友熱愛文藝,於是女生每月資助男生寫作,預計要寫三十萬字,出版時女生可獲版稅的七成,而他們預估屆時銷售可達三十萬冊。

 

這個新聞讓我目瞪口呆。三十萬字賣三十萬冊,不知道當年朱少麟的「傷心咖啡店之歌」有沒有創下這種紀錄,就算有的話,這種屬於神蹟似的事情也很久沒有發生了。我第一次覺得,就像很多大戶都有律師一樣,我想熱愛寫作的文藝青年也應該有一二出版好友,這樣他們才會知道出版現在市道有多慘,也才不會有寫本小說就會大賣的夢想,沒有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期盼,也許兩人的悲劇可以避免也說不定。

 

也許春天比較適合懺悔。繼昨天覺得自己就算不吃素,也該鍛鍊心性在人間好好修行外,最近有兩件事情讓我深深的感到挫折。一是到最近才看胡淑雯的「哀豔是童年」,我只看了前面兩篇,但我覺得他的文字真是讓人驚豔,作為在路上遇到可能還會認不出來的不熟的朋友,有種原來你是這種以前都不聲張的高手的感覺。其次是,到了這次書展,才看到香港雜誌「字花」,雖然之前也聽人提過,但印象不深,這次是讓我在書展鬼打牆的L強力推薦,所以我買了兩本,覺得挺好的。這兩件事情讓我覺得挫折是因為,寫得沒人家好沒關係,但至少要知道人家寫得好。編得沒人家好沒關係,至少也要知道人家編得好。不知道真的頗羞愧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雖然還沒到元宵節,但是我已經感覺到今年將是充滿考驗的一年,考驗的是我的心性。

 

過年期間在一個聚會中,遇到一個白目的人說了一句白目的話。白目的事情到處都有,我自己也做了不少,但是要白目到這麼不禮貌,真的很罕見。在全場靜默中,我一時不知道該怎樣回應,所以錯過反擊最佳時機。但是,後來我很慶幸自己當時的遲鈍,我對自己很瞭解,本能的反應通常會是非常激烈的,而過渡激烈的反應,將讓我非常後悔。所以我想,當時一言不發反而是對的,至少我沒有說出日後讓自己後悔的話。反而我還把這件事情當笑話跟二三知友說,分享著「天啊,世界上怎麼有這種人」的快樂。

 

但是這件事對我沒影響嗎?其實有著非常潛在的影響。因為,理性上該如何是一回事,但我心裡一直在想,這個人起碼要知道自己說了不禮貌的話,他不能覺得,自己有資格對別人說這樣的話。所以,這個事情在我心裡轉化的結果,就是我最近分外不想忍受別人自以為可以對別人不友善的行為。比如說,有些人就覺得可以對別人擺臉色,我說的不是朋友因為心情不好而出現的苦瓜臉,這樣我們安慰都還來不及,而是那種自以為有權力擺臉色的人,而這些人通常還不是你的老闆。所以我想,今年我要成為一個以眼還眼的人,給我以溫暖的,我要給他以溫暖,給我冰冷的,我要給他以冰冷。這就是我今年的處事之道。不過沒想到,我這種決心昨天在書展會場就踢到鐵板。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本公司有個活動,我盤桓兩小時,覺得該見的人已見過,該辦的事情已辦好,於是便火速離開轉至敬愛的寶姐家,這裡的酒正香,火腿剛片好,夜正漫長啊。

 

這次回到台北,感覺大家紛紛四散奔逃,有的到紐約有的到西班牙,但最近也全都回來了。今天聽說小咪前陣子跟我夜夜笙歌,昨天居然因此身體微恙,我想這些人接棒得正是時候,這樣大家都不會太累了。

 

說來真是巧,最近跟西班牙頗有緣份。先別說之前看的小說「戰爭畫師」、「萬靈節」都跟西班牙有關,回到台灣,我自己買的一個紅酒組合就是西班牙酒,前兩天和LC夫婦吃麻辣鍋,他們也提供之前在西班牙買的伊比利火腿,LC說,這火腿擱了一段時間,有點乾了,剛買時真是非常鮮美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經過了這麼多年,昨晚終於再度嚐到阿咪的手藝。想當年,阿咪位於民生東路的前藝術可是我三兩天就會去盤桓的地方。那時喝了不少當年價格還好現在卻已完全喝不起的酒,阿咪說,我當年喝的紅酒若以現在的價格算來,恐怕已有兩三百萬的身價了。

 

結束「前藝術」後,阿咪先後開了幾個餐廳,我去過的有限,後來大半時間不在台北,也就幾乎是斷了聯繫了。昨天和水之松、小咪、冷笑約在他的新店「花神」,我本來並沒有太多滄海桑田的感傷,反而在盤算如何真的可以做到只喝三杯的偉大任務。但是先喝了湯,再吃了蝦、軟殼蟹沙拉、涼拌花枝,我就油然的回想起當年的快樂時光,阿咪的手藝還是一樣的好啊,就別說後來還吃了牛肉、豬腳與皮蛋雞、鮭魚炒飯,我就跟隨食物一起回到當年那個冷色調的地下室,在那裡你總會不期而遇許多人,在那裡紅酒和人聲鼎沸幫我宣洩了暗戀的惆悵失戀的苦悶,縱情任性的度過其實是快意人生而當時卻渾然不知的日子。

 

昨晚阿咪說,一九九七年開始的那段時間真是「燦爛時光」,真的是這樣。現在回想那幾年,我曾因為情感的失意,而認為那是一段痛苦的過程,但是除了情感之外,其實那幾年真是爽快無比,看書採訪寫稿喝酒,我喜歡的事情一應俱足,只是那時不知道怎麼應付情感的失落,以為得不到回應的情感,就讓生活如此不圓滿,只有到現在才能明白,自己在某些地方的失落,卻使我得到其他的東西,只是這些東西不是我當時想要的愛情。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Feb 02 Mon 2009 14:24
  • 三杯

 

即使像我這樣沒有看過「安娜卡列尼娜」,也知道女主角在小說的開頭目睹了一個火車撞人慘劇,而這一幕,預示了他未來的命運。

 

年初五,我終於要去見我媽了。在火車站裡我把東西擺放一旁準備買車票,看到旁邊有幾個塑膠袋,我想這是誰遺忘了東西呢?過了一會,有個女遊民把這些東西都拿走了,顯然這些是他的家當。這時,我想到多年來我總是想著會不會有一天成為遊民這件事情,還想到所謂命運的暗示。當然,後來蒙我妹贈送我一件皮衣後,我又樂觀的想,即使有一天成為遊民,我應該也是收穫比較豐富的遊民吧。

 

年初六到龍山寺拜拜,我抽到一個下下簽。這時我又不樂觀的想,看來今年運氣真的不太好喔,如果今年要去當遊民的話,恐怕也是屬於那種運氣不太好的遊民。我突然的想念起我的酒友三毛虎哥,我記得當我遊民恐慌症發作時,咩仔曾經安慰我,只要我不要喝這麼多紅酒,我應該不會成為遊民的,而且就算我成為遊民,我也會有個遊民朋友三毛虎哥。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