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是從今天起會有一週晴朗的天氣,但到中午時分,汐止還是雲厚天暗,我略做考慮,決定還是不要騎車了,不如到龍山寺拜拜吧。不出所料,越是到市區,天色就更加明亮了。龍山寺裡摩肩擦踵,我突然想到這裡可以拍一個類似「向左走,向右轉」的劇情,或者是像辛波絲卡寫的「旋轉門」,在這裡跟你擠成一團的,若是日後有緣再相見,我想無人可以記得我們曾經在這裡有過匆促的交會。

 

回程到誠品信義店看看。不到三十分鐘我就有落荒而逃的感覺。去年大陸因為北京奧運,很多事情都停擺,出版也毫不例外,以致於偶爾到書店,總覺得乏善可陳,但是台灣顯然很不一樣,我瀏覽了一下新書區,就聞到群雄逐鹿銷煙四起的氣氛,台灣的讀者是有福的,但是在台灣做出版實在壓力太大了。我翻了幾本書,最後決定還是回家把「戰爭與和平」看完再說,其實我知道我是在找理由離開這個地方。

 

昨天我翻了這期商業周刊。我覺得封面標題取得很妙「小夢想大未來」,因為實際的調查結果讓策劃的總編輯都倒抽一口氣:台灣人不再勇敢作夢了,現在多數人訴說的願望都很卑微,但是加上「大未來」這三個字,似乎就產生了扭轉的力量了。坦白說,這個結果我倒是毫不意外,因為從去年的「希望地圖」就顯示出多數人關心的其實是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環境,但是「中樂透」成為高居第二的心願,還是令人挺吃驚的。我總覺得夢想是需要努力才可能接近的,中樂透除了靠運氣之外,還能靠什麼呢?彩券買越多的人,也不一定就會中獎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新年我該怎麼說呢。陰雨的大年初一和年初二,我翻出了「戰爭與和平」、「三國演義」還有上次回台只看了一半的「赫索格」,輪流的看交換的看,我覺得充實又帶點無聊,除夕下午我在永康街喝咖啡,信義路上人與車俱少,這時的台北陰鬱而迷人,如果不下雨,我真想出去走走,但下雨也就算了,也許哪天想起捧著這三本小說的日子,會覺得幸福而懷念也說不定。

 

大年初三天氣很好,只是我喝掛了。喝掛之前我自覺並無徵兆,後來想起曾經喝一杯調酒,或者我也別怪在調酒上頭了,人喝多就會掛,此乃天經地義的事情。然後年初三很快的就進入了年初四,年初四的上午我在床上度過的,下午也在床上度過的,晚上也在床上度過的,差別在於上午生不如死,下午因為吃了小火鍋,元氣十足的又睡著了,晚上其實已經相對清醒,但我突然想要躺在床上聽著上面的鞭炮聲想想我的人生,只可惜沒有想太久,我又睡著了。也許所謂的「醉生夢死」就是這種感覺吧?在此我要向年初三晚上跟我打過電話的人致歉,請原諒我不太想得起來你們是誰,也原諒我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最好你們也忘了曾經打過電話給我。

 

在年初四想到人生的時候,我默默許下一個心願,今年就只喝醉這麼一次,人老了經不起這樣折騰,也不是這麼幸運會遇到一個好司機送你回家,我想我還是知福惜福吧。也是在想著人生的時候,我家電話響了,咩仔從遙遠的紐約打電話過來,第一句話就說:「我就猜你今天會在家。」原來初三晚上他也打過電話給我,發現我醉言醉語,而我完全忘記這件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大陸的部落格叫「博客」,所以經常聽他們說「我今天博了」之類的話,我家樓下的咖啡館明天開始休息,家裡沒有網路的我想上網也沒辦法,所以今天應該是過年前最後一搏吧。

 

昨天我感覺人真是各式各樣很不相同。這領悟源自於昨天下午應邀到一個朋友家拜訪。這位朋友裝潢新家後沒多久,就到上海工作,所以我猜他對自己的新家很不熟,而事實證明,應該也的確如此。一上車,我聽從他的囑咐跟計程車司機說,我們到松仁路過了吳興國小再右轉。快到莊敬路時,司機問我,不能走莊敬路嗎?於是我又打電話問朋友,不能走莊敬路嗎?朋友說,唉呀,你就走松仁路啦。所以我們越過莊敬路口走松仁路,走著走著,我跟司機都咦了一聲,因為莊敬路走到底就接松仁路啊,為什麼叫我們別走莊敬路呢?

 

有了這個經驗,我和司機都開始擔心了,因為吳興街千迴百轉,是個辨識難度很高的地方,我自己是從來沒弄清楚過這裡的方位。到了吳興國小,我跟司機說,下個紅綠燈要右轉,不料眼前看到的是閃黃燈,司機說,應該不是這個吧?我也說應該不是這個吧?但是誰知道呢,誰知道朋友說的紅綠燈不是閃黃燈呢?如此轉來轉去,還爬了一個跟地址距離一百多巷的山坡,在菩薩保佑下,我們終於找到地方了。我之所以要這麼說了半天,原因在於最後,因為晚餐和朋友有約,電話叫車是一輛空車都沒有,我決定徒步下山,我已做好了要長途跋涉的準備,不料在朋友男友的帶領下,我從另一頭下山,不到十分鐘就走到了松仁路,我一面喜出望外,一面覺得朋友對他的新家真不是普通的不熟。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0010877.jpg 

最近每天早上都奔波於醫院和銀行之間,感覺人生充實得令人絕望。每件事都很無聊,但每件事又不得不做,今天終於大致都告一段落,過年的感覺終於來了。

 

也許是因為自己為了瑣事疲於奔命(真奇怪,醫生都不會一次就放過你,總要你去多看他幾回),所以最近遇到一些朋友,我總感覺大家都心事重重似的,很少人非常開心,這是金融風暴的影響嗎?還是到了這個年紀,煩心的事情總是一件接一件?

 

昨天我的消費券終於有了最正確的用途。在北京時我就看到一個葡萄酒網站有個西班牙組合,感覺挺超值,我本來以為已經銷售一空,沒想到還有存貨,所以我昨天就用消費券再搭配若干現金,請他宅配一組到家。但是說也奇怪,當我奉上所有消費券時,居然有著淡淡的失落,有點像是小時候期待已久的壓歲錢花完的感覺。壓歲錢花完了可以等明年,但套用一句「麥迪遜之橋」的經典台詞,使用消費券的感覺,一生只有一次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到誠品訪友,然後一起去南村小凱悅解饞,吃完飯後,我不禁大為吃驚,因為在整個吃飯過程中,我們酒友三沒人說要喝啤酒,他們是想到了,但想可能今天不喝酒吧,而我則是想都沒想到,真可怕啊,居然也有完全忘記喝酒的時候。後來為了彌補對酒的歉意,我們三人找了一個小公園喝啤酒,一罐500cc喝完,我開始打起呵欠,唉,這只能說歲月不饒人了。

 

話說,回來的第二天,就大喝了一回。主人的廚藝甚佳,但被他自己提供的一瓶小彼得綠奪去風采,因為小彼得綠實在是太好喝了,他們認為這風味可不輸五大堡,只是四千九的價格,我想日後即使我再怎麼想喝,都會好好考慮的。有了小彼得綠,主人提供的紐西蘭紅酒,我的勃根地和澳洲酒,全部成了配角,所謂酒比酒氣死酒,就是這個意思。

 

由於基金慘賠,所以我媽跟我說了一輩子做人要節省的道理,我就突然明白了,而且矯枉過正到失去購物的欲望。我的同事說得好,這證明你過去亂買東西是對的,這樣你就會發現,即使現在不買東西,還是有很多好東西可用啊,這真是再睿智不過的話了。但是我現在的苦惱是,我尾牙抽到新光三越三千元禮券,但我完全想不起來要買什麼,消費券是拿一張五百元的去吃了一頓三百元的火鍋,挺浪費的用法,但這同樣是因為我不知道要買什麼。不過昨天去誠品,我就想到可以買買書,而一旦這樣想時我就覺得消費券真是不夠用,實在買不了多少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領消費券的好日子,也是我媽生日的好日子。我一早就打電話給我媽祝他生日快樂,沒想到他又趴趴走到不見蹤影,真拿他沒辦法。後來我轉念一想,他老人家應該是去領消費券了吧。

 

我越來越喜歡我住的區域了,領消費券快速無比,工作人員又彬彬有禮,我是得了什麼失心瘋要遠離這個地方呢?不過我發現我還是很不適應消費券的存在,因為我到屈臣氏補充日用品時,居然還是付現金,等想起有消費券時為時已晚,也許我心裡下意識的認為,消費券這麼有意義的東西,應該浪費在紅酒等有意義的東西上頭吧?

 

昨天在香港機場轉機時,心想以後搭直航可能性大得多,也就未必會在這裡停留了。但是我逛了葡萄酒區後,我覺得不來也罷,這裡的紅酒居然比台灣貴上三分之一,假面舞會在心世紀兩千有找,這裡居然要三千元,心型酒標酒要將近上萬元(我幾年前在這裡買過一瓶,才一半價格),我覺得讓香港免稅機場倒倒去好了。以前免稅店真的是優惠的地方,現在被香港機場改寫成大撈一筆的地方,真是不夠意思。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多年前,我和一個男孩坐在大學口吃餃子。彼時他很喜歡一個女孩,但他決定要放棄了。我問為什麼?他說,就像你走在一個長長的甬道,你相信甬道盡頭必定有你正在等待的,但是,如果最後的答案揭曉,裡頭其實空無一人呢?

 

我繼續吃著餃子。心想,如果最後簾子後面真的空無一人,那曾經醞積在你心裡的愛,難道沒有意義?究竟什麼才是重要的呢?是你心裡的愛?還是最後的答案?

 

時至今日,我依然困惑。但我現在似乎可以更瞭解他的恐懼,如果你一直向前走,但簾幕的後面其實空無一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看完「戰爭畫師」,感覺有個有趣的巧合。今年讀了一些小說,像是「大師」等等也非常好看,但是「外出偷馬」、「萬靈節」、「戰爭畫師」這三本表面上看來完全沒有關連的小說,卻像三部曲般,呈現一種聯繫性。 如果你未來正有讀小說的計畫,我挺建議把這三本放在一起看的。

 

就像三角形的三個點,共同呈現人生的某些面向,只是「外出偷馬」詩意些,「萬靈節」哲學些,「戰爭畫師」藝術些。主角都是在一種孤獨的境地裡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去面對人生,並且思考他們所領悟的東西。「萬靈節」與「戰爭畫師」的巧合還更多,主角都是影像工作者,都失去所愛,還有都跟西班牙有關,而且都花了很多時間去思考生命裡的規則、偶然。我覺得如果這三部小說是等邊三角形的話,「外出偷馬」是那個頂點,「萬靈節」、「戰爭畫師」是底下兩個角,這是就三本小說裡呈現的生命狀態而言,所謂的頂點,對我來說是經歷過種種之後的萃取或者結晶,唉,我實在無法說得更清楚一些。

 

我知道今年開卷好書獎,「外出偷馬」和「戰爭畫師」都入選了。可惜「萬靈節」沒有繁體版,否則我覺得也許有一爭長短的機會。因為書不在手邊,我只能依稀記得紐約時報書評所寫的幾句話,大意是,這是一個男人,試著尋找一種方法,來寫下現在即已消失的時間。就內容來說,我覺得它其實比「戰爭畫師」複雜,而且就算不管這麼多的話,把這本書當成柏林的導覽也挺好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寫完這篇部落格我有點小後悔。人難免有小心眼的時候,但為何要如此鉅細靡遺的和盤托出呢?不過刪掉此篇亦為我所不取,我想這也呈現了我個性的一部分。處女座的一板一眼,射手座的難馴火爆,還有上升天秤的和稀泥,都一覽無遺。為了轉移我對這種性格的懊惱,我就看了老長官要我看的開卷BV,很高興看到帥哥學弟夏傳位的影片。我想,人有一個帥哥學弟本來就值得驕傲,更何況他還得了好書獎,就算不熟也得攀親帶故一下。坦白說,我對他最多的回憶,就是我倆曾在會議室共享白蘭地,然後搖搖晃晃的走下山。沒想到事隔多年後,我為了一元人民幣忿忿不平,他卻為卡債風波而對銀行家提出控訴,這種差異,真讓我不對自己搖頭都不行。還是看看BV吧。

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09/01/09/366625.html

 

麵吧的牛肉麵,是我在北京吃過最好吃的牛肉麵。這家店面甚小,價格不算便宜,還要收服務費,但因為好吃,我每週總要去吃一回,以補充元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昏過去那天,新京報的書評編輯綠茶跟大夥說,我最近多開心啊,這麼多人請我吃飯……。一來當時身體略有不適,二來對吃素的人來說,總覺得自己的選擇會影響到別人,所以對於聚餐也比過去更不熱中。所以,對於綠茶的快活,我也不見得多能體會。

 

但是這幾天,我也不禁要說,最近我多開心啊,這麼多人請我吃飯。就以昨天來說吧,中午有人請我去吃一家精緻海鮮自助餐,只要在座位上選了菜,別人就會送上來那種。我吃了什錦生魚片、烤牛排、烤大蝦、海螃蟹(所以不是活螃蟹,之所以特別強調,是避免咩仔又指責我吃活的東西)、鱈魚、刀魚、海鮮蔥餅、青菜、牛尾湯、蔬菜粥,說有多好吃就有多好吃。

 

照理來說,吃完這麼多東西,晚上肯定是吃不下了。不料到傍晚時分,有人送來一鍋我家鄉的水晶餃,在北京可以吃到水晶餃,我感動得快要流下淚來(這一點都不誇張,這種水晶餃是苗栗特產,有次我居住在新竹的妹妹在菜市場居然看到水晶餃,他也快哭出來了。就別說我在北京了),我大吃了十幾個,痛快之餘,也完全明白豬是怎麼養成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有三部大片上演,分別是「葉問」、「梅蘭芳」、「非誠勿擾」。聽說其中「葉問」評價最好,我看了前兩片,感覺還是跟「梅蘭芳」比較貼近,那四合院的影影幢幢,那種老北京的習性氣味,對我就是有吸引力。但是就男主角來說,葉問實在是比梅蘭芳有生氣得多。

 

我其實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有人認為「梅蘭芳」後面三分之一不好,有人認為黎明一出現時就不好,但我也不免持著一種疑問:會不會梅蘭芳本人就是這樣的恬靜、喜怒不形於色呢?如果梅蘭芳本人就是如此,那還真難說,黎明的不彰不顯,算不算是演得不好呢?

 

不過看完整齣戲後,我覺得黎明的確是演得不好,僅得其形而無其神,比起那個演梅蘭芳早年的小孩差多了。不過我覺得這不僅是黎明演技的問題,而是只要是梅蘭芳之外的角色,每個人都可以發揮的入木三分,但是只要一回到梅蘭芳身上,就開始拉開距離,不敢去正視真正的梅蘭芳。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