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來到公司已然不早,打開電腦就發現老闆傳了一份書稿,我點開來才看了開頭,就看到老闆已經用msn問我看得如何。為了拖延一點閱讀的時間,我連忙獻上鬧鬧的年度運勢,這個年度運勢我還沒看,但是聽說牡羊座明年運勢非常好,我想這樣老闆也會開心的。不料,真是不料,老闆貼上一句話鬧鬧寫的:「在職場上要提防接近的處女座,以免有糾紛」還放上一個表示驚悚的符號,我不免心中暗暗叫苦,鬧鬧真是不懂事,寫得這麼直接不是讓大家都很尷尬嗎?我想從明天開始的明年,我只要一被老闆責備,我們就會不約而同想到「提防接近的處女座」這句話。

 

上週看瑪法達星座運勢時,我有點小小的不以為然。我跟同是處女座的塔羅王子說,這真是不公平,為什麼寫到處女座的感情就是苦戀啊,錯過的遺憾之類的,即使明年感情運勢高居第三,還要被這樣說嘴。塔羅王子也說,是啊,好像我們以前多慘似的。

 

今天看到鬧鬧的年度星座運勢,發現明年處女座的感情已經可以拍成太陽花系列。我跟塔羅王子不免又竊竊私語。塔羅王子說,看來明年處女座的感情真的很奇怪,我為什麼覺得他們都有點語帶保留啊?我說是的,按照他們寫得這麼詭異的情況來看,也許明年我們會發現,我們已經愛上團團跟圓圓了。我可不是在說笑話,根據我的觀察,人跟寵物的感情比人跟人的感情,還難理解呢。我每次一看到喵咪的照片就眉開眼笑時,總不免感嘆,這是多麼無私又偉大的情感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這件事情是有徵兆的。前幾天開始感覺喉嚨癢,好像快感冒了。喉嚨一癢就開始咳嗽,一咳嗽心臟就跳得很快,我也習慣了。到了前晚平安夜,一群同事朋友吃吃喝喝,我海吃三碗炒米粉,喝了兩杯紅酒,突然心臟跳得很快,我非常不舒服,一位朋友看我臉色不對,問我怎麼回事,我休息半個多小時,覺得終於緩過氣了。朋友也說我現在看來好多了。

 

昨晚,和開卷站崗員及其夫婿、新京報書評版編輯及其女友,我們五人一起吃涮羊肉,還開了一瓶紅酒。緊閉的包廂加上一個大黃銅火鍋,簡直具有集體燒炭的效果,我越來越不舒服,於是請服務員把包廂房門打開,雖然不舒服還在持續,但我想吃完之後,走到外頭也許就好了。

 

結完帳,我虛弱的起來穿大衣,結果又跌坐到椅子上,我發現我根本就站不起來了。如果站起來,我知道我一定會昏過去,心臟還是跳動得非常快速,我請他們稍坐等我緩過氣來。此時,開卷站崗員的先生也覺得頭昏,我們就把窗子打開,我覺得冷風一吹,雖然具有空氣流動的效果,但那種冷,好像讓心臟更不舒服。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我老闆,對佛經夙有研究,所以我昨天十分誠懇的請問他:「如果跟菩薩許願要吃素一年,但又沒做到,會不會有什麼報應啊?」我老闆大笑完了之後說了一句非常啟人疑竇的話:「依你的個性,你還是乖乖的吃完一年的素吧。」

 

「依我的個性」?這話是不是很怪?我的個性是怎樣?是很膽小怕死嗎?是很神經兮兮嗎?我覺得言下之意就是,你與其成天擔心破戒會有什麼報應,還不如吃素算了,免得自己被自己嚇死了。當我如此解讀之後,我覺得真的很沒意思。

 

前陣子咩仔跟我說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妹妹的朋友有輛很破爛的摩托車,有一天摩托車被偷了,這人很難過,因為他很窮,實在買不起一輛新的摩托車了。所以他就去跟虎爺許願,祈求虎爺幫他找到摩托車,如果找到的話,他就請虎爺吃蛋黃酥。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北京居民都會感覺有點異樣。出門前,看到陽光普照,卻有極大的風聲,那時心裡還沒有不祥的預感,直到出門後,一陣風吹過來,發現臉立刻凍僵了,才覺得怪。我打算先到一百公尺外位於東門的市場買菜,然後到兩百公尺外位於西門的乾洗店拿毛衣。但是昨天的風跟冷,讓我買了食物後,一直考慮要不要直接回家,後來還是決定一鼓作氣先去拿衣服再說。到了洗衣店,我問服務員今天氣溫多少,旁邊一位等候的男士說,今天最高氣溫是零下八度。我嚇了一跳,北方節氣真準時,昨天是冬至,立刻氣溫就下降了。

 

今天看報紙,才知道昨天是五十七年來,十二月單日最高溫度最低的一天,可怕的還不是零下8.8度,而是颳了八級風。在北京溫度再冷都不怕,只要不颳風,但是起風後,尤其又到了八級風,穿什麼都不管用了。今天,我出門上班時,想起要打一個電話,在路邊脫下手套拿起電話,風像三秒膠一樣,讓我的手立刻凍得拿不住電話,又冷又痛,我都不記得以前有沒有這麼冷的經驗了。

 

因為實在太冷,所以我昨天決定待在家裡。先是看了荷蘭作家塞斯‧諾特博姆寫的「萬靈節」,書裡的柏林也飄著大雪,主角在街上遊盪,然後晃到咖啡館喝熱紅酒,這本小說要看得很慢,而且也非常適合昨天的天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陣子老闆從台北回來,帶回一部他想看的小說,還大方的借我先看。可能是這部小說的規模讓我望而生畏,我中間東看西看了不少書,甚至昨晚還把一位荷蘭作家寫的「萬靈節」放在背包裡,這個意思是說,對不起「西夏旅館」又要延後一週再看了。

 

其實我知道以駱以軍說故事的能力,我只要打開第一頁,就會掉進他編織的語言網絡裡,但我一直延宕著,等待哪天覺得感覺最對的時候,全心投入這本書。這種感覺有點像我醞釀著要買自行車時,想東想西,怕這怕那,最後發現只要騎上車的那一刻,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今天下午,「萬靈節」又被「單車放浪」捷足先登了。我在書架上看到這本書,隨手翻開後就放在我的辦公桌上,偶爾隨意翻兩頁。除了序文外,我最先看的是荷蘭那部分,只因為當年在荷蘭時,坐在遊覽車裡看到高頭大馬的荷蘭人輕鬆騎著自行車跑來跑去,那時的羨慕一直持續到現在 。我已經有點厭倦我家附近的自行車道了,如果可以到歐洲騎車不知有多愉快,但是在此之前我得先學會組裝才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做一個小廣告。如果你還沒看過這兩天人間副刊刊登的「苦海女神龍」,請趕緊去看。徐璐這篇文章,寫得真好看,讓我差點衝動得想寫信給人間的編輯,跟他們致意了。

 

昨天,這裡某出版社領導請我們吃飯。他知道我吃素,但當清蒸魚上桌時,他幫大家夾了一塊,也打算幫我夾一塊,我驚愕拒絕說,我吃素,不能吃魚。這下換成他驚愕了,他說,魚是素的。我暗自竊喜,但又不敢相信的說,魚應該是葷的。最後我才知道,原來大陸吃素分兩種,一種是不吃肉,但是可以吃海鮮的。如果可以選擇,我當然會選擇海鮮也是素的這一派,但是因為當初跟菩薩沒說好,現在貿然地說,海鮮也是素的,他們可能也不會同意,所以我還是算了。

 

咩仔看到我買了魚湯濃縮塊時,他謹慎的問我:「喝了魚湯沒?」我沒喝魚湯,但這是因為我不知道大陸濃縮湯塊是否有不為人知的可怕加工過程,所以我不敢喝,而我打心裡是覺得湯是素的,魚湯是素的,牛肉湯也是素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咩仔最近經常早出晚歸,偶而還出門旅行,於是兩隻貓決定用更精確的方式表達對他的不滿。襪子把咩仔放在行李箱裡的衣服拖出來,喵咪當著咩仔的面,揚起貓腿,把CD踢到地板上。

 

但是等到咩仔旅行回來時,兩隻貓還是很高興。喵咪高興得幾乎要站起來了,但後來還是按耐住喜悅,巧妙的引導咩仔往食物的方向走,暗示咩仔應該餵他吃東西了。即使他明明才剛飽餐一頓。

 

襪子喜歡跟著咩仔到處走。咩仔一進洗手間,襪子就吵著要進來,等咩仔把門打開讓他進來後,襪子又吵著要出去。其實襪子剛看完錢鍾書的「圍城」,因為他說不了人話,所以他決定以實際行動演繹這本書的精髓—婚姻就像圍城,在外面的人拼命想進來,在裡面的人拼命想出去。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六和寶弟共進午餐,本來以為他初來乍到會有些不適應,沒想到他卻以驚人的效率,把找房子之類的瑣事全辦好了,吃完飯,還想去附近商場走動,看看有沒有長大衣可以買。我突然感覺到在他身上出現的那種把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的活力,在我身上幾乎已經消失殆盡了。

 

或許這就是減法生活的另一種副作用。固然,我這幾年安於回家後看書看碟聽音樂的生活,而且坦白說,光是這樣就可以忙一個晚上了,因此出門玩樂的興趣大減。以前我多少自豪於從夜夜笙歌的「什剎海傑出青年」,可以轉變成這樣,但是現在我想,也許不知不覺間,我也錯過了很多。最近台北若有朋友來,問我哪裡有好吃好玩好逛的,我幾乎都得打電話問阿霞,平平是處女座,他可以與時俱進,而我卻一問三不知,我開始覺得羞愧了。

 

等寶弟走了以後,我去了一趟洗手間,發現面黃人不瘦,頭髮凌亂,於是我想,即使新氣象一時很難出現,打理頭髮倒是當務之急,於是我在這百貨公司裡找到一家韓國髮店,決定作為我新生活的開始。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瞄見「我的最愛」收藏了一個部落格,但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的,於是我便按了兩下,頓時眼前出現一行字「放手,對你我都好吧?」我立刻心臟強跳了三下,不不不,不是這行話跟我有什麼關係,而是按了滑鼠的瞬間,我就想起這是誰的部落格了,這是小花啊,我記得他今年剛上國中,現在都還沒放寒假呢。更遙遠的回想到以前,當年我跟進時報時,他媽媽正因為生他而請了產假,如今時光飛逝,小花已經可以寫出這麼睿智的話了,也難怪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國中時,每次上學我必須穿過一條小街,小街旁邊經常放著一輛小貨車,上面掛了一個牌子寫著「專收舊貨」,有次我看到一個荒謬但又讓人笑不出來的景象,小貨車正要啟動,上面坐滿了五六十歲的老先生老太太,我覺得這個牌子真是充滿反諷又悲涼,但是當時真的不會想到,其實人都是往「舊貨」的行列中逐漸逼近的。此刻,想起小花,我就覺得我離那些人不遠了。(值得慶幸的是,你媽還有你經常看到的你媽的酒肉朋友們,也都不遠了,所以我也不至於太孤單)

 

今天是周五,我想有時也不妨學毛主席那樣,每周五推薦一首歌,讓大家感覺馬上就可以週休了。我今天要推薦的是陳綺貞的「Self」,超級好聽的一首歌。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人通常都有一種惰性,不敢去接觸想像中以為深奧或嚴肅或沈悶或任何我們不熟悉的事物,總以為那些東西很難瞭解。在北京這段時間,我覺得最大的收穫就是破除這種障礙,我看了許多大師級的電影,雖然我不能說看懂了多少,但我覺得這些人的作品至少是可接近的,會讓你有共鳴的,就像伯格曼的電影以前讓我裹足不前,現在他居然是我最喜歡的導演之一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晚跟吾友蔣好讀難得的共進晚餐,聊得很愉快,但也有煞風景的事情。比如說,這個氣死人的老闆,在我不吃素時,鮮少看到他正好購置什麼菜單外的食材,昨天居然說買進了一些非常好的蛤蜊,他做了一道香噴噴的份量極大的白酒蛤蜊,兩個朋友吃得胃口大開,而我只能吃蛤蜊上頭搭配的一點青菜,我有多喜歡吃炒海瓜子、炒蛤蜊你們是無法想像的,總之,我差點當場宣布凡是在水裡游的,以後都算是素的。

 

蔣好讀還吃了我以前必點的油封鴨腿,看起來就頗為美味。結果我一個晚上吃了烤薯角(大家一起吃)、田園沙拉(大家一起吃)和羅勒松子麵,看來不少,但比起別人吃的,我這只能算是小點而已。

 

昨天我還發現,我的記憶力已經衰退到無以復加了,而且我已經找到罪魁禍首,就是喝酒。前陣子咩仔跟我說,以前他都覺得自己記憶力衰退得很厲害,但是自從他不喝酒之後,就什麼都記得了。昨天我跟蔣好讀有不少對話是這樣的:曹志漣有個以蘇州為背景的小說,唉呀,那個書名是什麼呢?(答案是「某代風流」)行人出過一本小說,好看極了,還是那個作家的處女作,書名,唉呀,怎麼也想不起來了呢?(答案是「啥都瞭了」)你們出過一本小說,很好看,裡頭有隻孟加拉虎,那個書名是…?我說我不記得了。如此三棒揮空,蔣好讀就說了一句讓我汗顏的話:你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吃了幾天素,我得說,這個經驗真是絕無僅有。我是個非常愛吃的人,到任何地方旅行,一定先上網找哪裡有好吃的,然後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但是,在日常的生活裡,我很少前一天就千迴百轉的規劃第二天要吃什麼,我覺得這種事情只需臨場反應,就可以想出很多想吃的東西。有時,正好沒什麼特別想法,隨便打發也是常見的。

 

可是這幾天,我可花了很多時間想我要吃什麼。比如週六,中午吃了全素火鍋,晚上吃了橄欖麵包配德國白酒加上乾果、柑橘若干,吃的時候覺得都吃飽了,可是沒過多久又覺得餓了。所以我一個晚上都在懷念雲南辦事處的米線,有雞肉火腿的過橋米線是不能吃了,我打算吃小鍋米線再搭配什麼素菜之類的。第二天我果然到了雲南辦事處,叫了小鍋米線還有韭菜炒石屏豆腐,坦白說,以前不是沒有吃過這些,但從來沒有覺得這麼好吃過,美中不足的是,我忘了小鍋米線裡頭有很多肉末,這回我不敢用新手上路來魚目混珠,只能吃米線了。

 

昨天晚上我又在想今天要吃什麼,很快就想好了,我辦公室附近有家陝西麵館,可以請他外送,非常方便。我叫了一個蕃茄雞蛋麵和涼拌素菜,倒也挺美味的。現在我覺得已經不像前兩天那樣擔心沒東西可吃了,不過我開始想念一些以前也不是太在意的食物,像我這兩天就很想念廣州炒麵,唉,為什麼以前可以吃這些東西時,不好好珍惜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北京陽光燦爛,但是最高氣溫據說是零下四度,所以如果你被陽光騙了,輕衣簡從的就走出戶外,可能會感覺像是走進冰箱裡,凍得你跟猴子一樣吱吱亂叫。

 

我猜是從一本美食書上看來的,他說人的……(以上點點點是忘了,不是限制級)就跟食慾一樣,有時你惋惜已經消失了,但沒多久,它又出現了。我非常瞭解這個道理,因為我的快樂沮喪、心情好壞,也是如此週而復始的循環,覺得了無生趣時,又有一些什麼東西在心裡發芽,我只能慶幸,再怎麼煩悶,心裡的那些感覺也只是沈睡而不是死亡。

 

昨天我心情好多了。這說來也很奇怪,我們一生中總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我過去可能高估了人的承受力,總覺得想清楚就沒有什麼不能應付的,但是這種表面的想清楚,卻並不妨礙有些陰影一直吞噬著你,你知道它的存在,但不知道力道是這麼強,直到昨天,這個陰影解除了,整個人就像遇到神蹟一樣的復活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才終於確定,我要吃素一年了。其實我還挺興奮的,因為這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但也相當茫然,因為我突然想不起來以後要吃什麼。我本來有點想拖延,想從過了農曆年之後開始,但又覺得這樣其心不誠,不如速戰速決,所以我打算從明天開始進行。

 

當然我非常慶幸,沒有心慌意亂的說要戒酒一年。我猜如果我斗膽做此想,我很多朋友就會勸我別回台灣了,他們一點都不想念我。為了我以及大家好,我絕對不敢打戒酒的主意,希望這樣能彌補朋友對我吃素的失望。

 

我覺得我自己是個可信賴的人,但不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這看似矛盾其實並不。很多事情我覺得不必說出口,但是我相信我做到的可以比別人承諾的更多,如果哪天我頭腦發熱,許下什麼承諾,卻往往會狼狽食言。比如說小時候答應我爸爸要好好唸書,比如酒喝多了,說要開始戒酒。我開始對我自己的承諾有點信心是今年騎腳踏車以後,雖然我設定的目標對很多人來說實在不值一提,但那種一次一次比以前更進步一點的感覺實在很好,所以這次我說要吃素時,我其實並不心虛,我想這應該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我最近真的很少喝酒了。很忙是原因之一,不過,再忙也有回了家什麼都不想做,就坐著聽音樂發呆的時候,此時此刻並不妨礙開瓶紅酒解悶,問題就在於我顯然缺乏喝紅酒的動力了。

 

這樣說也許很奇怪。我覺得不想喝紅酒只是一個徵兆,真正的病因是,你再也不相信什麼了。不相信算命先生說我今年過了以後就會比較好。心裡想著誰,但不用喝酒也知道想再多也沒用。看了一本小說,眾生喧嘩技巧複雜,但是想到台灣的不景氣,就覺得自己觀賞就好,不要害到公司。這種沒有期待的日子,連紅酒都失去魔力了。

 

前幾天,每週一度的打掃家裡,看到酒架上的紅酒們,身上居然有了灰塵。我不禁哀嘆,當我變成槁木時,紅酒也變成死灰了,當我變成行屍時,紅酒也變成走肉了。他們不該有這種下場的,都是我連累了他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