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81122-20aab.jpg 

先恭喜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毛主席同志,獲得今年卓越新聞獎的攝影獎。

我真是愛死了這張照片,就厚著臉皮跟毛主席要來了。

瞧這隻小羊咩笑咪咪的吃草多可愛。

我以後再也不吃涮羊肉、烤羊排等東西了。

還有,一定要買部好相機啊,技術已經非常不如人了,就需要好相機來彌補一下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Nov 26 Wed 2008 15:35

昨天夢見冷湯。夢見他收集了很多銀製古董,還開了兩次展覽會,結果我在夢中非常現實的盤算,如何運用交情,讓他便宜的賣一件古董給我。今天我跟冷湯說了這個夢,他非常大方的說,以我們的交情,你可以隨便拿一件,反正不過就是夢嘛。哈哈哈。

 

想想,這的確也是,夢裡的東西實在不必太認真。不過,會不會是這樣?我看冷湯部落格裡那些瓶瓶罐罐看多了,心裡惦記上什麼了,所以就做了一個夢?希望哪天我知道我看上什麼時,冷湯也可以這麼大方。

 

雖然也曾做過一些惡夢,像是夢見恐怖的場景,但怎樣也跑不快。不過總體而言,我非常喜歡夢中的世界,不管怎麼荒誕的情節,在夢裡都很真實,而且有時居然也會怪夢成真。比如說,有一次我夢到好多樓倒塌了,但是幸好認識的人都沒事。結果沒多久就發生了921地震,算是一個奇特的巧合。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週日發生了一件令我沮喪的事情。當時經過一個叫做「素人設計」的小店,有好看的靴子和皮包,於是我就買了一雙短靴。在北京住久了,我也感染了北國冬天灰暗的憂鬱,只不過要測量我病症嚴重的程度可能醫學是派不上用場的,我自己的歸納是,如果一個冬天買一雙鞋和一件外套,這是正常的,買得越多就越不正常,如果除了外套和鞋,還買了背包,就是非常的憂鬱了。比起去年來,我今年正常很多,只買了一雙鞋和一個外套,當然我在「素人」也看上了一個包包,但是想到自己正在實行新貧生活,也就打消這個念頭,這麼看來,今年的病情還算輕微。

 

回家之後我跟咩仔打電話,我說我買了跟我以前一模一樣的鞋子,然後兩人都很無奈。上週咩仔到我家來拿影碟,看了我的衣櫃和鞋櫃,覺得非常好笑,這些東西彼此之間長得當然不同,但怎麼看都是一家人。我覺得人其實都在重複著一些事情,但奇怪的是,每次買類似的東西時,都還是覺得挺高興的,也許我得的是一種「被錢咬著」的病,只要一花錢,我就開心了。

 

其實咩仔也跟我一樣,他買的每樣東西也都差不多,唯一差別比較大的就是兩隻毛色和個性迥異的貓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很少看影集,因為一旦看上癮,就得日以繼夜,太浪費時間。因此,即使像日劇這種多半在十二集以內結束的,我也是慎選又慎選,免得誤入歧途。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日劇好像很少讓人失望的,我上次看的是「不結婚的男人」,最近看的是「偵探伽利略」,都給我一種幸福感,不是好看得不得了那種,而是看的時候總覺得很快樂。

 

不像上次看「越獄」,看完第一季我就投降了,還真是能拖。於是我把這影集送給我同事,聽說後來禍害甚廣,他看完之後就借給朋友,結果朋友不像我們這麼沒耐心,明知在拖,還是一季一季的看下去,邊看邊罵。這種經驗很不好,以致於現在我們聽說誰要借影集給我們,都要盤問再三,免得為了不好看的劇集不可自拔,實在有罪惡感。

 

我很喜歡日本的推理劇,每次在碟店看到「圈套」,都要扼腕再三,這麼好看的影集,居然已經看過了。昨晚看了「偵探伽利略」的完結篇,我本來以為附贈的兩張「特典」是劇場版,沒想到只是花絮,我非常失望的轉來轉去,這是每次看完日劇的固定反應,既覺得終於看完了,又覺得有種失落感。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有時候,心情始終在一種低溫狀態,不想說什麼,但是也不算心情不好。

DSCN1423.JPG

 

最近北京真正進入冬天,開始感覺到冷,跟咩仔在路上閒逛,突然很想念京都。

DSCN1426.JPG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Nov 17 Mon 2008 10:12
  • 樹影

週末跟咩仔和丸子到幾個地方走走,他們已經發現了,我最近很喜歡拍樹影。這是雍和宮牆上的,北京的樹真是漂亮,有種古老的氣質。

 

後來又到了798,北京佩斯是很大的畫廊,但這兩天正好沒關,不過樹影倒是從不打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五,當當網送來我買的新書「出版人:湯姆‧麥奇勒回憶錄」。我看了一小部分,便把書拿給我正在工作的老闆說,這本書非常好看,有很多作家的八卦。言外之意就是:老闆,我們出這本書吧。傍晚,吃完晚飯回到辦公室,我又默默的到老闆旁邊把書拿回來,我說,唉,有多少人會對作家八卦感興趣呢?言外之意是,算了,應該是賣不好的啦。

湯姆‧麥奇勒接觸過的作家幾乎都是一時之選。跟他交情最好的多麗絲‧萊辛不用說,還有魯西迪、符傲思、馬奎斯、布魯斯‧查特溫,以及英國當代三巨匠馬丁‧艾米斯、朱利安‧巴恩斯、伊恩‧麥克尤恩等。書裡充滿了許多作家的小故事,比如說朱利安巴恩斯(「福樓拜的鸚鵡」作者)怎麼跟他最好的朋友馬丁艾米斯(「時間箭」作者)鬧翻,因為後者換了一個經紀人卻忘了跟他原來的經紀人說,而他原來的經紀人正好是朱利安巴恩斯的老婆帕特‧卡瓦納,氣得朱利安寫信給他宣布兩人絕交。

關於布魯斯‧查特溫的事蹟,外界始終所知不多。在湯姆‧麥奇勒的筆下,他低調得簡直異乎尋常,就連死因也是眾說紛紜。湯姆‧麥奇勒記得他很信賴的一位文學經紀人推薦了一位新人作品,他對這位新人寫的東西很感興趣,所以欣然簽約。隨後布魯斯查特溫寄來八十頁草稿,卻讓他很失望,他也直接將這個看法跟作者說了,沒想到三年後他收到布魯斯寄來一份新的手稿「在巴塔哥尼亞高原上」,這本書成了他最喜歡的作品之一。湯姆麥奇勒說,他真是沒想到那麼糟的開端後面,竟有如此奇蹟般的結果。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的記憶力已經越來越壞了,經常忘了,說了這個沒有,寫了這個沒有。這兩天興沖沖要咩仔把這張圖寄給我,因為不管畫得如何,但是看過兩貓的人應該都會承認,這神情實在太像他們本人了。只是,剛放在部落格裡,我又疑惑了,以前到底貼過了沒有?

想要這兩天放這張照片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明天是咩仔生日,我覺得也該給大家進一步認識他的才藝,另外,也有個「祥貓獻瑞」的好兆頭。

其實,關於咩仔有趣的事情我應該都寫過了,但是有些事情我自己倒是百說不厭。比如說,他非常好學。他很小的時候,家裡經常把他從台中送到台北外婆家或其他親戚家,有一回他突然跟林黛玉一般黯然神傷起來,非常想回台中,於是他跟親戚說他要回台中了,然後作勢出門,就等在門外頭,看看親戚會不會因此而送他回去,那時他都還沒上小學,手裡卻抓著寫字簿,一直等在外頭。親戚出來,看他也不敢走遠,也就笑嘻嘻的不管他了,可憐的咩仔站了半天也只好乖乖回去了。

我一直對一個小孩兒手裡拿著寫字簿,想回家卻又不敢走遠的形象,記憶極為深刻。

前幾年咩仔突然想學素描,也認真的在住家附近的學校找到老師了。那陣子他非常勤快,有時我跟他約在某地碰面,如果他早到,就會看見他拿出筆記本正在畫攤販啊什麼的,上面的貓圖,就是他那時的作品。他也勤快的買了很多裝備,像是放畫的背包啦什麼的,這些東西買齊了之後,也就沒再看見他畫畫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的同事貓姍,一旦關心起人來就很目光遠大而且斧底抽薪。我前陣子一直在要感冒和未感冒之間,到了大概是前天吧,真的是極不舒服,好像自己是一盆五花肉一直在輕火慢燉似的。所以我跟貓姍說,我覺得我病入膏肓了,我覺得我好虛弱。

到了昨天,貓姍突然跟我說,你下次要找情人,要找身心健康的。我說,難道之前的身心不健康?(其實,貓姍對我的舊情人一無所知,所以突發此語,讓我非常好奇。)他說,酒友就不適合。我說,酒友就是喝酒,我還需要在意他身心健不健康?他說,我是說不要找酒友,要找那種早睡早起的。對了,找醫生就再適合不過了。

貓姍非常明智,雖然看到這裡,他還不知道自己明智的地方在哪裡。我覺得人是很奇怪的東西,有相同嗜好的不見得適合。就比如說,雖然我不抽煙,但我的舊日非常好朋友裡,幾乎全數是抽煙一族,對此我沒特別感覺,想抽就抽沒事兒。但是,我曾有一個交往非常短暫的非常好朋友,他不但抽煙,而且酒量比我還好,在那段時間裡,我對喝酒居然有些敬畏。後來這人另有所愛,我雖然難過,但想到也許因此小命可以多活幾年,我的難過就稍微的減輕了。

這很奇怪吧,我不抽煙但不怕人抽煙,我愛喝酒卻怕人酒喝得比我還多。貓姍的明智就在這裡,既然自己已經向下沈淪,就不應該找個更愛喝酒的繼續沈淪,應該找個不喝酒的,讓自己可以永遠迎向明日的陽光。(哈哈,寫得真的很八股)

今日有感而發也是有原因的。我的老闆許久以來已經滴酒不沾,但上周五,我們為了時報要被賣掉的事情,不免傷感的大喝一頓。今日中午,因為歐巴馬當選,我老闆為了慶祝人類突破種族歧視的一大步,於是又囑我開了一瓶紅酒慶祝,白天喝酒真的不是我的風格,現在我語無倫次的在部落格寫下這些,其實只是要說,遇到有人比你想喝酒,其實也是很可怕的事情喔。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為什麼那個老人(現在看來只能說是中年人)明明知道瘟疫已經降臨,還堅持要停留在這個城市裡?過去,我看過許多文章提到「威尼斯之死」,總是感覺距離遙遠,且無法理解。最近看了這篇小說,卻覺得相當感動。

看這篇小說時,一方面想到柏拉圖的「會飲篇」,一方面想到馬奎斯的「愛在瘟疫蔓延時」,被官方隱匿的瘟疫消息,就像他心裡的秘密一樣,同樣屬於不見天日的部分,他在這個聞得到瘟疫氣味的城市裡,幾乎要為他們各自擁有的禁忌而暗喜了。

如果不是毛尖提到「威尼斯之死」這部維斯康提拍的電影,我大概不會想到要看看小說,一看小說之後,又不免覺得不管看了多少相關書介、評論,還不如好好的把原著看完。我過去的不理解一掃而空,甚至覺得當老人心臟病發倒下的那一刻,真的是最完美的時刻了。

過去,北京的碟店經常給我驚喜。在看完「夜訪西西里」之後,我一直很想看維斯康提拍的「豹」,後來果然找到了,但是有兩部電影我一直想找卻找不到,一部就是「威尼斯之死」,另一部是深作欣二的「華之亂」。最近,北京的碟店進入衰退期,便宜的D5利潤太低沒人做了,貴一點的D9貨源也減少了,看來要找這些片子是不容易了。

雖然小說的技藝一直在進步中,但回頭看看名著還真的是很有意思,感覺上不管時代怎麼發展,人性的部分還是變化不大。我買的「威尼斯之死」收錄了托馬斯曼的三個中篇,我跟咩仔說,這本書看完後要給他,這樣即使我們沒有看厚厚的「魔山」,至少也可以宣稱看過托馬斯曼的作品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