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一群人高高興興的喝了許多好酒。因為感冒延期,卻趕上如此的盛宴真是非常開心。朋友之間有來有往,所以有時喝了朋友一些好酒,總覺得下次可以請回來,所以也還算自在,但我今天著實有點苦惱,這陣子喝了大律師不少好酒,要回報卻非常困難,因為他對酒的瞭解和收藏,都比我們高段太多了,請他喝酒實屬不易,於是我把方向改成打聽北京目前最厲害的餐廳,把請喝酒改成請吃飯,這樣就容易多了。

聽說昨天一群人喝了十二瓶酒,非常嚇人。但早上起來時,只覺得喉嚨痛,倒也不頭昏,我想是感冒加上宿醉,奇特的有了負負得正的效果。但是後來我發現我還是頭昏的,因為我在洗衣服時,把零錢包也一起洗了,經過一番搶救,幸好皮包裡的五百元用吹風機吹兩下,也就完好如初了,這證明錢真的是可以洗的。

此刻我開了一瓶朋友今天送的紅酒請同事喝,因為紅酒好喝而更覺離情依依。明天到北京後,又要過著部落格被封鎖的日子,我會試著找出破解之道,但按照過去的經驗是,也許可以貼文,但無法回覆留言,如果真是如此,也就只能請大家諒解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8 Thu 2008 15:51
  • 小灰


很多人喜歡拍下自己的影子,我和小灰也來一張。

其實我喜歡的顏色還不少,但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買灰色的腳踏車,加上我對取名字又沒有天分,所以每一輛都叫小灰,就像有人的女朋友都叫寶寶是一樣的。

這輛小灰原來並不叫小灰。我本來想叫他「愛馬士」,簡稱「愛馬」。但擔心別人以為我挺馬,又想到包法利夫人的名字就叫艾瑪,所以覺得叫做「包法利夫人」也不錯,但是想到包法利夫人悲慘的命運,我想與其命途多舛,不如有個菜市場名,所以他又叫小灰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知道昨天台北的天空有多美嗎?有這麼美。




特地請了假,打算到北京前騎車到關渡。為什麼是關渡而不是淡水,我自己也想了很久,我的答案是人生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如果可以悠閒騎到關渡,到水鳥餐廳吃頓飯喝喝咖啡看看小說,這種閒適的生活是我喜歡的,到不到淡水並不重要。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昨天辦完活動,一夥人還在相思李舍聊天,YZ拿出新買的神雫地十五集,我匆匆翻閱,看到第四使徒的謎底,就把書闔上,感覺非常失望。坦白說,我覺得有點歹戲拖棚了,繞了一大圈,其實是這瓶酒或那瓶酒,都可以自圓其說,真的很沒意思。

回頭來看一下謎面。在晴朗的五月天,坐在庭院裡,翻開島崎藤村的書,裡頭寫著你雪白的手遞給我一個蘋果,初戀從淡紅色的秋之果開始。然後連結到他站在庭院裡,回想起記憶深處那個笑得很甜蜜的少女……。我想可以符合這個提示的酒有一大堆吧?五月天、秋之果,這兩種氣候就可以分成兩種意象,淡紅的,花叢的紫紅色,又有不同的色澤線索,還有泥土的青草味,為何答案一定是這個波美侯的名酒呢?如果接下來其他使徒都要這樣故弄玄虛,我真的有點懶得看下去了。

其實我覺得更不合理的地方在於,初戀可能有種清純甜美的意味,問題是你是何時回想起初戀的感覺?恐怕不同的階段又有不同的感受吧?總之,我覺得這就像看到一本邏輯有錯誤的推理小說,讓人相當的索然無味。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我家到彩虹橋大約十四公里,前兩星期,我把這裡當終點,因為往返也將近三十公里了。昨天狀況不佳,剛上路時就有累的感覺,不知道是上週小腿抽筋或是沒有暖身的緣故,但是也騎到了彩虹橋,然後我想,應該還可以繼續往前走。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映照
 
帶著父親給我的Rollei 35SE相機,我走上中正橋,幻想著可以拍橋底下的燈影。一個憲兵走過來問我在作什麼?我說我想拍河裡的倒影。他笑笑說,這裡是不能拍照的。


我還拍過中正紀念堂前面的路燈。那時候我住在紀念堂旁邊的民居裡,後來這片住宅拆掉了,蓋了一棟大樓叫中央圖書館。我曾經在夏天的夜晚在中正紀念堂似乎不會停止的散步,一位警察走過來跟我聊天,後來我想,他其實是覺得我形跡可疑,擔心我會做出什麼傻事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寫「怪事有一些」時,我並不知道自己即將倒楣得像約伯。當然很快的我就知道了,下班後坐在小巨蛋旁,我覺得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我覺得想死趁現在,我像失戀的人一樣看著朦朧的台北街景,詛咒這個世界,詛咒北京奧運,詛咒自己悲慘的命運,直到連累了幾個人,有人聽我哭訴,有人陪我吃飯喝酒,還有陳同學送我紅白酒各一瓶,終於我覺得好多了。我並不是有意想起來的農曆生日,就這麼令人崩潰的過去了。

今天早上,我非常惡意的想,既然我衰得像約伯,我也不怕更衰一點。所以等下週活動辦完後,我要騎著我的小灰馬環島,只要帶一些衣物和金錢若干,看看會發生什麼。我跟我同事說了這個計畫,他立刻問:「你看過『阿拉斯加之死』嗎?你完全沒訓練,怎麼去環島啊?」坦白說,「阿拉斯加之死」是我最怕的書之一,我看完後完全不瞭解浪漫在哪裡,只覺得這個人在找死。雖然我沮喪得不想活了,但也並不想變成台灣版的「阿拉斯加之死」,所以我立刻修正我的計畫,我要帶著小灰馬坐火車到花蓮,從花蓮騎一段,再坐車回台北。當然,經過這麼一番修正後,我原先悲壯的對老天的控訴,就變成廉價的花東自由行了。

其實,理性的想,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解決,不能解決的,氣急敗壞也沒有用。但我心裡最過不去的,是那種不斷的挫敗,是那種這些年來就像行走在黑暗山洞裡,永遠看不到一點亮光的陰影,沒有一點令人快樂的事情,沒有一點奇蹟,只有看到一點微微光亮後,更大的打擊。我覺得把我打敗的不是「真實的問題」,而是這種感覺永遠不會停止的墜落。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多年前我採訪保羅‧科爾賀,他提到,每次他要寫一篇小說時都會有徵兆。我問是什麼徵兆?他說就是白色羽毛,每次他看見白色羽毛時,就知道可以動筆寫小說了。

這兩天我遇到一些小小的怪事,很納悶這是什麼徵兆。昨天我家大樓舉行中元普渡拜拜,多年來我很少這時候在台灣,所以想著不如參加一下,事先也跟水果商打聽了哪些水果適宜參加中元普渡,哪些水果不適合。拜拜前,看到一位小姐拿著番石榴,這是水果商說不適宜參加拜拜的,我就跟那位小姐說了,他非常感謝的當場在我面前跪下來謝謝我,把我嚇得說不出話來。非常非常奇怪。

拜拜完,我到市區剪了頭髮,距離晚上去朋友家共賞星光大道以及葡萄酒還有一段時間,我想也許先去半畝園吃點東西好了。沒想到半畝園裡很多喇嘛,先是有著蝴蝶停在服務人員的背心上,有人手一揮,蝴蝶就停在喇嘛光光的頭頂上,此景讓人感覺因緣殊勝,蝴蝶應該充滿法喜。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週六騎完腳踏車後到敬愛的寶姐家作客。我跟當晚來賓說,也許你們不相信,但我今天騎車時突然覺得,在騎車和紅酒之間,我可能比較喜歡騎車呢。小牛立刻說,這怎麼可能?寶姐更是直搗黃龍,他說,那跟LEROY比呢?我頓時語塞,前兩週我們承蒙友人慷慨,請大家喝了九○年LEROY(就是上面這瓶),美妙啊,這種幸福真的不能養成習慣,只能偶一嚐之時時回味,否則以後喝什麼酒都不對了。

雖然騎車還是比不上LEROY,但是自從騎車之後,我發現自己還是有些許變化。比如,當我想買什麼東西時,就自動代換成可以買什麼裝備?有點像料理東西軍那樣,牛角和隆河酒,你選哪一樣?正當我慶幸該買的都買了之後,突然發現我好喜歡捷安特紅色Flight M1,我想如果再花十幾張小朋友買這輛車,咩仔可能會叫我去看醫生,所以一直猶豫不決,最後這個問題是被阿和兄解決的,他說,要換新車?等你的碼表超過一千公里以後再說。真是有道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和一位將近八十歲的老太太交上了朋友。我最早看到他是在住家樓下的咖啡館,一位老太太獨坐角落吃東西或者休息,總讓人多看兩眼,更何況他經常選的都是我最喜歡的位子,也難免印象就更深了。

一天,我先坐到這個位子,隨後他來了,坐在我旁邊。吃完飯,他要付錢時,好像一時沒算清楚,服務員應該跟他很熟,耐心的把零錢找出來,我也在旁幫腔說,只要再十元就好,就這樣我們開始說起話來。

老太太年輕時一定是大美人,現在看起來還是挺有樣子的。他說,原本是他女兒住這裡,後來女兒得了血癌,他就想搬過來照顧女兒好了,沒想到沒多久女兒就去世了。這家咖啡館,他們以前一起來過,所以現在偶爾來這裡吃飯,他還是挺傷感的。我聽了也很感慨,所以以後遇見他時,一定好好打招呼。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有些事情有種奇異的執著。比如想吃什麼,不論多遠,非吃到不可。想買什麼,不論多遠,也是非去不可。比如昨天,下午兩點冒著大太陽我就啟程,要到重慶北路、民生西路口的山傑克增添裝備。我略作計畫,先騎車到昆陽站,搭捷運轉到雙連,買好裝備後從圓山河濱自行車道騎回汐止。

為什麼非要到山傑克不可?可能是我對傑克賣的東西有種信心,也想讓他調調我的車。否則,我在中正紀念堂轉車的時候,從那裡騎車到達文西應該會更快。

從家裡騎車到昆陽站時,為了節省時間,有段路我是走一般大馬路,節省了三公里,但增加不少危險。最恐怖的是我從成功橋下來時,有段路面幾乎沒有路肩,旁邊砂石車呼嘯而過發出的聲響,真是讓我魂飛魄散。到了昆陽站,順利買票進站,我想想,決定先在這裡上洗手間,以絕後患。讓我大出意外的是,我的小灰馬居然靈巧到可以抬進單間洗手間裡,這下我對小灰馬的滿意度已經接近百分百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會喜歡「溫柔酒吧」,真是一點都不奇怪的事情吧。這部回憶錄的場景在距離紐約很近的曼海瑟,這同時也是「大亨小傳」小說的舞台。年少時如果讀過「大亨小傳」而又正好非常喜歡的話,可能終其一生都會記得隔著海灣無法企及的綠光,可能也會記得,有些人一輩子的目標,就是希望活得像他年輕愛人所嚮往的完美形象,想要贏回他,雖然一點都不值得。

我很喜歡「大亨小傳」。所以,「溫柔酒吧」一開始介紹作者生長的這個地方,盛產曲棍球選手與腫大的肝,一條路上幾乎都是酒吧,由此可以瞭解為什麼費滋傑羅的小說裡總是充滿著酒精,除非喝到自己掛掉或撞車,否則不會停止。立刻讓我對曼海瑟充滿了興趣。他所描寫的溫柔酒吧,早年叫狄更斯後來叫酒掌櫃,這是一個讓人可以到這裡閒聊、評論,用口舌展現溫暖或機敏智慧的地方,這種型態的酒吧,可以上溯蘇格蘭的麥酒館,或者羅馬帝國時期旅人休憩的托缽小鋪,雖然溫柔酒吧的老闆不知道這些歷史,但從他的血脈裡卻承繼了這種風格。

雖然是僅憑印象寫下的內容,但我自己回想這些片段時,還是覺得作者真是厲害,一兩個段落,就把他的家鄉還有這個酒吧,放在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脈絡裡了。接著他自己的故事,這個酒吧裡其他人的故事,就開始上場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