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最近試著改變我上班的路線。比如說,以前從忠孝敦化站出來,再搭公車直接到台北學苑,感覺這應該是最近的方式。

這陣子我喜歡從忠孝復興改搭木柵線到兄弟飯店,然後走過一個街區,這種晃蕩著去上班的感覺也不錯。

有時候下班,我也會走路到忠孝敦化,當然中間通常是拐到棻蘭或村子口飽餐一頓,再散步去搭車。我幻想著多走幾步路,可以補充一點運動量,運動效果還不明顯,倒已經觀察出人字拖今年極為流行,這幾天天氣酷熱,我想我可能會跟隨流行的去買一雙穿穿。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一位朋友在遠企開了房間辦轟趴。對於這一天我戒慎恐懼的期待很久。恐懼的是怕一時高興喝多了,期待的是有很多好酒可喝,想想人生真是矛盾啊。

雖然我覺得昨天控制得不錯,但早上醒來還有點頭疼,我是不是已經進展到不論喝多少第二天都會頭痛的最高境界了呢?但令我欣慰的是,走到廚房喝水的時候,我發現即使在醉酒的情況下,依然把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條。昨天男主人送我的一瓶法國玫瑰紅酒已經放在冰箱了,而原來放在冰箱的準備今天早上吃的蘋果,也已經放在流理台上了。

昨天的轟趴讓我有三點感想。一、我要賺大錢,這樣有朝一日就可以住在有這種高層夜景的房子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為了「哄騙」一位朋友出席聚會,我熱心的要他帶幾個月大的小女兒一起出席,我還現身說法告訴他:我之所以現在這麼喜歡和朋友飲酒作樂,就是因為小時候常看家裡請客,你帶你女兒來,他以後也會喜歡喝酒的。

說到後頭我感覺很心虛,因為我似乎舉了一個適得其反的例子。如果他之前對於要不要去還有點猶豫,現在應該已經完全不做此想了。接下來為了力挽頹勢,我還說,當天還有好幾個調酒比賽冠軍喔。這位朋友就用疑惑且像是遇到詐騙集團的語氣說,真的有這種比賽嗎?

閒話表過,現在切入正題,我要說的是,小時候家裡的氛圍的確對人有很大的影響。在眾酒友中,我和小河流可說是黑白雙煞,本來大家還以正常速度品酒,但小河流經常突然加速,而我也急起直追,如此你追我趕一番,其他人也不免加快腳步,最後的結果是大家都掛了。所以丸子經常檢討我和小河流追酒的惡習。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y 21 Wed 2008 17:49
因為小巨蛋就在我們辦公室正對面,所以昨天裡頭正歡欣鼓舞的時候,我們卻遭到池魚之殃,整個大樓都停電,大家只能站在窗邊看著大螢幕,猜測我們之所以停電是不是因為底下的轉播車用去太多電的緣故。

前夜失眠加上早起,我頗感飢腸轆轆,所以慫恿同事早點去吃午餐,吃完午餐,我宣布,我要去花店買花。由於這不是我的風格,所以同事咸表驚訝,並且猜測一定是受到塔羅王子的影響。

的確是這樣。塔羅王子平日喜歡蒔花弄草,有時他桌上的花太多,也會借我一水杯的花,放在我空無一物的辦公桌上。我看著那一小杯花,倒也覺得有花相伴的日子感覺分外不同,所以也想哪天自己去買買花。直到昨天,我終於有了行動力,從花店裡,連花帶水杯的買了小小一點蝴蝶蘭,感覺辦公桌上有了一點生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跟同事討論企圖心這件事情。對我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顯而易見,本來也沒有多說的必要,但後來想到兩件事,倒可以作為佐證。

週五,我們臨時決定到丸子家一遊。吃飽喝足之後,丸子拿出了他的新玩具「多功能體重機」一台,除了秤體重外,還可以測體脂肪、身體年齡等多種數據。正當大家討論是否是每個人單獨到浴室測量免得不好意思之際,我知道我天生不會使用精密儀器,所以立刻站上去讓丸子幫我測量。我這一站是對的,因為接下來就再也沒有人不好意思當眾測量了。

我所有的數據都不及格。除了體重超重、體脂肪超標外,連身體年齡都比現在老多了,真的是慘不忍睹。也因此,這個週末我很慎重的考慮,應該要好好的做些運動,也不能再暴飲暴食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家掛著兩張畫、一個放大的攝影圖片、一個幾年都沒拿下的月曆。一幅畫是威尼斯的海景,一幅是克林姆畫的不知某地河邊層層相疊的屋舍。老照片是布拉格雪後的查理士橋,沒換過的月曆是紐約,我是為了紐約的影像才掛的,而不是為了看日期。

這幾天我才突然意識到,這些都是遠處的城市,我無法生活的他方。我把它們放在自己家裡,而自己通常又生活在另一個城市。

我總是想像著遠方的城市,流動著無數的生活,那些還沒有被看見的風景,就像在山坡上等待著路燈即將亮起的一刻,想像中的美會被瞬間點燃。這就是為何我這麼喜歡約翰伯格「我們在此相遇」的原因,如果有一種生活我曾嚮往,如果有一種書寫我曾夢想,就會是這樣的一本書。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離開校門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某周刊當編輯,當時公司裡有一位長髮飄飄的氣質美女。每星期出刊後,記者編輯都會找個酒吧吃吃喝喝,氣質美女很少出席,有一天他居然大駕光臨,可以感覺到在場的男生們都很興奮。

氣質美女落落大方,喝酒尤其爽快,每喝完一杯威士忌,臉上的笑容就增加幾分。當天的帶頭大哥,看著美女笑容可掬,倒酒就倒得更勤快了,等到我們發現美女由笑變成哭時,頓時感覺一切都來不及了。原來,他的笑,一開始可能是因為開心,後來可就成了喝醉的徵兆了。

後來美女決定去洗手間,但是一去不回。我們輪流派人敲門,但是緊鎖的門內無人應答。最後我們只好使出一招,也就是爬上洗手間的門,看看美女是不是在裡頭昏過去了。我也是被派去窺探的其中一員,為什麼要派幾個人窺探呢?因為每人看過後都束手無策,美女坐倒在洗手間的地上酣睡,而門是從外頭開不了只能從裡頭開的木門,我們絞盡腦汁想著各種闖空門的方法,最後奏效的是…,想到這裡我居然忘了,也許是美女經不起大家七嘴八舌討論的聲音,而自己開門走出來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到誠品信義店找朋友,然後一起到地下二樓的美食街用餐。我對這個美食街情有獨鍾,覺得種類繁多好吃又不貴,缺點是看了什麼都想吃,以致於會吃太多。昨晚我的朋友們,看到三個人面前居然出現四人份的食物,表情都很無奈。

吃完飯,我照例巡視一下誠品酒窖,誠品好酒很多尤其是勃根地酒,但價格也高,所以我通常都是看看就好,要買的話還是選些便宜的。但是,就在昨晚,苦讀「戀酒事典」的副作用,終於顯現出來了。

以前我對勃根地酒瞭解不多,所以即使好酒當前,我也只認識少數幾種,不認識就不瞭解,不瞭解就沒欲望,沒欲望就不會花錢,所以通常在此循遊都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昨天一踏進酒區,我就發現讀了「戀酒事典」後宛如打通任督二脈,這些酒都突然認識你了,他們似乎都在搶著跟你打招呼說:「是我啊,是我啊,我在這裡啊。」最近他們正好進了不少香波‧慕思尼(Chambolle Musigny)地區的酒,我邊想到書裡相關的一些敘述,當然也想到「神之雫」裡,男主角在韓國完成任務後,他的長官遵守諾言請他們喝香波‧愛侶的事情。(昨天寫時居然忘了,第一使徒的謎底正是2001年的香波‧愛侶,釀酒師是Georges Roumier)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晚失眠,今天早上和一位朋友通電話時,還覺得口齒不清,但一席談下來,讓我越來越清楚,自己到底是為何而要去做一些事情,也讓我找到一種坦然的狀態。我要說的是,世事難料,有時我覺得這個朋友是我生命中的彗星,現在終於真相大白,原來他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天使平常不喜歡以真面目示人,甚至有時會以老虎的形象出現,幸好現在我已經明白了。

週六晚上,可能因為第二天要早起去看我媽,居然一時睡不著。「戀酒事典」雖然看得將近尾聲,但這時卻想暫時擱下,於是我到書房找到畢佛的另一本書「讀書,這一行」,正好翻到他說莒哈絲的部分。

畢佛說,當年他看到莒哈絲「情人」的清樣時,非常喜歡,所以透過出版社想要訪問莒哈絲。不過,老作家不在媒體露面已久,所以要說服他也並非易事。當然經過一番週折,莒哈絲也終於願意接受採訪了。比較戲劇性的是,後來莒哈絲以「情人」得到龔固爾獎,開始不斷接受媒體採訪,甚至談些他不見得熟悉的問題,讓畢佛覺得他走到了天平的另一端。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潛水鐘與蝴蝶」電影時,有一幕我印象很深刻。男主角的朋友,同樣也是一名記者,在貝魯特被綁架了三年才獲釋,他是怎麼度過這段煎熬時光的呢?答案是背波爾多一八五五年酒莊分級名單。

在「戀酒事典」裡,畢佛也提到這個故事,讓我們知道這個倒楣的記者叫尚-保羅‧考夫曼。考夫曼說,他在獄中靠背誦酒莊分級名單來維繫自己的記憶力,到第二年年底時,有幾個四級酒莊已經開始忘記了,過了幾星期,他已經無法背出所有五級酒莊的名字了,這讓他感覺很悲傷?他是不是就要變成一個沒有文明的人了?就要變成一個野蠻人了?

「戀酒事典」裡俯拾即是這些故事。像我這樣不懂行銷的人都知道,要賣出一個產品,最好是賦予這個產品一個「故事」。看這本書時,到處都是關於各種酒的人的故事,所以就會產生出版社的文案所說的那種效果:「看了,好想喝酒」。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在友社看到嚴長壽先生兩篇文章,在他的感召下(我老實說好了,其實是有次他請我朋友吃飯,我也跟去白吃白喝一頓,也聽了很多好故事,讓我的心和我的胃都受到極大感召,所以看這兩篇相當感人的文章時,我聯想到那天羅亞爾河的白酒和好吃的佳餚,居然還差點掉下懷念的淚水),我也決定要作別人生命中的天使,所以今天我要介紹一本「戀酒事典」。介紹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但是誠心推薦一本自己失之交臂的書,這比較難得。

事情是這樣的。在一次編輯會議上,我提到想出這本由法國最著名讀書節目主持人貝爾納‧畢佛寫的關於葡萄酒的辭典,結果我話還沒說完,有著親戚關係的友社阿和兄,就拿出這本法文原書來,還說找到了LC來翻譯。這可如何是好?其實我們還沒有看到這本書,只是從負責幫畢佛交涉版權的法國朋友那裡知道這個書訊?最後的結果是,既然人家都找好了譯者,我們就放棄了。為了這件事,我還被北京同事念了好久。

不過,我今天看到這本書,覺得和兄他們的確是適合出這本書的,整體的感覺非常不錯。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5 Mon 2008 11:40
  • 靈療

週五,咩仔跟我說,週末我們去看冷伯編劇的「瘋狂年代」。我說,為什麼我要去看「瘋狂年代」?他說,唉呀,你就當作這是戒酒期間的靈療嘛。說到靈療,我突然感覺最近的靈魂的確有些污濁,也許感受一些藝文氣息也好。

我本來很擔心「瘋狂年代」會充滿著老套的笑點,但是還好,算是挺有趣的,尤其是上半場。我最喜歡諷刺偶像劇的迴轉壽司那一段:「許諾就像迴轉壽司,有時你喜歡吃鮭魚,但是鮭魚卻被別人拿走了,只剩下在你前面的鮪魚,你問師傅說,為什麼鮭魚沒有了,他也只會冷冷的跟你說,鮭魚缺貨。」哈哈,是不是把偶像劇那種風花雪月的腔調學得很像啊?下半場比較無聊,但因為最後的熱歌勁舞實在精彩,俗又有力,所以大家散場時都笑呵呵的。

週日,我的靈療進入了第二階段。我跟老同學在永康街吃飯、喝咖啡,看到他喝了啤酒而我滴酒不沾,此情此景實在難得,我立刻覺得靈魂獲得了淨化,以洗衣步驟來說,就是從洗滌進入脫水階段,只待幾個好天氣就可以完全晾乾,又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好靈魂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先宣布,本人要戒酒一週,這樣大家就可以知道昨天戰況慘烈,而且不堪回首,所以我就不寫出細節了。我比較想說的是前一天晚上的事情。

雖然說是要鬥酒,但前天晚上我和咩仔、丸子還是決定相親相愛的一起去富霸王吃豬腳飯,然後去心世紀挑酒。我們聽從酒商的建議很快就挑好三瓶酒,然後我們就很自然的開喝起來。喝完一瓶意猶未盡,這時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在紅利喝的那瓶CHATEAU PONTET-CANET,酒商這裡也有,只是年份不同。咩丸二人看我一臉饞相,最後決定滿足我的心願。

其實剛開始喝的時候,我有點緊張,不知道複製快樂的結果是好是壞。酒商慎重的把酒放在醒酒瓶裡,加速酒醒的速度,我也等了好一會才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喝了一口,剛入口的時候,覺得酒還沒醒,但是喝下去時,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出現了。就好像有些人不管輪迴多少次,你還是可以一眼把他認出來一樣。(寫完這句我心裡感覺頗為奇怪,沒想到這種前世今生的感覺,居然是出現在一瓶酒上頭)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