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咩仔說,他寫了一天的稿子,晚上想出去走走,然後他就選定他最喜歡的Dimmer跟我共進晚餐。我到時已然八點多,一進門就跟服務人員說,我下週要訂位,看他們一臉尷尬,咩仔便說出這個噩耗,Dimmer只開到這個星期天,然後就要關門了。

咩仔非常悵然,我們共飲一瓶紅酒後,決定再開一瓶紅酒請工作人員喝。坦白說,喝得不算多,但是我現在的痛苦指數可是高於平常,而且是我很不熟悉的一種痛苦,這個問題不是出在紅酒,而是一杯就把我撂倒的調酒。

話說從頭。我們決定開瓶紅酒請大家喝時,老蕭也適時出現了。大家閒聊一會,咩仔也化悲痛而力量,開始看看店裡有什麼東西可以買的,最後他買了一疊盤子、一疊碟子還有一大把餐刀,我則看上人家的調酒器,做外場的酷哥說,有個小的也許可以給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晚跟羅麗塔約在誠品信義店碰面,既然到了這裡,我就請我的老友陳同學幫我買九至十二集的《神之雫》,然後一口氣看完了。

每次看這套漫畫,都會被裡頭形容葡萄酒滋味的種種美麗意象吸引,但我必須老實說,看完之後,功力進步不大,但狂喝葡萄酒的衝動卻有增無減。就像剛剛,我特地上葡萄酒網站看看他們引進的《神之雫》裡提到的酒,當然價格有低有高,可是要喝厲害的酒,大概真得節衣縮食,可惜余生也晚,如果能像漫畫裡的人一樣在酒商公司工作,大概就不用為酒錢煩惱了吧。(寫到這裡突然想到我的朋友蘋果,自從看了「交響情人夢」,也酷愛古典音樂了。也許漫畫和日劇最大的貢獻,就在於讓我們不斷探索生命中的種種可能噢。)

很高興的是,看了第十二集,發現在亞都錯過的那款智利酒,我以前有幸喝過,現在就不遺憾了。還有個意外的收穫是,幾週前駱駝祥子帶來的一款好酒Clos  de Vougeot,我們喝時都覺得很讚,現在一看居然也出現在第十二集裡(就算不是那瓶,也是血統很接近的),真是賺到了。難怪我還喝著美國酒時,冷伯先試喝了這瓶,立刻要我改喝這隻酒,很是夠意思。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口福非常非常之好。繼週六在敬愛的寶姐家大啖酸菜白肉鍋之後,週日晚上我又應邀參加LC夫婦舉辦的小聚會。真的很驚人。

我一到就先往餐桌瞧去,發現每人桌上有一冷盤,還有一大盤麵包,當時我有個後來證明很不準的感覺,我想在法國住久了的人,可能飲食也很清淡,有麵包、沙拉加上葡萄酒,大概便已然足矣,正好最近大吃大喝,現在順便減肥也好。

冷盤相當精緻,有紫蘇包蘋果、蘿蔔魚卵、蘿蔔魚子醬,不一會我就吃完了。然後,女主人端來兩大盤生魚片,每一盤約有十種之多,每一種又有兩三片,我想當然耳的以為這一定是大家共享的,沒想到他直接把一盤遞給我,說是每人有一盤,真的是很可怕。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曾經,我的一票還算值錢。2000年總統大選,咩仔因為有事不克回台中老家投票,前一天,他把我帶到餐廳,請我大吃大喝一頓,囑我第二天一定要去投阿扁一票。我想,換人做做看也好。所以就順利成交了。

2004年,外省第二代的咩仔,突然發現他這樣挺民進黨的人也不算愛台灣,不禁寒了心,所以也不管別人要投誰了。

最近因為協助希望地圖活動,我們一直和兩黨交涉,希望兩位總統候選人能讓我們錄影,以一個公民的身份許下他們的希望,然後可以在今天記者會播出。負責聯繫的是我,從那時起我每天有一段時間都在鬼打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了瑪法達的星座運勢,我不禁悲從中來,衰成這樣,人生還值得活嗎?

前幾天在電梯裡遇到企畫小朋友,我問他有沒有看棒球。他說,就是看和加拿大那一場啊。我說,和加拿大不是輸了?他說,就是啊,我還只看那半局呢。說完我覺得心有戚戚焉,有些人包括我在內,就有這種特異功能,人家是心想事成,我們是不想還好,一想肯定事情就糟了。

上週五晚上,正在舉行和韓國隊的比賽。總編輯在辦公室裡突然高聲問道:「現在幾比幾了?」我之前正好看到聯合新聞網的即時新聞,所以回答說:「我剛才看是三比二,我們暫時落後。」沒想到總編輯立刻衝到我的座位說:「現在呢?」我趕緊打開網頁,一看,我不禁對他嚷道:「被你一看就變成四比二了啦。」總編垂頭喪氣往回走,我隔壁的男同事一向走療癒系路線,所以安慰他說:「沒關係啦,反正不管贏還是輸,我們都打進奧運了啦。」沒想到總編並不領情,他說,體育比賽怎能不管勝負?這簡直沒有運動員精神。最後,又高聲說了一句:「我們一定要打贏韓國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貓主人抱怨說,前一張照片真是「太失真」了。並火速傳來一張照片。我看了之後也覺得難怪人家介意,的確是判若兩貓呢。)

昨天和兩個朋友聊天,我說,前幾天有個「一夜情」可把我累壞了。他們眼中立刻放射出興奮的光芒,於是我就開始娓娓道來。

事情是這樣的。既然週六要到新竹,我就跟我在當地教書的同學約好了,傍晚出去走走,晚上去他家小住,然後第二天一起回台北。我們碰面沒多久,同學便說了一句:「我今天幫貓洗澡了。」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是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越來越覺得我很適合從事一項工作,也許可以叫做「新餐廳激勵員」。發現一個新餐廳,若有一二可取之處,我就會不時造訪,這很容易讓老闆產生一種自信,覺得自己的餐廳若非相當好吃,就是酒很美味,若兩者皆非,那可能就是自己很有魅力吧。

週五傍晚,河流兄問我要不要小聚,丸子他們都不克前往,最後就變成我們單獨聚會了。我又選了最近發現的那家酒吧,原因很簡單,酒保的調酒不見得人人滿意,但他是真的有想法和創意的,另外就是這家酒吧位置甚好,就在我辦公室和捷運的必經之路上,喝完酒,走路去搭捷運,也是一種醒酒的方式。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晚和朋友約在「村子口」吃飯,我晚到,看見已點了一桌的菜,我拿起筷子就吃,以便趕進度。朋友盛讚這裡滷味不錯,比南村小凱悅更好,我也吃得很高興,尤其一盤「九層塔炒花枝」,更是深得我心,不免頻頻下箸。丸子微笑著說:「這道菜真的很好吃,你知道這是什麼嗎?」我立時便有了不祥的預感,我顫聲說:「這是什麼?」他說:「這是田雞肚啊。」

我的天,我立刻掐住自己的脖子,但又不敢掐得太緊,免得真的吐出來,當然也想起幾個月前吃兔子肚子的事情。一旁C阿姨說:「你不吃田雞啊?我還以為你熱愛美食,當然也會吃田雞呢。」想到這兩位都是我不時會小聚的飯友與酒友,我決定趕緊說明我的原則,以免重蹈覆轍,我說:「我只吃正常的東西,不吃怪東西。」C阿姨說:「哪些算是怪東西?」我心裡迅速想了在北京看到過的可怕菜單,我說:「像是鱉我就不吃。」C說:「你說甲魚啊,很好吃的啊。」一旁的丸子說:「有一次人家請我吃飯,還點了野豬鞭呢。」哇塞,廣東人真不是蓋的,我想如果有人敢給我吃野豬鞭,我一定當場拂袖而去。

不過這倒讓我反省了一件事情。前幾天和朋友餐敘,我開玩笑的說,如果當年跑的是美食美酒線的新聞就好了,不是很適合我嗎?現在我突然瞭解了,我這種很多東西不敢吃的人,其實是沒辦法跑美食的,不是說跑美食的人一定要吃很多怪東西,而是心態問題,我不能接受所有食物,所以也很難成為這個領域的好記者。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一位朋友跟我說他前幾日喝醉的慘狀。他在一個餐會上還沒吃東西打底,就頻頻乾香檳,等到上主菜時,他已經醉倒了。而且醉相甚慘,躺在五星級飯店大廳沙發吐了幾回,最後還坐飯店的輪椅才被抬上車。空腹喝酒乃是兵家大忌,我不免說他幾句,當然也非常同情,因為我可以想像第二天他會多麼不舒服。

說別人容易。昨天喝了一點紅酒兩杯啤酒,很久沒喝啤酒了,感覺很順口,本想多喝一杯,但幸好其他人都要做鳥獸散。我一路沿著安和路散步,感覺腳步輕盈、神清氣爽,沒想到的是,半夜醒來,頭還是有點沈重,我起來喝了水,知道再睡幾個小時就可以恢復,但也不由得一陣慶幸,幸好沒喝第三杯,否則真的要掛了。

跟很多人想像的不一樣,其實我不是每種酒都喝,當然年少輕狂無所畏懼的時候例外,但是這些年除了喝葡萄酒,對於其他酒我都高度戒備。不管是香檳的甜美,威士忌的深奧,雞尾酒的華麗,或者清酒的冷冽,都不會讓我放下心防,也因此喝這些酒時,其實我知道自己是十分安全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搭捷運的時候,我不是在看小說就是在發呆,很少注意別人的動靜。但有時不看也不行,比如昨天,擁擠的板南線上,一位女士上了車,正好聳立(因為我坐著)在我前方,我不得不仔細端詳他的肚子,我沒有窺肚癖,只是他微凸的肚子有點啟人疑竇,我想這到底是有了,還是只是最近胖了,因為好國民遇到孕婦一定要讓座,但理解錯誤的讓座反而會有適得其反的效果,所以必須謹慎行事,還好還好,我下一站就要下車,所以當我分辨不出時,我就做出要下車的樣子,這樣就皆大歡喜。

這讓我想到前陣子坐公車的糗事。從昆陽捷運站往汐止的公車一向相當擁擠,那回我幸運的找了一個座位,卻正巧看到我旁邊就站了一位也是小腹微凸的女士,我又觀察了一番,這下真的很難定奪,我想,萬一真的有了,他的小孩在媽媽肚子裡就發現這個社會毫無溫情實在不妥,於是我試探性的問他:「請問你要不要坐?」他想了一下說,不用了。唉呀,看來是我想太多了,我一路心安理得的神遊物外,不料快到汐止時,這位女士充滿慈愛的摸了一下他的肚子,這一摸真的是我把嚇得魂飛魄散,難道這位女士是個堅強的媽媽,決定用這種方式進行胎教,教導他的小孩凡事要自立自強,不要隨便接受別人的幫助?總之,我開始疑神疑鬼起來,直到下車都很不好受。

昨天出門主要是到九二煙具保養我的手錶。大概十年前,我瘋狂的喜歡買手錶,還買了兩隻IWC,當時這個品牌的手錶賣得不算貴,但最便宜的基本款也將近我當時薪水的四分之三。前陣子我把這些手錶拿出來把玩,赫然發現這兩隻手錶的購買時間分別是一九九七年一月和一九九七年五月,這讓我非常吃驚,我怎麼會在五個月之內買了兩隻三萬元的手錶?我記得當時買錶的確買得有點瘋狂,但也沒想到病得這麼重。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慘,真是慘。今天早上領悟到一個道理,酒喝得不愉快沒關係(頂多早走就好),就怕喝得太愉快,最後人追著酒跑,然後第二天的早上生不如死。

昨天赴一個兩週前就定下的酒約,六點一刻離開辦公室時,正巧在電梯遇到老闆,老闆表情不太自然,然後囑我今早早點到辦公室。懷著恐懼的心情,我沿路打電話跟咩仔商量要帶幾瓶酒。咩仔說,只有我倆喝紅酒,其他都是啤酒族,不如帶一瓶好了。但又想,這不是擺明了不讓其他人喝紅酒嗎?所以最後決定還是由我再去遠企超市買一瓶。

選了一瓶白酒之後,看到有瓶南非酒的名字很有趣,叫做「漫步的羊」,所以也買了一瓶打算送給咩仔。到了吃飯的地方,發現文壇一哥駱駝祥子也帶了一瓶紅酒,後來你們都可以猜到了,最後這幾瓶酒沒有一個可以倖免,就連「漫步的羊」都不能完璧歸咩,而我今天早上頭疼得像有好幾隻羊在我腦袋裡散步。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久沒有好好寫一篇書介或書評了,偶爾寫寫感覺也不太滿意,但因為這本小說《繼承失落的人》實在好看,所以還是貼出來。

最近覺得好看的小說還有一本《時間箭》。有天晚上看到計程車那一段,實在很好笑,我忍不住立刻打電話給咩仔,把這段唸給他聽,要他猜猜這是怎麼回事:「計程車這一行似乎已是完美到無可挑剔的行業。當你有需要時,無論是在雨中或是戲院的散場時刻,他們都會適時出現在那兒等著你。一上車,他們二話不說立刻付錢給你,而且不勞你開口便知道你要去哪裡。難怪我們下車後,還會站在街邊,久久不忍離去,不停向他們揮手道別或敬禮,以示我們對這種優質服務的崇高敬意。」哈哈,你猜到這是怎麼回事了嗎?

以下寫的是《繼承失落的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多人可能已經從媒體裡看到了,最近有一些人正在推「希望地圖」的活動。我個人對這個活動挺感興趣,唯一的原因是好玩,你打開頁面,可以看到滿天星斗,每一顆星星代表著一個人的希望,而越多人擁有同樣的希望,星星就會越明亮。當我們的政治已經變得很不好玩的時候,有這麼多隱藏在不同領域的人,願意樸素且誠心的提出希望台灣越來越好的願望,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事情。http://www.hopemap.net/

在開站的當天,我也上去寫下一個希望。寫完之後我覺得很沮喪,原因是我覺得這個希望很「假面」,也就是說也許我已經太久不習慣誠實的許下一個心願了,所以我就寫了一個很官冕堂皇的,我想多數人都會認同的希望,可是這個希望距離自己的內心很遙遠。

為什麼我不能更誠實的寫:「希望今年可以擺脫心裡的徬徨,找尋到戮力以赴的方向?」看了「潛水鐘與蝴蝶」這部電影以後,我也想寫:「如果以後我被閉鎖在自己的軀體裡,請讓我快點死去吧。」或者:「像男主角那樣都可以寫完一本書,我相信只要努力,我可以寫出比現在更好的東西。」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