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週三下午,我著實的激動了。雖然第二天晚上就要見面,但我還是立刻打電話給我的酒保與酒友老王,我說:「你有沒有看朱天文的《巫言》?書裡頭有提到你耶,還提到你寫的書《一瓶都別留》呢。」老王講話一向很快,所以我聽不出來他是否因此而激動,但可以確定的是,我一定比他還激動。

我激動的原因是看到書裡的幾句:「如果一杯蘇格蘭高地純麥芽威士忌,琥珀液體,你幾乎聞得到炭泥的煙燻味,海風吹過麥芽的鹹腥味……」。唉呀,這的確就是當年南方安逸的好時光啊,我很少喝威士忌,但有次在日本節目看到有種在東京老酒吧流行的威士忌,生產在蘇格蘭某小島,所以帶著海風的氣味,我很容易被此種資訊魅惑,所以一日到南方安逸就請教老王關於那有著海風鹹味的威士忌,到底是何仙品,記得當日我似乎前所未有的點了一杯威士忌,老王又請我喝了一杯他覺得很厲害的威士忌,這大概是我此生少有的對威士忌感興趣的時刻。


一去不回的好年頭,如今空留回憶。昨天晚上,我和老王坐在他新開發的酒吧,我每到一個新地方總需要一段時間適應,總覺得沒有老地方好,即使老王介紹的新酒保又帥調酒功夫又好,老王這個酒保中的酒保兩鬢斑白,以前就不太有的美色,如今是更徹底的沒有了。後來LC夫婦來了,人多比較熱鬧,我也就開始覺得這個新酒吧也不錯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是耳朵作怪的影響,還是吃藥的影響,越來越覺得好像跟外面的世界隔了一層,你好像和外頭的一切走在兩條平行線上,即使現在寫下一字一句,也好像太空漫步般輕飄飄的。

但也不是沒有好處。前陣子書展時,經過基隆路信義路高架橋,我嚴重的懼高症突然發作,覺得天橋搖得格外厲害,而我快被風吹落橋下了,如果不是太丟臉的話,我真的想趴下去匐匍前進。現在反應變慢了,前幾天坐木柵線從南京站到忠孝站,我被擠得緊靠車門而立,突然發現有一段簡直像懸空一樣,但還來不及恐懼,也就進站了。

很久以前聽王浩威講過一件事。他一直是個大忙人,有天晚上喝多了,第二天只能關在房間裡休息,這時他突然感覺幸好有這場宿醉,讓他至少可以休息一下。在衛浩世最近出版的「集書人」裡也看到類似情節,他在伊斯坦堡生了一場病,但是反而找回了身體的感覺。最近走在台北街頭,鈍化的耳力像慢鏡頭一樣,感覺一切分明存在,但又像流水一般走過去了,就像現在我想要抓住浮現的感覺寫下來,但又什麼都抓不住似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在看「巫言」。看到朱天文又重提了參加哈金記者會的往事,我覺得很有趣,也完全能夠理解他的心情,我如果作了一件自己覺得很糗的事,也會這樣不斷回憶,似乎把它說出來或寫出來,至少就比較可以面對了。

其實哈金記者會當天的安排有點奇怪。哈金和主持人坐在講席上,其餘出席記者、作家都坐在底下的塌塌米上,哈金客氣的說,他覺得這樣好像在參加口試一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但私底下已有作家抱怨,這種座次安排,好像台灣作家如學生般在「求教」哈金一樣。

但朱天文當天提出的問題和這種有些作家意識到的詭異氛圍無關,就如他在小說中說的,他的問題很簡單,哈金的作品也許應該直接看英文版,這樣可以看出他得美國國家圖書獎的理由(比如說他英文寫作特別簡潔),但翻譯成中文後,似乎並不出奇,好像哈金在寫這個故事時,完全沒有意識到中國大陸的小說創作在這十幾二十年來已經走得更遠了(在小說中他舉了一些他心目中更好的作家),所以朱天文用了一個比喻,他覺得哈金這本小說就像「科普書」一樣,如果我沒猜錯他的意思,大概是說,這是讓老外瞭解大陸某種社會狀態的簡明版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是不是經常有這個經驗?你選了一條以為是最近的路,卻越走越遠,最後繞了一大圈?你越是想照顧別人的心情,卻顯得瑣碎又無聊,可笑又愚蠢,最後,比誰都討人厭?

言歸正傳。我要說的是,跟工作有關的事情呢,我最討厭兩件事,一個是為了推書要上廣播節目,一個是整理錄音帶。整理錄音帶暫且就不說了,怕上廣播是因為我容易緊張,又是破鑼嗓子,怎麼想都覺得對賣書一點幫助都沒有,但現在景氣不好,企畫同事捨不得放棄任何推書的機會,昨天有個電台改了時間,原本情義相助的魚頭兄反而不克參加,怎麼辦?我只有硬著頭皮去了。

我有多害怕上廣播?就舉一個例子好了。有位朋友記得曾跟我在田園料理吃飯,但他疑惑且始終記不起來的是,當天居然因為我不喝酒而他也不能痛快喝酒,而我怎麼會不喝酒哩?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第二天我要上廣播,只要一上廣播我就萬念俱灰,連酒都不敢喝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陸某星座網站提醒說,處女座本週可要小心增肥事宜。我想,大吃大喝這件事的高潮應該發生在過年期間,這星期應該還好。不料星座運勢和任何一種算命卜卦一樣,好事很少應驗,壞事屢試不爽。就在昨天,咩仔要請人吃飯邀我作陪,我選了許久沒去的棻蘭,三人吃了六菜一湯,雖然平時我不喜歡走路,但這次我飽到願意走到天涯海角。

吃完飯,咩仔突然接到酒局邀約,他要我同去,以便能有速去速回的退場機制。因為這兩天吃藥不能喝酒,所以我以芭樂汁替代,不料他們乾杯的速度相當快,未幾就連芭樂汁也快喝完一瓶,當然我也頭昏腦脹,在回家的公車上我情不自禁作幾個句子:

酒池肉林,胖與豬齊。食指大動,人比馬肥。
眼成一線,臉有三圈。腦油常滿,腹笥甚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Feb 17 Sun 2008 19:51
  • 故事

H是我認識多年的朋友。說是認識多年,但大概有將近十年的時間,我們各自在地球不同角落生活著,偶爾聽到共同朋友說起他的近況,總是隻字片語,還包含著太多的臆測,因此我無由判斷他過得好嗎?現在的生活讓他快樂嗎?

去年我們終於聯絡上了。他的外表依然甜美嫻靜,但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變換了形狀一般,不在原來的位置了。或許不是變換形狀,而是碎了一地然後趕緊收攏好,再組裝成一個堅強的堡壘。他並不是在抗拒外面的世界,而是選擇一個可以讓自己舒服的方式活下去,而且是帶著對過去的懺悔,謹慎的活下去。


今年大年初一我到他家吃飯,飯後我們到河邊的咖啡館,隨意閒聊著,然後他帶我穿越老市區彎彎曲曲的窄巷,我錯覺好像回到義賊廖添丁的時代。從咖啡館到下雨暗黑的窄巷,有一些片刻,我以為他會說一些自己過去生活的片段,但他幾乎是無語的往前疾行,似乎重走一次他心裡的地圖,然後我們定了昨天的約會。在回台北的捷運上,我想起方才我們看著出海口顏色的變化,然後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其實擁有可以坐一整天卻不必一直說個不停的朋友,實在是快樂的事情,但那樣偶然的靜默,卻好像兩個人活在不同的時空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6 Sat 2008 11:35
  • 朋友

我覺得很有趣。似乎有段時間你總會跟一個地方或一些人特別有緣份。就像這一回,不管是我自己的建議或是朋友選地方,幾乎每一次聚會都在永康街附近,而也很離奇的是,有些據說已成為文藝界人士據點的小餐廳,之前我總覺得我沒去過,但是一站在門口,我就知道以前來過了,而這些地方以前沒留下太多印象,可能是不太有感覺,但這次因為來得太頻繁,我還有點後悔當初買房子沒買在這裡,否則豈不是省了很多計程車費。

情人節這天晚上,我們公司在師大路的「南村落」辦活動,比較讓我流口水的是韓良露親自下廚,所以雖然最近吃喝太多,我還是毅然前往。韓良露的廚藝是有名的,多年前我曾有幸在他家吃過一頓飯,印象中那回好像西式食物為主,而我不是那麼喜歡西餐,所以感覺還好,但這回知道有台菜、上海菜,所以我決定放棄先去棻蘭家廚的計畫,準備大快朵頤。

說是大快朵頤,其實因為最近吃得腦滿腸肥,所以原本也只打算淺嚐即止。但是吃東西這件事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我先是掃過一些雪菜豆板、酸菜培根、茄子、芥菜(哇,其他居然忘記了),覺得很好吃,於是又掃了一盤,覺得已經吃飽了,但沒想到這只是前奏曲,後來又上了香腸、麻油豬肝、糖醋排骨、紅燒排骨,最後還有水餃,此外,還請人作了手工冰淇淋春捲。總之到最後,我覺得要我三天不吃東西都沒問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年初二,我在微風廣場,感覺人生虛無。我對櫥窗裡的任何東西都失去了興趣,連超市也無意問津。我跟咩仔說這種感覺真可怕,你再也不想買任何東西了。然後咩仔回家,我到誠品信義店買了三本小說,到音樂館買了卡拉‧布魯妮的第二張專輯,漸漸的感覺緩過氣來。

年初五,我跟咩仔在新光三越A8,再度感覺人生虛無。先是,延續著對任何東西都失去感覺的感覺,我跟咩仔臆測,有錢人買東西不像我們需要思前想後,需要醞釀,是不是也就失去了購物的樂趣?我不是有錢人,但當你不想買任何東西的時候,是不是也像有錢人那樣因為缺乏掙扎而失去了欲望?

於是咩仔說,不如到A4好了,那裡比較好玩。但是就在要去A4的路上,咩仔看了一件Marlboro Classics的風衣,他覺得我穿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了,更何況還打五折呢。我其實原本就想買件風衣,一直沒買是因為不論台北或北京,都不適合穿這種外套。但是,既然這麼巧,既然咩仔說好看,既然打五折,那就買吧。等付了錢之後,我茫然的跟咩仔說,我有這麼多外套,為什麼我又買了一件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Feb 11 Mon 2008 10:37
  • 回家

和妹妹約了年初三回家看媽媽。站在已經兩年沒回去的家門口,我搜尋著電鈴應該出現的位置,卻聽見一陣「嚎嗚」雄壯的吼聲,然後有一隻狗以千軍萬馬的氣勢似乎要飛奔而來,卻因為被鐵鍊牢牢的鎖住,而只能徒勞的在鐵鍊所及之處做出凶悍的樣子,我知道那是我家的米格魯在發威,我聽見我媽低聲的叫了一聲「魯魯」(從這名字就知道他的主人多沒想像力),然後跑來幫我開門。進了門,我跟魯魯彼此看了一眼,他好像對於自己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而覺得很不爽,所以又對著我吼了幾聲。

過了一會,我又聽到一聲大吼,我知道應該是我妹妹一家三口出現了。我開門讓他們進來,微笑的看了魯魯一眼,其實是因為覺得這隻善盡職守的狗很有趣,魯魯也看了我一眼,但我卻在他的眉宇之間看到一股落寞,好像一個失去戰場的將軍,好像一個英雄無用武之地的,老是讓外人入侵的狗。我媽媽說,他不認識你們,所以一直叫,然後又無限愛憐的說,這隻狗最可憐了。(的確是,我家的人從老到小都愛出去玩,卻整天把這隻更愛玩的米格魯鎖在家裡)

過了一會,我發現狗不叫了。我好奇的打開客廳大門一看,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媽媽幫這隻狗作了一個小屋,可能覺得自己用處不大,這隻狗居然自己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也不出聲了。我妹妹說,他可能覺得自己既然作用不大,那還是眼不見為淨好了。我現在才認識到米格魯的驕傲。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05 Tue 2008 20:55
  • 阿福

我是一個低能的3C使用者,不論是電腦、手機,都只會使用最基本的功能。唯一一次與時俱進是七八年前買了PDA,但也只是作為電子電話本使用。幾個月前換了新電腦,這時我發現麻煩來了,因為新電腦已經沒有我那老舊PDA的傳輸轉接口,所以我無法將PDA的資料備份到電腦,這個意思就是,萬一PDA壞了,我所有電話號碼都沒了。

我也願意率性的想,即使所有電話都消失了,世界也不會消失。你的朋友會打電話給你,不想理你的,你拿著他的電話也沒用,所以,似乎沒必要為此而買個PDA手機。但也許是我不夠率性,也許是我天生喜歡花錢,總之,在這濕雨綿綿的除夕前夕,因為不想將感冒傳染給同事而休假一天的我,還是打起精神前往東區,一位朋友說這裡的手機價廉物又美。

我一到這家蘋果電訊,就被嚇到了,因為人滿為患,而且這些人買手機都很直接了當,什麼型號多少錢,很快就銀貨兩訖。我枯站一會終於等到人比較少,而店家也比較有空回答我的詢問,店家見多識廣,跟我交談幾句,就勸我買最基本款的阿福機第一代(原本手機達人推薦的是第三代),因為我使用的功能實在有限,對手機的認識不多,又缺乏求知慾,用高階的PDA手機容易誤入歧途,還不如用入門機種切磋學習,等有長進後,再來升級。想想,所言甚是,於是我就帶著一代阿福回家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喉嚨痛得要命,可疑的是,連耳朵也痛了。於是,星期天的下午,我決定到光復南路尋找名醫。我有兩條路線可以選擇,一是坐藍15到昆陽站,這樣搭乘捷運很快就到光復南路了。另一是搭907飽覽北二高風光,然後到和平高中那裡轉車,最後從敦化南路走到光復南路,也很悠哉的可以到了。

昨天天氣還可以,又正好看到一小時一班車的907,所以我決定採取迂迴前進的方式到診所。終於順利到達了,但是診所沒開門,於是我又決定匐匍轉進到誠品信義店。

我發現自從作了出版之後,人會變得謙卑。昨天一到信義店,正好站在雜誌區,正好看到誠品好讀做的「好書」,我略翻一翻,看到許多同業推薦去年最值得一看的書,我喜歡推理小說,而魚頭兄推薦了一本「黑與藍」,雖然這次帶回很多準備要看的書,但我決定還是按照魚頭的指示買一本。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初,你會想,這是在哪裡?
然後,你會想,我是怎麼回家的?
然後,你感覺一床薄被實在不夠用,
然後,一切都來不及了。

請別誤會,以下沒有任何振奮人心的酒後亂性的內容。純粹只是剛回來就跑去DIMMER和朋友喝酒,喝時不覺得多,醒來時頭痛欲裂,一直潛伏的感冒好像終於要發作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