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31 Mon 2007 12:50
  • 一年

貼上「告別2007」之後,我還想,才27號,會不會告別得太早了?結果第二天到辦公室,就發現痞客邦被封鎖了。這是意料中的事,我也不像前兩回那麼忿忿不平,只是想到前幾天看了一下累積篇數,發現再寫十幾篇就有三百篇了,加上之前在樂多的一百篇,這四百篇如果平均有五百字的話,那可有二十萬字了。雖然字數多寡從來不是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很少這麼長的時間持續的做一件事情,所以自己倒是頗感樂在其中。
 
其實被封鎖了也好,最近覺得好像有點在為寫部落格而寫部落格,以後得麻煩朋友幫我上傳,也許會寫得比較認真也說不定。總之,以前那些零碎小事是完全不值得麻煩別人的。
 
到了今年的最後一天,我覺得心裡的感觸多於往常。這一年裡有大半的時間我一直想改變現有的生活,想得熱切,結果卻落空。所以這半個月我就像揮拳落空一樣,腳步踉蹌失去重心,也像一個以為再跑一百米就可以結束賽程的人,結果跑了一百米發現賽事才開始,這時感覺所有力氣已經消失,舉步艱難。不過,經過半個月的調整後,我覺得狀態已經恢復了,在這個過程裡,我得感謝兩本書。
一本是史景遷的「天安門」。如果對近代史很熟悉的人可能會覺得寫得淺顯,但我覺得看這本書就像拼圖一般,作者把近代各種立場的中國知識份子放在各自的脈絡裡,然後彙整出一個清晰的圖像,他們的理想,時代的侷限。那個時代真是最黑暗的時代,也是最光明的時代,知道那個時候最傑出的人心裡想些什麼,對我來說有種奇特的慰藉。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蓋棺的最後時刻,我把兩本《文藝春秋》、一副老花眼鏡放在您的身側。我曾無數次重見我最初的影像,停格在一泛黃、邊角起皺的相片裡,您抱著六個月大的我,坐在陽台的茶几旁,桌上擺了幾本《文藝春秋》和一個煙灰缸,您當時三十六歲,而我現在已經過了您當時的年紀了。

在另一個最後的時刻。我在病榻旁想著明天要回學校的事情,您看著我在離醫院不遠處的新學友買的另一本《文藝春秋》,看到我們都很喜歡的一位特別細心和善的護士小姐進來,您索了紙筆,看樣子是想寫些感謝的話,但您的筆始終停頓在紙上,手一點也無法動彈,我們圍繞著您,等待著應該出現而一再延宕的字句。

去年剛遭遇外公去世的母親,似乎瞭解到這個時刻終於來臨了。我們看著神采與氣力逐漸在您臉上渙散,母親驚恐的看了我一眼,我焦慮的在病床旁走來走去,母親嚇止了我,她說:「不要再走了,你爸爸的眼神一直跟著你…」,我回頭看了您一眼,正好看到您留在我臉上的最後一瞥。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6 Wed 2007 14:07
  • 歌詞

既然年關將近,各種明年星座運勢也紛紛出籠了。幾個月前我驚訝大陸某刊物的星座專欄將處女座說得深得我心,後來巧遇南方週末某記者,才知道原來這裡星座也開始流行起來,尤其是「鬧鬧」所寫的博客,可真是準呢。從那時起,除了瑪法達之外,我又多了一個參考座標。可惜的是,以前只有瑪法達的時候,每次看都很興奮,看完也就忘了,現在多了一個,忘得就更快了。

除了星座之外,明年生肖運勢也上市了。咩仔借了一本香港某大師所寫的黃曆,然後語帶鼓勵的告訴我,明年我的生肖可是「情欲氾濫」呢。也許有氾濫這兩個字,我腦海中立刻浮現出諾亞方舟的洪水畫面,想想看地球人裡頭有多少跟我同生肖的,大家情欲一起氾濫,這種場面是多麼驚人?更別說還有七八十歲的老先生老太太,到時也一起氾濫,是不是會讓大家很手足無措啊?想到這裡,我原先的雀躍也一掃而空,這種一網打盡的預言,還是別輕信得好。

咩仔看到自己的生肖運勢時也很生氣,因為上頭說他這年出生的人今年不能養貓。養貓這種事情還有去年可以養明年不能養後年又可以養的嗎?那貓該怎麼辦啊?這些話只會讓人看了徒增不悅而已。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聖誕節前夕,你喜歡做什麼?其實,我特別喜歡一個人關在房間裡看書聽音樂,或者看影碟也好。總覺得這樣的寂靜,在喧鬧時刻感覺格外分明。

以前辦公室雖然也在這同一棟樓裡,但出入口在北邊,每次坐車回家總要經過百貨公司大門,到了聖誕或新年前夕,到處縈繞著歡快的背景音樂,每次經過總覺得好像置身在日劇或電影當中,無法逃避的,即使你是孤獨的,也會感受到節慶的短暫歡樂。

這兩年,朋友總會招呼一些人到他家去,這就真的很像正式的在過節了。昨天下午先是去三聯書店參加「讀書雜誌」的歲末活動,但是在去之前,我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商場買了一雙鞋。其實這是有遠因的,就在前陣子下雪那一天,一位台灣友人來訪,臨走時,我看見他在雪天還穿著細跟高跟鞋,看來有點顫顫巍巍的樣子,我非常為他的安全擔憂,便勸他到底下商場買雙好走的鞋子,尤其最近年終在打折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回,法國某出版社社長到我們辦公室拜訪,他個兒不高,穿著藍色襯衫休閒長褲,看起來又知性又雅痞的樣子,讓我不禁感慨,同樣是編輯,為什麼台灣、大陸的男編輯,長得就是不一般呢。

我平常接觸到的男編輯,有的文氣,有的酸氣,有的土氣,但很少有帥氣的。但最近時來運轉,我終於遇到一個型男了。先是同事到上海出差,很稱讚一位跟我們合作的編輯,說是非常細心。我說,他長得帥嗎?我同事說,帥啊,還留著鬍子呢。我說,是長著大鬍子很陽剛那型嗎?同事說,也不是這個樣子。

後來我一位台北同事也說,看了這個編輯,心臟可會怦怦跳呢。終於,我很榮幸的遇見這位帥哥了。也許因為原先想得太帥,所以乍見覺得還好,心臟也因為近來一直年久失修,所以也沒感覺跳得比平常厲害,但不論怎樣,此兄還是屬於帥哥無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週六下午,買了碟,看見路口居然有點堵車,於是決定先坐地鐵到辦公室,打算上網順便吃完晚飯再回家。然後非常欣喜的收到咩仔寄來兩貓的照片。這張咩仔的標題寫著「貓版色戒」,我東瞧西瞧都看不出任何跟「迴紋針」有關的聯想,再仔細一看,發現這簡直就是電影「我的藍莓夜」的貓版海報嘛,不信大家可以比較一下。

昨天晚上跟幾位朋友去看藍莓夜的北京首映,剛走出放映廳,就發現朋友們落荒而逃,等我發現不對時,攝影機和兩個麥克風已經在我前面了:「請問你覺得這部電影好看嗎?」「你最喜歡誰配的音?」「你最喜歡哪一段?」哇塞,原來是電視台在逮觀眾做訪問呢。我想敬愛的寶姐就算要埋伏暗樁,也沒辦法安排得這麼巧,於是我好好的稱讚了一番,確保明年的大閘蟹和紅酒有著落。

底下這張照片,咩仔寫的標題是「永遠孜孜不倦的襪子」。真的,為什麼襪子這麼喜歡書呢?這張照片看起來真像熬夜讀書然後不支昏睡的樣子,我覺得自己真該跟愛讀書的襪子好好學習一番。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幾天心情還在漂浮中,昨晚想想這樣下去也不行,我該認真看點書了。卻瞥見DVD堆裡有個牛皮紙信封,想起這是敬愛的寶姐送我的「春光乍洩」十週年紀念版,一時不確定到底看過沒,所以決定再看一次。

在王家衛的電影裡,這部不算是我最喜歡的,但總也看了三次以上了吧。最近因為「我的藍莓夜」即將上映,各種關於王家衛電影的討論也大量出現,許多人認為他是嘗試用各種不同的類型,去說同一個故事。但我覺得所謂的「同一個故事」,其實是一種共性的狀態。比如說,愛情裡的錯過、忘記、感傷…,這是同一個故事,但在每個人的生命裡卻有不同的演出方式。

在「春光乍洩」裡,小張拿著錄音機勸黎耀輝把不開心的事情說出來,他可以把這些不愉快遺留在世界的盡頭。「花樣年華」裡,同樣的也有一個收藏秘密的樹洞,你可以把心事埋藏在那裡。似乎說出來,悲傷也就從自己脫離出來,而成為一個可丟棄的物體,這些其實是一種儀式,至少表示你和過去的狀態已經不同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說,我想回台北。國師說,別急,你跟北京的緣分還很長。不知道我跟北京的緣分有多長,但至少這回國師又說對了。

前幾天買了李宗盛最新的專輯,每一首歌都是一個過去的時間,都是回頭只會讓人難過的記憶。原本以為,過去和我之間,聯繫著一條無法斬斷的繩索,現在越來越覺得,每走一步,過去就永遠遺留在後頭了,你從過去走來,卻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就像我懷念的八○年代的台灣,九○年代的台灣,相信明天會更好的台灣,這種純真的信心,也只剩下回憶。

有一個下午,我在網路上逛來逛去,逛到張國榮的一首歌,正好下午同事都不在,我把電腦音響打開,從張國榮轉到陳淑樺,想起有一段時間我特別喜歡他的「譁笑的街」那張專輯,卻在網路上怎麼也找不到了。下班騎車回家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一直重複哼著這首歌裡的幾句,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沒有忘記那些茫然的時光,那些重複播放的流行歌曲像年輪一樣,鐫刻著你的回憶。只是,當年台灣的流行音樂走在華人世界的前端,現在北京已經是音樂人最大的聚集地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五年前剛到北京的時候,聽了很多對河南人的批評,像是「造假」,老是做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當時對河南人的偽詐,還編出一個段子:「河南人最近想要推出三個重大工程,一是幫長城貼磁磚,二是幫蚊子戴手套,三是…」,三是什麼居然忘了,可能是在喜馬拉雅山上安裝電梯之類的。

後來,聽到一些關於湖南人騾子脾氣的說法。最近發生了一件說起來很慘的事情。一個外地民工,他老婆生產前得了感冒,然後情況變得非常危急,送到醫院時,醫生建議要剖腹生產,這樣可以保住小孩,也可以減輕孕婦的身體負擔。但是那個做先生的,怎麼也不答應,說什麼都不答應,多少人去勸他,還有病人主動要幫他出一些醫藥費,他就是不肯,堅持說,他老婆就是感冒,感冒好了,自己就可以生了。最後的結果就是一屍兩命。這件事當然引起許多的議論,包括醫院的作法,底層民工一直處在社會邊緣,沒有錢也對外面的社會不信任,他可能既擔心付不出錢來,又怕被醫院騙了,當然也可能他真的認為,他老婆就是會自己好起來。許多人看了這個新聞都覺得不得其解,有幾個特別討厭湖南人的,一知道這名男子是湖南人,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氣,「難怪嘛,湖南人。他就是會跟你謽到底。」

後來,又聽到關於湖北人的,尤其是湖北女生的。先是連我都聽說,曾經有幸見過的某湖北美女,談起感情來總是生生死死,不是自己想死,就是想把對方逼死,我說,這個人怎麼這麼激烈啊?我朋友說,唉呀,誰誰誰也是湖北人,也是一氣就跳到湖裡去了。我說,那湖北人怎麼會這樣呢?我朋友說,這也不能怪湖北人,誰叫他們有個祖先叫屈原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有兩位資深女知青跟我說了:「『不能說的‧秘密』其實很好看喔。」一個說,這部電影讓他聯想起自己高中時代的心情。一個說,這可是跟「老鬼」們較勁的電影,讓他們知道,年輕一代喜歡的是什麼電影。

這麼厲害?昨天下午我找到這張碟,高高興興看完了。好看啊,看的時候讓人完全沈迷其中,只有看完後回想一下劇情才會感覺:這,也太漏洞百出了吧。可是,這本來就是一部充滿想像拼接的浪漫愛情劇,而且比許多電影好的是,至少整個情節、對白,不會讓人覺得「特傻」,甚至會讓人覺得,好像就應該這樣說,這樣做啊。所以囉,看完之後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我那兩位早已過了四十的朋友會喜歡這部電影了,偶爾這麼時光倒流的看看自己十幾歲時對愛情的幻想,不也是挺好的嗎?

我一直很喜歡「當時只道是尋常」這句話,什麼是日後會感覺彌足珍貴的回憶,也許在當下是不容易察覺的。喔,其實我也不是說什麼刻骨銘心的事情,我只是昨天看完電影後,突然想到「不結婚的男人」裡男主角自己煎塊牛排配上紅酒的激勵人心的畫面,突然很想吃塊牛排,也回想起上回在咩仔家以美國頂級牛排配上五大酒莊名酒的情景,當時居然還有一塊牛排沒吃完,現在想想真是讓人心痛。當然,令人難以忘懷的還有一個「無價之寶」(「無價之寶」的由來是,別瞧不起這隻貓是檢來的,要買還真是買不到呢。),一直在旁邊走動著,喵咪最大的魅力就是,你跟他相處久了,覺得他很煩,但是一段時間沒見,倒也是人人都在想著他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早上正要出門時,我的手機響了。仲介說,能帶人去看房嗎?我只能慶幸我還沒出門,否則剛到辦公室又折回,一定讓我火冒三丈。

這個小女孩踏進房裡的神情,大概跟我去年很像,有點興奮又有點不安。不安在於:這麼好的房子,你為什麼要搬走?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說朝北有點冷,至於一直生病和壞仲介只跟房東簽約到九月下旬的事情,雖然今天出現的是另一個仲介,但我覺得還是少說為妙。然後我心裡很不安,好像成了共犯。

到了下午,仲介又來電話,又有人要看房,才三點多,我總不能這時就下班吧?要他們延後幾小時,硬是不肯,我只好算了,也只能多跑一趟。這次又出現的是另一個仲介。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晨醒來,發現外面天色極為黯沈,我將窗簾整個拉開,發現天上飄著似雨似雪的東西,有些地方已顯現淺淺的白色,但還有人撐著傘,可見這個細雪不怎麼紮實,可能一落地或落在人身上,就變成水了。

這麼灰暗的天氣,讓人懶得出門,於是我們叫了半隻燒鵝、菠菜魚腩等菜在辦公室共享,沈公照例啤酒一瓶,今天酒商送來三瓶葡萄酒,想想中午不適合喝酒,所以作罷,倒是吃完飯煮了一大壺咖啡,感覺更適合這個微雪的天氣。

許多人都說,下雪時路滑千萬不要騎車。我看雪很小,所以還是騎著到辦公室,一路都很小心,不料剛過完一條大馬路,眼前有一男子逆向騎車也就算了,還左看右看並不當心,等他看到我時,本應避開,但不知何故卻反而衝著我直來。我閃避不及,一按煞車卻差點跌下來,此時我很慶幸這不是發生在馬路中央。該男子笑嘻嘻就走了,我在背後痛罵兩句,他不痛不癢揚長而去,我明白在這裡不要奢求什麼道德感,無知者無畏,只能自己當心。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念研究所時要找指導老師也要選論文題目,當時很流行研究婦女史,所以我也想找這樣的題目玩玩,沒想到我的老師獨排眾議的說:「你以為女生很可憐,我告訴你,男生也很可憐。」我是個不成材的喜歡混水摸魚的學生,於是便沒有主見的請教老師該做什麼題目好?他就建議了一個題目,日後有人問我研究論文的題目,我都含羞帶怯的支吾其詞,有次遇到另一位老師,他也問了這個問題,遇到老師就不好迴避了,我說,我的題目是「漢代皇帝的感情生活」。他一愣然後大笑的說:「這個拍電影會不會比較快?」

真的,現在我真的覺得自己沒有遠見,當年如果好好研究這個題目,不要打混,現在上焉可以成為學者,下焉可以寫古裝劇,搞不好還成為大發其財的名編劇呢。晚了晚了,現在後悔一切都太晚啦。尤其這幾年,先是看到胡適情史被寫得沒完沒了,最近發現連余英時先生都寫了顧頡剛先生的情史了,我更是懊悔不已,我哪知道這以後會成為「顯學」呢。

昨天在最新一期「萬象」,看到余英時先生寫的「顧頡剛與譚慕愚」,看到最後我覺得這真是一個悲慘極了的故事。顧先生年方三十一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遇見女學生譚慕愚,一見鍾情,但不巧的是使君有婦,顧先生只好把感情埋在心裡,多方尋求「精神結合」之境界,當然,人非聖賢,豈能隨意排遣情絲愁緒,所以在顧先生的日記裡,我們可以看到他的種種心情,有時覺得兩人室內對坐可不發一語,已達莫逆於心的境界,發現有了情敵,他在日記裡故做豁達,卻不小心在另一篇文字說情敵對他加以嘲諷。他還做了許多夢,因為在現實世界中,兩人的互動發乎情止乎禮,說穿了就是像一般朋友,沒有男歡女愛的跡象可尋,所以我們歷史學界的巨擘顧先生,不但像做學問般,仔細推敲夢中的線索,還多次以易經占卜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遇到壞仲介後,我現在的確開始惜福了。只要沒接到他們通知有人要看房的電話,我就很慶幸過了平靜的一天,以前哪能想像這種沒有電話就是好消息的生活呢?

前陣子招待親友,陸續把我的存酒都喝完了,只剩下一瓶加州柯波拉莊園的白酒,天這麼冷,沒有喝白酒的欲望,這是他可以苟全性命於亂世的原因。前兩天在家看小說《三個六月》,突然有了喝酒的念頭,索性開了配小說,真好喝,許久沒有喝白酒了,冬天喝這種甜甜香香的酒還是令人快樂的。

《三個六月》是一本我差點放棄的小說,不知道是翻譯還是自己的心情,第一部始終讓我進入不了狀況,到了第二部情況好很多,現在則是很能享受閱讀這部小說的樂趣,也對蘇格蘭重燃無限嚮往。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幾個月前,丸子就提醒我,今年九月後,土星即將入駐處女座,想當年土星跑到巨蟹座時,他衰得無以復加,心有餘悸,所以囑咐我千萬當心。我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這麼衰的事情是不是不知道比較好?既然知道了,我第二個自力救濟之道,就是想出一些例外,有了,平平是巨蟹座,丹布朗前幾年可是因為《達文西密碼》而鹹魚翻身大紅特紅了,想到這個例外,我心安了不少,加上後來國師的好友正一師,也說土星入駐其實是大好大壞,我就決定相信自己是大好的那種。

但是經過這幾個月的親身經歷,我懷疑丸子的囑咐是對的,我跟他可能都是偏偏落在不好的那一邊,我真想仰天長嘆,像連續劇一樣悲憤的問問老天,我到底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

其實,人與人,事情與事情都經不起比較,你覺得自己衰,但一定可以找到比你更衰的例子,而老天這時也會不高興,他覺得已經對你夠好了,你還這樣不惜福。這樣好了,我也別再說自己多倒楣了,我說我真是太幸運了,這種怪事都可以遇上,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喲。這樣總可以了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發現一個鐵律。如果你覺得事情稍微順手,那麼可能有一個麻煩就如颱風般正在遠處悄悄醞釀成形。如果你心裡有一絲不安,但你又輕輕放過,那麼這個不安後來就會變成具體的問題,讓你疲於奔命。

週五早上,又出現新的狀況,雖然事後看來,很容易便可以解決,但這段時間接二連三出現的問題,真的讓我感覺這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沮喪極了。偏偏事情還沒搞定時,我又得去出入境管理局辦理加簽的事情,總之就是一團混亂。

到了出入境管理局,我發現兩個窗口上面掛著一模一樣的牌子,但一隊人較少,一隊人較多。我當然選人少的地方,但又覺得事有蹊蹺,於是問排在前面的小姐說,這是辦簽證的地方吧?他說,是啊是啊。排了半天終於到我時,辦事員看看我的證件然後說,你直接去那個窗口排不就好了?哇塞,原來這個窗口不受理,只辦一些疑難雜症,問題是誰分得清楚啊?我急著去另個窗口排隊時,辦事員又說了,你一吋照片不行,得兩吋的,去照相室重照一張。這時我覺得我快崩潰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