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30 Fri 2007 16:44
  • 彼岸

幾年前買了一張「私人劇會」的CD,是王柏森他們演出的舞台劇的原聲帶,裡頭有一些我想在一般媒體上聽不到的歌。

知道這張CD很偶然。是在一個煙霧繚繞的環境裡,聽著其中一首「不能一個人」,然後還聽著一個朋友講他的故事。那陣子大概是我啤酒喝得最多的一段時間了,別人的故事很動盪,我的心也隨之昏眩,有時候也會想,這是別人的故事,那我的故事是什麼?

夜晚的高速公路,車燈和路燈支撐了一大片黑暗,卻顯得如此華麗。我總是想到安哲羅普洛斯電影裡的燈光,「霧中風景」裡小女孩牽著弟弟的手往前疾行,那個友善的男孩追上來說:「不要用這種方式說再見。」我覺得我所奔赴的,就如高速公路上遠處的一盞光亮,但中間卻是包裹著黑暗,這是偷來的時間,偷來的空間,我生命裡的一個破折號,什麼時候要回到正文呢?我好像往你所在的方向更近了一點,但心裡明白,這離我們的終點又更近了一點。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週前小河流到北京一遊,說不得我得帶他們去沙漏見見蒙古兄弟。那天我跟他、寶寶先殺將過去,本想混進窗邊坐長沙發,因為只有那裡看得見窗外的月亮。

乍見只有我們三人,蒙古哥哥阿魯斯很為難,他說,這區是六人坐的。我說,那我們就坐裡頭好了。後來裡頭座位都滿了,只剩下那六人坐,空無一人風景獨異。隨後我們就看到阿魯斯不斷驅趕新到的而又想覬覦那六人坐的客人,不管來者是五人還是四人,只要不滿六人就在驅趕之列。

我跟小河流和寶寶面對此情此景,都覺拍案驚奇,至少對我來說,真實的五個人,總比幻想中的六個人,更能賺到白花花的銀子吧?於是我們開始猜測他是什麼星座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Nov 27 Tue 2007 11:48
  • 印象

我一直在想,如果一個人對寫作心懷大志,那寫部落格對他來說是好是壞?也許這跟每個人寫部落格的狀態有關,我自己從未花很長的時間寫一篇部落格,多是一天中某個可以沈澱下來的時間,匆匆寫就,寫的都是浮想印象,沒有更深刻的東西,勉強只能算是素材而已吧,我經常覺得這種寫部落格的習慣,其實對真正的寫作是不利的。

但是最近我覺得,長時間做一件事情,也許會產生一點好的影響才是。這個月忙極了,本來事情就多,偏偏十三號左右,接到一位朋友電話,提醒我答應寫的稿子已經推延甚久,這個月實在不能再拖了,我問了需要字數,竟然高達五六千字,然後十八號就得交稿,我很為難,但又覺得拖下去不是辦法,勉強應承下來。沒想到,就像兩人串通好了一樣,我又接到另外一個朋友的電話,他說,你答應寫的稿子不寫是不行了,我大驚,心裡暗暗叫苦,我原本想把這兩篇東西截稿時間錯開一個月,沒想到數學不好,居然把他們撞到一起了。我問,何時要交稿?答曰,二十五日。我一咬牙也答應了。

過去當記者時養成一個習慣,凡事要有根據,即使你要抒發己見,也要建立在採訪或蒐集到的資料上頭。但這回,我沒時間做採訪,沒時間蒐集資料,也很坦白的邀稿者說了,我只能從自己出發,寫些自己的感受,頂多從網路上確定一下自己的印象對不對。就這樣,連續兩個週六,我在書蟲分別把兩篇稿子寫完,可能寫得不怎麼地,但這是我首次不依賴資料、採訪,而是僅憑自己的印象(當然也是很熟悉很有把握的),完成一些東西。我覺得這是部落格的收穫。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Nov 26 Mon 2007 16:39
  • 封面


這個封面其實也就是原文書的封面,我很喜歡。本來不敢奢望公司真的會花大錢買這張圖,結果在老闆的堅持下還是買了,我真是喜出望外。

很想說這是我自己最喜歡的一個封面。因為世界無比廣闊,但我們只要有一張書桌,幾本書,一盞溫暖的燈火,日子就可以繼續下去。

有時這樣還不夠,我們的心會希望飛到遠處,看看外頭是怎樣的光景,海洋在跟我們訴說什麼。我希望的人生,如果用圖像來顯示,用色澤來說明,那麼這個封面就已經幫我回答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Nov 25 Sun 2007 16:02
  • 本性

在台灣的報紙看到一些病人在醫院受到無禮對待的事情,像是有個阿嬤到醫院,居然醫生說他浪費醫療資源,不如直接到太平間等,我看了覺得這個醫生應該是外星人偽裝的。

這也讓我想到一件往事。當年我父親動了大手術,術後還需要插管,倒楣的爸爸偏偏遇到一個醫術很差的實習醫生,把他折騰得痛苦不堪,後來又說要驗血,我父親自嘲的說:「不管怎樣,反正不可能得愛滋」。那個實習醫生技術很差但是觀念可能很正確,他決定灌輸我父親正確的醫學常識,於是就大義凜然的說:「這可不一定。」我知道他要說的是,感染愛滋的途徑很多,不見得是因為性,但我可憐的爸爸那時已經痛不欲生,他說自己不會得愛滋,其實也是八九不離十,就算不幸感染,也一定是你們醫院輸血出的差錯,你又何苦這時跟他抬槓?總之那個醫生說完後,我爸爸瞪大了眼睛看著他,我也不敢置信的看著他,真是人若白目,老天也拿他沒辦法。

這陣子煩心的事情很多,於是我產生一個耍賴的想法:如果以後不工作,不知道會怎樣?我不是說要專事寫作之類的,我有個當過總編輯的朋友,他離職前許多人關心他未來的動向,他就說:「沒關係,反正我可以專事寫作。」當然這是開玩笑的,因為他原本就是作家,他只是用這句話來表示,台灣景氣壞到一個文字工作者離開職場後幾乎就只能回到以寫作為生的起步階段。而我跟他的差別是,我一向覺得我寫的東西不值得別人花錢買,所以所謂寫作為生,這是完全不可行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敬愛的寶姐跟我說,痞客邦的版型真是不好看。我聽了悚然一驚,覺得千萬不要因為自己懶得選版型而連累人家的聲譽,今天稍有點空,所以挑了一些看看,真的很難耶,還算好看的可能切割照片,能夠原圖重現的,版型又可能很怪,後來我選了這個陰鬱的版型,來襯托我陰鬱的心,啊,不是,來搭配我剛買的正統黑色的開司米套頭毛衣。

不知道是不是多數人都是這樣。回頭看看自己以前寫的東西,都覺得當年再怎麼感覺不好,也比現在寫得好。因為這個部落格有「歷史上的今天」,有時我也點擊看看以前寫些什麼,通常都會讓我慚愧的,覺得至少以前寫的比較用心。這陣子身心俱疲,也因為求快而不在意文字,甚至連發現寫錯字有時都懶得修改,好像把最原始的浮在腦海裡的文字就這樣一五一十的寫出來,這實在不像我過去對待文字的態度,不過有時我也覺得這至少是誠實的,如果我的生活呈現一種窘態,那麼部落格也應該有相應的呈現才對。

最近書和碟都看得少,音響裡的CD這兩天都是張懸也懶得換了。不過昨天晚上看了買了好一陣子的「莎樂美」,這是西班牙一個舞劇的紀錄片,我覺得很好看,演希律王的舞者真的很有架勢,他拿著兩個長竿, 一方面從肢體上顯示出那種王者的傲慢,一方面在擊打舞台中,又可以跟其他舞者踏步的聲音抗衡,在這個舞劇裡,我居然喜歡他勝過莎樂美與施洗者約翰。舞台的設計和顏色就不必說了,從阿莫多瓦的電影裡,我留下了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西班牙人對鮮豔的色彩,感覺真是敏銳。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兩年我越來越相信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句話了。昨天到水關長城著名的「長城腳下的公社」看一個活動,順帶處理一些事情,結果各種事情紛至沓來,讓我頗感奄奄一息,於是我決定打開電話給台北的朋友,詢問他瑪法達星座運勢有何指示,當我聽到「得失互現,百感交集」等句時,我哀嚎著說,這就是了,難怪我今天就是有不順的預感啊。不過,事情總是會解決也總是得解決的,在台北同事大力幫忙下,總算是不斷往前走了。坦白說,我現在不太怕一直有小問題的事情,我怕的是看起來一路順遂,卻不知道哪裡藏著大陷阱的事情。

回頭說水關長城。昨天北京天氣非常好,當車行一個小時遠遠看到燕山山脈時,我覺得這些山有些部分裸露著石塊,看起來很古也很有氣勢,真的有北國邊塞的感覺。開車的司機說起我們正在走的公路,其實直通山西大同,大概兩三個小時也就到雲岡石窟了,聽得我很興奮,決定哪天找個苦主開車去雲岡一遊。

長城腳下的公社很有名,這是七位亞洲設計師的建築作品,現在由凱賓斯基飯店經營。據說這七棟房子各成一個單元(價位大概是一棟一萬人民幣,但是有五六個房間,河流兄認為這裡很適合開「淫亂party」),我其實只有到飯店的活動區,沒有到各個建築看看。不過只到這個活動區域,我就有兩個感想,一是冬天來固然有蕭條之感,但委實太冷,如果春秋二季來一定不錯,其二是這些建築也過了五年了,看起來是有些舊了,不是太舒適的樣子。但是,不管如何,在長城底下看到這些充滿設計感的房子,還是挺新奇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先說一個怪事。我最近頻頻夢見同一個朋友,今天早上五度夢見他的時候,我心想這真是奇了。奇的是,五度夢見同一個人,不知道釋夢書上有何解?還奇的是今天的夢境。我夢見跟一群人聊天,有我熟跟不熟的,夢中我和朋友說,我要幫和泰租車到整個中國設立經銷店,這是不是很怪?我不會開車耶。朋友還來不及回答時,我又說了,而且我又不會做生意,不會誘導人買東西,我去做這件事很不適合吧?總之,我這個夢就是以一種自言自語的方式進行,最後,朋友吃完了東西,拿出一把白綠相間的牙刷,看來是要去刷牙,此時我又趕緊說了,我想就算我去賣牙刷,原本想買的,也許也就不想買了。然後夢就結束在我的朋友手裡拿著一把牙刷,忍耐著聽我講完的有趣畫面。

最近來北京的人真是多,有原先認識與不認識的。不認識的像兩個十年前就騎單車環遊世界的女孩,現在他們騎協力車從日本、韓國到了北京,想要從天津沿著大運河一路南下,真是很了不起。還有認識的,就是小河流,我們不免吃吃喝喝,還在另一朋友的帶領下聯袂去買了喀什米爾毛衣呢。

值得一提的是,有天我們去了書蟲俱樂部。熟悉真的是一種逐漸遺忘的過程,有些地方去了幾次之後,你慢慢就習以為常,忘了它一開始給你的驚喜。所以看到小河流在書蟲裡興奮的拍照,我也覺得似乎應該再以新的眼光來看看這個地方。這裡除了有兩面都是大玻璃窗之外,室內牆壁都放著書,大都是外文書,有一個很長的桌子和高腳椅可以讓人帶著電腦在這裡無線上網,有三個空間放了桌子和沙發椅,還有個吧台。說來並不奇特,但整體布置出來的氛圍,卻不是北京任何一個書吧可以複製的。有些東西是一種經歷,書蟲的老闆是英國人,在北京住了很長時間,他可以抓住那種隨意的城市生活的感覺,但是這種隨意如果拿捏不準,就很粗糙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18 Sun 2007 15:24
  • 遺棄

我一直記得在那個夏天的夜晚,我從東門走進中庭,看到綠草地上有隻白貓正在悠閒的賞月我走近他時,他喵喵的跟我打著招呼,而我也回喵了一下,他就逃跑了。

此後,偶爾晚回家,經過這個綠草地,我也會張望著,看看還能不能看到這隻貓,卻再也沒看見了。

前天晚上天氣很冷,我走到住處大樓門口,先是聽到幾聲喵叫,我停步尋找一下,一隻白貓怯生生的跑出來了,然後跟著我上了樓梯,我想他一定很冷,希望能到溫暖的地方。當然,我只好把他擋在玻璃門外,我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有點失望無奈的樣子,我立刻回頭不敢再看第二眼,突然想到當年撿到喵咪時,他在我手掌上喵喵叫,很害怕我們不帶他走的樣子。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部落格的困擾之一,就是有時會忘記這些東西到底以前寫過沒有,這時就希望大家的記性跟我一樣,我高高興興的重寫一遍,大家也好像沒看過似的重看一次。

松田優作是我最喜歡的演員之一,這種喜歡也因為他三十九歲就去世了,而永遠不會褪色。我有多喜歡松田優作呢?姑且舉一個例子。我有個出版界的朋友,跟我同血型同星座,但我們只是偶爾喝點小酒,也不算太熟。不過在聚會中,他知道有一個方式一定可以讓我興致高昂,他說,不管哪個名人是什麼星座,只要松田優作是咱們處女座就好。這時我就會陶醉在和松田優作同屬處女座的快樂中。

我最喜歡松田優作演的一部電影是「從今以後」,森田芳光導演的,非常唯美的一部片子。其實這部改編自夏目漱石小說的電影,是一部愛上朋友老婆的不太美好的悲劇,但是燈光和畫面非常好看,許多鏡頭如果停格,就是美得不得了的攝影作品了,松田優作演一個內斂,沒有太多話也沒有太多表情的富家子弟,說是沒有表情,但他的每個表情都讓人印象深刻,我覺得他真是帥呆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知道鞋帶鬆了,卻沒時間整理,這應該算是很忙了吧?我今天就是忙成這樣,但我還是要抽點時間寫部落格,因為我不知道明天是否會更忙。

我本來想寫「偷書賊」是我今年看過最好看的小說。後來猶豫了一下,因為現在記憶力不行了,時間感也很差,上個月的事情可能會想成半年前,所以,也許我今年內其實還看過其他更好看的小說也說不定,這樣一筆抹煞了過去,那些小說會哭的。所以我要謹慎一些,我應該說,這是我最近看過最好看的小說。

我看的是簡體版,翻譯很流暢,不過台灣的繁體版應該是另外一位譯者翻的。我從一開始死神出現,他從天空的顏色開始講起,就讓我心頭一震,好看的小說總像是帶鈴鐺似的,眼尚未見,已感覺大地的震動,他在告訴你:「我很好看喔,我跟其他小說有點不一樣喔。」當然有時你會遇到一些開頭不太吸引人,但後來卻覺得被打到的小說,但對我而言這是比較少數的(可能我剛開始看時有點分心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早上我打電話給豬小姐,他壓低了聲音說:「喂?」我猜想他正在開會,於是也小聲的說:「沒事,我只是來祝你今天生日快樂。」他也小聲的說:「好,謝謝。」如此神秘的,便完成了祝壽大禮。

想想認識豬小姐也十年了,其實如果從開始跑新聞算起,時間還更長,但說也奇怪,我對前兩年的印象非常模糊,開始有清楚的記憶是從1997年開始。

我有一個奇怪的習慣,或者說是好奇,對於別人覺得比較神秘或是走冷硬派路線的人,總是想跟他們接近接近。而且通常接近之下,也會發現他們其實是挺溫暖的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在不久的一年多前,我跟我媽媽抱怨說,幸好我還有個妹妹,否則我鬱悶死了。我媽媽知道我對同樣是他生的兩的弟弟,一向不太滿意(料吾弟對我亦如是),所以悶不吭聲,當作沒聽見。

我妹妹跟我比較談得來,而我弟弟並不。我妹妹喜歡文學,而我的兩個弟弟,小弟我是從來沒看過他手上拿過書,不管是什麼書。而我大弟呢,有一回我去他家,發現書架上陳列著「如何瞭解你自己」、「如何與人溝通」、「如何突然發大財」(這些書名是我瞎編的,但是意思差不多),我每次去書店,看到這類書總想著,到底這些書會賣給誰?我現在知道了,就是賣給我弟弟。

我妹妹就不同了。當年在北一女校刊不時發表新詩數首,雖然每次都看得我哈哈大笑,但不能不承認他對文學充滿熱愛。這樣說,好像在嘲笑我妹妹似的,其實並不是,我妹妹雖然跟我同血型同星座,但他的行動力比我強,高中時喜歡新詩,就自己寫幾首,喜歡金庸武俠小說,也自己寫上幾段,最重要的是,他的數學很好,而我完全不行,這個差別注定我們走向不同的路。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這個標題並不妥,應該寫成「百感交集蘭會所」才對。但是「極樂北京」四個字還是突然浮上心頭,也許在我心裡,北京已經離開了原先的隨意自在,而往奢華擺渡過去了(遺憾的是,這種奢華的氛圍,又學不來上海那種早已見過世面的從十里洋場時期就深藏在骨子裡的風韻)。

昨天,到北京參加活動的酒友蘋果打電話來說要一聚。我想到許多人跟我提過的「蘭會所」,說是史塔克的設計,是一種過了度的前衛的裝潢,我早想去見見世面,於是就約了蘋果去那裡坐坐。

早就知道這裡不便宜,但看了酒單還是讓我吃了一驚,因為我還沒用餐,所以又點了兩個小菜,我想這真是一個超越我的階級的所在。我們在酒吧區,裡頭的設計充滿變形的巴洛克的繁複與華麗感,本想好好聊天,但是環繞整個區域的音響效果,一來使我們很難聽到對方講話,二來低沈的鼓音,讓我疲弱的心臟隨之詭異跳動,其實我真是不舒服極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Nov 08 Thu 2007 12:04
  • 禮物

最近幾年一感冒就會要我半條命,而且只要一到冬天就立刻感冒無疑。所以打從秋風漸起之時,我就嚴陣以待,尤其辦公室特別陰冷,所以我在台灣從來不穿的厚背心,在這裡可是絕不離身。不料人算不如天算,最近天氣很詭異,昨天上班時,我看商場的告示牌,說是十度左右,到了晚上居然變成十二度了,居然有晚上比白天暖和的事情,我就在這種捉摸不定的情況下,硬生生的感冒了,而且我很惶恐的懷疑,我之所以感冒就是因為穿得太多的關係,真的是,老天要人感冒,人也沒辦法。

今天可是一個大日子,咩仔要過大壽了,他原本要去飯店安靜的慶生,不料也是人算不如天算,居然明天才定得到房間,也就是得過了生日才能去慶生,這也是很怪的事情。所以我就跟他表示,生日也該平常心,跟兩隻貓一起在家慶生也是挺好的。他說,本來就是這樣啊。

從生日我不禁想到禮物,前陣子花了很多心思在想「禮物」這件事情,有些人喜歡送禮物,有人喜歡收禮物,我始終覺得我是一個喜歡送禮物多過收禮物的人,有時光是挑禮物的過程,就讓人欣喜異常,如果這個人又是你非常喜歡的人,這種快樂或幸福感真是難以言喻。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次回台北時,跟一位好友通電話。他是我在記者生涯中,最欣賞與最信任的編輯之一,曾在麥田編過「當代小說家」系列,以及許多著名作家的小說。我當時跟他聊的就是,如何看待你所編的小說遇到的評價?記得他那時勸慰過我,說是不要入戲太深,編輯和作品之間,還是要保持一些距離等。(大概是這樣吧?)

不過這真的是我的問題,如果是我寫的東西,我其實不太在意別人怎麼看。但如果是我選的作者,我就非常想捍衛他們,說起來這不太應該,我也覺得這應該列為我修身養性的目標之一。但是說是這麼說,今天看到這個書評,我還是欣喜異常。我一直這樣覺得,也許許多人覺得《萬物生長》比《三日,十四夜》更精彩(其實我自己也很喜歡《萬物生長》),但是就成長小說來說,沒有到《三日,十四夜》,沒有接觸到那種傷害、黑暗的東西,就成長小說的寫作來說是不完整的。所以,我要特別貼出這個書評。

單純歲月

 馮唐是個才氣縱橫的作家,他的文字大開大闔像北地的沙塵暴長驅直入沒有一點猶豫,每一個句子都漂亮流暢得像是直接從胸口掏出來,渾然天成熱血得一點矯飾也沒有。如此優越的敘事能力叫人羨慕,語言文字對他而言似乎不是身外之物,也不是後天的學習,完完全全像是他身上的一個隱形開關,世上沒有他不能說的話也沒有他說不清楚的事。他的文字裡沒有天高地厚這回事。

 這是一本關於青春尾聲的故事,它充滿了年輕男性的夢想、慾望、掙扎、困惑、愚蠢以及幻滅。它看起來非常大膽而且色瞇瞇的,全書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生殖崇拜和性幻想,可是讀者最後會發現,這不是一個色情故事,它如假包換竟然是個純情故事。這個色膽包天的敘述者其實只是個有點傻氣害羞的孩子,他面對世界的時候不知所措,他想抓住的東西總是從指縫溜過,他也不知道是被自己騙了還是被世界騙了。那迷惘和憤怒像是沙林傑的《麥田捕手》,那失落和困頓像是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我的家族相簿裡,有許許多多張人像,我都不知道他們是誰。當時會這樣珍重的保留起來,一定是我的父祖輩熟識的人,但是幾十年過去,如今當陌生的眼睛注視著這些照片時,意義銷解,時光斑駁,一切無從指認也無從記憶。但是有一張照片我印象特別深刻,看來是一個日本人,穿著和式服裝盤腿坐在被當作書桌的小几上,我記得這張照片是因為這顯現了一個讀書人的印記,不論到哪裡,首先要有一個書桌一樣的地方,如此即使居住再侷促,總可以讓心情寬裕。

昨天在家裡看了一部很老的日本電影「請問芳名」。三部曲看完得六個多小時,所以我看了上、下,中間就放棄了。其實這部從昭和二十年開始展開的故事,雖然距離現在總有半個世紀了,但是因為情節還有人物的心理狀態非常貼近人性,所以並沒有過時的感覺。我想許多人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抉擇,放棄最喜歡的,以為平實就不會讓自己經歷失望或背叛,或者經歷了也不會那麼痛苦,但是命運很難說,以為最安全的選擇,可能正是不幸的開始。

裡頭人物的造型、穿著,我實在太熟悉了,跟我小時候看的大人的穿著一樣。我台北的衣櫃放著兩件我永遠不會穿的衣服,一個是我父親穿過的開襟毛衣外套,肩頭還有個小洞,我曾試著穿個高領毛衣配上這件外套,但實在太寬大,我很快就放棄這個主意。另外一件是我父親四十年前在東京幫我媽媽買的風衣,看我媽媽當年的照片,似乎很多個冬天他都穿著這件風衣,當然我媽媽現在早已不穿了,我把它帶到台北,有一回試穿居然可以穿下,但問題是,穿這件四十年前的風衣走在台北街頭,也未免太詭異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2 Fri 2007 11:24
  • 故事

一兩年前,有位電影公司的人拿了一部電影的劇本給我們看,問我們有沒有出書的意願。雖然是阿城寫的劇本,但劇本就出書來說來是單薄了一點,所以我們也就放棄了。可是在與製片閒聊時,他說的一些話我卻始終記得,大意是:在宣傳時,一定要有個「故事」,這樣才能廣為流傳,而且在人的心裡產生作用。

也許他所說的「故事」,作用類似於「佳話」。人都喜歡聽故事,尤其喜歡具有戲劇性的「佳話」,有了一個故事作底本,媒體也知道該寫什麼了,讀者看了也產生興趣了,這樣,該賣的東西也賣得出去了。也許就行銷來說,這是最簡單的ABC,但似乎始終挺有用的。

幾個月前,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個謝祖武的故事。好像是在一個電視節目裡,主持人問他當年跟某某女星分手的事情,也許時間過得久了,謝祖武也願意說了。他說,當年跟女明星分手時,其實也沒覺得怎樣,只是從談完分手的地方離開後,他開著車,聽到伍佰的「挪威的森林」,這是他最難過的時候,因為他覺得再也沒有一個人這樣愛他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位朋友告訴我一件事。他有位男生朋友,很喜歡某位女生,今年女生生日時,他費盡心思買了禮物送給他,女生收到禮物也很高興,可是他們還是決定不要手牽手。我說,那這樣他們算是在一起了嗎?朋友說,在一起的定義很難說,他們只是決定不要手牽手。(以上過程若有寫錯是我的問題,因為我有點一頭霧水)

這讓我想起不久前聽兩位男生朋友的對話。一個說,如果我遇到一個人,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就是想跟我「搞一搞」,或者一開始我們就「搞上了」,我知道我是永遠不會愛這個人的,因為一開始,他的目的也無非就是這個。但是,如果我愛上一個人,我可能幾個月都不會想要做什麼事情,等到愛情的強度減低之後,我可能就會產生欲望了。另一個則很詫異的說,怎麼會這樣?如果我剛跟某一個人在一起,一開始一定會幾天幾夜天雷勾動地火,激烈異常,如果對方沒有這種強烈的反應,我就會懷疑他不愛我。

我聽了以上談話,覺得非常發人深省,在紅酒喝得不夠多的幾十分鐘裡仔細思考了一下。其實我覺得他們說的都沒錯,愛情跟欲望有點像是調色盤,有些東西過於濃烈了,有些東西就有可能會被稀釋,我唯一覺得可待商榷的是,事情沒有絕對,這種比例會隨著你遇到的人的不同而改變,如果堅持怎樣才算是真愛,這也太難為大家了。  (我忍耐了好久,知道不該這樣想,尤其不該這樣說,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出來:其實當時我看著他們,心裡想,萬一這兩個人在一起了,不知是何景況哩?)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