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次看報章雜誌或網路說起處女座的特性,大部分的時候我都覺得有趣有餘,精確不足。不過這也不能怪那些星座專家,全世界的人只能分成十二種,以偏概全的地方一定很多,所以看看笑笑即可,不必認真。

不過,上個月我偶然看到大陸周末畫報寫的處女座,真的是讓我大吃一驚,我一直以為我的一些怪癖是因為其他星座影響的關係,沒想到就像月有陰晴圓缺一樣,原來,這也跟處女座有關。上頭寫著,處女座的人狀態好的時候「聰明幽默」(這是那位星座專家說的,可不是我說的),但是在低潮的時候,會希望從這個世界消失,過一種極為墮落的生活。他舉的例子是基努李維,你看他在電影裡乾淨優雅,但卻多次被拍到留著大鬍子像流浪漢一樣在街頭出現,有次鞋子壞了,他還用膠帶綁一綁,就直接穿出門去了。

真的,我對邋遢的嚮往,一直是我「不能說的‧秘密」。我在住家附近,經常穿著短褲拖鞋就跑到樓下咖啡館吃飯,北京辦公室位於商場樓上,有時我也會穿著夾腳鞋跑來跑去,有次在電梯口巧遇來拜訪的某出版人,我看他瞄了一下我的腳,然後就很善良的當作我的腳不存在似的。我也多次夢想著哪天過著流浪漢的生活,但這個挑戰對我難度太高,截至目前為止,也只能想想而已。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昨天我終於請了假,訂了民宿,上網買了火車票,拋棄那些老是說要跟我一起到東海岸但又始終未能成行的朋友們,我決定下星期要到花蓮住個三天。

這是我最有行動力的一次決定了。昨晚到心世紀,我還買了小瓶紅酒以及白酒,這種天氣到海邊喝著冰涼的白酒一定很爽吧。聽了小史的建議,有一晚我要住在七星潭的望海樓,我上網看了這家民宿的圖片與介紹,喜歡得不得了,不但海景美,沿著海邊還有自行車道可以一路騎到花蓮市區,這種距離很適合既沒體力也沒耐心的我。

以前看日本節目,最羨慕他們坐火車旅行,所以這次我刻意選擇搭太魯閣號,既快速又可以享受在東海岸奔馳的感覺,再帶上一本推理小說,想起來覺得很棒,希望實際上也的確如此。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28 Fri 2007 12:56
  • 三種

看完了色戒、碧娜鮑許,吃完了頂級牛排,也喝了Chateau Lafite、KURG還有大律師提供的兩瓶超讚勃根地紅酒,我想,就算這時候讓我回北京我也毫無遺憾了。這十天的優質生活,多麼的令人心滿意足啊。

碧娜鮑許好不好看,以我對表演藝術的認識,哪說得上來呢?但是看上去很美很有趣,我想這應該算是很好看吧。之前只在電影「Talk to Her」看過這個舞團的演出,現在真想把這部電影找來重看一次。謝幕時碧娜鮑許上台,大家像瘋了一樣的鼓掌,我本來想謙虛的坐著,因為以我對舞蹈的一無所知,即使我站起來鼓掌,想必也說明不了他的偉大吧,但因為大家都站著,我繼續坐著就什麼也看不到了,所以我也趕緊站起來鼓掌。

看了這麼一票難求的表演,居然寫不出什麼心得,實在很慚愧。這樣好了,我就說一下一個符合我的程度和品味的片段好了。有位男舞者說,高潮分三種(是的,他們現在很努力的在講中文),一種是正面的:oh,yes.oh,yes.oh.yes.第二種是反面的,oh,no.oh.no.oh,no.第三種是柏拉圖式的,oh,my God.oh,my God.oh,my God.呵呵,寫的時候好像挺普通的,但是現場聽的時候,可是覺得很有趣哩。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九月初到萬聖書園,看到老闆養的白腹虎斑貓正在桌上和劉老闆對談如流,我很興奮,因為這隻貓長得很像喵咪。一會,老闆娘指指吧台椅子上說:「那是這隻貓的兒子。」我趨前一看,大為吃驚,這可是活脫脫一隻襪子啊,那種害怕而惶惑的眼神,和襪子簡直一模一樣。我不免立刻打電話給咩仔。

我:我剛才看到一隻貓,你猜長得像誰?
咩仔:難道是喵咪?
我:答對了。後來又看到一隻貓,是這隻貓的兒子,你猜他長得像誰?
咩仔:該不會是…襪子?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完《色戒》的幾個小時內,我一直處於恍惚的狀態,即使看完首映之後就去參加品酒會,但我始終沈迷在這部電影的情緒中,直到被酒精征服為止。

這是近年來我最喜歡的一部片子,這種震撼還勝於《斷背山》。看過《斷背山》的原著之後,還是會讚嘆電影既能忠於原著,還能拍出自己的生命,令人感動流淚。但是,看《色戒》的過程中,即使你已經看過原著,還是會覺得有許多意想不到的鋪陳,還是會被震撼。我覺得,這是張愛玲第一次被電影打敗了。

其實,《色戒》在張愛玲的小說中並非上品。他用太直白的方式,只用一兩句話說出了食物對男人的重要,以及性對女人的重要。而在最關鍵的一刻,讓女主角放棄暗殺易先生念頭的原因,也不過是王佳芝在那一刻知道了,易先生是愛他的。這是多麼庸俗的描寫。張愛玲一向擅長以庸俗反庸俗,但是在這一次,他卻是落入到一個俗套裡了,這個俗套也同時出現在易先生決定槍決王佳芝後,他想,這樣才是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這篇張愛玲放了多少年才發表的作品,讓人感覺就像一個人心思千迴百轉,但是等到真要說點什麼時,卻又刻意隱藏,最後乾脆選擇了一種陳腔濫調。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寫這篇部落格時,我先上網查了Chateau Lafite的適飲年份,看到最佳飲用時期為適當存放二十五年至五十年之間,這時我覺得前幾天被我們喝掉的2002年Chateau Lafite,可能正死不瞑目的不知在哪裡哭泣吧。

剛回台北時,咩仔便跟我描繪了一個美好的景象,也就是哪天到他家吃牛排,配著上好的紅酒。本來我想像中的上好紅酒,就是咩仔買來送我的澳洲E&E,這瓶酒我早已久仰大名,其實在好市多買也不算貴,大約一千五左右,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錯過。

結果過了兩天,我們的上好紅酒升級成Chateau Lafite。這瓶咩仔珍藏的好酒,我忘了是我再三暗示他台灣天氣炎熱,這種好酒應該早點落肚為宜,還是咩仔自己也很嚮往好酒配好牛排的境界,總之最後我們覺得事不宜遲,週六就是吃牛排喝Lafite的好日子。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20 Thu 2007 15:13
  • 巧合

偶然令人生畏。昨天就遇見一件很巧的事情。

原本想直接到誠品找朋友,又想到他們下班時間通常拖得很晚,於是我便決定先去棻蘭用餐。知道棻蘭,是透過一位部落格網友,而他的部落格我幾乎每天都會習慣性的上去看看。當然,我跟這位一樣熱愛棻蘭的網友,偶爾會在餐廳碰面,但我知道他,他不知道我,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

棻蘭的小妹,知道我是因為這個部落格才聞香而去,又覺得我們老是在那裡相遇實在是太巧了,總是一再說要幫我們「介紹介紹」,我總是說不用了。昨天踏進棻蘭前,我突然想到,不會這麼巧又遇見了吧?打開門,果然。這時棻蘭小妹有點受不了這種偶然與巧合了,他跑來說,這回我介紹你們認識吧。我說,不用。過了一會,他又跑來說,我還是介紹你們認識吧。我想想說,好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人知道許多道理,但不一定做得到。襪子不知道什麼道理,卻每天身體力行著「與書為友,天長地久」這句話。

無聊的時候,他肥大的腦袋輕靠著書發呆。好像有書就比較不寂寞了。


睡覺前他跟許多人一樣,也要看一會書,這樣他很容易的就睡著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8 Tue 2007 12:36
  • 丟掉

昨晚睏極,看到床邊桌上放置的皮帶已然發霉,我連一秒鐘都沒有考慮的,把皮帶丟進垃圾桶裡,準備倒頭就睡。倒頭卻意識逐漸清醒,我想,我怎能這麼容易的就把一個跟了自己十五年的皮帶丟掉?

如果我沒記錯,這輩子我只買過兩條皮帶。一個是經過百貨公司時的無聊之舉,並不特別喜歡,買回也從來不用,後來也就扔了。但是這條皮帶就不同了,我很喜歡,即使後來它很舊了,我也捨不得扔捨不得換,上回回台北時,突然感覺不想再繫皮帶了,也就沒有帶去北京,現在剛回來,卻一把把它扔了。

最近的確對自己的東西有股狠勁,在北京時丟了一些舊T恤、牛仔褲等等,我想人到了一個年紀的確會想把某些東西丟掉,不是為了除舊佈新,多買新的,而是像壓縮檔案般,想把自己的生活壓縮得越簡單越好。那些舊了的,不太能用的,附著太多回憶的,就跟著回憶一起丟棄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雖然現在仍然感覺頭腦混亂,似乎全身只憑本能在運作,但看到了標題的空格,我還是毫不猶豫的寫上「幸運的一天」。

前幾天訂返程飛機時間時,我在早上八點與中午十二點多之間選了八點,這意味著我早上必須六點出門,而前一天晚上會因為擔憂早起而失眠。但是托早班飛機之福,不論在北京或是香港轉機時都非常順暢,以致於我下午三、四點就回到家了。但是,當時我並不知道回到家才是惡夢的開始。

我拖了地,原本擔憂熱水器太久沒用會停擺,但在我鍥而不捨的努力下,也乖乖運轉了。我欣慰的打算洗個熱水澡,卻邊洗邊發現馬桶的水箱不斷的流出水來,我打開水箱一看,裡頭四分五裂,我大概有點明白了,四個多月沒用水,現在一開水的總開關,衝力把裡頭的裝置都弄壞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