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的小說裡,我最怕的是《半生緣》。沒有特別理由,只是十幾歲的年紀看來,這個故事太慘。所以多年來我迴避著跟《半生緣》有關的一切,終於快要忘了裡頭的內容,只隱約記得,最後女主角跟男主角說:「我們是回不去了。」

可能因為北京奧運即將到來的關係,最近遇到好多來北京的台灣朋友,也有些離奇的經驗。比如,前天我跟某台北友人約在馴鹿碰面,我先到了,隱約感覺旁邊一桌也坐著一位台客,後來朋友到了,他們驚詫的相認,原來在台北就相約要見面,台北沒見著,反而在北京一個小咖啡館遇上了。

人生聚散如飄萍,可是當所有浮萍都慢慢圍攏在一個池子裡的時候,我卻又很想離開,也許這跟浮萍沒關係,而是跟我在一個池子太久有關係,有時我也會想到台灣的種種好處,而興起回家的念頭,上回遇到一位朋友,我也問他有沒有想過再回台灣,他很直接的說:「可是回不去了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