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襪子小時候我問他長大後的志願,他說,他想成為一本書。

我說,雖然說「有志者事竟成」,但是很多努力到後來是不會有結果的。我想人是這樣,貓應該也是這樣。襪子說,我還是得試試看啊。


肥肥的襪子,雖然從他的身軀看不出任何睿智的跡象,但他卻一再以行動,表達成為一種知識的嚮往。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Jun 27 Wed 2007 14:29
  • 重看

youtube是個好地方,有時去逛逛會發現有趣的東西,有時也可以聽到一些錯過的流行歌曲。前一陣聽到蘇慧倫唱一首他自己的老歌,就覺得挺好聽的。上星期我跟一個朋友碰面,想到他曾跟蘇慧倫演對手戲,我立刻興奮的說:「沒想到他唱歌挺好聽的耶。」朋友說:「他唱歌的確不錯啊。」看我這麼高興,他又補充了一句:「我還跟他演過床戲喔。」「真的?」「是啊,就是兩個人躺在床上看書,這也算床戲嘛。」「噢。」

這倒讓我想起一件事情。我很少看電視,忘了幾年前,有天無聊打開電視,正好看到公視播映「童女之舞」,我看了哈哈大笑,因為我有兩個朋友,一個像裡頭蘇慧倫的樣子,一個跟演鍾沅的那個人有點神似,據我所知這兩個朋友彼此都不認識,但卻在電視裡被湊成一對了,怎不讓人覺得好笑?不過,我也只看過這麼一點片段而已。

想起這事,讓我突生思古之幽情,所以我在網路上找了一會,發現可以看到「童女之舞」電視劇,我看了一會,發現品質甚不好,也就不看了,倒是又找到〈童女之舞〉這篇小說。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台北、北京最近都流行折疊車,有時我也想買上一台,但是想想,我的小灰二世雖然出身不高,長相平庸,但勤勞可靠,要這樣把他丟在一旁,我也於心不忍,所以也就算了。

最近天熱,我天天騎車去上班,把車停放在地下室車庫時,我注意到一台很漂亮的紅色折疊車。因為我的朋友老邵也有一台類似的銀灰色折疊車,所以我猜這輛小紅的主人,應該跟老邵一樣是個時尚男性吧。每天我停車或取車的時候,其實不會刻意,但若正好發現旁邊停著小紅,我就會挺高興的,我知道這種心態有點啟人疑竇,但坦白說,我最大的企圖,不過是想讓小灰認識小紅而已。

昨天傍晚取車時,電梯門一開,一個女生騎著車衝出來,我一看,這不是小紅嗎?原來小紅的主人不是時尚先生,而是從背影看來富有青春氣息的女生,這讓我想到大概是兩年多前吧,在廣州的一個奇遇。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五的時候,我跟咩仔說:我今天要早點睡覺,因為今天是夏至,我同事告訴我,夏至和冬至兩天在中醫的說法是最能調養身體的,如果早點睡的話,對身體很好,尤其對養肝格外有幫助。咩仔說:一年裡頭就靠兩天養肝,會不會不太夠用?我說,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結果我還是到十二點多才睡,本來只想看個兩集的,卻一口氣把「世紀末的詩」看完了,結尾有點小小的意外,不過這應該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我不是挺喜歡每一集最後野島伸司寫的幾句話嗎?今天騎著腳踏車出門逛書店時,我也心血來潮想要像李登輝在奧之細道寫徘句一樣的附庸風雅一番,然後在麵店吃麵時想到如下幾句:「嗨,寶貝。當船隻撞上暗礁,我只感到持續的傾斜,海水像厄運不斷湧來,這裡是世界的邊緣,還是世界的中心呢?生命還能剩下多久,讓我最後想著你而死去吧。」唉,不太像,沒有野島在血裡滲出的甜美的感覺。不要問我為什麼那麼灰暗,今天的麵實在太難吃了,而且在這熱天午後騎著腳踏車,真的很要命,難怪我會想到海水,不斷不斷湧上,倒數計時的海水。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說來週日去那趟碟店真是罪惡的淵藪,我買了一些CD、影碟還有一套日劇「世紀末的詩」。我不能忍受自己沈迷於看影碟的樣子,所以每天回家就裝模作樣的拿起書來,看了一個多小時,心裡蠢蠢欲動,覺得有理由開始看碟了。最近看了一部德國片「黑皮書」(男主角也演過「竊聽風暴」)和法國片「沈默獵殺」(或譯:不要告訴別人)都不錯,昨天開始看日劇「世紀末的詩」。

我很少看劇集,覺得太浪費時間,除非聽別人推薦許多次,才願意一試,所以直到現在我連「白色巨塔」等日本偶像劇都沒有看過。這回到碟店,因為殘留著「交響情人夢」的美好印象,又衝著野島伸司和竹野內豐的名字,我就買了一九九八年播映的「世紀末的詩」,昨天一口氣看了四集,影像品質不好,今天眼睛頗為酸疼,但是還真的挺喜歡的。

「世紀末的詩」每集有一個故事,從不同角度去辯證「愛」這個東西,有的愛讓人感動,有的讓人充滿希望,有的讓人覺得一片荒涼,其實我最喜歡每一集結束後野島伸司寫的幾句話,比如第二集他寫著:「 嗨,寶貝…, 我一直都想不透耶,人都想要看得見的東西, 卻不知有一天自己會消失不見。」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我在北京有兩位好友,他們都是才華蓋世的女知青。但是前一陣子他們都淪陷了。先是L看了大量的偶像劇,從「交響情人夢」到「薔薇之戀」,也讓我第一次知道鄭元暢不是韓國人,本來我跟P對他的執迷不悟都非常不解,但這回回到北京,我發現P可以跟L就偶像劇問題對答如流時,我突然有了不祥的預感,這就像發現你身邊潛伏著吸血鬼一樣,我知道,P也淪陷了。

前陣子,我看到「交響情人夢」好評如潮,讓我感覺自己不應該和時代脫節,所以也跟L借來一看。約莫一週後我還給L,本來還以為他會因為我的有借有還而稱許我的誠信,沒想到L充滿狐疑的說,你這麼快就看完了?你是不是用快轉的?你怎麼都沒細細品味啊?

其實,我覺得「交響情人夢」的確是挺好看的。週日逛碟店時還因此買了男主角玉木宏演的一部電影,坦白說,前頭我一直不太進入情況,但到悲劇時刻我也不能免俗的抹抹眼淚,這時我突然悚然一驚,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我距離「薔薇之戀」也不遠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有一天,襪子走到書架上,把自己偽裝成一本書。咩仔看了很有趣,想把他拍下來,拿來相機時,襪子卻走掉了。咩仔趕緊叫襪子回到書架上,襪子聽明白了,又回到書架上假裝是一本很肥的書。

過了幾天,喵咪也把自己當作一本書。

根據咩仔的觀察,喵咪變成一本書時比較自然,而襪子的眼神,卻充滿了警覺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事情發生在上上週六,我看了書看了碟,感覺星期六居然不喝酒很奇怪,於是我打開一瓶酒,一個晚上喝了四分之三瓶,深夜醉醺醺的打電話跟咩仔說:「我本來不打算喝酒的,但我覺得週末都不喝酒,就太不像我了。」咩仔聞言大驚,他趕忙說:「你千萬不要因為不想喝酒,就覺得『失去了自我』……」。

從那時開始,我奇特的樹立了一個度量衡標準。週一喝酒(不對,應該是週日),因為得把那四分之一喝完,四分之一不盡興,只能再開一瓶,這回喝了四分之二。週三,好不容易開完會,況且還需要把之前的四分之二喝掉,此外我還跟朋友說了,今天要開一瓶白酒,白酒喝了四分之一。週五,把那四分之三喝完了。

週六的早晨,我躺在床上,頭有點疼,渾身乏力,我覺得再怎麼自棄、自厭或者想自毀,到這一步都夠了。我驅車到我每週六必去的咖啡館,吃了午餐喝了咖啡,到底下超市買東西,經過紅酒區婉拒了門市小姐試酒的邀請,買了一大盒蘋果汁,奄奄一息的牛角麵包,打算明天開始過著吃早餐的規律生活。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Jun 15 Fri 2007 14:05
  • 才華

我有個曾經官拜總編輯的朋友,多年前花前月下的時候,他問他的男友說:「說說看你有什麼優點?」男友想了半天說:「我有才華。」我這位朋友當場嗤之以鼻說:「才華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有。」後來才子才女沒有結成連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家都有才華的緣故。

其實我多少有點理解那個朋友的感受,雖然不是很確切的知道他的想法。對我來說,我喜歡一個人,可能因為他聰明,可能因為他能幹,可能因為他會講笑話,但不會因為他文章寫得好或歌唱得好,有些人的才華並不關乎他的本質,而只是一種延伸,更何況文字是何等的虛幻,迷戀這種虛幻對處女座來說,實在是太不切實際了。也因此,我原本可以毫無愧色的說:「我可沒有什麼才子情結。」

但是最近事情有點不同。我前陣子看一份書稿,心裡一方面想像到底能賣多少,另一方面又不免嘆息,這個作者真是有才華。這個時候我又會很勢利的歸結到才華是騙不了人這件事,我想的很簡單:既然文學市場這麼蕭條,那麼要賠錢也該賠在有才華的人身上。事實上,我也想著如果做的書老是賠錢的話,我應該改行,但「斷送前途」這種壯烈的行為,也應該陪葬給有才華的作者才算值得。現在,我對才華這件事情極為在意,我最擔心的是,在「才華」這件事情看走了眼。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離開台北前的一個中午,我和幾個多年前的老同事一起吃飯。P回想起了我的習性:「你喜歡一家餐廳就會一直去一直去,直到吃到快吐了,才會換一家。」呵呵,我的確是這個樣子。還不只是吃飯,我的大衣前一件跟後一件沒什麼不同,書包也長得大同小異,牛仔褲多年來都是李維501,這個世界變化快,但我的變化真的很小。

連聽歌也是這樣。喜歡一首歌,我會反覆不斷的聽,還聽了各種演唱版本。昨天,我戴著耳機,不斷聆聽「沒有煙抽的日子」這首歌,聽了張惠妹、王傑、蘇打綠等人現場演唱這首歌,很喜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去抽你的無奈…」那幾句,同事看我神色安祥飄然物外,其實我只是在想,這首歌當年沒有特別感覺,現在卻越聽越喜歡了。

我想應該不只有我這樣,一個癮頭上來,就會不斷重複做一件事情,或買類似的的東西。很多年前我喜歡手錶,後來發現這個嗜好太昂貴不是我玩得起的,但即使有這種自覺,我還是買了好幾支三萬多元的手錶才收手,現在只剩下一個習慣,就是認識一個人時,總是不由自主的先看他的手錶。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情歌是老的好。朋友是老的好。喵咪是老的好。書包是老的BREE好。
(所以,我要換回老版式了。)

你是正方形還是三角形,
熟悉的陌生人。
你是藍色的燈光還是灰色的燈光,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Jun 10 Sun 2007 16:03
  • 公園

週五晚上看了小尹執導的第一部片子《公園》,坦白說,這部處女作比我意料的好得多。這部片子說的是父女之間的感情,他們深愛也依賴對方,但是這樣的愛卻形成對方的壓力,壓力的反抗又隨之造成傷害,事實上人的依賴與付出,隨時可能會變換位置,所以當父親生病後,付出的角色互換了,彼此也取得更多的理解,當然只要是「人」,那種恆久的孤寂感,人在時間中逐漸老去的悲哀,依然是無法去除的。我不是專業的觀眾,也不知道到底他拍攝的手法好不好,有沒有瑕疵,但我覺得這是一部很讓人感動的電影。

記得上回到北大看朱文《雲的南方》放映時,有位觀眾問他從寫作到拍電影,過程難不難之類的問題,他說,他始終認為「做了就會了」。這次也有人問小尹,第一次拍電影的困難,他也說了類似的話,大意是「在拍電影的過程中,所有想像的難,都會變成具體的必須解決的問題,所以還好。」第一次聽朱文講這句話時,讓我很震撼,以前我對難的事情或沒做過的事情,總會擔心害怕,現在越來越相信,只要一旦開始,所有的難題都會自己變小,它可能變得很繁瑣,可能在細節裡藏著一個魔鬼,但它不再是存在於不能觸摸的想像之中,而是在你眼前的可以處裡的問題。

這個週末到目前為止過得很豐富,看了三部電影,一本很短的小說《輪子上的帕那索斯》,順便喝了四分之三瓶紅酒。前幾天遇到王強,他又提起這部小說,說是美國二、三十年代幾乎所有書業工作者都把這本書視為聖經,這讓我很慚愧,週六趕緊捧來一讀,這本書讓我想到小時候看《原野長宵》(另一個書名是《我的安東妮亞》,我剛上網一查,發現這本書出版於一九一八年,跟帕那索斯差不多)的感覺,美國在大蕭條還沒出現的前夕,可說是一個純真年代,熱情、理想可以那麼具體而容易實踐,連壞人都可以很單純,我覺得這是很適合十幾、二十歲時閱讀的作品,在那個年紀閱讀這樣一本書會對文學或是閱讀這件事情產生更多激勵和影響,當然像我這樣在一個悶熱的午後閱讀也很消暑,但人隨著年紀心思變得複雜,這種被激勵的閱讀喜悅也從大火變成小火了,反而是其中講「平靜」那一段,是我現在比較容易被觸動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6 Wed 2007 17:16
  • 數字

中午朋友請吃飯,一踏入飯店大廳,我就注意到距離奧運還有429天的字樣,我對429這幾個數字挺有感情,因為我喜歡的兩個演員丹尼爾戴路易斯、蜜雪兒菲佛都是這天出生的。

我的數學很糟,但我對數字有奇特的牽托能力,常常經由平凡無奇的數字連想到不相干的事情。我這種症狀開始發作是因為我一個嫻熟生命靈數的朋友,他認為每種數字都是有其意義的,有時你出門正好看到某個車牌號碼,也許這個號碼加起來的數字,就意味著你今天的運氣。這句輕描淡寫的話,對我影響深矣,直到現在我還維持著走路看車牌號碼的習慣。

說真的,生命靈數跟各式各樣的算命一樣,信者恆信,不信者就不信。到底靈不靈驗,我其實也不知道,但自從我知道這件事情後,我就發現我身上充滿一種奇特的數字的巧合。因為我的出生年月日加起來是11(加起來就是2),國曆生日、農曆生日、門牌號碼也都是112,有一天我窮極無聊把我的手機號碼也加起來,天啊,居然也是112,我很想知道這些巧合到底充滿了什麼寓意,但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片混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昨天是遇到愛兒喵喵咪十一週年的日子,可是就像無數個在想像中意義重大的日子,他居然也沒撈到什麼好康的也就平淡的過去了。我還記得那時候他還是一隻小小貓,躲在大門後面,差點被我一腳踩到,拎起來只有一個女生手掌大,大眼睛很討好的看著大家,等到終於確定可以留在這個地方了,他在喝完牛奶的半秒鐘之內,就昏睡過去了。

以前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動物,但是遇到喵咪之後,我覺得看這些「動物們」的眼光都不同了。今天看一個部落格,他拍了他製作的烤肉精美料理,還拍了一隻小貓想吃又沒得吃的看著他們,這隻貓跟喵咪長得有八成像,我居然因此而眼睛微濕,不僅是因為想到這隻飢餓的小貓很可憐,也想到如果是喵咪的話,他一定不能瞭解為什麼別人在大嚼,而他卻沒得吃。

前兩天看到「新京報」推薦袁泉的國語專輯,還打了九十分,所以我去買影碟時也順便買了這張專輯。打開CD我覺得很有趣,因為歌詞單上拍了袁泉和一隻米格魯的照片,那隻米格魯乖乖趴著,我覺得這簡直是不可能的景象,後來仔細一看,袁泉手上拿著漢堡,而狗非常專注的看著漢堡,我想這應該就是米格魯可以乖乖不動的原因了。我原本覺得好笑有趣,但立刻的就笑不起來了。因為我想到我家可憐的米格魯。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 Jun 04 Mon 2007 13:34
  • 中毒

聽說週五因為我的MSN中毒的關係,連累一大群朋友,在此深表抱歉,我以為我發現中毒的第一時間就在MSN上警告大家,看來還是比不上擴散的速度。這裡瑞星殺毒軟件公司提供了一個殺毒步驟,我已請台北的工程師確定有用,請上網按照程序殺毒。http://it.rising.com.cn/Channels/Info/Virus/2007-06-01/1180693712d42515.shtml

發現中毒的時候我非常焦躁,因為不知道嚴重的程度,同事勸我先關機兩天,這個週末想必殺毒軟件公司已經開發出殺毒辦法了,這時再開電腦比較安全。我們對電腦的依賴都太深,週五晚上我只能看碟來打發焦躁,後來看了一部「巴黎內部」,看到有個人在高樓上刻意把手機掉下去,碰撞到地面的聲音把我嚇了一跳,也好像把我從焦躁的情緒中抽離了,心情整個安靜下來。今天早上按照瑞星程序刪掉病毒,又整個掃毒一遍,我想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週六又是吃吃喝喝的好日子,又喝了露意莎家一瓶好紅酒,加上聊聊天人之事,我突然感覺若是在清朝時候,然後又遇到一個落雪的晚上,此等景況該是如何的愜意。喝完酒回家經過中庭,看到一隻白貓坐在花圃綠草中央,不知道是納涼還是賞月,但這個顏色真是搭配得太美了。白貓對我喵了一聲,好像是說:「這麼晚回來了您。」我也對他喵了一聲,不知道哪裡出錯,他竟然就慌忙跑走了。這讓我想起柏老師加州的狗,據說他家的狗頗能未卜先知,這次他夫婿要出遠門的前一天,狗就先知道了,而且相當之悶悶不樂,然後就不見了。安先生只好到處找狗,終於在家中院子的草叢裡找到了,這隻狗把周圍的草壓平了,然後躲在草叢裡,安公子發現時大為吃驚,他說:「這個場景簡直就跟《紅高粱》一樣哪。」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