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遇到因為工作而初次見面的人,我通常會十分膽怯害羞,但是昨天是個意外。可能是我特別喜歡這個人的作品,也可能是這個人本來就十分可愛,因此雖然我平常不喝啤酒,但昨天我們五人(其中兩人喝得很少)也敞開來喝了十瓶啤酒,我覺得這足以顯示我十分的誠意,要知道,酒鬼也是有追求的,也是有原則的,除了葡萄酒之外,其他酒我還不隨便喝呢。

今天我決定要角色扮演,要扮演一個家境清寒而不得不縮衣節食的人。因為我昨天訂了一箱葡萄酒,今天去提款機領錢時,我覺得不斷升值的人民幣在我手中異常快速的消失,速度之快連歲月如梭或如白駒過隙都無法比擬,不過這六瓶酒的確不錯,而且還附贈Riedel的酒杯兩支(這也是我會買這批酒的主要原因),算來甚為物超所值,所以我決定角色扮演從付了酒錢之後才開始。

不過昨天這位我喜歡的作家告訴我一個好康。因為他也喜歡紅酒,以前也花了不少錢買奧地利Riedel好酒杯,可是好酒杯就跟不好的酒杯一樣容易破,最後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到醫學用品店買燒杯,小的當酒杯,還可以找到其他容器當醒酒瓶,上次他去大買一通,才花了幾十塊錢呢。而且這種燒杯,破了就破了唄,哪天要離開北京了,丟了就丟了唄,千萬別讓酒杯影響酒興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突然想做難一點的事情。比如說,讀難一點的書,寫難一點的文章,看難一點的電影,否則好像腦袋陷入泥淖裡頭去了。

其實最近過著高密度的生活,看完好幾本書,三個晚上看完一齣日劇,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覺得快昏過去了,但還是覺得腦袋陷入泥淖裡,幾星期前答應寫一篇北京的東西,答應時豪氣萬丈,現在連個特殊的角度都沒想出來,不知道只有我這樣還是大家都一樣,有的時候,突然的,你就覺得自己「當機」了。

看「交響情人夢」有點幫助,因為它甜美而又勵志,總覺得雖然現在未免太晚,但還是應該跟裡頭的人一樣,拚命去做一件事,而且裡頭的音樂挺好聽,布拉姆斯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作曲家,而我已經忘了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是這麼好聽的了。從網路上稍微查了一下資料,這首曲子是拉赫曼尼諾夫在經歷三年都寫不出一個音符的低潮,後來還需要催眠治療才完成的傑作,我覺得這個故事也很勵志,週末我要去買這個曲目的CD,提醒自己就算現在寫不出一個字來,還有以後,以及以後的以後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昨晚有個酒局,我問小尹說:「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他一驚:「不會是你生日吧?不對啊,你是處女座。」我說:「我們是五年前的今天認識的。」「哇,你怎麼記得這個日子,你特別記起來了嗎?」我心想:「我如果認識他的當天就趕緊把這個日子寫在筆記本裡記起來,這可就怪了。」我說:「不是的,當天不是有個朋友正好生日?」他說:「咦?誰生日?」我說是某某啊,小尹說:「唉呀,祝他生日快樂。」我本想,是不是應該打個越洋電話祝這位朋友生日快樂,但想到人家可能正在高高興興或者花前月下的慶祝生日,我們兩個明顯喝酒的人突然打電話酒話連篇,可能會破壞人家的興致,而在古代,如果壽誕之日發生怪事也會被視為不吉之兆,所以呢,我也就算了。

五年了,時間真是一晃就過去。小尹現在過得很好,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六月要上映,第二部電影正在寫劇本,馬上也要拍了。唯一讓我遺憾的是,他對電影的興趣越來越大,對文字的興趣越來越淡。在喝酒前的飯局裡,研究中國現代文學的A(他很厲害的,曾把《許三觀賣血記》、《流言》翻成英文)還說,企鵝要出一個中國年輕作家的選集,所以他正在翻譯小尹的短篇小說〈十三不靠〉,我為小尹高興,也覺得他不寫小說是件非常可惜的事情,他可能喜歡自己的詩甚於小說,但我覺得他是一個天生的小說家,祖師爺賞飯吃那種,不過誰知道呢?也許電影的祖師爺也賞飯吃也說不定呢。昨天大家從他家出來時,我本來想跟他說,還是要寫啊,後來想想,也就算了。

昨天一起吃飯喝酒的朋友還有台灣有名的作家Y,我久聞他塔羅算得厲害,所以死皮賴臉,一定要他幫著塔羅一下。第一個要算的當然是感情,我努力想著一個人,把左手放在塔羅牌上,排出牌陣,把牌掀開來,Y開始解說,但重點是:「嗯,這個人對你可能沒什麼感情的想法哩。」嗚嗚嗚,說不難過是騙人的,但不是我吹噓,我有一個少人能及的優點是,如果我喜歡人家而人家不喜歡我,或者情人主動分手,我絕對不會詛咒哭鬧或者像社會新聞那樣打罵砍殺對方,反而會點頭稱是,好像對方做了一個好選擇似的。這回也是,難過歸難過,痛心歸痛心,我也只能說,算你眼光好,X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中午,我謹小慎微特別有禮貌的同事問我:「你有沒有聽說過王朔編劇的連續劇『和青春有關的日子』?」我正在看書稿,頭也沒抬的回答,沒看過,我不喜歡看這兒的連續劇。我同事接著又說,我覺得裡頭有一首歌特別好聽…,這時我明白了,他不是要跟我討論連續劇的劇情,而是想放一首歌聽聽,但又怕干擾我,所以轉了好幾個彎來打招呼。我一聽,大為驚奇,我說:「這不是『往事只能回味』嗎?這大概是我這輩子聽過最早的流行歌曲了。」他也很意外,他還以為這是大陸剛創作的流行歌曲呢,他說,真是好好聽啊。這下我興致也來了,我上網想要找原唱尤雅唱的版本給他聽,找不到,找了高勝美的,他聽了也覺得很有趣,因為高的唱法很靡靡之音,但是現在大陸這邊卻唱得跟校園民歌似的,清純得可以。

說到往事,我昨晚也領悟到所有的巧合都是有其線索的,這些線索或隱或彰,只能意會難以言傳。昨晚回家,看了幾篇小文,繼續看一個長篇,看了幾十頁,打算今天再戰,距離睡覺前的一個小時不知道該做什麼,我突然想重看「新天堂電影院」,快轉到中間一段,我無限感傷而又沈迷的看著電影,突然的,卻打出「劇終」的字樣,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後來明白了,我要買三小時的完整版,但是店裡小廝卻拿給我兩小時的電影院版,「幹」我心裡痛罵一句,因為很奇特的,令我回味不已的段落,不少都在被剪掉的部分。

今天早上我又更明白了,我以為我是在自由意志下決定睡前看「新天堂電影院」,其實這個動作在兩年前已經決定了。因為我想起了,兩年多前的某一天,老闆剛離開北京,我有點鬆懈,先是看了同樣這位作者的小說,然後看我同事借我的三小時的「新天堂電影院」,整個晚上喝了一瓶黑皮諾,還聽了左小祖咒「我不能悲傷地坐在你身旁」,然後掉入到悲傷濫情的黑洞裡。我都想起來了,我居然下意識的重複那天晚上的生活,只是沒開紅酒,也沒聽祖咒的歌,只是很清醒的想著,如果我是那個士兵,我寧願心碎而死都不會在第九十九天的夜晚離開,有些事情就像遙遠的星辰,有時因為雲層遮蔽夜空,有時是心裡的濃霧迷茫了雙眼,有時候你什麼都看不見,但是你要相信這些看不見的星星依舊閃耀著,你要相信,即使第二天你會心碎而死,即使星星已經迷途,至少在第一百天的時候,你要相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也許我平時喜歡傷春悲秋,所以有些人可能以為我經常認真的悲傷著,其實哪有呢?我只是愛說而已。

上一篇寫北京沒有酒友的事情,不但丸子感傷,居然連咩仔都以為我很感傷,這就讓我吃驚了,沒有酒友的確感覺孤單,但孤單不也是人生的常態?而且大多數的時候,我還挺喜歡孤單的呢。

昨天咩仔決定勸慰我。他說:「也許人的福份都是注定好的,你哪裡多一點,其他地方就會少一點,就像我們的朋友J,他賺了這麼多錢,但感情生活相當貧乏,如果可以的話,他一定希望錢少賺一點,但多一些情人吧?」我心想:「不會的,他一定希望錢賺得一樣多,但情人的確可以多一點。」咩仔又說:「雖然你現在感情一片空白,但你要不要想一想,你什麼東西比別人多呢?這就是你的福份啊。」這個問題不想還好,一想我就驚駭莫名,最後我只好承認現實囁嚅的說:「我,我只有喝酒比別人多。」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咩仔曾經幫我統計過,我跟酪梨壽司的瀏覽人次呈現1:100的驚人規律,也就是當我的部落格有六十位時,酪梨壽司的部落格大概有六千人,為此我非常好奇,怎麼沒有出版社找他出書咧?

我每天固定看一些部落格,但很少留言,酪梨壽司就是我每天必上的網站,雖然更新速度不快,但偶有新作,通常都會讓我對著電腦哈哈笑個不停。其實會發現這個部落格也是因為咩仔的關係,咩仔的「一個人生活」在報紙刊出時,酪梨壽司在他的部落格裡大力推薦,我也好奇的到他部落格看看他怎麼說,一看,卻成了他的忠實讀者。

今天看酪梨壽司的部落格,從一開始笑顏逐開看到最後驚訝得嘴巴呈現「啊」字型,看看網友回應,果然有不少從來不留言的忠實讀者都紛紛留話了,我雖然沒有留話,但卻很想介紹這一篇,所以把他的網址貼在這裡http://www.wretch.cc/blog/cwyuni。部落格的世界真是有趣的世界,經由部落格你可以對一個陌生人瞭若指掌,你也可以經由許多陌生人知道許多有趣的事物,傳遞在生活裡並不是那麼經常出現的快樂。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吃完飯散步回家,快八點了,天色卻未全黯,風吹來還有著一絲涼意。突然想到五年前剛到北京時,也有著這麼一個黃昏,我到現在已經改建成富力城的小飯館吃飯,走在路邊深切的感覺夜涼如水,那時還帶著點陌生的北京,將晚的天邊看起來何其瑰麗絢爛。

今天早上醒來,發現室內顯得陰暗,於是我又昏然的睡過去了,又做了一個離奇的夢,夢到一群廣西的流亡學生,然後另一個夢夢見一個朋友,不經意的相遇,還記得他的眼神卻來不及說什麼話,我就醒了,起來拉開窗簾,昨夜的涼意,今天變成北京少見的大雨。

想到昨天看的影碟「巴黎,我愛你」,許多段小小的故事,一個受傷的男子對他仰慕的女子說:「我能不能按摩你的腳」,這個根本不記得他的女子說:「為什麼我要讓你按摩我的腳?」男子說:「因為你在我的夢裡跑了一整夜。」很好看的「巴黎,我愛你」,一個朋友說最糟的是杜可風執導的那段,我也覺得。其他多多少少都有看頭,最後一段雖平淡,但挺像一個異鄉人的心情,讓我想到五年前剛到北京的時候。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朋友說從我的部落格裡,看得出我依然過著燈紅酒綠的好日子,我心裡真是暗暗叫屈,所以決定寫寫我最近看的三本書。

一本是老闆交代下來評估的「綿羊破案記」,以綿羊做為主角的書很少,這本略帶推理色彩的書寫得很有趣,重要的是譯筆也很幽默,我當天看了立刻跟代理這本書的版權公司聯繫,結果很遺憾的,這本書繁體字版權已經被買走了。聽到消息時,我拿著看了一半的書,不知道是該扔在一旁還是繼續看下去,但因為看的過程中已經逐漸跟這些綿羊產生感情了,於是我就繼續看下去,同樣也很遺憾的,我感覺結尾不太好,有點略微的失望。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看的幾本帶有懸念的小說,作者幾乎都是第一次出書(「康德的詛咒」也是這樣),開頭也都很不錯,但處理到結尾的時候,就讓人感覺意外的平庸,其實或許不是這幾本如此,而是類型小說就會有一些不斷重複的窠臼,有些處理得高明,有些讓人感覺草草收場,就像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和「大騙局」,也都有一個模式了,兇手就是你認為不可能的那個,至於要如何自圓其說,總是有辦法轉的。既然類型小說免不了如此,對於新作者結尾處理不好,好像就不該挑剔,就以「綿羊破案記」來說,除了「兇手」讓人有點失望外,整個過程都讓人覺得很好玩,是很可愛的一本書。

第二本書是「清代的宮廷生活」。我覺得這本書是類似題材中最用心的,它整理了非常多的圖片,像是清朝軍隊有八旗,但八旗的服飾是怎樣的呢?這本書裡就把八旗閱兵時的服飾拍出來了,以現代審美眼光來看,都算是很氣派的。看著這些宮廷的服飾、器物,你會覺得現在的紫禁城其實已經失去了原來的魂魄,只有從這本書裡,你才可以遙想當年的輝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17 Thu 2007 08:41
  • 老王

既然大家都懷疑我有做菜的潛力,那我要不要乾脆改學調酒?這是昨天我看著我心目中最好的酒保老王在馴鹿示範調酒時,我的又一美好想像。

老王提早一天到了北京,而柏老師今天又要到溫州去,柏老師是我在北京唯一的酒友,我很想讓他們見見面,因此,雖然我老闆也在北京,但我還是友情價更高的安排了一個餐敘,然後到馴鹿喝點小酒。

在還沒喝葡萄酒之前,我常喝的調酒是長島冰茶,很猛很烈,通常到了第二杯也就醺醺然了,現在想想,這樣斷然的喝了葡萄酒之後就再也不喝調酒,也是不對的,至少調酒比較省錢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有個朋友情路相當坎坷。他的坎坷不在於找不到情人,相反的他情人總是首尾相連絡繹不絕;而是:每當他喜歡上一位男子的時候,都正巧是他們處在人生最窮困潦倒的階段,這種落魄公子的形象或許激發了我那位朋友的激情或者是母愛,所以他總是無怨無悔的付出,等到有一天,落魄公子開始有點振作的新氣象了,或者我那朋友又遇到一個更落魄的公子了,他總是毫不遲疑的拋棄前一個情人,而說也奇怪,這個被他拋棄的人,後來卻都飛黃騰達了。我覺得這個朋友的遭遇跟我媽買股票總是作為逆向操作的反指標一樣,充滿了寓意,但到底這個故事是勸我們別隨便拋棄人,免得「前人種樹後來乘涼」?還是說,為了讓對方早點大發,你要早點拋棄他?這就不可解了。

這件事情讓我有感觸,是因為我的生命中也充滿著類似的靈異事件。並不是說我遇到我的舊情人們時,他們也窮困潦倒,其實當時他們都相當活潑健康,但離奇的事情在於,每當他們跟我分手後,不是出落得越發好看,就是升官發財了,有的還兩者兼而有之,而無一例外的是起碼都升官發財了。所以有一次我跟我的朋友感嘆的說:「會不會我最適合的工作是當人事部主任?」

昨天我差點闖了禍。這是因為看到某張照片,立刻見獵心喜的追問我的某位其實許久沒有聯絡的舊情人:「這人是誰?長得不錯啊。」我本來想開玩笑說:「快介紹給我。」但因為尚未說出口前,覺得對方有點明顯的疑惑和遲疑,所以我決定等他說完,然後他說了:「你開什麼玩笑?這個人是我啊。」我一方面為自己的有眼無珠感到羞愧,另一方面也很慶幸沒有講出那句話來。但很不幸的,我還是不夠機智的說:「你看,我根本沒認出這個人是你,可見我稱讚這個人長得不錯,說的可是真心話哦。」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May 15 Tue 2007 12:14
  • 虛無

今天一開電腦,朋友就msn告訴我李宇宙去世的消息,雖然不是太訝異,但還是挺難過的。我自己是個行動力不足的人,很多事情想了但不見得付諸實踐。像是聽說李宇宙住院,我覺得應該以辦公室的名義送束花,畢竟過去在做網路與書的主題書時,他幫了很多忙,更不用說以前當記者時多次煩擾他,不過這個念頭想了之後,卻又不了了之了。現在,其實跟他相熟的人很多,我跟他可能也只比素昧平生好一點,但還是想起一些的片段,像是他當書評委員時的神采,像是有一年,我跟老闆去台大醫院拜訪他,他瘦了好多,他說起最近為了健康著想所以開始控制體重,結果過兩年就聽到他生病的消息。

生命到底怎樣才算活得酣暢淋漓?才算沒有遺憾,沒有追悔?這或許是留給生者的問題,而不是屬於逝者的。但一個老生常談的說法是,只有想清楚怎麼面對死這個問題,才會形成你活著時候的風格。我每次看到一個精彩的人突然的逝去,一方面感到生命的無常,一方面更堅定活在當下比什麼都重要,當下所累積成的過去或尚未發生的未來也許虛無,但當下是唯一不虛無的時刻。

不過有一種當下是很虛無的。前陣子我突然問咩仔一個問題,這是我有時會想到,但又覺得太無聊而從來沒有跟人提過的:「你覺得袁哲生長得帥不帥?」因為我覺得袁哲生在我心目中算是帥的,咩仔說:「帥啊。」這時我覺得很虛無,不是因為我們以前其實跟他都不熟,而是因為我們連偶然遇到然後說一聲:「袁哲生其實你長得很帥啊。」的機會都沒了。是來不及的那種當下,讓很多事情變成虛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看到蔡珠兒的文章裡引述一個調查資料:在台灣,烹飪是僅次清潔工的苦差事。我看了十分欣慰,原來大家所見略同,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叫苦連天。

昨天我發現,我的電冰箱是自從我有電冰箱以來,貨源最充實的。如果有人要突然造訪我台北的家,他只可能找到一二葡萄酒、一二礦泉水,以及一二種水果,其他什麼零食、涼飲一概闕如。在北京,以前的雙井住處也大致是如此。但是現在可不同了,我昨天檢查了一下,冰箱裡有蘋果、葡萄、筒蒿、磨好的咖啡、匯源牌澄汁、張飛牛肉乾、四川豆乾、蛋黃麵、魚泉榨菜、擔擔麵調味料、香辣醬,然後桌上放著牛角麵包,酒架擺著數瓶紅、白酒,這真是我居家生活中物質最豐盈的時刻。

不過遺憾的是,東西多不表示吃得好。前天我想起了柏老師的建議:「買手工麵,再切一些黃瓜絲,拌上調味料,就是好吃的擔擔麵了。」我下班後就到住處附近的菜市場,先是買了一把手工麵,但我懶得切黃瓜,所以我想買筒蒿總沒錯,還買了兩個蛋,想著一點筒蒿可以拌麵吃,另一點筒蒿可以做成榨菜筒蒿蛋花湯。想得是不錯,但吃起來是災難,加上在廚房一陣手忙腳亂,等到吃完難吃的東西還整理好廚房,我已經氣若游絲了。我想一切錯誤都從該切黃瓜絲卻偷懶變成燙筒蒿開始,這次我充分領悟到做菜就不能偷懶,像我這種人,肯定是做不了好菜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昨天和敬愛的寶姐與一些朋友聚會。我們聊到了電影「練習曲」和我離開台北前一天婉拒任何邀約而去看的戲「看不見的城市」。我覺得非常有趣的是,每個人喜或不喜的差異竟然這麼大,當然這並非一件壞事。

有位新朋友S曾經擔任多年電影記者,他就非常喜歡「練習曲」,尤其感動於媽祖那一段,而我和另外一位朋友C不覺得這麼好,但我喜歡的立陶宛女孩那段,在座一些人都喜歡包括S,但C卻覺得這段最造作。今天看了Julia的留言,發現他也喜歡媽祖那段,但他所不喜歡的楊麗音的部份,卻是昨晚幾位非常稱讚他演得好的。這真的很好玩,有些人的天堂,可能正是某些人的地獄。

前兩天一位朋友用msn問我,覺得「看不見的城市」怎麼樣?我很誠實的回答:「如果不是這齣戲自己陷入一個『看不見的迷宮』,就是恕我戲劇素養太淺,以致於這是一個我『看不懂的城市』。」不過同樣很有趣的是,在看戲的過程中,坐在我左邊的是我的老友P,坐在我右邊的卻是巧遇的小史,但我們的感覺也很不一樣。P看完的結論是,有些「片段」還是不錯的,但P最不喜歡某位導演的部分,我覺得還好,我最討厭的是鴻鴻的說教,而且簡直是直白的把新聞搬到舞台一般,我不知道為什麼那位俄國女記者的死,當我們看報紙時都感到熱血沸騰,但看戲時只覺得空洞?這些道德訓誨,這些似乎為弱勢者發聲的正義凜然的「演說」,如果不夠「有戲」,只會讓人感覺虛偽,看這幕時,我甚至在想,如果你真的同情車臣人民,就把戲排得好一點吧!但同樣有趣的是,中場時小史跟我說他對這齣戲沒有感覺,但看到恐怖份子的部分,卻讓他想到電影「吹動大麥的風」,這部電影他可是邊看邊發抖喲。而在中場休息時也遇作家H,他對幾個遇到的導演說:「很好,真的很好。」我不知道他是客氣還是由衷之言,但是某導演則謙虛的說:「你看了下半場再說吧。」後來看完下半場,我覺得這個導演是誠實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今天去見了費老,彼此都很高興。他欣慰我氣色轉佳,我也樂見他身子依舊硬朗,我把這幾回驗血的單子給他參考,他排除了糖尿病的可能(像我這樣不喜甜食的人若得了這病,我真的會哭),然後開了兩星期的藥,我覺得在費老高明醫術的照料下,我應該很快就恢復健康了,最起碼,我現在體重就已完全恢復了。(那些說我變瘦很多的人,到底眼睛是怎麼了?還是以前我長得像小胖豬?)

最近北京陽光真好,我開始騎腳踏車了,短距離內依然騎得勇猛,完全沒有去年冬天連走路都奄奄一息的病態。開始吃牛肉了,就覺得上帝多開了一扇窗,跟柏老師去四川辦事處吃飯時,也高興的跟他一起採買張飛牛肉乾,又因為搬了新家有個不錯的廚房,所以我還買了擔擔麵的調味料、香辣醬等,值得一提的是還買了魚泉榨菜。為什麼魚泉榨菜值得一提?這是因為一個多月前在台北遇到名作家,他老人家還是那副樣子,然後看了我閒話未提兩句,就囑我下回替他帶魚泉榨菜「呃,就幫我帶個二十包吧。」從此我就牢牢記住魚泉榨菜了。昨晚回家買了一包泡麵,放下一包魚泉榨菜,的確美味,滋味可不比現煮的榨菜麵差呢。我想,放假的時候,如果用擔擔麵的調味料做了乾拌麵,再用魚泉榨菜做個青菜榨菜蛋花湯,豈不也挺美的?

然後連續兩個晚上去馴鹿,喝了我覺得大陸最好的紅酒怡園,真的挺不錯的,連寶姐他們也覺可以,還叫了胡同裡的羊肉串,也頗受稱讚。這是在北京的第五年了,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們就像北京的風沙一樣逐漸委頓,變成模糊的背景,但也許是陽光的關係,或者是不像去冬那樣衰弱的關係,我突然感覺一切可以重新再來,一切也都可以放棄,在台北在北京都沒有關係了,也沒有誰是非在乎不可的,至少在有限的未來,可以過一個不再有這麼多陰霾的人生。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從北京機場回到住處,一開門我就嚇了一跳。我記得要回台北前一個月,我病得東倒西歪,別說喝酒了,連這個念頭都沒法想,沒想到我一開門就看到酒架上好端端的放著三瓶酒,我感覺真是不瞭解我自己了,難道我在病中也未雨綢繆的存了三瓶酒,以備不時之需?

我不敢說自己是個未雨綢繆的人,但的確的,我非常討厭「燃眉之急」這件事情。所以凡事我都儘可能的留些餘裕,雖然也因此鬧出不少笑話。像是有回,我從汐止車站坐電聯車要到萬華的辦公室開會,因為不喜歡匆匆忙忙,所以我就早到了,早到了我就糊里糊塗的坐了早一班車,然後這個電聯車到了台北車站後居然不進反退,又回到松山車站了,這時我才發現我坐錯車,只得趕緊換車,然後也就欲速則不達的遲到了。除了搭早一班車,有回我還搭早了一班飛機。那是因為我太早到機場了,機場的服務人員乾脆建議我坐前一班飛機回去。

在台北的時候,我就挺記掛我放在辦公室底下車庫的腳踏車,我記得管理費只交到三月,所以一回來我就急著去交管理費,再度沒想到的是,管理員說我已經交到五月了,我只能佩服我在大病之中,依然是個凡事會多做考慮的人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 May 06 Sun 2007 13:35
在登機室裡,我看著窗外黯沈的天色,綿密的大雨,穿著黃色雨衣在停機坪忙碌的工作人員,我感覺這個場景似曾相識。想了半天,這是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的開頭嗎?十一月的漢堡機場,垂下的同樣黯沈的雲,在雨中忙碌的工作人員,機艙裡的背景音樂響起了「挪威的森林」這首歌?是這樣的嗎?

到中正機場的路上,看著高速公路外頭的雨景,我的心情不像上回離開時那樣感傷,反而有種漠然。對於遠行的人來說,感傷和漠然,就像左腳和右腳一樣,必須交換才能往前,不能時時在感傷中,而終於麻木也會同樣可悲。

在機場裡我發覺自己一直在哼一個曲調,這是一首日本民謠,我連歌名都忘了,只記得當年買了一張俄國樂手吹奏日本民謠的專輯裡,有這首歌還有「荒城之月」等,這好像是一首關於櫻花的歌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練習曲」看到一半的時候,我問咩仔說:「你覺得這像不像腳踏車版的《跟我一起走》?」咩仔說:「是啊。」然後我們繼續無語的看下去,看到騎單車的男主角回到彰化阿公家,還看到媽祖遶境的儀式時,我覺得這實在,也未免,真的,太像了。

後來我也反省了一下,也許「環島」這種形式,就會讓我先入為主的把兩件事情疊合在一起,但其實,即使是類似的旅途,但因為行走的人和遇到的人都不會一樣,也就會產生出不同的故事。如果用文類來比擬這部電影,這部電影像是散文而非小說,它沒有太強的戲劇張力,我所說的張力可以試舉一例:昨晚我跟丸子和敬愛的寶姐去Dimmer吃飯,我到時已餓了,又覺得他們應該也快到了,所以先點了菜,然後就出現了一個場景,就是菜都上來了,兩位大忙人都還沒出現,我只好默默的一個人面對著三道菜開始吃將起來,這時我突然想到「春光乍洩」裡的一個鏡頭,就是張國榮故態復萌又要離開時,梁朝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照樣吃飯,但是突然筷子(呃,也可能是叉子或湯匙)就凝固在半空中,再也挾不下去了,所有的難過都停留在那個半空中的筷子上頭。這是我難以忘懷的讓人傷感的一幕。「練習曲」很平實,有些地方也有著淡淡的感動,但似乎少了這種張力。

不過這應該也沒有關係吧?其實只要看到有人騎單車還有看到海,我就很激動了,更何況有幾個地方我真的挺感動的,像是阿和提到他那在福隆海邊為救學生而去世的朋友時,我也哭了。因為我想到那事件發生不久,我正好要做「命運」這個題目,跟阿和聊了一會,沒多久就覺得他眼睛泛紅,我想他大概那時對命運充滿感慨。我還想到一個以前聽了像是趣聞,現在卻覺得很難過的事情。據說阿和四十歲生日那天,兩人各自把老婆丟在一邊,然後在公園搭起帳棚喝著啤酒談談心,如此的過了阿和的四十歲生日。這樣的友誼真是動人,像我跟咩仔是這樣好的朋友,但要我選個黃道吉日跟他去公園搭帳棚,我想我們兩個都會斷然的不願意。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May 02 Wed 2007 16:28
  • 感謝


昨晚跟朋友去誠品信義店吃飯,順便到三樓文學書區看新書的擺設,看到誠品和企畫同事的用心,真的很感動。吃完飯,到B2誠品酒窖買酒,然後隨便到小吃街找個地方小酌,突然看到牆上電視螢幕不斷重複出現這本書裡的照片,我驚訝極了,同行的朋友說,如果我不是看到你也被嚇到的樣子,我會以為你真是神通廣大啊。

其實我什麼也沒做。甚至當我這麼被感動的想在這裡寫些對一些同事的感謝,以及對這本書的想法,後來我都把它刪掉了,我還是很不喜歡把部落格和自己的工作連結在一起。更何況,如果讀者在翻這本書的時候,無法瞭解或者看出所謂的「想法」,是不是也淪為一種喃喃自語呢。

不過我還是想說,其實我喜歡這本書遠甚於當年讓我苦不堪言的「北京一百」,不僅是因為這本書的概念從寫作到美術設計都很清晰,不像「北京一百」必須容納這麼多龐雜的東西。而且作者的文字和影像,美編所揮灑的創意,甚至擅長處理圖文書的韓,開始時就建議朝詩集的冷調方式處理,讓我感覺這本書即使有著許多缺點,但卻是許多人創意的凝聚。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