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9 Thu 2007 14:29
  • 咖啡

當我吃了近幾年來的第二塊牛排後,到7-11覓食時,我覺得再也沒有理由抗拒牛肉麵了。我買了一包某牛肉麵達人指導的「紅燒牛肉麵」,麵有點軟,牛肉有點木,也許是門市使用微波爐不當的關係吧?但是這個湯頭,的確是我久違了的牛肉麵的湯頭啊。真好,以後不用看到雜誌或網路推薦哪裡的牛肉麵好吃,就悻悻然的跳過了。

那麼多年沒吃牛肉,現在吃將起來,也不是完全沒有忐忑感,所以我決定抱持順其自然的態度,不主動也不逃避。說起來「戒」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人有求不得苦,也有明明喜歡某些東西,卻覺得非戒不可,看起來都是在跟自己的慾望抗衡,我自己說要戒酒不知道多少次,壯志豪情現在只會引來一陣訕笑,只好引用不知道從那裡看來的話來安慰自己「完全的戒絕,其實是一種限制」,我們還是過一種不受限的人生好了。

對我來說,最難戒的東西,最應該戒的東西,我反而不敢大肆張揚,但說穿了也沒什麼,其實就是咖啡而已。其實喝咖啡對我身體的傷害遠甚於酒,但我從來不敢有戒咖啡的念頭,酒不至於天天喝,咖啡可是一天都不能錯過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這是九份的夜景,除了我之外,許多人、許多年前都看過了,所以也就沒什麼好說的。

其實我更喜歡從金瓜石往山上看的景色,流金似火,把山環繞成裸露的金色礦脈。

我們在金瓜石住的民宿叫「黃金山屋」。網路上的照片有點糊,所以我一開始很擔心它是否潔淨,到了之後才發現多慮了,這裡很舒適,經營者是一對在黃金博物館工作的年輕夫妻,待人親切誠懇,我很喜歡他們。他們養了兩隻被關在臥室裡,因此我們始終無緣得見的貓,還養了兩隻黃金獵犬,我一直很疑惑,他們是養了黃金獵犬才把民宿改成「黃金山屋」呢?還是因為在黃金博物館工作,所以才養了黃金獵犬?不管怎樣,這兩隻好玩又會表演的黃金獵犬,帶給我們很大的樂趣,一位朋友說,這裡好像海洋公園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上週到醫院,因為我看的是心臟科,所以照例要量血壓。一位歐巴桑匆匆忙忙趕來說,不好意思,我剛剛匆匆忙忙跑來所以血壓就比較高,我想現在再量一次。護士小姐說,可是你現在不也是匆匆忙忙跑來?後來護士小姐體諒歐巴桑可能真的很擔心他的血壓,所以說,其實血壓一百四也還好啦,不過你要再量一次,就在旁邊休息十分鐘之後再量好了。

我不敢笑那位歐巴桑,因為如果我的檢查結果只比正常指數高一點,我也寧願多測幾次,如果哪次的結果在正常範圍內,我也就會很鴕鳥的當作一切都還好。其實,我不敢笑話他的最主要原因是,我想起唸書的時候的一件趣事。

那個時候,我們晚上常去一位老師家。他是哲學大師,又一個人在台灣,所以也很歡迎我們經常去聊天,更好玩的是,他不但會跟我們講很多故事,還會各式各樣的算命。其實在學校裡哪有這麼多事情可算,所以我們經常是同一件事情變換各種算法,或者某一件事算出不好的結果,有人就會說:「咦,怎麼會這樣,來來來我要再算一次。」老師把我們當小孩,把這些行徑當好玩,後來是有位同學的男朋友當天也來共襄盛舉,到最後他終於受不了了,他說:「你們這樣簡直是強神所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新電腦總是給你驚奇。我剛才寫了三段的文字,在不小心按了一個鍵後,全部消失了,我小小掙扎了一下,乾脆今天不寫了,還是花個二十分鐘草草結束?但因為正好寫到昨天搭公車回家時,突然想到自己十幾歲時看過的詩,然後試著看看還能背幾首,情緒正好陷入在昨天的回憶裡,於是我想,我還是繼續寫下去吧。剛才寫的就算了。

坐在公車裡,夜晚走在一個自己還有點陌生感的街道,突然想起年輕時記憶的詩,我感覺彷彿置身在當年的龍泉街,真奇怪,為什麼詩會令我想起當年的「牛肉湯麵」?

好了,不說牛肉湯麵,我先想起敻虹的「記得」,這也是我有把握可以背完全首的。三段的詩,年輕的時候喜歡中間最簡單明瞭的「記得是問,而有時記得是不問,倘或一無消息如沉船後靜靜的海面,其實也是,靜靜的記得」。後來,比較喜歡第三段「倘或在夏季之末,秋季之初,寫過一兩次,隱晦的字,影射那偶然,像是偶然的落雨——也是記得」。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的同事們為人非常好,為了讓我對台北近郊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決定擇一吉日到附近走走,至於去九份或金瓜石我隨和的表示沒有意見,因為這兩個地方我都沒去過。

週日跟一位朋友吃飯,他聽到我居然沒去過九份,不免大為驚奇。他略做沈思,然後福至心靈的說:「你不會也沒去過台東吧?」我一聽此言心裡暗暗叫苦,因為台灣各縣市我沒有去過也有路過,但只有台東,我是真的連經過都沒有,我這個朋友猜得真是神準啊。他一聽我的確也沒有去過台東,終於忍不住問我說:「請問你『年輕』時候都在幹嘛?」

為了轉移這個話題,我趕緊拿出他借我看的小說「丈量世界」,他倒是大方的說不用還了,然後問我喜歡這本書嗎?我回答得有點答非所問,大意是「因為他們都在野外過著艱苦的生活,以致於我始終無法進入狀況」,然後我想到他曾經提議去中南美洲一遊的事情,當時我不敢暴露我是多麼好逸惡勞,現在我覺得機不可失,於是我趕緊說,我是不會去秘魯的啦。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本來想過幾天才開始寫部落格,但是現在百無聊賴的提筆,實在是因為我太煩了。我有個頗有江湖地位的朋友,寫過一本小說叫「什麼都沒有發生」(之類的),後來他女朋友告訴我,老爺子對待電腦等電器的習慣就是儘量少用,要用也只用寫稿等少數非用不可的部分,其他一概不動免得用壞,就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這個習性跟我很像,以致於今天拿到公司配備的新筆記型電腦,對於令我眼花撩亂的新功能,我感到無所適從,而MSN也奇怪的一直無法升級到我過去習慣的視窗,對於什麼都不想改變的我來說,一切都讓我煩透了。

當我這麼煩的時候,居然治療我的方法就是寫部落格,我懷疑這是碎碎念的文字版,或是即將變得嘮叨的早期徵兆,總之一切都很可疑,煩的時候回家睡覺或者找人聊天或者去買想買已久的手機不都很好嗎?為什麼要邊打呵欠邊寫部落格呢?

我來說說星期五這個令人愉快的晚上好了。傍晚的時候我心情挺爽的,白天有來捐血的有來告白的,這一切都讓我覺得溫馨極了,然後丸子開著他的時髦小紅車載我去小河流家品嚐夢幻波爾多,這美好的一天,讓我差點上網查查今天是什麼黃道吉日。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跟三毛虎哥一樣,每次聽到醫生說我肝臟一切正常時,都會又驚又喜又愧。今天也是這樣,照完腹部超音波,醫生說都還好時,我不敢置信的說,肝臟也還好嗎?腎臟也還好嗎?斯文的醫生覺得我很奇怪,為了怕我失望似的,他說,可是你血紅素太低了,嚴重到你現在就應該要輸血了,然後他說著貧血所造成的種種問題,過程不再詳述,總之最後的結果是心臟衰竭。

我不敢相信輸血這件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所以立刻做出今日免談,改日再議的樣子,醫生也不勉強,寫了血液科醫生的名字,要我想通了再去找他。出了醫院,斜風細雨中走回辦公室,突然我想起一位十幾歲時就認識的友人,他很早就到報社工作,然後生了雙胞胎兒子,雙胞胎是早產兒得住在保溫箱裡,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有情有義的報社同事知道了,居然發起募捐,讓他在感動之餘,驚恐的跟我說,我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為被捐款的對象。

我現在完全瞭解他的心情,大吃大喝這麼多年,我也沒想到有一天我好端端的就成為被輸血的對象。不過不管怎麼樣,我覺得一切都好多了,當我開始有興趣到好市多買紅酒就是一個徵兆,前一陣子將近一個月不但不能喝酒,而且徹底對喝酒失去興趣,我們公司尾牙時,我一杯開水喝到底,據說有些人看了此情此景,還感覺頗為傷感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昨天跟幾個朋友聊到了1997年,早上醒來時,開始尋找那年常聽的音樂,這對我意義重大的1997,分手,又墜入情感的迷巷,從那時起,我就是一個偏離座標的夜行船,順流而上,順流而下。

已經過了十年了,我的1997,那一年我深愛的人,我已經無法那樣的愛你,甚至已經不愛你了。聽著那一年的音樂,我想到許多黎明的天光,黑暗裡顫抖的孤獨,不斷的隨同一張CD重複迴旋的哀傷,現在想起來感覺這麼類似,距離卻是這麼遙遠。

唉,莫名其妙的十年就過去了。曾經在一起過的現在已經分手,還有那永遠不可能在一起的。對於時間,每個片段的當下逐漸拼湊出我的一生,這是我沒有終點的旅行,至於你,希望你白髮蒼蒼時,走到一個有花香的街角,花的香味讓你感覺人生是值得活的,這個時候你會想起我,想起我曾經愛過你。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當「竊聽風暴」最後一個鏡頭停止在前東德秘密警察臉上時,我的眼淚也在此時停止在眼角,燈一亮,趕緊抹一抹臉,咩仔說,這真是一部光明版的電影。的確是這樣,命運有時讓你遇到人性最險惡的黑暗,有時遇到少有的光輝時刻,而「竊聽風暴」就是沐浴在這樣的光輝裡。(尤其是,圍牆倒塌後這個劇作家已經不創作了,但知道內情後,又寫了這樣一本「獻給好人的奏鳴曲」,善意會激發善意,乃至創作的力量,這讓我很感動)

感染著這種好人的光輝,我和咩仔去逛家具,這也是養貓的好處,每隔一兩年就可以被貓抓壞了為理由,購買新的沙發和座椅。沒有看到好沙發,但是我們看到一家小小的銀飾店。其實首先是看到一個小女兒,把十塊錢錢幣放在臉上做著鬼臉,於是我們便進去瞧瞧,發現這是家庭式的工作室,那個設計師就是把拔,旁邊招呼客人的就是馬麻,還有一個小孩。我們看了一會就走了。

但是走了沒多久,忘了是咩仔先提起,還是我先提起,總之我們就說起這一家三口僅靠銀飾店如何為生,而且他們都不是那種很雅皮或是很商業的人,設計師甚至有一種「土土」的感覺,而那位馬麻,當我們問他一個他無法回答的問題時,他就說要問設計師,然後一回頭就叫著「把拔」,我們可以感受到這個家庭整個依靠著也支撐著這個設計師走設計的道路,想到這裡,我跟咩仔說(其實也是他一再暗示),我們是不是去買件東西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Mar 04 Sun 2007 14:53
星期五晚上有點小誤會,我以為當晚要品嚐漫畫「神之雫」裡曾提到的波爾多夢幻酒,後來才知道是我弄錯了,不過也沒關係,朋友見面已經很高興,何況還去吃了遼寧街夜市的「小張龜山島海鮮」(新鮮、便宜又好吃,服務又親切,讚),以及喝了兩瓶很不錯的紅酒,人生處處都有意想不到的轉折,有時一個轉彎卻能遇到自己毫無預期的驚喜,這豈不是令人頗為快樂的事情?

第一瓶紅酒是法國南部修道院釀的紅酒。關於修道院,過去有段時間我頗為喜歡比利時修道院釀的啤酒,我總感覺這些酒裡充滿了修士被壓抑的激情,伴隨著喝啤酒時的暢快,很像屬於年輕人洶湧不已而有時又被降伏的情慾張力。但喝這瓶修道院紅酒時,我感覺很意外,為什麼這麼優雅、均衡?就像柯恩所寫的一句歌詞「你的敵人已經安眠」,這裡不再有我想像中的抗衡,而只有和諧,當然,這樣的平和也讓友人有不耐喝之感,但我卻不禁想到,也許對於修道院的酒的種種想像,不是來自於酒本身,而是自己的心境,相對於過去的縱情激烈,現在的我對於任何事情,都希望平和就好,讓別人好過一點,也讓自己好過一點,這時候喝酒自然感受到的是衝突之後的平靜。

第二瓶酒是特別從義大利帶回來的托斯卡納產區的酒,河流兄認為義大利酒不需要醒就可以喝,沒想到這次遇到一支血統義大利但風格很法國的酒,醒酒時間不夠,這支酒也很不爽,剛喝時舌尖硬是有酸澀之感,但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的華美濃郁之感開始湧現,而且很巧合的,口感居然與之前的修道院酒遙遙呼應,而又更多了一些層次變化,這樣的巧合讓我們很驚喜。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兩天走在通化街夜市,想到應該換手機了,也想到三年前買手機的事情。

有些人看我這樣討厭扁,可能以為我是擁藍的。其實我一點都不藍,甚至,我覺得民進黨會墮落到這種不可思議的地步,藍軍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你太無能,造成別人有「能力」有「膽量」為所欲為。可是即使如此,2004年總統選舉時,我還是投了藍軍一票,為什麼?因為我被兩顆子彈氣壞了,我想,難道這一二十年的民主課程是上假的嗎?現在還可以用這種愚民鬧劇換選票嗎?當然,有些人對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深信不疑,這不關我的事,我只為自己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負責,既然我有投票權,我就用要選票來證明台灣民眾不是這麼好騙的。

當然結果我們又都知道了。開票結束後,我沮喪的走在通化街上,決定要買一隻手機安慰自己。我早已看好一個摩托羅拉的折疊機,也知道通化街有個手機專賣店售價比較便宜,所以我便去那裡買手機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