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多年前還在報社工作的時候,有回巧遇當時還在麥田出版的陳雨航,我說他們最近出的某本書挺好看的,他不喜反憂緊皺雙眉的說,嗯,這本書一定賣不好。

我不敢說我對判斷一本書的好壞有多少能耐,但比較可以確定的是,我所喜歡的書很少能夠大賣。(我希望我老闆永遠不要發現這個部落格)

這回「神鬼無間」得了奧斯卡幾個大獎,其實我還挺喜歡的馬丁史科西斯也得了最佳導演獎,真是跌破我的眼鏡。過去馬丁史科西斯有多少好片子早就應該得這個獎,卻紛紛槓龜,現在卻以一部「贗品」的片子如願以償,真不知道他喜從何來?或者對看過「無間道」的華人來說,「神鬼無間」簡直缺乏創意,但對沒看過「無間道」的西方人來說感受又是不同,但問題是導演對自己的片子有多少原創的東西,難道不在意或可以裝作無所謂嗎?對於曾經這麼喜歡「計程車司機」、「純真年代」等片的我來說,馬丁史科西斯以「神鬼無間」獲獎真是個諷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這是我們在京都停留的最後一天,我堅持要到新京極找紀念和泉式部的誠心院,咩仔卻被宮部美幸的「蒲生邸事件」迷住了,所以他去咖啡店看書喝咖啡,我就去找誠心院。

我永遠都記得,第一回在新京極經過誠心院時,我赫然發現這是平安朝三大才女和泉式部晚年的住所,真是太讓我驚喜了。你能想像你到一個陌生城市的第一天,偶然經過一個地方,上面就寫著這是一位生活在千年前的女作家晚年最後的居所嗎?這一千年顯得如此巧合又如此接近。我走到誠心院裡頭,發現旁邊是一片墓園,咩仔說還是不要往墓園走比較好,於是我回頭往外走,卻聽見背後有窸窸窣窣的聲音,我一驚趕忙回頭看,才發現就在此時突然下了一陣夾雜著細雪的小雨,過了一會,小雨都變成密密麻麻的懸浮在空氣中的小雪,我更為這瞬間的巧合而激動異常。

這次因為走的方向不同,我才發現以前都沒注意,誠心院往北走過一兩個店鋪,就是和泉式部的墓所,他是否真的埋在這裡,或是只有遺物在此,我就不清楚了,但我趕緊膜拜一番,以示敬意。(其實我很慚愧,到現在都沒看過和泉式部的任何作品,也許他老人家會覺得我不如趕緊買他一本書比在這裡拜了半天更為實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多年前看過唐諾一篇文章,內容主要寫些什麼已經忘了,只記得一個小小的細節,他提到了大阪御堂筋道路兩旁的樹葉。

其實我對大阪沒有特別的興趣,只是來了京都四次,卻始終沒有到過僅有一小時車程的大阪,說出來恐怕讓人笑話,於是我們就啟程去大阪,我的願望依然很微小,只想到道頓堀川附近大吃一頓,還想看看御堂筋的樹葉,這樣便已足矣。

到大阪,豈能不嚐嚐大阪燒?我查找地圖,想去河流兄推薦的「三平」,但到了法善寺橫丁,卻吃了閉門羹,因為人家晚上才營業呢,於是我們就到了三平對面,同樣也是販賣大阪燒的餐廳姑且一試,味道是還不錯啦,不過我對甜的食物接受度很差,所以根本也沒吃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奈良的鹿大大有名,所以當我們從近鐵電車奈良驛出來後,我們猜想到了奈良公園,應該就可以看到鹿了。

如果我沒有誤會,奈良公園應該泛指興福寺、國立奈良博物館乃至到東大寺、春日神社等地區,而不是有一個公園就叫「奈良公園」。這倒也不重要,總之我跟咩仔到了興福寺外頭,咩仔就興奮的說,你看,那裡有一隻「假鹿」。話剛說完,那隻「假鹿」便回過頭來看著他,讓咩仔嚇了好大一跳,原來,人家只是喜歡一動也不動的沈思,卻讓咩仔以為那是模型了。

事情是這樣的,鹿看起來溫馴可愛,眼神非常純真,所以我們剛開始看到鹿群時都充滿欣喜與感動。可是,當你走在任何路上都遇見鹿,連買冰淇淋都被兩隻鹿一左一右包圍,到東大寺時鹿更是乾脆擋在你的路上,此時我跟咩仔覺得恐怕我們已經看過一千隻鹿了,於是我們便湧起一種很直接的感受,一方面希望那些鹿快滾開,別再擋路了,一方面也認為,恐怕幾年之內,我們對看鹿都再也沒有興趣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是一個不論我來京都多少次,都一定會走的路線。從清水寺到三年坂、二年坂到寧寧之道、圓山公園、知恩院,再到祇園然後順著四條轉到錦小路回旅館。

今天天公不作美,本來到清水寺時感覺天氣不錯,有點冷但很舒服,可是就在清水寺往下走時,我們決定去吃有喜屋的蕎麥麵,剛進屋不到一分鐘,就下起傾盆大雨,我們有點意外,這是第一次在京都遇到下雨呢。

雨打亂了我的計畫,本來這次想到高台寺,也就是寧寧在夫婿豐臣秀吉去世後為他所蓋的廟宇(也許還有他的墓所)看看,這次因為雨又只能再度放棄,直奔洛匠躲雨。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算算今天今天已經是大年初四了。早上打電話給咩仔,他沒好氣的說,我已經感冒了。我很惶恐,趕忙說怎會呢?他說,你以為自己說感冒好了就好了嗎?感冒好的時候病毒最厲害。我訕訕的掛了電話,突然感受到了在京都所沒有感受過的飢餓感,我到住處對面大啖著火鍋時,甚為可惜的想,如果在京都時胃口也這麼好就好了。

十六日是我們到京都的第一天,旅行社幫我們訂了早去晚歸的好機票,所以我早上五點四十分就得出發了,問題是我前一晚根本睡不著,算算只睡了一個小時就出門了,我覺得精神很差,而最恐怖的是機場大排長龍,看起來有大批台灣同胞又相約到京都去過年了,我突然感覺到趕在這個時間點旅行,會不會其實是不智之舉呢?幸好後來發生了一件好事,我和咩仔都被升等到商務艙了,我好像從來沒有坐過商務艙呢,感覺很興奮,最興奮的是看到隔座的日本人居然送上的餐飲是鼎泰豐的牛肉麵,看起來真的很好吃,我再度下了決心到十二段家時,我一定要破戒吃牛肉。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昨天晚上終於到了復活後的Dimmer,不知道是因為這兩天吃藥的我,依然感覺自己被包在保鮮膜裡頭,還是,新的Dimmer對我來說就是完全不同於老Dimmer,總之我感覺自己來到一個很陌生的,而且以後也沒什麼理由再來的地方。

食物還是跟原來的差不多,只是店裡的感覺不一樣了。不過,其實說真的,昨天恐怕我也並不太在意。我比較在意的是,終於和將近十年不見的老朋友見面了。

和十年不見的老朋友見面是很有趣的事情。你熟悉他的某段過去,但你不知道他這十年的遭遇、變化,使他慢慢變成哪一種狀態的人,也許他就跟一個叫做Dimmer的店一樣,你以為會撞見一個熟悉的過去,卻愕然發現他已經完全換了另一個樣子。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算算從上個月二十四日開始,剛好半個月的時間內,我已經看了兩次費老,照了一個動態心電圖,做了全方位血液檢驗,還有,就在我回到台北的第二天,我又去看了耳鼻喉科啦。

多麼完整的看病經歷,為什麼以前不吃藥也會好的感冒,現在會變得這樣奇幻莫測哩?我綜合大致過程,發現可以做出一個結論:凡是我擔心的事情都會發生,凡是費老開的藥我都沒辦法吃完。

就舉一個小小的例子吧。也許大家已經知道感冒最好不要搭飛機,這樣容易在起降時引發飛行中耳炎的問題,為此我做了萬全的準備,我買了口香糖,跟空姐要了飛行耳塞,但是,該發生的事情它是不會不發生的,更何況在我這麼怪事纏身的時候,在香港與中正機場降落時,我耳朵都一陣刺痛,然後從那時直到現在,我和周遭的世界都維持一種保潔膜的關係,我聽得到一切,但總麼好像隔了一層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多很多年前,有一個新朋友見了我,他笑瞇瞇的對我說:「你看起來好像剛洗過澡的樣子。」我往好處解釋,當時還算清純,可能是說我看起來還算白淨的意思吧?

沒想到,幾年過去了,有回和幾個朋友在Dimmer聚會,一位老朋友也笑瞇瞇的對我說:「你看起來像剛吃飽的樣子。」唉,這是多麼令人傷感的事情,不幾年,就從剛洗過澡變成剛吃飽了。以前上學的時候,看到宋明諸儒討論「氣」、「質」的問題,我學姊看看我的樣子以及和小時候照片的差別,也喟然長嘆道:「原來氣質真的是會變化的」。

不過,事情真的很奇怪,今天我拿到驗血的所有結果,我本來很擔心會有甲狀腺的什麼問題,這樣既不能喝酒又不能喝咖啡,還不能吃海鮮,簡直就像帶髮修行一樣。結果我所有的數據非常正常,只有一點,嗯,營養不良,這是不是太奇怪了,我這種看起來老是吃飽飽的人,怎麼會營養不良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在酷狗搜尋「夢裡唱歌」幾個字,發現還真是不少,好像還有首歌的名字就叫在夢裡唱歌,但我這個五音不全的老人家,為什麼也學著人家這麼文藝腔的打上「夢裡唱歌」呢?

原因是,我真的夢見自己做了一首歌,而且在夢裡邊哼邊唱時,還覺得做得很不賴哩。然後又夢見朱天衣唱「深秋濃濃的楓紅裡」,又夢見一個叫做「聯城麵包店」的地方,還有,天下文化辦了一份雜誌型態的報紙。這些,讓我覺得我應該去解夢一番,結果上網查了「周公釋夢」,發現病人夢見唱歌就是快要恢復健康了,這讓我很欣慰。

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蹊蹺,自從我搬到新居之後,就病痛不斷。像我這樣一個迷信又愛胡思亂想的人,當然心裡也有些忐忑,於是有天我就跟小豬表達了我的不安,而且還說之前只跟咩仔說過的事情:「有一次啊,我跟門口的保安說,若是有人再按我的對講機,就跟他說,之前的人已經搬走了。結果,保安就自言自語的說,對,之前那位女士生病搬走了。」我記得告訴咩仔時,他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的問:「他是生的什麼病呢?」然後他又安慰了我一番,我也自我安慰了一番,我還把蘇珊桑塔格給搬出來了,覺得我們是不能歧視病人的,也不能因為之前住的人生病,就歧視這個好房子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想,以後什麼小病小痛的還是少寫為妙,免得部落格變成我的病歷表呢。不過,週五晚上的經歷還是可以一提。

大家都知道感冒有一個週期,而本人這回感冒的高峰期就在週五抵達,於是我五點多就早早回家,打算吃完藥之後及早就寢。不料這一天也是我電話的高峰期,其實數量不算多,但大家就像約好似的,平均一個小時就有人打電話進來,於是我始終處在剛睡著又被電話叫醒的昏沈狀態,直到快十二點。而在這些電話中,有白大夫跟我說明診斷結果的。他說:「早搏次數不算多」(咦,這讓我很意外,我一點都沒感覺到心臟亂跳,居然還測得出一些漏網之魚啊)「但是心跳過快,你是不是晚上太晚睡覺?」(這真是天大的冤枉,為了早上七點半到醫院拆儀器,我可是五點半就起床,還特別九點多就睡了呢。)於是我跟白大夫急道:「我感冒了,是不是因為咳嗽的關係?」白大夫沈吟一會又曰:「你要不要去驗血,看看是不是貧血的問題?」雖然我並不怕看醫生,也不怕做檢查,但當時一陣萬念俱灰的感覺深深籠罩著我,我覺得驗血時恐怕也會發生檢查心臟時心臟就不亂跳的類似事情,所以我說,等以後再看看好了。

然後因為這次檢查,我知道在將近二十四小時的時間裡,我心跳的次數達十一萬多次,可見心臟真的很辛苦,我打算以後每天晚上喝一小杯紅酒,來幫心臟打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前兩年盛夏正午,我一群台北同事集體吃飯去。有位女同事撐著陽傘,好意的問旁邊的男同事要不要一起遮陽,結果男同事的回答讓他很疑惑,因為他說的是:「不用了,我有太陽眼鏡。」

我在醫院準備裝測量心電圖的小儀器時,突然想到這件趣事。因為天很冷,所以我最近都戴著毛線帽,又因為感冒了,所以既怕傳染別人,又怕在醫院有什麼交叉傳染,所以我還戴著厚厚的口罩,當我撩起毛衣讓護士裝儀器時,我想到我全副武裝的臉,以及有點涼意的上半身,這個不太美觀又有點荒謬的畫面,大概可以媲美陽傘和太陽眼鏡的故事了。

我的眼睛不好,所以夏天或者像北京冬天日照依然很強烈的地方,實在應該多戴太陽眼鏡才對,但是夏天我可能還會記得,到冬天通常也就忘記了。在我少數戴太陽眼鏡的日子裡,其實也感受到一種隱蔽的感覺,好像你看得見別人,而別人看不見你,戴帽子、口罩的感覺與這很相似,都有種隱身的錯覺與純屬心理作用的安全感,我想,也許當時我那位男同事就真的認為太陽眼鏡也有撐陽傘的效果也說不定哩。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