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30 Sat 2006 16:21
  • 黑洞

今天北京下雪了。從昨晚後半夜到下午,細雪紛紛飄落,好像隨時就會停止,但也始終不見真正停歇。

從咖啡館的玻璃窗望出去,地面、屋頂、樹梢,一片白茫茫。一隻白貓閒適的走在白色的圍牆上,並不因為周圍的白,而吞沒了他的形跡。

前兩天,收到老朋友的信。他提到可能是村上寫的一句話:「濃密的森林裡有一棵樹倒下來,如果沒有人聽到,這件事是不是還算發生過?」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很長一段時間,咩仔懷疑喵咪已經不喜歡他了。有一天,咩仔從外頭返家,發現只有襪子喵喵叫的前來迎接,而先前已經吃過飯的喵咪,卻仍在棉被裡呼呼大睡,天蠍座的咩仔突然領悟到了,以前喵咪這麼急著來迎接他,並不是因為對他的情感,而只是很現實的,他餓了,他急著想吃東西,這個發現,讓咩仔很傷心。

喵咪很愛吃,而襪子很愛吃醋。有一天,咩仔跟我說,他把喵咪「乾洗」了一番。我說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什麼要幫他乾洗?他說,喵咪今天又趁他開窗時,跑到一個久未打掃的窗台,弄得一身灰,幸好喵咪愛吃,拿著食物就把他騙回來了。接著咩仔憂慮說,如果是襪子就糟了,襪子不愛吃東西,如果跑到危險的地方,要怎麼把他騙回來呢?我說,以他這麼愛吃醋,你只要抱著喵咪做出人貓情深的樣子,襪子也就會十萬火急的趕回來了。

喵咪喜歡吃,天氣好時喜歡曬太陽,也喜歡登高,更喜歡瞇著眼睛獨處沈思,在在都顯示他有一個自己獨立的世界。襪子就不同了,他惟一的樂趣就是跟著咩仔跑來跑去,不時在咩仔腳下翻跟斗,以吸引咩仔的注意,如果咩仔要摸摸喵咪時,襪子就會急著湊上去把喵咪擠開。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人一忙,就萬念俱灰,沒有心思想點什麼或寫點什麼,幸好看到一些跟露意莎有關的留言,讓我覺得應該再接再厲的把他驚嚇伊朗官員的事蹟再寫一寫。人生無聊無趣之事多,可以讓大家會心一笑,露意莎想必也會樂意的。

另一日,露意莎參加某個酒會,巧遇伊朗官員。熱情的露意莎心想,難得遇到伊朗人,應該好好跟他聊聊。問題是要聊什麼呢?露意莎不偏不倚想到近日媒體登載了上海市黨委書記出事的事情,於是他就用中文問人家對這件事有何看法?沒想到伊朗官員露出狐疑不解的神色,似乎有口難言,露意莎心想,對方可能中文不好,於是他又用英文問了一遍,對方還是一副不可思議不能理解的樣子,如是中英文交換數次,對方突然就逃走了。

對方逃走的時候,露意莎也明白了。那個人不是中文不好,也不是英文不好,而是他不敢相信有人會問出這麼敏感的問題,於是他揣測,眼前這位看似天真活潑的小姐,該不會,是個身份複雜的「間諜」吧?於是那個伊朗人趕緊落荒而逃,而可憐的露意莎,其實他只是想跟對方聊聊天而已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最近忙,想著好久沒跟露意莎聚會了,想到了這個人,就連想到許多他的趣事。

魚頭說他「冰雪聰明舉世無雙」,此品題的確無誤,但恐怕只有在文學等知識領域是成立的,在人情世故上,有時我覺得他簡直純真如幼童。

先舉一例。雖然他還算喜歡北京,但他的夫婿並不喜歡,而且為了離開北京,還劍及履及的找到了在華盛頓的工作,這樣一來,露意莎也只好嫁雞隨雞了。這種境況跟夫婿也遠在美國教書的柏老師很像,所以露意莎經常感嘆他應該跟柏老師結婚才對。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先說一個笑話。今天看到同事的部落格貼著他拍的「小狗」,我連忙MSN問他:「這隻狗怎麼長得好像豬啊?」MSN螢幕立即傳來「哈哈哈」,我馬上有了不好的預感,我說,該不會,這真的是豬啊?他說,就是豬啊,你真是「好眼力」。真是奇怪,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像狗的豬呢?

我想大家都有同樣的經驗,有時遇到一件好事時,你總會覺得如夢似幻,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好康怎麼會落在你身上?而你的懷疑,通常神明也感覺到了,於是立刻發生一件讓你當頭棒喝的事情,成全了你的不敢相信,而你也終於覺得踏實了。

最近我經常幻想著,搬到陽光明亮的新家後,我要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那天晚上,開一瓶奔富BIN8的好酒,買上一些食物,吃吃喝喝看電視,然後第二天早上,煮一壺咖啡,看看書聽聽音樂,迎接新的一年。我想著新家嶄新的裝潢,房東不惜血本配置的高級家電,我也覺得如夢似幻,這樣的好康,怎麼會落在我身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北京冬天很冷,所以一般浴室都裝有「浴霸」,有點像是瓦數很高的燈泡,可以散發高熱,這樣洗澡時就不會太冷。

上週五早上,正當我刷牙洗臉準備出門時,有一物件從天而降,打中我的右肩,而且在漫天灰塵中發出轟隆聲響,我左鄰右舍的狗,也聞聲大吃一驚吠叫個不停。

我定睛一看,原來是浴霸底下的塑膠蓋子掉下來了,此時我的恐懼感陡然而生,試想,如果是高溫又有電的浴霸砸在我的頭上,我的小命將立時休矣,各位也看不到這個部落格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今天在「萬象」雜誌上看到韓良露寫帕慕克的文章,看得津津有味。後來發現一件事情讓我很困惑,因為韓文是從帕慕克太陽、金星、水星都在雙子座來討論他以及他和伊斯坦堡的關係,問題是韓文裡頭寫著帕慕克出生於一九五三年,比坊間所見的一九五二年晚一年,這固然不會影響他的太陽在雙子,但金星、水星的位置就未必是在雙子了。我倒不覺得是韓良露算錯了,比較可能的是他至今仍用筆寫作,所以一時筆誤或是打字員看錯了都有可能。

正巧今天老友來信,解答了我為何脾氣火爆的疑惑。原來是因為我的火星在第一宮的關係(這真的很有學問,沒想到熱愛和平的天秤落在了第一宮,就完全不管用了),而花錢呢,則的確和月亮射手有關,所以shopping,你要另外尋找愛花錢的原因了,別怪罪在天秤上頭。

說來今天跟占卜算命真的很有緣。前陣子有人介紹我認識某大師,說是這個人預測極準,然後想出書云云。我見了他之後,覺得他水準一般,連想試他一下占個卦的念頭都沒有,心想聊聊也就算了。不料朋友極為熱心,幫他整理了千把字的文字寄給我,於是我只能實話實說了。我說,大陸這幾十年來講無神論,所以一般民眾鮮少涉及算命風水之事,但台灣同胞可就不同了,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多數人都有豐富的算命經驗,這位大師在我看來,實在道行不高啊。朋友聽了,也表示理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不久前看汪曾祺談食事的文章,真讓人胃口大開。我不喜豆腐,但看到他一篇談豆腐的美文,一日經過三聯書店旁邊的陝西麵館,看到菜牌上寫著「小蔥豆腐」,立刻叫來一碟,一大碟裡全是細白豆腐,上頭灑些小蔥,粗看無滋無味,舀了一杓試吃,才知秘訣在豆腐還得澆上鹽水,雖是清簡小食,但味道真是鮮美。

這家陝西麵館,麵做得極好,我一些西北地區長大的朋友,都極為稱道,價又極廉,因此每到吃飯時間,都得摩肩擦踵,有時看似一桌四人,其實都是由各不相識的人拼桌而成。

這樣的麵館當然也稱不上多麼乾淨。有一天我去得稍晚,約莫下午三時許,還有一些食客,但麵館若干服務生已在做打掃工作,我一看,大呼不妙,因為服務生掃地的終點站,正在出麵的窗口旁邊,想想這些灰塵,豈不都落在剛出爐的麵裡,此時我只能暗自祈禱,希望我的麵做好時,服務生已經不掃地了,或者,也請千萬不要用剛才掃地但還不及清洗的手,來端麵給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到底是一個奸滑、為了自己利益不惜撕裂國家的人比較糟糕,還是一個正直卻無能的人比較糟糕?這是我昨天晚上在想的事情。

昨天咩仔告訴我,民進黨在高雄贏了,我聽了也跟他一樣很沮喪。其實我們都喜歡陳菊,只是覺得必須給民進黨近來的表現一些教訓,所以暗暗希望民進黨這次選舉會雙輸,如今保住高雄市長的位子,我可以想像那些不思反省的民進黨高層,一定又會繼續精神抖擻的胡言亂語了。

雖然沮喪,但我還是安慰了咩仔,也許高雄市民也是選人不選黨吧?畢竟陳菊多年來的表現,還是讓人對他很有信心的。掛下電話之後,我覺得我的安慰可能對他和我都沒用,我的心情還是有些低落,後來看了汪曾祺談吃的一些文章,才轉移了注意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有個朋友說「悄悄話」,安慰了我,讓我覺得好是慚愧,真怕自己在灑狗血。其實,有感而發寫下上一篇,倒不是因為情感的因素,而是到了某一個年紀回顧過去,總會想到有些事情是當年應該做的,比如實現一個想像中的旅程等等,我總覺得期待到某一個地方去,不管是為了愛情還是學業還是純粹做了一個流浪者,總應該越早出發越好,這樣才不會到後來徒留想像而已(雖然想像永遠是最美的)。

不過當事人來信時,順便提了他的上昇和火星在哪個星座,讓我也趕緊回想了自己的上昇、水星、火星都落在猶豫不決的天秤座,難怪很多事情永遠停留在想想而已,真是奇怪,我明明有個射手在月亮,怎麼除了讓我脾氣火爆、花錢如流水外,很少看到他發揮正面作用呢?

其實,不論是何時,如果回憶起過去錯過的、得到的或得不到的情感,對我來說都是很美好的回憶,但與當下的生活是沒有關連的,如果我的當下是快樂的或是傷痛的,那是因為此刻正有一個讓我快樂或傷痛的事情發生,而這來源從來不是因為過去。所以,看到這位朋友的安慰我很是慚愧,我在想,自己在回憶過去時,有時會塗抹上哀傷的色調,是不是在心底深處,有個我總是在充滿自憐呢?雖然在「挪威的森林」裡,最讓我受用無窮的一句話就是:「永遠不要同情自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Dec 06 Wed 2006 17:19
  • 錯過

今天北京天色陰沈,像是快要下雪的樣子。在部落格裡,常常寫完一篇東西後,才隨意想個標題,現在卻毫不猶豫的在標題欄上寫著「錯過」兩個字。

最近和一個朋友時常通信,感覺現在聊的比以前多得多,好像我們雖然各在天涯海角生活著,但彼此遭遇的種種事情,卻讓我們對生命的感受更為接近。

有一件事情是我在信上始終沒有告訴他的,而卻在這樣的天氣裡突然想起。其實很多年前,我曾經想過去西雅圖找他,也許就是一般尋常朋友的拜會,也許心裡期待的更多,但是不知道我的行動力始終一貫的就是這麼差,還是我知道他的世界本來就很擁擠,所以這個我想像中的旅行從來沒有實現過。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都有尋死尋活的時候,我也不例外。許多許多年前,有一度很沮喪,於是我便跟咩仔說:「人活著真沒意思,我不想活了。」咩仔說:「這可不好。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某某人在報紙上幫你發了這條新聞,你豈不是要難受死了?」雖然理智地想,我這樣的無名小輩要因為這個原因上報實在不太可能,不過說也奇怪,自從咩仔這樣說了以後,我就決定好好的活著。

昨天找到中國時報,看到新聞上寫著女作家尋死的導火線是「習慣喝酒,被男友責罵」,我立刻感覺到不寒而慄。我相信這位記者不會無中生有,而這件事情可能也的確發生過,但想想女作家年輕貌美,生活多采多姿,想必有更多值得大家記憶的事情,但現在他的死因就永遠停格在「習慣喝酒,被男友責罵」這幾個字上頭,我不知道別人的感覺怎麼樣,至少我覺得這樣的論定太粗率以致於失去厚道,而對女作家來說,這樣的標籤太不值得。

我覺得人死去的那一刻,失去靈魂的肉體可能就已經失去尊嚴。但更沒有尊嚴的是那些必須和那些缺乏善意的耳語、揣測纏繞在一起,就像殂肉永遠揮不走蒼蠅。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 Dec 03 Sun 2006 16:11
  • 打住

米蘭昆德拉認為,詩歌是無法翻譯的,但小說的知音往往在國外,比如,他認為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知音是紀德。

過去,只要一本書打開了,一張碟放進去了,我總會設法把它看完,不論多麼難看。這不知道應該稱為征服欲,還是害怕錯過精彩的哪一片段。不過,在我的經驗裡,看了一半還不喜歡的書或電影,恐怕就真的與你無緣,就算勉強看完,你那越來越不可靠的記憶力,很快也會把它們忘記。

這時我發現,學習「打住」真是非常必要的功課,這可以讓你節省很多時間,有時還會有意外的收穫。比如說,當我看漢娜鄂蘭「黑暗時代的人們」時,我告訴自己不要貪多,至少能看完羅莎盧森堡和班雅明那兩章就好,結果我看了更多,現在正津津有味的看布萊希特那章。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北國的冬天很暴力。我的朋友說。在北歐,女人變得很暴力,男人變得很暴力,更多更多的人得了憂鬱症。

規律的生活對人類必定是好的。《魔鬼的情詩》聽到第三首正好是「把悲傷留給自己」,直接切入第九首「別讓我哭」,關機。其實我想聽「我不能悲傷的坐在你身旁」,只是找不到CD。

看了三十分鐘書,不妨看看碟。我想重看「新天堂電影院」,卻拿了丹尼爾戴路易斯的新片。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