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進報社那一年,偶然聽說遠流要幫金庸做個大活動,那時剛跑新聞,所以凡事小心翼翼不敢懈怠,遇著遠流的王老闆,我就急著打聽這件事情。只見他支支吾吾不敢多說兩句,最後說,這件事還沒確定,等確定時再告訴大家。我也就不再多問。

過沒兩天,看到民生報刊出遠流「金庸茶館」的消息,雖然搶新聞從來不是我的特長,但當時我年輕氣盛,當場就想打電話給王老闆抗議,報社同組記者小包勸阻了我,他說:「徐開塵跑獨家可以不必介意,他資格夠老,關係夠好。」意思是徐開塵跑獨家是應該的,我們也就不必生悶氣了。聽了小包這句話,我稍稍服氣了一點,也想到可能人家比我更早知道,只是守新聞守到現在才發,所以我就把注意力放在這個人名字上。

我說,「徐開塵」這個名字頗為不俗,不知道人長得怎樣?忘了是哪個同事說:「長得不錯啊,看起來挺舒服的。」然後話題就轉到,當年大家跑新聞時,民生報記者穿的衣服都很漂亮,可見民生報記者收入可比時報好多了云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看一本書稿,文字雖短,但有法文譯名、希臘譯名,讓學問淺薄的我,看得非常之霧煞煞,最後我急中生智,想起一位編過「希臘」主題的前同事,似乎當時也為譯名所苦,所以乾脆彙整了一份人名對照表,於是我急電給他,希望他能翻箱倒櫃找到檔案,並火速寄來。

我這位同事很有趣,他天資聰穎、工作勤奮,是每個老闆都希望擁有的好員工,不過自從婚後,他居然也染上「慢條斯理」的惡習,所以之前聽說他在寫一本書,後來聽說他又接了一本書,但始終沒聽說他已經寫完了。所以,每當我有些事情沒做完,而要偏巧在網路上遇見他時,我總會關心他進度如何,這可以使我獲得一些安慰,而這種「不懷好意」也讓他很「憤慨」,我懷疑他最近不常上網,恐怕也跟這件事情有關。

他可能萬萬沒想到,居然還會接到我的電話,而我在問完人名對照表之後,也不想想自己有求於人,還故技重施的問他近來進度如何,只聽他一聲哀嚎,說是自己現在蠟燭兩頭燒,我想到現在手邊處裡的兩本書,又想到自己有時也該善盡安慰的義務,於是我連忙說:「唉,我也是啊,我現在也是蠟燭兩頭燒。」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漢娜鄂蘭有個朋友,估計喜歡詩歌也寫點詩歌。跟一般對詩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漢娜鄂蘭形容他不是那種逃避世界、營造夢幻城堡的人,而是願意與世界正面交鋒的人。

但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世界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他發現這個世界的居民不是詩人和詩歌讀者,而是電視觀眾與「讀者文摘」的讀者,或者更糟的是,現在還出現一種人叫「批評家」。這些人不是為了他們所批評的詩歌、故事、戲劇而存在,而是為了自己而存在,他們知道如何把詩和小說組裝在一起,雖然,本來是可憐的作家把它們組裝在一起的。

漢娜鄂蘭嘲諷地說,這是一樣的。如果你在進行一次鹹肉品評競賽時,有隻豬闖了進來,你也會急著說:滾開,你這隻豬!你懂得什麼是鹹肉?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買了幾本五四時期作家作品的復刻板,有魯迅、聞一多、郁達夫、劉訥鷗、梁遇春、戴望舒、朱自清等人的。這個復刻版設計挺巧,封面、內頁都跟二、三○年代的原書一樣,不同的是復刻版是兩層封面,最上層多了「原版珍藏」印記,可是這層是可以撕下的,撕下之後就跟當年版本一模一樣了。

看著繁體直排的內頁,那種暌違已久的老鉛字,看起來還是挺有味道。我重讀了戴望舒的詩作「雨巷」,梁遇春的「談『流浪漢』」,雖然跟以前讀的版本也不同,但還是有老友重逢的喜悅。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前陣子咩仔買了一箱酒,這箱酒就跟福袋一樣,價錢不高,但打開之後往往有物超所值的驚喜,我一直很垂涎,恨不得自己在台灣,能親自檢查這箱酒。

最近我常問咩仔福袋裡還剩下幾瓶酒,他被問煩了,反問我為什麼這麼關心他的紅酒?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上星期我自己也買了一箱,沒想到立刻就消耗了兩瓶,我對這樣的速度很恐慌,所以想知道一般人消耗的速度如何,很有以前參加考試時,發現自己沒唸完,所以想打聽別人是不是也沒唸完的意味。

不過我相信咩仔買的酒一定比我好。上星期五開了一瓶奔富落神山莊的梅洛,喝了半瓶就被我擱在冰箱裡,昨晚想起來,想試試還能入口不,結果品質相當穩定,上次不怎麼樣,這次也不怎麼樣,不過或許我是邊喝邊看碟的關係,一會兒我就完全不在意紅酒好壞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在北京,如果有人絮絮叨叨到處訴苦,人家就會說「簡直像祥林嫂一樣」。「祥林嫂」是魯迅小說裡的一個人物,故事如何我已經忘記了,不過必定是挺愛和左鄰右舍訴苦,才能有此比喻吧?我是挺慶幸當年不流行星座,否則祥林嫂可能會變成處女座的代言人哪。

最近吃得好,而心情不怎麼地。感覺肥肉漸增而智慧益少,有此自覺,又為了避免讓人家以為「祥林嫂」出了現代真人版,就像Sony繼PS2之後又出了PS3一樣,我當然決定還是少寫部落格為妙,不過剛才在報紙上看到穆里尼奧的照片,我又感覺恢復了一些元氣了。

自從世足盃落幕後,我對足球的熱情仍持續悶燒,但是維持小火慢燉狀態,有空就看,沒空也就不看。我看的是英國足球超級聯賽,而我在英超各足球豪門中,立刻就相中了一個力挺的球隊,就是切爾西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大家是否曾經懷疑過這個問題:每天去龍山寺拜拜的人這麼多,神明怎能聽清楚並記住每個人想問的問題,而且給予極為精確的回答?就像,世界上只有十二個星座,為什麼大家還是看星座運勢看得很開心,有時還覺得挺準的咧。我們都怕噪音,神明如何能在音流中指點迷津,星星如何在運轉中為幾億同樣星座的人演示禍福?

對星座小有研究的人會說,只看太陽星座不準啦,還得看你的星圖,看所有星星所在的位置。而根據我的經驗,不論是算卦或是星座運勢,都是有準有不準,反正抱著勝固欣然敗亦可喜的平常心,也就可以當作一件有趣而不必太在意的事情。

不過有的時候,星星或神明或卦象會跟你開個小玩笑,讓預測應驗在非常奇特的地方。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先來報告一下,昨天午餐、晚餐花了三十元人民幣,來回計程車花了二十八元,唉,買了十二瓶酒花了一千四百八十元,真是天不從人願啊。

今天酒商送酒來,看著十二瓶澳洲奔富葡萄酒,雖然大部分都是入門酒,但我仍充滿了欣喜,花錢的失落和酒櫃飽滿的喜悅取得了平衡,我覺得如果這十二瓶酒可以喝上四個月,平均起來一個月也沒花多少錢啊,更何況酒商打了不小一個折扣,這樣說來,也許我還賺了不少錢也說不定呢。

我記得曾經看過一個報導,一個人因為運動而延長的壽命,其實跟他運動所耗費的時間差不多。這樣聽起來好像運動沒什麼用,可是運動本身創造的快樂,以及因為體能更好而創造的更好的生活品質,卻不是不運動所能取代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昨天晚上一口氣看了卡霍的兩部片子「壞痞子」、「男孩遇見女孩」,我極喜歡「壞痞子」,覺得比「新橋戀人」更好看,還有,年輕的茱莉葉畢諾許,年輕的茱莉蝶兒,我覺得這又是一部我應該更年輕的時候看的電影,現在看總有種青春消逝的惘然感,好像在太老的時候談了一場太年輕的戀愛。

今天早上醒來,我賴在床上,不斷告訴自己,「你已經老了」,可是我還沒為老這件事情做好任何準備呢。我想到幾乎不值一提的少得可憐的積蓄,想到我某位學長一到北京就斷然決定買了一個房子,然後心甘情願為此過著節儉的生活,我突然覺得我任性的生活,看似快意其實空虛無比,於是我斷然決定,從今天開始我要過著清貧生活,每天的平均花費不能超過一百人民幣。

當然,跟過去的規律完全相同的是,當我開始想到不能不節儉的時候,我總會又想到一些必須的開銷。比如,今天又是到馴鹿吃沙拉、三文魚的日子,這是不能不去的,還有,有個很棒的碟店就在附近,也該去淘點新貨了(果然,今天就買了十幾張碟,立刻超支,可是你們會羨慕我的,我買到剛得大獎的「風吹稻浪」、溫德斯「柏林蒼穹下」、羅曼波蘭斯基「死胡同」、伍迪艾倫新片「獨家新聞」、阿莫多瓦新片「回歸」、日片「蟬時雨」等),這些錢我花得心甘情願。比較令人困擾的是,酒商剛傳來本月促銷計畫,看看品相有點讓人心動,十二瓶酒,約莫台幣六千多元,唉,該不該馬上行動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今天終於到了宋莊進行藝術學習之旅,時機可以說巧,也可以說不巧。

巧的是正好在宋莊美術館遇見久仰大名的李陀、栗憲庭、崔健等人,不巧的是有一個據說很棒的攝影展剛撤展,我們只來得及看到幾幅作品。

宋莊真的是很有意思一個地方,許多在圓明園藝術村扎堆的藝術家被迫遷離之後,不約而同的又搬到宋莊來扎堆,也因為這些積累,宋莊在云云眾莊之間有了自己的特色,也有了自己的壯觀的美術館,並且可以找到栗憲庭來主持其事,聽說未來還將有許多藝術家入駐這裡,可以感覺到這將會是充滿活力與故事的地方。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今天是咩仔的生日,咩仔很愛吃,既然我分身乏術,無法請他吃飯,我就打算介紹一家這裡的新餐廳,讓他也有食欲大動之感,這樣他今晚的生日大餐,也就可以大快朵頤了。

是的,我要介紹的餐廳就叫「金錢豹」。去年賽馬餐廳的余老闆就報給我知,說是他的朋友在北京開了一家餐廳叫「金錢豹」,屬於吃到飽那種,而且食材非常高級,有大閘蟹、生蠔等等。可惜,一來我覺得「金錢豹」聽起來有點怪怪的,很難想像是哪一種餐廳,二來,我對吃到飽的店一向很反感,總覺東西雖多但材料不佳,一不小心又會吃得死撐,所以這個地方我是從來敬謝不敏的。

前天,我們一位作者來訪。他可堪稱是作者中的表率,他領了一筆版稅後,先是赴紅橋買了上品大閘蟹,讓我們晚上招待朋友開大閘蟹宴,而且時近中午,又熱情邀請我們去「金錢豹」共餐。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很多年前,我問過一個朋友:「當你心動的時候,你會有什麼感覺?」

我不知道他現在是否記得當時的答案,但我記得很清楚,他的回答是:「我會聽到心裡磚塊掉落的聲音。」

昨天和兩位朋友到一個奇怪的酒吧,有點類似當年在伊通街巷子的「小蜜房」。裡頭人很少,但我還是感覺格格不入,這應該屬於那些有大把青春、大把寂寞可以揮霍的人享用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昨天和小豬逛赫赫有名聲的798工廠。這原本是一個廢棄的工廠,經過一些文藝界人士加以改造,有的變成畫廊,有的變成餐廳,有的成為住家,總之在大家各展創意變成一個好玩可玩之處後,又被官方收割為文化創意產業的具體成果了。

之前到798,不是訪友就是看表演,都是晚上去,這回終於是白天去了,還趕上一個陽光極好但飛沙走石的大風天,雖然嘴裡吃了不少沙,但聽到樹葉嘩啦嘩啦響,映照在牆上搖擺的樹影,還真覺得有意思。

中午我們經過警衛的推薦,吃了一家川菜「天下鹽」,好吃有特色又便宜,一大鍋蕃茄魚湯、酥肉燉胡蘿蔔、青菜炒豆腐、泡菜肉沫炒飯,才一百人民幣,真划算。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是幫北京「新京報」寫的書介,今天刊出。重看這個書介,感覺還有話說。第一個想說的是,以前咩仔說我只要寫跟書或出版有關的東西,就又會回到一個記者的位置裡去。現在把這篇文章放在部落格裡,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不知道是否就是他所說的「位置」決定「腔調」的問題。

其二,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一直有種奇怪的感覺。當然,我覺得這本書寫得很好,甚至是此類書寫親人去世的作品,最有新意的一本(這是我的淺見,不同意者可以不管我),也寫得很好看。但我在閱讀中,一直有種距離感,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止我完全陷落或全心感動。也因此在寫這個書介的時候,我一直像尋找頻道般,想找出更多更準確的字眼,後來完成的這篇僅有一千多字的小東西,我覺得是一種不算成功得的尋找,但那些書寫出來的感覺,也的確是我最直接的感覺。

第三,這也是我最想說的,也就是如果沒有這第三點,也就不必提前面兩點,甚至也沒必要把書介放在後頭了。一直到這兩天我終於想清楚了,阻止我完全陷入書中情感的,是一種讓我陌生的東西。至少對我來說,當我們書寫親人的時候,可能會有無法扼制的感情或是一種濫情,但很少會賦予對方一種英雄形象,甚至展現一種英雄史詩式的敘述,因為對「英雄」這種人物的拒斥,我在閱讀的過程裡,一直有種阻力,阻止我去感同身受一些東西。當然,看完全書後,我有一種被說服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於當我們面對一個至親的人的消逝時,所想的絕對不是只有「失去」,而是會忍不住地想,這個人,這樣活著的一生,就時空的無垠裡,他的存在是何其的短暫,而他在這樣的時光裡,到底曾經有過什麼,或是說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呢?當這個問題出來時,也許不見得會出現「英雄形象」,但勢必會放在更廣大的時空脈絡下書寫,而我覺得這也是這本書的特色所在。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Nov 02 Thu 2006 19:40
  • 熱情

又到星巴克買咖啡,上回說「咖啡的香味很活潑」那位小弟,一馬當先跑來跟我推薦新到的兩款咖啡,尤其是其中一種,產地來自阿拉伯(希望我沒記錯)某地,也就是世界第一次出現「咖啡」這個東西的地方。想到我上回問他香味這件事情,這次他有備而來的說:「這種咖啡的香味帶點葡萄酒的香味……」,聽到這裡我立刻說,好,就買這包吧。但看他的表情,好像話還沒說完,於是我問他然後呢?「還有,呃,有一種…檸檬的香氣。」一說完,我們都鬆一口氣了。

咖啡磨好了,他讓我先聞一下,他自己也聞一下,那種沈醉的表情,立刻讓我很感動,他真是天生就應該賣咖啡,因為他對咖啡有一種熱情。

每個專業都得有一種熱情,才能真正做出好東西。這兩天小豬和豬爸爸到北京一遊,我帶他們去南新倉看明、清代留下來的皇家糧倉,順便到一家江浙菜館吃飯。開始動了兩下筷子,我就覺得大事不妙,這種水準,簡直就跟廚師學校的畢業考一樣,而且還是會被當掉的那種,既沒特色又沒火候,沙鍋魚頭有土味,素蒸餃有鹼水味,獅子頭肥得離譜,當豬爸爸說,一家店沒特色就不容易吸引顧客上門時,小豬立刻接著說:「獅子頭很有特色啊,一看就是宰了一隻大肥豬做的。」最為精彩的評語來自豬妹妹,吃完飯付了錢之後,餐廳給我們優惠券,豬妹妹立刻跟我說:「你最近看誰不順眼,就送給他吧。」真的,一個餐廳怎麼能做出這種一點都看不出熱情跟水準的食物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Nov 01 Wed 2006 16:29
發現惠菁喜歡超級女聲,真的讓我很驚訝。驚訝到還上網查看尚雯婕演唱「愛」這首歌的實況播映,說來播客網等對我們的貢獻真的很大,發現錯過什麼有趣的事情後,還可以提供我們惡補,以便與時俱進的機會。

剛開始聽尚雯婕唱這首歌的時候,我覺得很普通啊,還問我的同事他為什麼會得冠軍呢?我的男同事說,超級女聲重要的不在於唱得有多好,而是你支持一個人,看他一路過關斬將,所產生的那種情感,說穿了,是那種氣氛,你光聽歌是不能瞭解的啦。而我的女同事說,尚雯婕太棒了,他只要出唱片我一定會買。

尚雯婕唱歌的確有自己的味道,聽了兩回之後,我居然喜歡上這首歌。我問惠菁這首歌的原唱是誰,他說是莫文蔚唱的,不過聽了尚雯婕之後,他已經忘了莫文蔚原先是怎麼唱的,頗有被蓋台的效果。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