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天,我爸爸終於搬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新房子裡去了。

搬家前那幾天,我的傻弟弟顯得很忙碌,他忙著幫我爸爸寫簡介,以便我爸搬家後可以貼起來。

我妹妹問他:「為什麼要寫簡介?難道是讓爸爸認識新鄰居時,作自我介紹用的?」然後家屬對著我父親上香祭拜時,我的傻弟弟又提議:「需不需要我大聲的唸出爸爸的簡介?」這下連我嬸嬸都看不下去了,他說:「不用了吧,你父親應該對自己的一生很清楚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人生時時有頓悟,我最近的頓悟是,記憶屬於你但又不屬於你,他有自己生長、漫漶、消失的旅程,像是神秘的羅布泊,而且不以你的記憶為依歸。

今天早上咩仔驚恐的跟我說,他昨天發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昨天本來他就已經很沮喪了,因為覺得時間飛逝,而他又沒寫出什麼大作來。於是他決定把他前陣子到美國探親,想到他奶奶的一些事情給寫下來。寫完之後他要存檔,卻發現文件夾裡有個一樣檔名的文件,他很納悶的打開一看,可把他嚇壞了,原來一個月前他在美國時,就把關於他奶奶的一些隨感寫在電腦裡,但他卻完完全全忘記有這件事情,以致於還重寫了一次,他細細看完舊作,感覺就更沮喪了,因為他覺得忘記自己做過這件事情已經很驚人,居然以前寫的還比現在好,怎不令人難受?我問,那兩篇文章的檔名是一樣的嗎?他說是啊,於是我便安慰他,至少對這篇文章,他的感覺還是沒有變的哩。

最近,我最高興的一件事情是,有位失聯近十年的朋友又重新聯絡上了。想當年我們一起喝過不少酒,但現在他在信上說,這些年疏於練習,他已經到喝一罐啤酒就會微醺的階段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每到了冬天,開始想像可能的旅行。巴黎、威尼斯年年入榜,退而求其次北海道、金澤、高山飛驒,也都感覺非去不可,但前兩天定了機票,還是去京都,真的沒辦法,其他地方不去固然很可惜,但沒到京都,會讓人想念到很失落。

每次到京都前,咩仔總說,這次要去一些新的地方,然後接下來又說,但是某某某某地方還是要去吃的,要重溫舊時味的館子很多,如此一來,每年行程都跟前一年一樣,因此還創下三次到京都,居然都沒順帶到大阪或奈良的紀錄。

今年,我們終於決定一天要到大阪,一天要遊奈良。然後咩仔又說,除夕那天一定要去十二段家,這才有意思,而且鴻臚(這是我們住的不算貴的料理旅館)的火鍋很好吃,也得吃一頓。這樣,我們在京都兩天的晚餐,又不免跟以前一樣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父親是個很愛操心的處女座,這種愛操心,並不因為他去世而改變。我和妹妹都曾在關鍵時候夢到他,夢中他的意見都很清楚,我們都不容易會錯意,更難得的是處女座雖然注重細節又喜歡碎碎念,但我父親對於事情輕重還是掌握得很清楚,普通小事他是不會輕易顯靈的。

幾年前,我還在報社幹活,有時需要熬夜寫稿。我姑姑出殯那天,我預先跟我媽媽說,前一晚要熬夜,我可能早上八點到不了殯儀館了,那我也許就不去了。結果到了當天早上六點多,我就夢見一個送葬隊伍,我去世多年的老爸爸就站在我前頭,然後回頭對我說:「快點,快趕不及了。」我立時驚醒,明白我爸爸的意思是,連姑姑出殯我都不去,實在太說不過去,於是我趕緊起床梳洗,坐了計程車就到辛亥路,免得我父親地下有知,急得跳腳。

這回回台灣,本來有件要務,就是幫我父親移到靈骨塔去。這件事早該做了,但我媽媽找來算命師,說是某年衝到誰,某年又衝到誰,總之年復一年的拖下去,直到今年,我已經快跟我媽翻臉,而我妹妹也正巧得知一個好所在,所以決定今年就把我父親搬到一個比較舒適的好房子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昨天到樓下星巴克買咖啡豆,看到一個綜合咖啡的新包裝。我問門市小弟說:「這個咖啡味道是怎樣的?」他想了想,回答說:「這個香味挺『活潑』的。」我當場噗哧一聲笑出來,小弟斜眼看我一眼,自己也咧開嘴笑了。我覺得這種人才賣咖啡有點可惜,應該賣葡萄酒才對啊。

上回說過我有件黃褐相間的老虎裝,這次回北京,沈公為了表示歡迎我,特意穿上一件新衫子,我一看也笑了,因為那是黑白相間的條紋衫,沈公看起來就像挺有元氣的好斑馬呀。有天我倆不約而同穿了條紋衫,辦公室也立刻有了動物園的活潑氣氛了。

這兩天沈公給我看了一家餐館的宣傳單,上面寫著「千島湖野生有機魚頭」,我看了「有機」二字感覺有點害怕,我問沈公:「這些魚到底是吃什麼的呀?」沈公循循善誘地說:「我們也可以不吃魚頭啊,店裡還有『風騷餛飩』呢,你說這個名字取得多好,「風騷」,又有雅的意思,又有俗的意思。」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前天晚上睡覺前,照例打開電視,有足球節目就看一會,當作即將睡眠的訊號。無意間看到一個「人物」欄目,裡頭正有一個老外在低聲回答問題,前頭肯定還說了一些,我聽到時只剩下:「我總是不平靜,所以我總是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

然後我抓起筆來,陸續抄一些他自己,以及別人評論他所說的話。像是他自己說:「我走在路上,發現路比目標更有趣。」還有溫德斯說的幾句話:「過去我以為電影就是拍攝眼前所見的事物,隨著時間推移,我發現電影其實是在講述,那些你表面看不見的故事。從他最後的作品裡,我感覺他已經從早年的唯物主義者、冷嘲熱諷者,變成一位人道主義者。」

正好節目快結束了,沒抄下幾句話,也抄得不全。猜到這個人是誰了嗎?這就是我最喜歡的導演之一奇士勞斯基,他的許多片子我都看過不止一次以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今天早上在辦公室,忙著處理自己捅出來的馬蜂窩,甚至都沒時間感到心情好不好或煩不煩。然後收到丸子傳來的這封信,看完序文之後,我的眼淚也掉下來了。雖然同事多年,和徐紀琤始終不熟,但我可以確定,他絕對是同事、朋友心目中的大好人,也祝願他們夫妻可以走出這場生命的劫難。以下是徐紀琤給朋友的信和序。


親愛的各位

小中中的大作預定十二月發行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昨天我和酒友柏老師、露意莎,又再度在京城相會了。原本一切都很愉快,直到我們從馴鹿喝完小酒出來,露意莎再三建議我們去唱KTV,然後對露意莎和柏老師而言,惡夢就真的開始了。

今天中午我跟咩仔說,昨天我和他們去唱KTV,咩仔為之一愣,他說:「他們以前聽過你唱歌嗎?」我說:「沒有呢。」然後咩仔甚為同情的說:「他們聽了,恐怕覺得很『震撼』吧?」我說,昨晚在包廂裡吵吵鬧鬧的應該還沒想太多,今天早上起來,應該會覺得很駭然吧?

然後為了贖罪,為了知恥近乎勇,我決定有生之年再也不去KTV了,免得驚嚇更多人,這樣就太不道德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剛才突然發現,今天是寫部落格滿一週年的日子,心裡有些惶惑,不知道未來是不是能和過去一樣,把寫部落格當成每隔一兩天,一定要擠出幾十分鐘非做不可的事情?

這期北京的「SOHO小報」刊登我一篇東西,其實內容大多以前提過,不過還挺能代表我現在對北京的感覺,貼在底下聊作紀念,篇名是「怎樣的未來」,不太好,實在是當時來不及細想:

其實,時間永遠是往前走的,一天一天,你永遠比昨天更為年老,每個人都知道,但並不是每個人都真實的面對它。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昨天從家裡到機場的途中,心情特別特別難過,感到無比的孤寂,差點沒哭了起來。這個症狀很奇特,一般我只有到了北京機場看到沿途路樹才會有孤獨之感,現在提早在台北就發作了,而且居然還想哭,這就更奇怪了。

遺憾的是,想哭的時候不是想到某個人,而是想到喵咪。這回只見了他兩次,他年紀越大卻越充滿了智慧,被我抱住之後百般蹂躪,也顯得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咩仔看了此景,也很感慨,他說,喵咪真是一隻靈貓,而且靈性與日俱增,現在已經到了不論這個世界發生什麼事,他都可以承受的階段了。

到了機場,我的難過漸漸被兩件事情取代了。一個是極其後悔這次回來沒買手提電腦。我本來已經看好Toshiba一款機型,但我的好友小咩和小豬都勸我省點錢,以後再買,可想而知的是,我照用花錢如流水,但該買的全都沒買,所以我在機場看到3C產品,心裡很懊惱。不過也衍生一個好處是,我看到許多漂亮的包包、大衣也心如止水,總覺得連電腦都沒買,其他不急之務也不該考慮才是。說到這裡,我想幫台北的免稅機場作個廣告,雖然我幾乎不在機場買東西(頂多從香港帶葡萄酒回來),但經過我明查暗訪,中正機場在兩岸三地來說真的是比較便宜的,很多東西其實在這裡買了就好。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寫這篇部落格時,我先看了小河流今天的部落格,果然他寫大閘蟹的方式就跟吃大閘蟹一樣,草草了事,好心地說那些大閘蟹死得冤,還真沒冤枉他。另外,小河流不敢聲張的是,他吃螃蟹只吃膏不吃蟹肉,當場被大家一陣叫罵,最後可憐的是離家上班去的男主人,他回家後如果想大快朵頤,可能會失望的發現,這些螃蟹從五兩下降到三兩,而且所有精華都不見了。

不過我猜小河流對蟹沒興趣,但他對酒可是充滿了感情,所以明天一定會好好的把當天喝的酒好好的寫一寫,所以我在這裡只略述大概就好。

話說,這幾天我老是覺得身體不適,容易醉酒,所以我無限哀戚的對咩仔說,我覺得我可能大壽將盡矣。咩仔很無奈,他說為什麼最近誰遇到他,都訴苦說自己活不久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Oct 10 Tue 2006 11:13
  • 去哪

聽說陳文玲出了一本有趣的書,搭配著類似塔羅牌那樣的東西,每個人抽了一張之後,據說要根據牌面很直覺的寫上十分鐘自己的感想,這樣可以幫助自己清理心裡的一些問題。

上星期,遇到一位同事,我知道他有這本書和牌,所以我興沖沖的說,我也要抽一張。想了想問題,我抽中的牌面是「去哪」,我大大的楞了一下,趕緊把其他牌面的內容大致看了一下,可惜我當時有個約,得立刻離開辦公室,所以沒能寫下十分鐘我的感想,但是那天和別人談事情的許多剎那,我會突然想到這個牌面,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實在太符合我的處境了。抽到這個牌是巧合,但其實也是一種必然。

我覺得我這一生,最困惑我的就是方向的問題。以前我做的許多選擇都是憑著直覺,或者說,我想做的事情很少,所以也只能在很少的選項中選擇。這樣也尚稱順遂,可是前幾個月,我開始努力的想著我到底最想作什麼事情時,我卻大大的困惑了,我只能用消去法想著什麼是我最不能放棄的,答案很讓我吃驚,過去寫東西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在我生命中的份量,我只是很清楚的知道,我不具有那種創作型的才氣,所以我不可能成為所謂的作家或專事寫作的那種人,因此我始終把寫作當成是我的一種工作方式而已。可是這幾個月裡,我卻突然感覺到,寫作竟然是我在消去法後,惟一不想放棄的東西,即使不是純粹創作都無所謂,想到這裡,我百感交集,人怎麼會到這個時候,才體認到什麼是對自己重要的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聽到一個故事,很感動,趕緊記下來。如果底下寫的和事實有點出入,只能說,我的記憶力真的是不行了。

有位居住在台灣偏遠地域的藝術家,平日過著鮮少與人往來的生活,和他一起過著這種生活的是他的女兒,小女兒從來沒有上過一天學校,但被他調教的中英文俱佳,看起來是在家自行教學的最佳典範,但女兒到二十歲時卻快崩潰了,他不想和父親繼續過著這樣的生活,他想到台北當一名歌手。

不知所措的藝術家,只得寫信給台北一位相熟的報紙主編,希望女兒能寄住他家,然後看看有沒有進入歌壇的機會,如果沒有也沒關係,藝術家很樂觀地想,只要沒有機會,女兒還是會回家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不眠的夜」這幾個字看起來很浪漫,其實一點也不。最近發現躺在床上,需要更多更多的時間才能入睡,我感覺遲早有一天我會成為失眠俱樂部的會員,但我還是堅強的告訴自己不必為此太過焦慮,免得因為焦慮失眠而真的失眠了。

前兩天很誇張。我們下午開個會,冷氣太強,而坐在我旁邊的同事感冒太嚴重,我開完會就有了全身痠痛和快昏過去的症狀,下了班趕緊回家吃了藥撲倒在床,一開始很好,過了一個小時之後越來越清醒,清醒到我實在不能假裝自己在睡覺,後來我決定假裝躺在床上想事情。

我其實是突然想到,有一天晚上我從三聯書店繞過胡同到馴鹿吃飯的情景。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最害怕一位酒友,遇到其他酒友,如果喝得酩酊大醉,恐怕自作自受的成分居多,但是如果遇到三毛虎哥,當然自作自受的原因絕對免不了,但還會受到一些外力的誘惑。他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名言就是:「我們真的不要喝多,再兩瓶就好。」

星期五晚上,我整個人喝掛了。到了星期六下午,我覺得我好像清醒了,但直到星期天早上醒來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清醒的滋味是什麼,可見週六我還是在一種喝醉的反應中度過。

也因此週日我的心情很不好,我想再這樣喝下去,難保不會做出什麼讓自己羞憤而死的醜態或醜事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