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是一個專情的人,絕對不會發生左擁右抱的事情,可是有些事情真的很讓人為難,比如說,我在北京時,樂多網誌被封鎖,所以我又在無名小站開了一個部落格,今天打開電腦後我就很煩惱,到底應該在哪個部落格寫下最新的內容呢?

想想,既然到了北京還可以上無名小站,那今天還是在樂多寫下新內容吧,以示我並沒有忘記它。

http://blog.yam.com/beijing/archives/2213661.html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曾經有個朋友跟我說,金魚的記憶只有六秒鐘,過了六秒,牠面對的又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了。

我對大自然從不好奇,視科學新知如過眼雲煙,因此聽到此種訊息,我很敬畏的以為是最新的科學發現,就像有貓學專家說,貓咪的記憶力只有二十分鐘一樣。(可是這到底是怎麼測驗出來的呢?我發現我的愛兒,只要我拿著食物他就認得我,如果我不拿食物,就憑他高興了。)

直到昨天晚上,我拿出一部片子「愛像一條魚」,電影開始的第一句話就是:「金魚的記憶只有三秒,因此過了三秒……」,我才發現原來出處在此,而且更驚人的是,金魚的記憶力當場就從六秒下降成三秒了,令我非常為那位朋友的記憶力擔憂。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看了兩部很年輕的電影,一個是北野武「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一部是「藍色大門」。

先說「藍色大門」。雖然這不是一部笑片,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從頭到尾都臉帶微笑,但到底是什麼事情好笑又說不上來,可能是有種親切也有種熟悉吧。裡頭的人物裡,我喜歡男主角和女主角的媽,兩個人都很討喜,而兩位女主角都讓人感覺很麻煩。看這部電影時,我突然想到我的好友愛麗絲。有天他跟我,他有回坐了一趟公車,車裡大多數是高中男生,他感覺那種青春期的氣味,實在令人不太舒服,於是他想到自己才幾歲大的兒子,有一天等他也到了青春期之後,他可不知道自己家裡的感覺會是怎麼樣?看了「藍色大門」之後,我想安慰他,兒子念高中時,也可能長得跟片中的男主角一樣開朗可愛,如果是女兒,而偏巧又是心思千回百轉那種,才有得你受的。

「那年夏天,最寧靜的海」很好看,沒想到這麼簡單的故事,可以拍得那麼動人。更堅定了我這回回台灣一定要到海邊的願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Sep 22 Fri 2006 11:18
  • 衣服

在某主編的博客上頭看到一個趣事。他到上海參加時尚評選的記者會,評審中有許多教授,會中有位女記者問出一個犀利的問題:你們這些教授平常穿得這樣差,憑什麼可以當評審啊?有位教授不服氣的回了話:我穿得可不差,我穿的可是G2000。這個故事太有趣了,我到處跟人家說,一位朋友聽了也很樂,他說,這位教授恐怕從來不知道一個牌子叫亞曼尼吧?

前天有位男同事,穿了一件粉紅襯衫,極為粉紅也就罷了,肩膀上還有綠葉圍繞哩。我看了覺得又好笑又好奇,到了中午眼見四下無人,我終於忍不住問他:這是你買的衣服,還是你老婆買的?他一聽就連忙揮手面露不豫之色的說:你別說了,我鬱悶死了,我就說我不要穿這件衣服,我老婆偏要我穿。

我看他這麼老大不高興,趕忙安慰他,並現身說法,說出我前一陣子的糗事。前陣子天氣突然涼了,我就在樓下的商場買了一件黃色與咖啡色間格的網球衫,買時不覺得,穿上時照照鏡子,可覺得像隻活脫脫的老虎啊。沈公第一次看我穿這件衣服,他就說:唉喲,你是剛去打網球回來吧?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到了邊境,就想到安哲羅普洛斯,我買了一套他的全集,但現在手頭只剩下還沒看過的幾部,「永遠的一天」、「再現」和「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世界」。「永遠的一天」其實在電影院看過,只是一直沒有用碟版來溫習。

「對面的陌生人是我和世界的惟一聯繫,每天我放著一首歌,他也會放同一首歌回應,這個陌生人是誰,有時我想去拜訪他,但又覺得留在想像中比較好。」這是片子開頭沒多久的一段獨白,原諒我記憶力衰退不少,所以只能記個大概。但是每次看他的電影(有些必須熟悉希臘史才能瞭解的除外),我總會感覺到,每一句話每個畫面都是詩,昨天也是如此,我心裡堆砌的石塊,以令我震顫的方式,一個個的被他的電影擊碎了。

「你雖然在微笑,其實心裡很傷心。」「人為什麼注定會腐臭,徘徊在痛苦和慾望之中,我為什麼總是在漂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兩年帶著「狂琴難了」的DVD到各友人家巡迴播映,在小豬家那一場,丸子也來了,電影開始沒多久,大家都有了好看的預感,丸子立刻說,看此電影豈能沒有紅酒?於是我到附近餐廳買來一瓶紅酒,大家邊喝邊看,其樂融融。

前陣子和同事聊起人心裡的「邊境」,同事提到「海上鋼琴師」這部我在電視上看過後半段,但始終沒有一窺全貌的電影。同事說,1900終於決定要下船,但他走在下船的梯子上時,卻又停頓下來,返身回到船上,這豈不是在他心裡也有一個跨越不了的邊境?這些鏡頭我是看過的,但這番談話讓我決定總是要把電影從頭到晚看一遍,尤其又聽說,導演正是「新天堂樂園」的導演,更讓我覺得不能錯過了。

這兩天有點悶,假日看完「歷史學家」後,就什麼書都不想看了,所以昨天回家後,直接拿出「海上鋼琴師」,這是我昨晚惟一想做的事情。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星期五晚上,突然接到北京朋友電話,他很意外我居然沒看鳳凰衛視轉播圍城行動,而提早回家了。我的確是忘了看轉播了,然後在電話裡,北京朋友很激動的說,真是太壯觀了,台灣人民真偉大,這些人是真的愛台灣的。

電話掛了之後,換成我很激動了,為什麼一個北京人看著電視的轉播,就知道這些冒雨圍城的人,心裡有這麼多的不滿,其實是因為真的在乎這片土地,不願意讓這片土地沈淪,但是我們的同胞們,那些口口聲聲愛台灣的人,那些只要一聽到倒扁,就貼標籤說這些是中共同路人的人,卻一點都看不到?

過了一會,接到小豬的電話,他很興奮的說:「你聽」,然後從手機裡就傳來「阿扁下台」等呼聲,小豬說:「真可惜你不在台灣,否則你有這麼多紅衣服,就可以一起來圍城了。」一時我陷入沈思,因為我開始回憶我的衣櫥,感覺我並沒有多少紅衣服啊?不過這並不重要,我趕緊跟他說:「加油」,就讓他繼續圍城去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這幾天擅寫美食、旅遊,對占星造詣頗深的作家H,來京一遊。昨天我和他與另一位北京友人餐敘,友人提到,他和他先生是大學同學,但大學期間並無戀情產生,反而兩人到了北京工作,立刻非常迅速的戀愛、結婚、生子,有時自己想想也覺奇怪,幹嘛這麼急啊?

H立刻提出他的觀察,他認為對於初來乍到的外地人來說,北京是一個太寂寞的城市了,因此許多原本不會在一起的人,到北京都可能會走在一起了。我立刻出言反駁,說是我每天下班後,可以看書、聽音樂、看碟、看球賽,可有得忙,哪有寂寞可言呢?剛來的時候更不寂寞了,天天跟這裡新認識的朋友吃喝玩樂,活得可比現在有勁多了。

但是後來我轉念一想,其實現在是懂得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了,因此寂寞也轉化成各種消遣形式,否則剛來的時候,若不出去玩耍,有時還真是感覺寂寞呢。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Sep 12 Tue 2006 11:46
  • 奇聞

前幾天湖南一出版社女編輯拿著他們剛出的「世界是平等」簡體版,送給一位貴賓藉以作作宣傳,這場小聚我也趕上了,但我跟在座幾位都有同樣的疑惑:「世界是平的」簡體版不是早出了嗎?

這位編輯聲量略微提高了一些(事後我才知道,這算修養好的,如果是我可能就會哇哇叫了),趕緊將內情表明。事情是這樣的,他們買到「世界是平的」版權後,因為需要審批所以出版時間拖延不少,可是在此同時,台灣繁體字版卻賣得如火如荼,讓他們與其他出版社都對銷量充滿信心,於是問題就來了。

東方出版社某編輯眼明手快的買了同一作者之前的作品,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這本書出版後,封面最大的標題字是「世界是平的」,然後上頭有一行字,其中「世界是平的」字體最大,姊妹篇之類的文字字體略小,然後底下有一行最小的字「凌志汽車與橄欖樹的視角」,才是這本書真正的書名。除非已經看過這本書的內容,否則誰都可能以為這本書就是「世界是平的」,果不其然,上星期「新京報」暢銷書排行榜就把這本書寫成「世界是平的」。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07 Thu 2006 15:27
  • 貴人

上回提到葛拉芙是阿格西生命中的貴人。我常在想,人的生命裡總是會遇到一些貴人,有些人幫助你賞識你,有些人給你許多的考驗或是輕蔑你,前者肯定是你的貴人,而後者總是要過許多年之後,你才能知道他在你身上種的是善因還是惡果,或者應該這樣說,一個堅強的人,即使面對惡果也能化為善因,就端視你如何轉敗為勝了。

我有很多幫助過我的朋友,但是這幾天我尤其感謝我的豬朋咩友,他們雖然深知我有許多毛病,但也對我有很強的信心,總覺得我可以闖出一番事業來。

咩仔是我的大貴人,他知道我的問題就是膽小保守得過且過,從來不敢冒險,也對自己的未來缺乏想像力,所以他扮演的角色就是為我提供願景。當我在一個小雜誌社的時候,他認為我可以進大報社,於是我就進了大報社,當我是一個記者的時候,他認為我可以寫評論,也許還可以寫得跟平路一樣好,日後當然我離平路還差得遠,但也真的偶爾寫起評論來,現在我不時寫著部落格自娛,他又覺得不要老是這樣隨便寫寫,應該文辭更講究些,然後投稿到副刊去。他對我的期望就像障礙賽一樣,即使我如他所說的,是一個可以坐著就不願意站著的懶散的人,但面對他的激勵總還是不免偶爾要跳一跳,不過最近他對我的願景又推陳出新了,以前還跟文字有關,現在他突發奇想,認為我其實有著我自己所不知道,而絕大多數人也沒看出來的做生意的天賦,這個願景對我來說,簡直就像要打破世界紀錄一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現在我的反應是一跳也不跳,讓他非常失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最近我的電視都固定在體育頻道,晚上發懶或睡前我習慣打開電視看看有沒有足球節目,如果有,我可能看得長一點,如果沒有,我看看也就把電視關上了。前幾天我就這樣看了阿格西的部分比賽。

昨天我的同事唉聲嘆氣的不斷說阿加西(這裡的譯名)怎麼這樣就引退了,還要我去看看他含淚告別網壇的照片。對他們來說,阿格西當年叛逆小子的神采依然記憶猶新,沒想到現在他不但變成新好男人,變成一個光頭歐吉桑,而就這樣的到了退休的時候,英雄的最後時刻就跟美人遲暮一樣,都令人感傷。

我除了小時候還看過幾場棒球外,看體育節目還是今年的事情,所以對於各類球類運動,或是重要的選手,我可能聽過,但也從來沒有看過什麼比賽,所以對於同事的反應,我也真說不出什麼理解的話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我有個好朋友,我都親切的叫他「小豬」,他不甘示弱,覺得我腦滿腸肥的應該「當豬不讓」才對,所以他也常叫我「小豬」,他說他叫小豬是因為他屬豬,而我,則真的是一隻豬啊。

昨天我有氣無力的打電話給他,我說:「唉,我真的要承認我是一隻豬啊。」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跟我一樣,該說「不好」的時候卻說了「好」,說了「好」之後,其實又覺得不好。我今昨兩天,左思右想,打了漫長的電話,也頻頻「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到了剛才終於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現在突然覺得輕鬆多了。

輕鬆多了,我就上網看看,逛到「酪梨壽司的日記」,此人的部落格每天都有五、六千人次,咩仔常笑說,我的部落格當日人次通常是他的百分之一,今天我發現我的部落格在三個月後終於累積到五千人次,總算達到酪梨壽司一天的水平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真是被小史說中了,這次喝的中藥全部在我腸胃之間到此一遊,然後就被大舉壓境的酒精給消滅了。不過我還是往好處想,也許正因為之前喝了中藥墊了底,現在才更能發揮實力啊。

我這個人就是經不起誘惑,之前到處跟人家說我現在不過夜夜笙歌的生活了,還經常去游泳呢,嚇得一個遠道而來的朋友下巴差點掉下來。可是在這次國際書展期間,我故態復萌,天天出去吃飯喝酒,倒也看了很多趣事。

有個飯局很驚人,總共七個人,卻喝了五瓶京酒(此乃高粱之類也)無數瓶啤酒,因為這種酒並非我的強項,所以京酒我只喝了半個茶碗,啤酒大約兩杯,然後就旁觀一些好男兒不斷爽快乾杯,正在佩服他們好酒量的時候,發現他們開始露出破綻,有的越來越慷慨激昂,有的突然樂不可支,有的一言不發,原來是喝醉了。我在酒局裡,從來不介意別人胡說八道,也不會把喝酒時別人吐的真言或醉言散播出去,這是吾等酒徒最基本的公民與道德,尤其像我喝醉的次數相當驚人,更是絕對有這種同理心。更何況,看人喝醉時的那種快感,想到他們明天一定會害怕的打電話來致歉,說是昨晚喝多了,以致於口無遮攔等等,就已經充分讓我享受到不喝酒也快樂的境界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