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的心理、行為充滿複雜,有時前進是為了後退,後退是為了前進,甚至無關前進後退只是為了好好玩一場遊戲。

中午和沈公吃飯,飯菜不甚佳,我們都感覺提不起勁,隨後沈公揮手買單,並要服務員將剩菜打包。服務員也不專業,把甜的鹹的打成一包,我跟沈公說,回去他得吃又甜又鹹的「咕咾肉」了,沒想到沈公笑笑說,沒關係,反正我打包回去的東西,都被我老婆扔掉了。原來,沈公家人都不喜歡沈公從外頭打包回家,但沈公為了表示對家人的忠誠,表示我在外頭吃了好東西心裡也沒忘記你們,所以只要還有剩菜,他一定打包,而他的夫人,此地著名的心臟科權威白大夫,就得配合他這種遊戲,每天把他帶回來的來路不明的食物扔掉。

這件事情讓我想到一個朋友。我這位朋友當年苦戀一個人,但並不獲得青睞,其實是否真的不受青睞還很難說,就如一開始說的,人的心理、行為充滿複雜,總之後來他們形成的一種關係就是,當我的朋友打電話給對方時,對方一聽到他的聲音就把電話掛掉來,聽起來是無庸置疑的悲慘,但我的好友咩仔對人的心理有獨特的體會和見解,他覺得對方一定在家裡日夜等著他打電話來,沒等到時,恐怕還有點焦慮,但他終於打電話來之後,他也就心滿意足的把電話給掛上了。所以咩仔後來由衷的感嘆著說,他們竟然是以如此奇特的方式彼此相愛著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辦公室網路下午整個癱瘓了,等到恢復時已經將近晚上八點,這時窗外突然響起陣陣雷聲,想必接著又有一場豪雨,反正我還得留在辦公室給兩位學者打電話,正好躲過了這場雨。

昨天晚上開了一瓶白酒,看完一部台灣可能翻譯成「六人行不行」的法國片,仍然沒有睡意,於是再度找出最近剛買的伍佰的選集,尋找著幾首我喜歡聽的曲子。

伍佰跟陳昇,對我來說就像曾經熟悉而又漸行漸遠的老朋友。當他們一開始出唱片的時候,我就買過他們的錄音帶,當年我很喜歡陳昇「擁擠的樂園」,對伍佰「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印象比較模糊,接下來還買過陳昇一兩張專輯,以及伍佰的「浪人情歌」與之後的現場演唱,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對他們逐漸失去了往日的興趣,現在,關於陳昇的CD,我始終停留在「魔鬼的情詩」,對於伍佰,也只剩下一張現場演唱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對我們偽球迷來說,勝負乃兵家常事,但對真正的球迷來說,輸球是要人命的事情,我的同事某君是忠誠的阿根廷球迷,他跟我說,前幾天阿根廷差點被墨西哥淘汰的時候,他感覺自己所有的血液都凝固了。

前天晚上看義大利和澳大利亞的比賽,我在應該支持義大利或澳大利亞之間變動兩三番。這種臨場才隨意決定支持誰,應該也是偽球迷的特徵之一,我除了德國隊上場時鐵定支持他們之外,看其他隊比賽都是看了幾分鐘後,覺得哪隊順眼就支持誰,至於「順眼」的標準是什麼,其實也不過就是跟著感覺走罷了。

義大利和澳大利亞的比賽,真是讓人昏昏欲睡,我幾度決定上床睡覺,又想著總要看到踢進一球,如此這般終於到了下半場快結束的時候,此時北京中央電視台的球賽解說員,突然失控的大叫「點球、點球」,定睛一看,原來是裁判判澳大利亞犯規,讓義大利對可以點球,後來點球還進了,從這個時候開始,這個球賽解說員就以失聲嚎叫方式說了一大堆話,像是恢復義大利球隊光榮傳統、義大利萬歲等等,還嘲弄了由希丁克領軍的澳大利亞的隊。球賽解說員這種忘情演出,完全把我嚇壞了,因為我此前幾乎沒看過球賽,我不知道這算是一種表演,還是失控,於是第二天我就去請教我們的同事,並把報紙找來看看。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un 27 Tue 2006 11:45
  • 春雪

也是很多年前,看了三島由紀夫的「春雪」,覺得真是美麗的小說,於是再接再厲看完【豐饒之海】系列的其他幾部「奔馬」、「曉寺」、「天人五衰」。其實以當時十幾歲的年紀,看「春雪」還能領略一些青春的騷動愛情的淒美,不過也頂多停留在這最表層的感覺裡,到了「奔馬」以後,對我說已經有點勉力而行了。

過了這麼多年,其實對於【豐饒之海】的印象已經逐漸淡卻,就連「春雪」也如淺淺深深的紅葉般,只留存一個模糊但美好的輪廓。

幾個月前,看到改編「春雪」的電影即將上映,考慮了很久,深怕毀壞原來印象,加上聽說這個導演之前拍過「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讓我餘悸猶存,於是我想還是不要看比較好。到了北京,在音像店又看到「春之雪」,當時買碟買紅了眼,沒多考慮就買下了,然後有天晚上也的確看了,看完的感覺是後悔莫及。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星期五晚上,我正在家閒坐,突然咩仔打電話給我,語氣透露出驚恐,他說:「發生了一件作夢都想不到的事情」,我想著他晚上不是去聽穆特的音樂會嗎?難道是遇到江湖上哪個仇家?但是感覺又不像,於是我決定化繁為簡,直接說出我心目中「作夢都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我那個愛吃如命的貓咪兒,突然不愛吃東西,不過咩仔立即否認,他說:「比這更離奇十萬倍」,於是我趕緊催他快說免得掃了我的興致。

原來,他聽完音樂會回家,一進門就覺得空氣中有種異樣,他仔細一看,天啊,居然有隻鴿子就站在他家客廳正中央,他的兩隻愛貓,則平靜的站在鴿子旁邊,好像彼此已經認識多年,知心話也都說完了,咩仔大為不解,因為按照喵咪平常遇到鴿子的激動模樣,鴿子現在已經非死即傷才是,更何況,天啊,這真的太神奇了,這隻鴿子到底是怎麼飛進他家的,明明他出門只把窗戶開個小縫可以讓貓上陽台看風景,難道是鴿子不偏不倚像神風特攻隊似的衝進這戶養著兩隻大貓的人家?還是,咩仔簡直不敢想下去了,難道是貓咪奮勇的攔截這隻鴿子,然後雄赳赳氣昂昂的把鴿子捉進來,問題是,他們家可是住在高層,這種攔截的高難度動作,簡直是冒著生命危險,總之真是嚇死人了。然後他仔細端詳貓咪當晚的行徑,果然露出前所未來的神勇模樣,看來這隻貓一定覺得他為主子斬獲一個獵物,想必是立下大大功勞一件了。

驚嚇之後,咩仔恢復平靜,他先幫貓咪和鴿子的相見歡拍下一個千載難逢的照片,然後打開窗戶,讓鴿子可以飛出去,但是鴿子卻呆若木雞,這時他才發現,原來鴿子不是能和兩隻貓和平共處,而是牠已經嚇呆了,簡直不能動彈,後來咩仔發現,牠的翅膀也受傷了,完全飛不起來,顯示剛才的確有一場激戰,於是他當機立斷,打電話請警衛上來抓鴿子,並收留牠一晚,第二天他再帶鴿子去治療。但是要把鴿子放在哪個容器帶下去呢,想想也只有貓籠了,於是警衛把鴿子放進貓籠裡,而那個鴿子對咩仔的報答就是留下「黃金萬兩」,這種行為藝術用語言來表示就是:「謝謝你的大恩大德,祝你以後發大財」。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在北京,我最常看的雜誌大概就是「三聯生活周刊」了。其實之前有好一段時間沒看,可能是正好幾期的題目不吸引我,又可能正好幾期報導又出現一種裝腔作勢、故作世故的敘述口吻,讓我感到相當的厭倦,但是最近接連看了幾期,卻又耳目一新,覺得這個刊物是越作越好了。

就以這一期來看,足球賽一定還是必有的內容,但連著幾期足球賽後,要如何推陳出新呢?結果這期他們把其中一個重點放在足球明星爭奇鬥豔的女友們,有點小八卦但又挺有趣。另外還有篇令我印象很深的,就是介紹一位剛崛起的電視主播,他們用了一個詞彙「凹型記者」(雜誌不在手邊,也可能記錯),說的是某種可能多少有著自戀,或者自我風格的記者,也是挺有意思的。雖然三聯生活周刊,大量參考國外雜誌(我想可能從內容到風格都有),因此也被一些人譏為「三聯翻譯周刊」,但就以讀者的角度,至少還是可以看到許多好玩的內容。

前頭曾經提到,我很厭惡這裡一些記者寫報導時,採用的一種在我看來有點裝腔作勢的敘述口吻,這種敘述風格感覺上很像舶來品,偶爾一看還覺新奇,但如果記者沒辦法展現新意,只會讓人覺得一再重複。此地有個非常著名的年輕新聞工作者,因為他很有名也做了很多重要訪談,所以有一陣子我經常看他的文章,看到後來實在是受不了,我直到現在都沒辦法看他寫的任何東西。可見文字與說故事的創意,不是作家才需要注意的,對於記者來說,更因為作品頻繁見報而更需要用功。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本來想回憶一下自己喜歡的咖啡館,但是開了電腦,看到一個好朋友msn的ID是「求主垂憐」,我想起了他最近家裡有些憂煩的事情,真是也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昨晚看葡萄牙與墨西哥的比賽,我很為墨西哥加油,但我一向為誰加油誰就倒楣,昨天也並不例外。我從墨西哥的表現還想到一個人生哲理的問題,也就是如果有個球隊其實踢得很好,但偏偏射不了門,那該怎麼辦?我想很多人可能會有同樣的經驗,有的時候好像一切順遂,但偏偏缺了臨門一腳,而現實就是,沒有那臨門一腳,順遂無法累積,成功也無法提升,其實頂多也只能守成或者不要輸得太難看而已。

要說的其實不是這些感懷,而是,昨天墨西哥有兩次很好的得分機會,但都被同一位球員浪費掉了,我注意到他點球前的表情,好像在禱告一般,而後來點球沒進,他果然好像在親吻項鍊或什麼東西,看來剛才真的是在求主庇佑。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un 21 Wed 2006 14:26
  • 夢想

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跟不同的朋友也說過很多次。九五年的時候,我有個搞攝影的朋友,他突發奇想,找了五十個人,不但幫他們拍了照,還要他們對著錄音機,想像自己十年以後,會在哪裡,會做什麼?他打算十年以後開個展覽。幸好,我這個攝影家朋友,這些年賺足了錢,變本加厲的過著他很喜愛的布爾喬亞生活,大概也忘了十年前那個計畫,否則如果現在真要開展覽,我一定會找他拚命的。

昨天和一個同事聊天,他一直打算在台北開個咖啡店,之前我很不解,但因為最近老是有人鼓勵我在北京開個白天賣咖啡晚上賣紅酒的小店,因為說得人多了,我也從完全排斥,想到這其實是很好的消遣,所以心思也活動起來。昨天我鼓勵那個同事好好開咖啡館,累積經驗後,我們可以在北京合開一個,對於在北京開店他好像興趣缺缺,不過說起要在台北開咖啡館,他很嚴肅的說,我會的,這是我的夢想。看著msn上的字,我有點楞了一下,因為我好久沒想到夢想這件事情了,也因此我想到十年前這件往事。

我害怕他開那個展覽,不是怕說出自己當年的想像,因為我自己待會就會寫出來,而是受不了自己那個心無大志的蠢樣子。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一、昨天搭電梯的時候,看見一個男的。電梯裡三面是鏡子,鏡子前有個木欄杆,那個男生抓著右側木欄不斷注視自己的臉,即使我進到電梯裡,他依然不在意旁人眼光,姿勢不變的繼續看著自己的臉,在我看來他長相一般,不知道為什麼對自己的容貌竟像是著魔一般,人真是很奇怪的東西。

二、幾星期見到一個朋友。他曾在媒體工作,現任某出版社總編輯。他跟我說,上半年台灣出版衰退得厲害,連SARS期間都沒這麼糟。他說,我們熟悉的東西都是沒落中的行業,萬一我們現在要換工作該怎麼辦?難道,他邊說邊大笑起來,我們還要回去從事寫作?好笑的地方,不在於不能回到創作,而是作為一個出版社總編輯,他比誰都知道現在創作的環境是太辛苦了。我跟他說,我們應該聯手開個咖啡館,這是純粹開玩笑的,只是為了對襯專事寫作,想出來的另一個很傳統的資深文藝青年的心願。今天早上,我突然想到,其實還可以告訴他有個更古老的選擇,那就是結婚去,不過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因為我猜這不但會遭來一頓好罵,而且他還會告訴我,要他跑去結婚,大概比出一本五十萬本的暢銷書還困難。


三、我想到「美麗時光」那部電影裡,兩個少年在水裡的畫面是多麼寧謐而美麗。我最近游泳時,若遇到天氣好,燦爛的天光映照在水裡,也是一種寶藍的,彷彿時間逐漸凝止而可以停格在這個時刻,世界如此美麗,萬物靜好,我覺得所有過去湧動在我心裡的徬徨疑惑都悄悄止息,好好享受現在的時刻,我早該這樣做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裡把不夠痴迷的球迷,叫「偽球迷」,而我不但是偽球迷,還外行到極點。四年前的世足盃就見識到北京人對足球的狂熱,冠亞軍爭奪賽時,還應邀到友人家裡共賞,大家都覺得巴西會贏,我偏偏喜歡德國隊,最後當然是眾人高興,而我因為不是真正的球迷其實也無所謂。

今年世足盃一開打,到處都看到跟足球有關的消息。果真是入鄉隨俗,漸漸的,我從打開電視隨便看兩眼,到後來會完整的看完下半場,現在呢,也會準時在九點打開電視,至少看一場完整的比賽。不過看完一場之後,我突然想到一本書名「我異鄉人的身分逐漸清晰」(說錯了別怪我),我也覺得我偽球迷的身分逐漸清晰,因為一直到現在,我還偶爾會發生看錯球隊的事情,像是伊朗對葡萄牙的時候,我一直以為穿紅色球衣的是伊朗,後來才知道搞錯了。還有作為一個偽球迷,基本上只看熱鬧,不夠熱鬧就覺得很乏味,昨天我特地趕在九點左右回家看日本和克羅埃西亞的比賽,真是讓人失望透了,因此我決定再接再厲看巴西和澳洲的比賽,看到巴西進了一球,我覺得偽球迷的心願已了,也就上床去了,這時我感覺當偽球迷真是快樂的,因為根本不在意誰贏球了沒有。

從偽球迷,我開始想到像我這樣通常只有三分鐘熱度而又不求甚解的人,其實具有很多「偽」身分,像是偽樂迷、偽影迷等等,因為種類繁多,我就以偽樂迷作為例子,稍微陳述一下不求甚解也自有樂趣。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許多年前,我曾有個心願是當攝影記者。當時我父親還很慎重的跟我討論了一下,陳述種種不合適之處,不過為人父母的,即使知道小孩是塊什麼料,但總還是擔心一時不察,沒看出小孩在某方面有不世出的才華,因此我父親不但乖乖的把他的Rollei相機給我用,還幫我買了一台尼康FM2,最後事實證明,我對買相機的興趣比拍照高,所以我父親的犧牲還是值得的。

拉拉雜雜說這些,其實是因為每次到了一個有趣地方,或吃到好吃的東西,我總後悔沒像小河流兄那樣拍照存證,其實現在數位相機體積小,操作又方便,但我還是沒養成隨身攜帶的習慣。

昨天一位對美食頗有品味,同時廚藝也甚精湛的朋友請我去「吳越水鄉」吃江浙菜。北京有幾個著名的江浙飯館,像是蘇浙匯、露露、娃哈哈、張生記、孔已己,好吃的太貴,平價的不是吃膩了,就是廚藝退步得厲害,另有些是出於抗議心理,像是張生記,其實非常美味,但曾有位電視節目主持人在那裡吃飯,為了接一個電話走到安全門,可能是希望說話清靜,他推開安全門,沒想到門外居然還是施工狀態,他就從幾層樓上摔下去,第二天就過世了,最氣人的是,雖然那個主持人來自杭州,也是這家杭州菜館的常客,但是他們就是不認錯,我們一介小民沒能力懲處這家館子,也沒膽量砸了它,只能以再也不去作為抗議。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我的老闆也熱愛游泳,有一天他氣憤的宣佈,他最近不打算去游泳了,因為夏天游泳池人滿為患,尤其最討厭的那些邊游泳邊談情說愛的人。

當時我覺得這位老人家有點無聊,人家談情說愛礙著您什麼事了?需要氣憤成這樣。

沒想到昨天我就遇到這樣一件事。有個十一、二歲的小男生教約莫六、七歲的小女生游泳,原先我以為是小哥哥帶著小妹妹,後來越看越不對勁,怎麼小男孩的肢體裡拉拉扯扯的,一點也不像兄妹之情啊。不過人家兩小無猜也不關我的事情,問題是他們的教學就在我游泳的必經之路上,我只好換了個航道,不料我換了航道後,一般人是直著游,他們兩個卻是橫著穿渡泳池,終於我站在水裡對著他們叫嚷說:「你們這樣叫人怎麼游啊?」喊完之後,我突然想到我的老闆,也想到這兩個小朋友的年紀加起來比我還小很多,也許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變成不能欣賞天真、純情的世故中年人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的泳技很差,所以在水裡的時候,池邊標示方位的燈光,格外能讓我有安全感,好像再多游一點,就可以更靠近光明的所在。

兩年前我到馬來西亞員工旅遊,有一天日正當中時我跑去游泳,幸好當時池裡還有我一些同事,那天不知道為什麼,我想穿越一百八十公分水深的地方到岸邊的按摩池(好像是按摩池),當時因為沒帶蛙鏡,游到一半時我突然分不清楚方位,又擔心如果還在一百八十公分的地方,腳踩不到地怎麼辦?就是這突來的恐懼,我竟然真的就開始往下沈,喝了好多水,後來是兩個同事聯手把我救起來的。

雖然過程很驚險,但一開始我並不覺得對我有造成什麼影響,一直到晚上睡覺時,恐怖的感覺不斷湧上心頭,那時我才明白,我是真的被嚇到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敬愛的,也是我在北京最堅定的酒友P老師,即將於近日返回台灣,日後可能要移居美國教書了,我心裡真是萬分捨不得,所以昨晚我約他到新聞大廈酒店的川菜館吃飯,打算飯後再到四合喝點小酒。

之前我曾讚賞這家川菜館,不過現在我可要收回我的推薦。昨晚點了水煮魚,不麻不辣毫無滋味,熗炒圓白菜這種基本功,居然一點花椒的麻辣和香氣都沒有,排骨也老,稍微可吃的是涼菜醋香韭黃,這麼一折騰,我們真有衝動再到對面的四川辦事處安慰一下不滿足的口腹之慾,後來覺得此舉太誇張,於是便決定還是按照原訂計畫到四合去也。

最近北京經常下點小雨,偏偏被我們遇上了,更糟的是長安街上很難打車,於是我們叫了一台「摩D」,就是摩托車後頭放了二人座而且可遮風避雨的交通工具,非常具有東南亞情調的,隨著老摩托一路的喘氣聲,來到了四合。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咩仔對我說起他的人生新體會,也就是所謂的「物質不滅定律」。他原來一直想買台VAIO,以刺激更多的寫作靈感,但又想著公司已經配備一台筆記型電腦了,還是省著點吧。但,也就是因為「物質不滅定律」,買電腦的想法雖然一時壓抑了,但也沒能壓抑太久,最近他還是買了MACBOOK,惟一差可告慰的是,MACBOOK要便宜多了,所以這回物質並沒有消耗太多。

我也很有同感,因為我昨天就經歷了一個物質不滅的下午。在我的工作裡,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整理錄音帶,偏偏工作裡頭很多事情都得從聽錄音帶開始,有個訪談被我苟日拖又日拖的拖了一個星期,最後我只好利用星期天的下午到辦公室來整理錄音帶了。這也驗證了咩仔的啟示,凡事一時不做,並不表示可以賴掉,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不過,我很喜歡我們新的辦公室。它是公寓格局,還有個小廚房,每天中午煮了咖啡立刻滿室生香,同事還幫我買了落地燈,每到黃昏將屆,打開昏黃的燈,不論看書、上網或寫東西,總有一種美好的感覺。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un 11 Sun 2006 14:14
  • 秦淮

四年前剛到北京沒兩天,同事就帶我到後海邊上的白楓酒吧,那時後海還是一片清幽之地,從窗外望去,不見多少燈火,只有暗沈沈的湖水與朦朧的樹影,我常想,我現在所看到的,是不是也正是明清兩朝之人所看到的景觀呢?加上時逢初春,白楓酒吧裡還升起炭火,紅豔豔的別有一種妖嬈情調,我想如果是隆冬時來,外面下著大雪,一定更為美麗吧?

好長一段時間,只要有朋友來,一定把他帶到白楓酒吧,暢飲好喝又不算貴的白葡萄酒,當時那種熱情,就算被戲封為「什剎海傑出青年」,也真是當之無愧啊。

後海這片風水寶地終究是不會清靜太久的,尤其白楓酒吧生意的紅火,也給生意人莫大靈感。慢慢的後海邊上的酒吧一家一家的開,圍繞著湖水的霓虹燈影,據說有回作家王朔行經此地,忍不住說:「這簡直是秦淮河畔啊。」坦白說,每到後海我還是只去白楓酒吧,對於其他新店,以及震耳欲聾的流行歌曲,我既不熱中也不好奇,只是實在受不了後海現在的人山人海,漸漸的,我連白楓酒吧也不去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一直很納悶村上春樹為何可以喝這麼多酒,第二天還能早起慢跑,順帶的寫這麼多小說?

我曾在一篇遊記裡,看到他寫著:「身體想念酒精」的感覺,能把對酒的渴望寫得如此絲絲入扣,村上先生是吾輩酒徒,應該殆無疑義。問題是,喝了酒的隔天清晨,我通常會陷入昏睡,為什麼這位先生居然能去慢跑呢?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很多人知道寫長篇小說需要意志力,而村上鍛鍊意志力的方式就是慢跑。有一天,就在我把應該整理的錄音帶拖了一個星期還沒整裡的時候,我油然的想起村上先生,我想時候終於到了,應該是我立大志作大事,起碼也該開始培養意志力的時候了。因為辦公室樓下就有一個游泳池,於是我火速的買了泳衣、蛙鏡,決心從第二天開始過著健康、規律的生活。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因為很懶,所以多數時刻我都想從一而終,只不過這個世界總是充滿無奈,有的時候也得作些琵琶別抱的事情。

我觀望了好一陣子,終於對我原先的部落格死心了,也許只要在北京,這個網站就是打不開的吧?想想只有另闢地盤了。於是我想到電影「春光乍洩」裡的名言:「讓我們重新開始」。就以這句話作為這個部落格的開場白。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