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到上海辦活動,頂著四十度的高溫,我感覺在死海裡頭游泳大概就像是這樣吧。空氣潮濕凝滯,我滿頭大汗,為了要找一家咖啡館,我在中午時分走了一個小時,中間還因為不耐酷暑而進了幾家店,買了一些襯衫,我覺得這種天氣真是刺激消費的好時機啊。

比較悲慘的是,當我走到那個在網路上查到的咖啡店時,發現是一家跟咖啡完全無關的商店,我一氣之下乾脆坐計程車回到剛才走過來的茂名南路,我知道我至少可以在一家叫做「1931」的餐廳喝咖啡,然後邊喝咖啡邊後悔,我應該去瑞金賓館的啊,三毛虎哥非常推薦瑞金,而我到現在還沒去過呢。

這次上海的活動算是成功的,張小虹老師真是台灣之光,他準備的非常充分,言語表達也非常好,之前有些朋友跟我說,張小虹老師在上海知名度並不高,但從全場滿座還有人坐在走道上,以及聽眾專注的表情,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魅力已經征服上海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坦白說,把他們兩個的名字放在一起,對韓寒真是不公平。在我看來,韓寒至少是說話直截了當的明白人,而李戡則是說話直截了當的草包,但我很同情他,因為他週圍可能沒人直截了當的跟他說,快閉嘴吧,不要再顯示你是個草包了。反而把他當成什麼才子一樣的吹捧,大人表示善心也許是好意,害死小孩則真是造孽。

韓寒最近很紅,國外媒體對他大肆報導之外,還有人捧他為當今魯迅,更有一些文化人講到韓寒心裡就像開了花似的,甜蜜蜜到不行。凡事物極必反,當然也有人看了不高興,所以就開始批評韓寒了,說他名不符實,或說他的粉絲是庸眾等。

我一直覺得圍繞著韓寒周邊的稱讚也好,批評也好,都是些很奇怪的事情。多年來,他當賽車手,他寫作,他敢率直的批評一些看不順眼的事情,這就是韓寒,清清楚楚不跟擰巴扭曲了的世界妥協,我覺得他一直活得很本色。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當紐蘭坐在巴黎小廣場的椅子上,看著帶有遮陽棚的窗子被關上,玻璃窗反射的光芒遮蔽了雙眼,他的記憶簾幕卻被立時拉開。彷彿回到當年,他被囑託到海邊尋找艾倫,他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想著,如果帆船經過燈塔時,她沒有回頭,我立刻就走。帆船經過了燈塔,艾倫沒有回頭,紐蘭離開了海邊。

耀眼的反光,似乎延續著將近三十年前帆船的信號,紐蘭跟當年一樣,沒有探望分別多時的舊愛,獨自一人離開了廣場。

幾乎每年總有一個時候,會讓我想起應該重看這部電影。而在重看這部電影之後,又讓我想起該把伊迪絲‧華頓這部讓她獲得普利茲獎的小說拿來重讀。為什麼電影末尾紐蘭決定不登樓探訪艾倫始終是我心裡的一個謎,當初閱讀《純真年代》這部小說,其實只是想知道,可不可能有其他結尾,我是入戲太深的觀眾,想在小說裡尋求一個解答。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其實真不知道要寫什麼。但又覺得該寫些什麼,紀念這一天。活動一塌糊塗也就算了,還聽到一個消息,讓我無言以對。

 

真的是適合跳海的一天。下午外頭又狂風暴雨,但是偶然看看天空,烏雲旁邊居然還有一道金邊,或許雨停了也說不定。才剛說完傷口已經麻木,立刻就發生讓人錯愕的事情,也許我自以為到了人生的谷底,但,其實還沒真正著陸吧。

 

咖啡廳的音樂本來就吵,我忘了帶耳機,還是找出黃耀明的「一個人在途上」,混雜在咖啡廳的背景音樂,只能依稀聽見。就像我的心情,在許多讓人沮喪的事情中,這件事情打敗其他事情成了隱隱作痛的高音。這首歌是我們認識時你傳給我的歌,但現在已經成了一個預言。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0193.JPG 

雖然昨天只睡兩個小時,但我還是找了咖啡館想要寫篇部落格,在過了三個月使用翻牆軟件突破封鎖的辛苦日子,現在坐在香港島的海邊,可以自由自在上網,真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雖然壓力還是很大,擔心這擔心那,最害怕明後天的演講活動人來得不多,但是也沒辦法想太多了。人生是一步一步的,這步的輕盈不代表下一步沒有風險,只希望遇到問題時能夠面對,這一年我最大的收穫就是體會「暫無止息」,要真正的鬆一口氣,幾乎是不可能的。就算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心情也很難真正釋然。

 

從我現在的座位望出去,五光十色的夜景,讓我有些後悔沒有帶相機。但是後悔也只是暫時的,我知道我沒有時間好好的再去看這個城市,或者我是刻意選擇這樣匆促的行程,因為我更怕自己察覺原來我對這個城市已經再無感覺,就像你曾喜歡的一部電影,情節猶在,感覺全失。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心情非常不爽,很想學YZ弟也寫一長串的「幹」,但畢竟我還是比較怯懦,所以就換了相對文雅的說法。

 

朋友小姜看了,給我傳來北京近郊某地禪修的連接,我說我才不去呢,我剛買了中國賀蘭山谷出產的紅酒,紅酒就是我的禪修。小姜想想便說,說得也是,你的方向跟我們不同,你是往酒鬼的路上禪修啊。

 

我們的生命總有一個時候會看到陽光,這時你會錯覺有許多有趣的事情值得期待。紅酒送來的那一天,我跟北京同事說,這個酒是很特別的,產地是賀蘭山下一個小葡萄園,釀酒師是葡萄園主人,她是中國少見的女性釀酒師,還是特別到波爾多學的。我打開這瓶紅酒,非常優雅的波爾多風味,但是還是有些不同,我想像那是中國葡萄與風土不同於法國的地方。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一向不喜歡吃零食,但是人生的事情通常是萬萬想不到。原先只是中醫建議要多吃核桃,不料我吃上了癮,每天不吃十個,就覺得沒有元氣。

一日,某編輯到我們辦公室,從西安攜來當地特產椒鹽核桃,相當美味,使我從原味核桃進展到不同口味的核桃。吃完一包椒鹽核桃,仍覺意猶未盡,於是辦公室集資在淘寶買椒鹽核桃,吃了一陣子,我又被新疆那些充滿古意的地方生產的核桃吸引了,所以轉請同事幫我買了阿克蘇等地核桃,還曾立志吃遍中國核桃,但是有次失手買了不佳核桃,我就決定還是買西安、新疆這幾家比較有保障的核桃好了。

有次,新疆某核桃商推薦他們的鎮店之寶「巴旦木」,我們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買了一包,卻發現這真是人間美味,其實這是杏仁的一種,但是這家店做得格外鹹酥爽脆,不愧是鎮店之寶,所以我們又成了巴旦木的愛用者。現在我的辦公桌上有新疆核桃、西安椒鹽核桃、巴旦木,感覺民生物質豐沛,除了需要考慮熱量的問題外,心裡倒有一種奇特的滿足感。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當她接到B的電話時,心裡有種終於可以重新開始的感覺。

她跟公司請了幾天假,給C發了獨自旅行不日即歸的簡訊,把手機關掉,然後問自己,到底想去哪裡?

地圖上哪一個地點對她是有意義的?她到哪裡可以想清楚該結束什麼?又該開始面對什麼?從小她就感覺心裡有一個黑暗腐土構成的區域,任何人進入到這裡都會分解腐爛消失,到後來她也會懷疑,這些人是否真正存在過。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0 Thu 2010 15:39
  • B和C

A狠狠的甩了他一個耳光後,立刻衝向大街奔跑,好像背後有誰追趕她似的。

這讓B很意外。因為舉起手往誰臉上揮去,需要很大的動力,像是巨大的憤怒、悲傷、絕望。但是他覺得他們之間並沒有這樣的份量。他們比較適合有一搭沒一搭的持續著話題,有禮貌但彼此都知道不會有下一次的揮手道別。

感情已經像灰白的齏粉,風一吹就散了,為什麼還需要用這種狂熱的方式,表示已經不存在的在乎?他坐在咖啡館裡,被不符合事實的耳光點燃了怒氣,他很想把水杯往牆上丟去,但是,這太做作了,於是他用更冰冷的表情將自己和外界隔離,直到看見C走進咖啡館。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1.JPG

其實我還頗喜歡聽演唱會的,只是因為懶,所以大部分時間動力不足,但若有親友熱情邀約,我還是非常願意去的。昨天,我就應寶寶之邀到798聽郝雲的演唱會,距離上次聽張懸演唱會也頗長時間了。

郝雲在我的感覺裡就像是個地道的北京男人,演唱中有一種自在悠閒,雖然歌詞不是聽得很清楚,但因為好聽,所以我在場子裡也頗嗨的。我比較喜歡他的抒情曲子,像是「憂傷的季節」等,但是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首非常民謠風的歌曲,搭配上兩個辣妹在台上勁歌熱舞,當場把氣氛帶到最高點,我的相機中所有辣妹跳舞的照片,都是糊的,除了光線太暗外,也因為我太嗨了。雖然不會跳舞也跟著搖啊搖的,唱完這首歌,郝雲說:「誰說民謠不能性感?」真的,這樣意想不到的結合,真是很好玩。

最後一張,就是辣妹跳舞的長條臺子,我喜歡這種顏色,這讓我想到盧昌明寫的「藍色漸層」這首歌。前陣子在網路上找了盧昌明當年製作的「熱戀傷痕」裡的幾首歌,還是覺得很好聽,好的東西永遠都能讓人感動。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年還沒來臨之前,一些學者私底下說,真是無法預測後奧運時期的中國會是什麼樣子?因為所有光榮的憧憬似乎都停頓在舉辦奧運這件事情上。奧運之後,就像童話裡王子與公主的結局,我們姑且相信會是幸福的,但是誰也說不準。

去年底,從香港旅居北京多年的陳冠中出版了一本小說《盛世》,雖然小說設定的時間是2013年,但是當我暌違半年而又回到北京後,覺得這部小說所傳達的氛圍非常接近當下。不是所有的人都很開心,但整體社會給人的感覺是開心的,不是所有人都很富足,但是中國的富強似乎指日可期。大量的熱錢流入,老百姓雖然比不上那些炒家,但是房產都翻了幾番,走在三里屯太谷廣場的噴泉旁邊,一個女孩對另一個女孩說,這讓你想起了哪部電影?街頭洋溢的歡樂讓人彷如置身電影中,而電影,這個造夢的產業,也的確是中國現在最熱門的產業之一。

在這樣平和、悠閒的氛圍裡,卻還是讓人隱隱感覺不對勁。這種不對勁,不像《盛世》裡頭,因為多數人被集體下藥所以愉快得無知無覺,因此反而襯托出少數明白人的疑惑與絕望那樣巨大。或者它的確震撼人心,但卻變成只有一日生命的社會新聞,很快就被排除在多數人的生活之外。是這種滿足於看似富足的生活裡的忽視,讓人產生一種恐怖。就像《盛世》裡頭的寓言,當楊絳的書有一天不在書店裡出現,訝異者訝異,但更多數的人無所謂,因為有更多的書、更多的資訊填塞在你的生活中,重要的事情被不重要的事情放逐,而每個人都覺得充實豐盈。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JPG

前幾天我跟咩仔說,自從我放了那張我跟喵咪的合作後,我的瀏覽指數就直直落,想必是喵咪呆滯的表情太不討喜了吧?咩仔震驚了一會,不禁低聲的說,這種事情可不能怪貓呢。哈哈,我當然知道,只是凡事拿喵咪做文章,總是讓我很快樂。

最近有個朋友的愛犬因病離開了。我注意到MSN上從來不放圖像的他,換上了狗狗的照片,然後我又看到咩仔至今始終掛著襪子的照片,真是不免讓人長嘆不已,這種生離死別實在是太痛苦了。如果人跟人處得不好,彼此將對方放生,也許心裡的負擔還不會這麼大,但是萬一換成自己的愛貓愛狗,那一千萬個捨不得,真的是隨時想到都是痛。

有一天咩仔說他想起襪子又悲從中來,因為他想到襪子一直很害羞,偶爾我去咩仔家,他都會立刻拖著龐大身軀躲起來。但是,就在他去世前一年,他突然不怕我了,有時我坐在沙發上,他會出現在我後腦杓貼著我,有時會出現在我手邊,讓我摸著他。沒想到當他對我打開心房後,就突然去世了。咩仔一念及此,就難過不已,這讓我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其實我覺得他有點牽拖,因為他本來一想到襪子就會熱淚盈眶啊,現在還扯到我,但我也因此回想了跟襪子相處的少數快樂時光,也感覺難過起來。唉。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1.1.JPG

上周五,大都舉行簡單的品酒會。所以我就跟小姜去了。小姜看了我拍幾張照片,就說你都拍些邊邊角角,他說的真的沒錯,我不知道什麼叫做完整的構圖,看到喜歡的畫面就按下快門,就這麼簡單。

Light不僅最近要幫我上傳到部落格,還教我如何使用白平衡,我試了幾下,覺得挺有趣的。想拍好照片真的不能偷懶,最起碼得先搞清楚相機的功能才行。放上來的第一張照片其實有點模糊,我還拍了更清楚的照片,但我喜歡這種黯淡的感覺,所以就選了這張,第二張是到二樓平台上拍了樹,這裡的經理說,整個院子好的就是這兩棵樹。我坐在樹下,感覺一直在下雨,後來才知道是樹的汁液,回家發現自己的背包上也有著點點痕跡,因為樹所代表的一種時間,所以我也喜歡上背包斑駁的這些圓點。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我看了侯季然拍的MV「告別」,因為我非常喜歡李泰祥寫的這首歌,所以我看的很進入情況。直到,咦,那個新郎明明從左車門進到車裡,為什麼拍攝車內畫面時,他坐在新娘右邊?而且他還是最後一個進到車裡頭的喔。為什麼為什麼,是處女座太挑剔,還是注意細節是這麼不重要的事情?在這麼浪漫的畫面裡,我忍不住想新郎上車後的情景:你把腳移過去啦,這樣我怎麼過去?討厭,你幹嘛踩到我的禮服,你不會從旁邊車門進來啊?

說多沒趣就多沒趣。

昨天跟一個朋友聊天。我們說到,台灣五○年代出生的人當導演,六○年代的人當副導演,但因為正好遇到電影不景氣,所以副導演們就轉行了。(我想起阿和,覺得果然有道理,但又想起剛成為億萬導演的豆導,不禁要欽佩的說,豆導您真是六○年出生碩果僅存屹立不搖的代表人物啊),現在電影復甦了,所以七○年代出生的人又當導演了,那八○年出生的人在幹嘛呢?想也知道,都在當演員嘛。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7 Mon 2010 14:00
  • 大都

1.JPG

有的時候難免兩難。像是某個地方你非常喜歡,喜歡到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但又忍不住跟好朋友分享,於是,這私人午夜之秘密院子,就再也不是秘密了。

這是現在我在北京最喜歡去喝紅酒的地方。原來叫北平的客廳,現在不知為什麼改名叫大都。在一個四合院的院子裡,原本作義大利酒批發,但也可以在裡頭喝酒,地方布置得非常雅致,到目前為止所有去過的人都覺得很讚,而且也都想著下次要帶哪些朋友來,所以我想以後會越來越多人知道這裡了。

nightonear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